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十三章 欢聚一床
( 本章字数:5171 更新时间:2008-1-16 8:27:00 )

  1

  姚静在王丽家里陪着她,这些日子里,姚静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王丽,主要是怕她一个人,心情更加抑郁。
  王丽这个年龄生孩子,属于晚育,有半年的产假。多年怀有的做母亲的心愿得偿,如果不是李建国出事,这半年本应该是她最幸福甜蜜的日子。
  和姚静一起简单地吃过晚餐,王丽哄着岚岚在自己的小床上睡着了,姚静在一旁看着熟睡中的岚岚可爱的小脸蛋,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一下。
  “师姐,岚岚长得越来越像一鸣了,是不是?”姚静看着岚岚的小脸,问身边的王丽。事情已经都揭开了,现在这不再是什么禁忌的话题。
  “是啊,真是两个冤家。”王丽幽幽地一叹。
  “两个?”
  “不是吗?这里这一个,还有那个大的,就是那个该死的张一鸣。”
  姚静拉着王丽的手,走到沙发边坐下,“师姐,你现在心里是不是恨一鸣?”
  王丽摇摇头,“有什么恨的,是我自己做的事情,只是对不起老李,害得他现在这个样子……”说着说着,王丽的眼圈又有些红了起来。
  姚静双手扶住王丽的肩膀,安慰道:“李大哥的事情还没到绝望的时候,现在虽然没有好转,但是也没有恶化不是吗?”
  王丽点点头道:“也只能这么想了。”
  过了一会,王丽又问姚静:“一鸣是真的有急事出差去了?怎么这么些天还没回?是不是那天晚上我态度有些过火,他在找借口避着我吧?”想到这样,王丽难过起来,“这个死没良心的,我都为了他这样了,他就不能容忍一下我?就算不愿意见我,也不想看看她女儿?”
  姚静知道王丽这一阵子心理特别脆弱,爱胡思乱想,但是又不能把张一鸣离开北京的真实原因告诉她,不然反过来王丽又得担心张一鸣了。
  “师姐你想到哪儿去了,一鸣他们刚刚收购了广东家纺,正在努力让公司恢复正常,事情所以就比较多。你难道还看不出你在一鸣心里的地位?你在怎么样,他也不会生你的气。”
  “哼,他心里要是真的在乎我,也不会等到十年后,让事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闹得我里外不是人,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像欠了他似的。”
  “师姐你别乱想,你知道一鸣不是这样的人,他觉得对不起你和李大哥才是真的。”姚静知道张一鸣离京的原因,这话并不是虚辞。
  王丽也点了点头,“一鸣从深圳来北京后,我也觉得他转了些性子,成熟多了。你是不知道他以前少年得志,哪把身边的女人当回事。现在我看他对你们好像还挺在意,是不是?”
  “嗯。”姚静点头。
  “唉。”王丽忍不住叹一声,“可是你们现在有三个姑娘家,到时候到底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姚静轻轻地实话实说,“不过我不想那么多,反正我愿意跟着他,没有名份也行。”
  王丽心里一想,现在这世道,包二奶的,偷情的,什么没有,还哪里说得清谁对谁错,不禁又是一叹,“有时候也真是佩服你们几个,我当年要是也有你们这样的勇气,也许……”说到这里突然又停住了,她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更重要的是李建国对她的感情是那样的深,十年的相濡以沫下来,她是不可能抛下李建国的,因此,对于张一鸣的所有的憧憬和幻想,就不要再提了吧。
  姚静似乎也看得出王丽的心思,便也不在这个话题上流连。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姚静准备回去了。
  “师姐,要我今晚在这里陪你吗?”姚静问。有时候她会在这里陪王丽过夜。
  “不用了,我知道你们那个酒吧也主要是你在打理,你也辛苦了。姚静,你真是个好姑娘,你们三个都是好姑娘,这些日子多亏了你们。真不知道那该死的张一鸣怎么这么走运。”
  姚静笑笑,不敢接上张一鸣的话题,怕王丽又要想东想西,便说到:“那我就回去了。师姐,我明天再来陪你。”
  ……
  姚静走后,王丽又坐在岚岚的小床边,盯着她的小脸看了好久,也不知是一番什么感受。

  2

  姚静回到世纪公寓,开门之后,发现乐乐还没有回来。不知怎么搞的,好像有人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屋里黑漆漆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跟往常大是不同。
  姚静伸手摸到墙上的开关一按,灯却没亮。停电了?姚静心里不禁嘀咕,乐乐也没回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去了。
  姚静在墙边愣了一会儿神,考虑要不要干脆去酒吧看看,突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
  姚静一声惊叫,却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紧接着,另有一人抓住姚静的双手。两个偷袭之人将姚静拖到客厅中央,捂嘴之人将一块不知是什么的布团塞进姚进嘴里,腾出手来抓住姚静的双手,并将姚静的脖子向下按去。原来抓手之人已到姚静身后,抓住她的腰部向后一拉,姚静变成了躬身站立在客厅中央,整个身体从腰部几乎弯成九十度,上身水平,下身直立,头部从脖子处被前面的人用一只手夹在身侧,动弹不得。
  从自己被摆成这样的姿势,姚静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了。果然,原来在后面把住姚静腰部的一人在黑暗中两手插进姚静裙裤的裤腰,连同她里面的内裤一起,一把撸了下来直到膝盖处,令姚静的下身赤裸裸地暴露在黑暗之中。
  姚静嘴不能言,上身亦不能动弹,她咦咦呜呜地,只能扭动下身。这时,有一双手又把住了她丰臀的两侧,令她下身也不能动弹,同时,有手指在她的蜜处拨弄起来。
  不消片刻,姚静的蜜处即告湿润,拨弄之人从鼻中“嗯”了一声,姚静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支烙铁样滚烫坚利的巨物刺入了她的蜜道,口中被堵的姚静只能从鼻中发出长长的一哼,并未过分挣扎。
  才被巨物刺了几下,姚静即已经淋漓如注,但她似乎还觉得不够爽利,忍不住挺臀配合起来,只盼着身后那人刺得更深更猛些。前边夹住姚静头部之人本来还捉了她双手,见她似没有挣扎之意,便也放开了她的手。双手自由,姚静不是反抗,反而抱住前面那人的腰部,使自己在身后之人的冲撞之下站得更稳些。
  “看见没有,这娘们有多骚,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前面之人压低了嗓音,戏虐地对正从后面在姚静体内冲刺之人说到。
  姚静哼哼着正得着舒服,听了这话,她自己用手把嘴里的布团取出,不服气地反驳道:“我愿意,本来就该他搞的。自己老公,有什么关系。”
  “咦,没意思,知道了。”站在姚静前面,被姚静扶住腰,还夹着姚静脖子的人一下子泄了气,故意伪装的嗓音也恢复了女声。
  这时,电源总闸咔嚓一声,屋里的灯全部亮了起来,照得满屋一片辉煌。此时的景象是,姚静站在客厅中央,躬身翘臀,前面扶住乐乐的腰杆,身后是张一鸣在有力的冲刺,而刘红则笑嘻嘻地正站在电源总闸处。
  3
  “静姐,你怎么知道了,一点都不好玩。”乐乐翘着嘴,想扳开姚静扶在自己腰侧的双手。
  “一开始就闻出你的气味了。哎呀,你别动,让我扶一下。”姚静不让乐乐走开,同时又对张一鸣娇声叫到:“老公,不要停啊,我还要……。”
  “静姐,你把我当什么了,你在这里享受,还要把我当扶手。”乐乐不满地叫到,却也不再去扳姚静的手,只得挺起腰,让姚静扶稳,看着张一鸣在姚静身后进进出出。
  “死乐乐,你先享受过了,现在我享受一下怎么不行。”
  “你怎么知道我享受过了?老公刚刚回来,就被你拔了头筹。”
  “死丫头,还嘴硬。”姚静一边挺身迎合着张一鸣,一边跟乐乐斗嘴,“你把你的内裤塞在我嘴里,那么湿淋淋的,还有那些气味,都是哪里来的?好哇,你是不是跟别的男人?看我不叫老公罚你。”
  乐乐嘴软了下来,嘻嘻笑起来,“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气味,还有老公的,你闻出来没有?”
  姚静哼了起来,早已顾不得回答乐乐。这是刘红也走到姚静身边,笑问到:“静姐,这样子累不累,要不要我帮帮你?”
  姚静的腰这样悬空弓着,张一鸣又冲撞得有力,她是有些吃不消,但是又舍不得体内那舒爽的滋味,只能强撑着。听了刘红这话,她哼到:“小红,你也合着乐乐来算计我,我的裤子是不是你脱掉的?还有,老公刺、刺进去之前,是不是你在摸我那里?”
  乐乐一听,忙说到:“静姐,那可是红姐在关心你,我本来叫老公一上来就直接把你正法,可是老公怕你没有准备,会弄痛你,红姐便代替老公给你做前戏了,嘻嘻。”
  “狡、狡辩,你们合伙整、整我……。”姚静在张一鸣的冲刺下语不连贯。
  “对不起啊,静姐,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现在将功补过。”说罢刘红似是知道姚静这样的姿势腰部难以支撑,便伸出双手抬住了那里。
  姚静一下子轻松许多,遂能感到张一鸣一下下猛烈的刺入,就像刺到了自己的心尖上一样,身子倏尔便抖个不停,眼见是已经来了一次。
  ……

  4

  张一鸣让姚静好好舒服过后,才放开了她,姚静这时才发现了张一鸣腹部包着的伤处。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姚静心疼地问。
  “还不是这次在深圳被刺伤的。”乐乐抢着说,“不过问题不大,静姐你别担心。”
  “你怎么知道这些?”姚静问乐乐。
  “我下午发现的时候也问了,老公说的嘛。”
  “哼。”姚静抓住了乐乐的话柄,取笑到:“刚才是谁还说没有先偷吃老公?”
  乐乐根本不在乎姚静的取笑,耍赖道:“我也不是第一个,红姐最先偷吃了。”
  张一鸣听着她俩的对话,哭笑不得地说到:“你们都把我当什么了?牛郎吗?”
  “不许插话。”乐乐撒着娇对张一鸣说到,“你把我们丢开这么些天,回来就是该补偿我们。”说完又转头对姚静说,“静姐你不知道,红姐才贪呢,她最先偷吃,可是都没有发现老公身上的伤。肯定是自顾自的乐得不知所以了。”
  和刘红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毕竟是在罗小雯房里,加之时间又紧张,张一鸣一直没有脱去上衣,而刘红的确又粗枝大叶一些,乐乐说得也有一点对,那时刘红只顾缠着张一鸣要,竟是没有注意到张一鸣衣下有伤。
  乐乐的话让刘红不好意思,她也对姚静揭发道:“静姐,她才贪呢,我和老公在酒吧里等到她,她连回家都等不及,躲在你的办公室里就非要了。还好那时候没什么人,不然叫人听见都羞死了。还有静姐,老公说打电话叫你一起回来吃饭,也是乐乐拦住了,她还设计了今天晚上让老公强暴你的游戏。”
  刘红把什么都抖了出来,乐乐在一旁气得直跺脚,“你还说,你不是都参与了吗?静姐,这些她都参与了,也同意了的,你不能怪我一个人。”
  张一鸣看着这两个娇憨可爱的姑娘,哪里能想到她们在人前,那也都是一派职业白领的严肃形象。
  “好了,都别说了,你们不能自己乐完了,就把老公丢在一边吧?”张一鸣看着她们,意有所指地说。他确实是尽心尽力让三个女人都舒服了,可是自己还吊在半空呢。
  乐乐似又想起什么鬼点子,对张一鸣说:“你现在这里等着,不准进来。”说完拉了刘红和姚静的手,进卧室去了。
  直到乐乐在房里叫了一声,张一鸣才推开卧室的房门。里面也没亮灯,张一鸣不知道她们又在搞什么鬼,难道三个女人还要“强暴”他不成?
  张一鸣把灯一开,立刻一幅香艳景象映入眼中,只见三女分别身着黑色、粉红和紫色的丝袜、内裤和胸罩,体态婀娜地站在他面前,正是刘红说的她们三人一人买了一套的那种性感内衣。
  张一鸣大感冲动,上前一把将她们三个同时搂了,反身一滚,四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也不管谁是谁,张一鸣手嘴并用,又是亲吻,又是抚弄,陷入了娇花丛中。
  “老公,红姐说你喜欢这一套内衣。”乐乐边和张一鸣口舌纠缠边说到。
  “嗯。老公更喜欢穿套内衣的人。”张一鸣道。
  “哪一套最好看?”刘红趴到了张一鸣的背上,舔着他的背肌问到。
  “都好看。”张一鸣一万分的清楚,对这样的问题只能有这一个标准答案,否则就算是死罪可免,也肯定活罪难逃,他怎么可能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
  “不老实。”姚静也插言进来。一边说,她一边钻到张一鸣身下,那下面,张一鸣的凶器早已经又坚硬如铁,虎视眈眈了。
  姚静伸出细舌在矛头裹了几下,一仰头,将整个长矛吸进了嘴中。
  ……
  这一夜,四个人都是格外的恩爱缠绵,张一鸣因此享尽风流。三女知道他喜爱那身内衣,便都未曾脱去,张一鸣身体不断地蹭在那些丝滑的大腿上,入眼尽是半挂于肩上的胸罩和仅褪至小腿的内裤,别有一种异样的情色气息。
  即便是在与三女的交欢之时,那些内衣亦是半褪半留,在征伐着她们中间的某一个的时候,便有其他两色的丝袜美腿和裹在窄小薄丝内裤中的丰满蜜部送与他的面前,供他把玩抚弄……
  真真是好一个春光无限,春意盎然,春情蓬勃的美好夜晚。
  ……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