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章 广东家纺
( 本章字数:4710 更新时间:2008-1-16 8:27:00 )

  1

  乐乐和姚静的出现,以及她们和张一鸣之间最终所发展而成的这种关系,让张一鸣觉得命运很神奇,自己很幸运。在以前,在他像乐乐所说“好牛、好拽”的时候,他是不觉得自己幸运的。那个时候,张一鸣相信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是应得的,没有谁能拿走。因此当几乎在一夜之间失去一切的时候,他是那么的茫然无措。那应该是第一次命运向他小小展示了一下强大的力量。
  无论我们个人的成就有多大,对命运心存敬畏和感激是永远必要的。
  对于乐乐和姚静同时跟他在一起,张一鸣心里很惊喜,同时也很惊奇。但两女对此似乎毫无芥蒂,是那么的自然。后来乐乐给他揭开了谜底,这跟桃李结的历史传统有关,几百年来,桃李结的女子们都是这样。
  “可是,现在是法制社会。”某一天,张一鸣对乐乐说。他对桃李结的传统能否在现代社会传承抱着怀疑态度。
  “我们违法了吗?”
  “当然,重婚啊。”
  “我和静姐可没嫁给你。”
  “法律空子没那么好钻,没嫁也是事实婚姻。”
  “什么事实婚姻,这种事情是民不举,官不究的。我和静姐又不会去告你。”说这话的时候,乐乐刚洗了澡出来,坐在梳妆台前,姚静在帮她吹干头发。
  “是吗?”张一鸣露出一个色色的笑容,问道:“乐乐,你们桃李结有多少门人?”
  “干嘛?”
  “我觉得吧,你们桃李结的门人,是女子中的典范,我想多认识几个,嘿嘿。”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有了我和静姐还不够。”
  “这种事嘛,多多益善,哪有个够呢。有句广告词说得好: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姚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张一鸣把这句词改了。姚静虽然比乐乐大一岁,但在张一鸣面前姚静要听话一些,她很少与张一鸣斗嘴。每当乐乐与张一鸣斗嘴的时候,她总是在一边观战。
  “你就贫吧。只要你有本事,你爱找几个找几个,我和静姐都不管你。”乐乐气鼓鼓地说。
  “真的吗?”
  “但是不准喜新厌旧,对我们就不好了。”末了,乐乐又放出这样的话来。
  张一鸣走上前,拍拍乐乐的脸蛋,“小傻瓜,我逗你玩呢。我不会去找的,更不会对你们不好。”说着,又亲了一下乐乐身后的姚静。
  “只要对我们好就行。”乐乐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那我现在告诉你一件事,你肯定感兴趣。”

  2

  乐乐说的事情张一鸣不感兴趣,但是很震惊,乐乐说雷登兄弟准备收购广东家纺。
  广东家纺是全球最大的家居纺织品生产商,曾经是广东省支柱企业之一,连续多年的创汇状元,利税大户,也是广东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无奈近年来业绩持续下滑,终于在今年初被交易所摘牌退市。
  对张一鸣而言,广东家纺是刻骨铭心的,正是广东家纺的退市,彻底吞噬了张一鸣的财富和事业。张一鸣离开深圳,远赴北京,主要原因是倪诗思,直接原因却是广东家纺的退市。
  “老公,你现在不是广东家纺的最大单一个人股东吗?”

  由于张一鸣的失职,使得安泰证券1亿余股广东家纺的股票在其退市前无法抛出,这些股票是安泰的郝总——张一鸣的恩师和入行的领路人默许他违规购买的,那是张一鸣唯一的一次投机操作。为了弥补过失,也为了不牵连郝总,张一鸣变现所有个人资产,以每股0.3元的价格——这是广东家纺退市前最后的交易价格,将安泰所有的广东家纺股票买到自己名下,而将3000余万现金填到安泰账上。退市后广东家纺的股票几成一堆废纸,中国顶尖操盘手之一的张一鸣一朝回到解放前,并因为这一败笔而不得不黯然离开证券行业。
  “乐乐,你怎么知道我有家纺的股票?”张一鸣问道,眉宇间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情绪。他不想再碰股票,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个小日子,以后再有个孩子什么的。倪诗思离开前伤心地对张一鸣说:在你那里我得到的关注还比不上一支股票,哪怕是一支ST的垃圾股!
  “雷登兄弟一直收集你的资料,直到你离开深圳,才断了消息。”
  “没想到我却打入他们内部了,是吧?”张一鸣笑道。
  “你是入了我和静姐的内部。”乐乐调笑一句,自己却先脸红了。
  嘿,没想到这小妮子也会说这种色色的话。张一鸣抱着乐乐就亲,“那我要再打入你内部一次,探探你的底有多深。”
  “嗯~”,乐乐挣扎,“还探啊?哪次你没探到底,人家有多深你早就知道了。”
  张一鸣还抱着她挑逗,乐乐求饶了。“老公,先说完正事好不好。”

  3

  乐乐的提议是张一鸣和雷登兄弟联手,一起收购广东家纺。
  “雷登兄弟为什么会对家纺感兴趣?那是一家夕阳产业中濒临破产的公司。”其实从账面资产而言,家纺已经破产。
  “家纺除了家居纺织品,还有一块小业务,他们生产一种氨纶的高弹材料,你知不知道?”
  “知道,就是生产你们女人穿的丝袜的原料嘛。”对于自己买入的股票,哪怕是投机买入,张一鸣也会去尽量多地了解公司的情况。
  “他们有一个老工程师,一直在研究一种新的超薄且高强度的高弹材料,这个研究其实基本已经完成了,要是家纺不退市,能再融入一笔资金,推出这种新材料,新产品,家纺肯定前途无量。可惜他们退市了,没有资金,研究中断。”
  “这种材料有什么特点?”
  “理论上有三个1000倍,就是比现有的材料薄1000倍,但是强度高1000倍,弹性好1000倍。”见张一鸣似乎没有什么概念,乐乐举例说:“你看现在我们一双连裤丝袜,再高档再薄的,捏在手里也有一大团。如果用这种材料制造,一条连裤丝袜捏紧后,只有一个指甲般大小。你想想,它要是展开后穿在身上,那才真是比皮肤还薄。那有多漂亮?”

  女人对漂亮的热爱真是无时无刻的,张一鸣笑道:“好,真有这样的东西了,我最先给我的乐乐和静静一人买一件。”
  “你是说,雷登兄弟看中的是这项技术?”张一鸣又问。
  “没错。仅考虑用这种材料开发的女性消费品,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这项技术成熟吗?”
  “据我们的消息,应该成熟了。如果收购了广东家纺,就只需进行产品和市场的开发。”
  思考了良久,张一鸣正色说道:“乐乐,你告诉我这些,应该是雷登兄弟高度的商业机密。我怕他们知道了会对你很不利。另外,乐乐,你老公也不喜欢不忠诚的人。”
  乐乐缠到张一鸣身上,呢喃着说道:“我就知道我老公这种脾气。老公你知道吗?你是国内的操盘高手之一,但你并不是唯一,当年雷登兄弟之所以想挖你过来,就是看中了你的职业操守。我跟你说这些,是公司批准了的。”
  “为什么?”
  “雷登兄弟知道,杜邦公司也在开发跟广东家纺类似的这种新技术和新材料,雷登要抢在杜邦的前面获得这种技术和材料。雷登作为外资,如果单独收购家纺,牵涉到国有资产外流的问题,审批程序复杂而漫长,还不一定成功。所以他们要找一个国内合作伙伴。”
  “那他们怎么想到我的?你不是说我离开深圳,他们就没我的消息了吗?”
  “是我说的呀。我跟公司说我能找到你,而且保证能够说服你,公司才答应我将一切情况告诉你。”
  “那我要是不答应呢?”张一鸣有点心动了,却还要逗一下乐乐。
  “老公,你为什么不答应嘛?我都跟公司保证了,如果没能说服你,公司会告我泄露商业机密,你不会看着我坐牢吧?”
  “好哇,你原来早就下了个套来套老公,你就该去坐牢。我以后跟静静双宿双飞,你就在牢里吃水煮白菜饭吧。”张一鸣重重地打了乐乐的屁股一巴掌,打得她娇哼出声来。
  “老公,我想要你重新振作,我喜欢你好牛、好拽的样子,你就答应吧。”乐乐不依地叫道。
  姚静也在一旁帮乐乐道:“老公,你答应吧。乐乐要是去坐牢,我一个人可侍候不了你。现在我们两个人,你每次都像要了我们的命一样。”
  “好吧,为了我两个乖老婆,那我就考虑一下吧。”张一鸣愉快地说道。

  4

  跟雷登兄弟公司的商谈进行得比较顺利。张一鸣和雷登兄弟共同出资,成立合资的CL控股(中国)有限公司,即Chang-LetenBrotherHolding(China)Co.Ltd,以CL控股为主体全面收购广东家纺。
  CL控股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雷登兄弟的方案本来是:张一鸣以所持有的1.08亿股广东家纺的股票入股,占CL控股的51%,由雷登兄弟出资4900万现金,占CL控股的49%。雷登的附加要求是,收购后家纺的新技术、新材料的专利所有权归雷登兄弟公司,而CL控股只拥有使用权。这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方案,相当于雷登兄弟给张一鸣手里的家纺股票估价为5100万。家纺现在的股票是根本不值这个价的。
  但是张一鸣拒绝了雷登的方案。他提出的方案是:自己的1.08亿股广东家纺的股票,折合为3500万元,这是他从安泰购买这批股票的成本,张一鸣另筹或引入第三方1600万,共同占CL控股的51%,雷登出资4900万,占49%。收购后广东家纺的全部专利的所有权归CL控股。

  雷登兄弟的首席代表拉尔曼觉得很遗憾,但还是接受了张一鸣的方案。
  “老公,你为什么不接受他们的方案?”事后乐乐问张一鸣。
  “直觉。乐乐,你讲的那种材料的三个1000倍让我印象深刻。我觉得那种材料的结构一定很奇异,这种构造方法也许可以运用到其他材料上,我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可能在军事上的价值都会极其巨大,这可能才是雷登兄弟的真正目的所在。所有最新的尖端技术、尖端材料都是首先用于军事领域的。尼龙刚发明的时候,最先也是用在军事上。”
  乐乐咋了咋舌头,“我可没想这么远,我只要我老公再次振作起来,意气风发的样子就好了。”
  “那你去哪里弄这笔钱呢?”乐乐担心地问。
  张一鸣面色凝重地说:“我想好了,我,你,还有静静,我们仨一起,再去劫几个富家的孩子,绑几票,就差不多了。我算算,一个200万,1600万,绑8个就成。”

  张一鸣的话还没完,乐乐的粉拳已铺天盖地地洒落到他身上。一边不依地哭闹:“你就记得那件事,一辈子把人家当劫匪,我不许你再说了。”
  张一鸣大笑起来,捉住乐乐双手道:“好,好,我不说了。乐乐你看,人家女警叫警花,这女劫匪呢,我看就叫劫花,以后叫你劫花好不好?”
  “你才劫花呢”乐乐气骂。
  “是啊,我也劫花,我劫了你和静静,劫了你们这两朵小桃花。”
  “你不但劫花,你还摧花,每天我和静姐都被你折磨得要死。”
  “说真的,我只能去找华总商量这1600万的事情。看她能不能做这第三方股东。”
  “哼,还说我们是劫花,我看你劫花才杀人不见血。我们抓赵敏还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才得了200万,你把人家小姑娘的心劫了,1600万轻轻松松就到手了,人家还心甘情愿。”
  “别乱说,我跟赵敏没什么。”张一鸣正色道。
  “现在没什么不代表以后没什么。”
  “以后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乐乐神秘地一笑。
  张一鸣看着乐乐,心想:这丫头,莫名其妙。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