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章 红颜会馆
( 本章字数:5451 更新时间:2008-1-16 8:27:00 )

  1

  “好看吗?”王丽歪着头,看着自己肩头的桃花问。
  “好看。”张一鸣答,又追问:“怎么来的?”
  “我一直就有啊,十年前你没看见吗?只怕那时你就记得自己风流快活了。”王丽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是吗?”张一鸣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不对。师姐,你在骗我吧?那时候我的确不懂事,没顾及你的感受。不过,那天完事之后,师姐你的身子,你的一切我都记得的,你那时肯定没有这朵花。师姐,我不是那么没心肝的人。”
  “算你还有点良心。”王丽将身子向张一鸣身上靠了靠,“我在健身俱乐部认识一个朋友,我看见她身上有这样一朵花,不知怎么的,反正特吸引我。我求她给我也纹一个,好说歹说她才答应的。”
  “你知道吗,她那一朵不在手上。”想起那朵花,王丽眼睛里开始流露出一丝暧昧的情欲的气息,“她的花在乳房上,看见后总叫人有点、有点那个……”不知道是形容不出,还是王丽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感觉。

  有点哪个?也许张一鸣明白王丽的意思,他想起那天看见赵敏乳房时一刹那的晕眩感,难道不仅仅是少女的乳房刺激了他,还有乳房上那朵花的因素?这朵花竟然能够催情?张一鸣又看了看王丽肩头的桃花,除了确实觉得好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如果这朵花真有那种奇效,为什么在王丽这儿不灵验了呢?张一鸣一时想不出其中的原因,也就不去想了。
  “这花不是刺上去的。”张一鸣说。
  “不是。我开始以为要刺上去,其实有一种贴纸,上面绘好了图案,贴到皮肤上,慢慢颜色和图案就渗入皮肤了。”
  “你是在哪里弄到这种贴纸的?”
  “她带给我的。我开始也以为她那朵花是在哪个美容店纹上去的,所以就想问她是哪一家店,我也去纹一个。结果她说是贴上去的,贴纸是朋友做着好玩的。我求了她好久,才托她给我也弄了一个来。”
  “你在哪里健身?”
  “红颜会馆。专门的女子俱乐部,美容、健身、休闲,什么都有。听说过吗?”

  张一鸣听说过这个名字,是京城特有名的一女子俱乐部。本想再更多的问一些那个女人的情况,最终还是算了,主要没法跟王丽解释,因为不能把赵敏的事告诉她。而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怕王丽不高兴。张一鸣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懵懂的小师弟了,他知道,师姐再宽容,终究还是一女人,两人刚刚才欢爱过后,就对另一个女人过分好奇,师姐不生气才怪。还是找机会亲自去查看一番吧,他想。
  “师姐,你怎么不把花绘在这里?”张一鸣用手指一点王丽的乳房,换了一个香艳一点的话题。
  “嗯~,不好。”王丽用鼻音娇哼一声说道。
  “怎么不好?”
  “太那个了。就手上这个,老李都叫我千万别叫人看见了,他觉得显得不正经。他就是这样一个古板的人。”

  突然,两人都不说话了。王丽说的老李,是她老公李建国,这张一鸣是知道的。而此刻,王丽却靠在张一鸣的怀里。两人不约而同产生一种愧疚感。
  “师姐,他对你好吗?”张一鸣讷讷地问。
  “好。真的很好。”王丽不由自主地将身子从张一鸣的胸膛上移开。
  “对不起,师姐。”
  “不全怪你,我自己不对。不会有下次了,一鸣,我们不会有下次了。”王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就是想补回十年前那一次,那次我好痛,真的好痛,没有一点快乐。我就想跟你有一次快乐的,也不枉我把第一次给了你。”
  张一鸣伸手将王丽搂住,深情地叫道:“师姐……”
  王丽将头埋在张一鸣怀里哭了出来,捶打着他,哭道:“别叫我,你别叫我,你知道我抗拒不了,你别又来勾我。”
  ……

  2

  红颜会馆的一楼是咖啡厅,男士们可以进入这里,二楼以上就是男人禁区了。咖啡厅里坐着的男人们,大多是和女人一块坐着的一对一对的情人们,也有来接自己的女人而单独坐着等待的。
  张一鸣叫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喝着,眼睛盯着上下楼的各式女子,期望发现自己想找的目标。近两周里,这是他第七次坐在这里了,周末不敢来,那是王丽健身的日子,要是碰上了,只怕耳朵都会被她揪掉。
  一个服务小姐给张一鸣送来一杯咖啡:“先生,这是有人请你喝的。”
  “啊?!谁请我?”
  “她在那边包厢,您愿意过去吗?”
  不过去肯定不行,千万别是师姐。张一鸣硬着头皮站起来,跟服务小姐去了。

  包厢里坐着一个女子,张一鸣并不认识。她手里夹着一支烟,气质优雅,穿着高档,打扮极有品位。高档的衣着是服务于她,而她的气质却不是靠这些高档的衣着包装出来的。张一鸣瞟了一眼她上身丝质的夏装,仅此一件估计就不下万元,而且肯定不是国内所买,没准是巴黎、米兰什么时装发布会上直接订购的。
  “您好。冒昧地请您过来,不见怪吧?”女子悦耳的声音响起。
  “哪里哪里。”张一鸣收回打量的目光,客气地回答。
  “我姓陆,这个会馆是我开的。”女子说。
  “哦,陆总,您好。您找我有事?”张一鸣疑惑地问。
  “没什么,我看您好像最近常来我这里。您知道我这里是女子会馆,但是您好像并没有女伴。像您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我看您一个人,正好今天我也闲着,想跟您认识一下。您看,我们两个都是孤单之人。先生贵姓?”这位陆总微笑起来,看着张一鸣。

  张一鸣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决不是因为孤单寂寞,所以找自己排解一下。这样的女人也会寂寞,除非全北京的男人都阳萎了。当然,她也不会是看上了自己,以寂寞为由进行挑逗。且不说自己还没有从巨大的失败打击中恢复过来,就算是在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时候,这个女人也未必会看上自己。能够客观中肯地评价和判断自己,是男人成熟的标志。她是在摸张一鸣的底。
  判断清楚情况之后,张一鸣头脑一转,不由得开始编制谎话起来。
  “陆总您客气了,我姓张。是这样的,我是来找人的。”
  “哦?”
  “这个,我女朋友跟我生了很大的气,不再见我了。她搬了家,原来的工作也辞了。她以前老来您这儿健身的,我就想来这儿等,看能否再等到她。”
  “原来是这样,您等到了吗?”
  “没有。不然也不会还在这儿了。”
  “我对我的很多客人都很面熟的,张先生的女友长得怎样?也许我认识,可以帮你找找。”

  完了,张一鸣心里咯噔一下。王丽说的那个人,张一鸣不知长得什么样。从她能在王丽身上印那朵与赵敏一样的桃花,张一鸣怀疑是那三个女劫匪之一,但究竟是哪一个,也不得而知。何况张一鸣对那三个劫匪的相貌也不甚了了,这叫他如何描述?
  算了,赌一把。张一鸣把心一横,说到:“相貌说了也不准确,搞不好您找错人了闹出误会。我女朋友有一个秘密特征,她乳房上印有一朵桃花。您桑拿或洗浴房的服务小姐应该有人见过。”说完,张一鸣故做尴尬状,似乎不该把这么隐秘的事情说给一个外人。
  这个陆总笑了起来,“太巧了,不用问服务小姐,我就知道。原来你是刘乐乐的男朋友。我说乐乐怎么好久没来了,感情是跟你这个男朋友闹别扭了。”
  谢谢老天,得来全不费功夫,张一鸣心头狂喜,同时又暗呼“好险”,他居然没考虑到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刘乐乐的名字。如果这个姓陆的女人不是一口叫了出来,而是再问他一句,那不就傻眼了?哪有连女朋友名字都不知道的男朋友?

  3

  红颜会馆的女老板叫陆婉,京城有名的女单身贵族,据说被极有权势的人包着,还说红颜会馆就是那个人给她开的。这些都是张一鸣后来打听的,他相信传言应该不虚。这陆婉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这样的女人若没人觊觎,要不就是全北京的男人都瞎了眼,要不就是她本身极有背景,别人不敢动她。
  陆婉答应张一鸣,一旦乐乐再来红颜,就帮张一鸣留住她,并马上通知张一鸣。
  “看你天天守在这里,倒是蛮痴情的。”陆婉笑着说。
  张一鸣尴尬地笑笑,倒真像是一苦恋的傻小子。“陆总,您别这样说。”
  “别叫我陆总了,我们也算有缘,我肯定比你大,你叫我陆姐吧。”
  “您比我大?不可能。”张一鸣吃惊地说,这句话倒不是恭维,他是真不相信。
  陆婉却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她报了自己的生日,结果跟张一鸣同年,但是月份上还真比张一鸣大。
  “那陆、陆姐,”张一鸣真有些叫不出口,“您看到乐乐,千万先别告诉她我找她,我怕她知道后您留不住她,您见到她就先打电话叫我来,好吗?”张一鸣是怕露馅,总不可能那个刘乐乐正好有一闹别扭的男朋友吧。
  “哎哟,你到底把乐乐给得罪成什么样了,我帮你们合好了,你可得感谢我。”陆婉打趣道。
  陆婉要回家了,便问要不要顺便送送张一鸣,张一鸣并未推辞,于是两人一起离开红颜。

  在停车场,张一鸣看见了陆婉的座驾——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不禁眼都直了起来。陆婉见状,笑问:“要不要试一下?今晚我当乘客。”张一鸣也不客气,接过了陆婉递过来的钥匙。
  “陆姐,我们去五环兜一圈,好吗?”张一鸣问。
  “随你便,今晚我只坐车。”陆婉爽快地应道。
  法拉利的感觉真爽,夜已较深,五环上没什么车,开着跑车狂飙的感觉真是久违了。陆婉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女人,风驰电掣中她没有流露出一丝惊慌和害怕。
  “不错,一鸣,你车技很好。”车篷已经打开了,陆婉迎着风大声对张一鸣说。
  “我就是一司机。”张一鸣也很高兴,大声回答。
  “真的吗?我不信。”
  “是真的。我给朝华集团的华总开车。你知道朝华集团吗?”
  “知道。真看不出来,你不像一个司机。”
  “你也不像一个做生意的女老板。”
  “那我象什么?”
  “神仙姐姐”
  “去你的”

  4

  事情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几天之后,张一鸣就接到了陆婉的电话,说刘乐乐来了,叫他赶快过来。
  张一鸣赶到红颜会馆,陆婉迎上来,带她往一个较隐秘的包厢。
  “乐乐已经在里面等着,我告诉她有一个惊喜给她,吊住了她的胃口。我没说是你找她。”陆婉一路上对张一鸣交待着,“这次你可要好好的,再把人气跑了,姐姐我也帮不了你了。”
  推开包厢房门,张一鸣看见了里面的女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此女正是那天坐在捷达车后座上,负责看着赵敏的那位,虽然摘了墨镜,张一鸣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女子也认出了张一鸣,露出吃惊的表情,惊问:“是你?”,同时站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张一鸣堵在门口,伸手拦住了她,“别走,乐乐,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张一鸣一语双关地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女子想扒开他的手。
  好,太好了。张一鸣暗喜,这女子的回答无意中象极了一个生气的小情人,帮他演了一个足本的小情人闹别扭的段子。因为陆婉还在旁边,事情没搞清楚之前,张一鸣不想陆婉知道来龙去脉。

  两人的对话显然让陆婉对两人的关系深信不疑,她赶紧也帮着张一鸣劝道:“乐乐,别走,有什么事说清楚就行了。待会儿一鸣给你赔罪,就原谅他,啊?”说完,露出一个富有深意的笑容,关上房门离开了。
  包厢里只剩下两个人,张一鸣堵了门,乐乐无奈,退到沙发上坐下了。
  “乐乐,你看我们多有缘,这么快又遇上了。”张一鸣悠然地在乐乐身边坐下,言语中透着一丝得意。
  “别叫得那么亲热,我跟你不熟。”乐乐将身体往旁边移了移。
  “啧、啧、啧。”张一鸣故作心痛状,“别翻脸不认人,我们可是一路同游,从北京一直到石家庄啊,而且我们还同在一栋房子里住了一晚上。”对于到手的猎物,张一鸣产生了一种猫戏耗子的恶毒的快意,以报复那晚被三个臭三八捉弄。
  “哎呀,乐乐,我还是觉得你带墨镜好看,特酷。”张一鸣故意端详了一阵乐乐的脸后,狭促地说道。“我说,你还有两个姐妹呢?叫上她们,我们正好凑一桌麻将。”

  乐乐并没有被张一鸣得意洋洋的样子激怒,反而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你别在这油嘴滑舌了,我被你找到了又怎样呢?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快走吧。”
  “叫我走?可以啊。除非你跟我一块走,还得交待你那两个同伙在哪。哦,对了,还有那200万,连本带利地给我吐出来。”张一鸣也不想再逗她了,恶狠狠地说。
  “我凭什么要跟你走啊?别傻了,你什么证据也没有。”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张一鸣站起身来。
  “你别乱来。”乐乐露出惊慌的神色,“我会叫的。”
  “叫啊。我就不信一个劫匪敢把公安给惹来。”

  张一鸣一把抓住乐乐的手腕,准备来点狠的,先治治这个臭丫头。就在他抓住乐乐手腕的一刻,异变突起。只见乐乐手腕一翻,一个小擒拿式,反将张一鸣的手腕抓住,顺势一带,就将他的手臂拧到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张一鸣还未及呼出声来,就觉脖子上挨了一掌,随即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