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章 两次绑架
( 本章字数:5307 更新时间:2008-1-16 8:27:00 )

    1  

    天鹅山庄是京郊著名的别墅小区,里面三十几幢别墅每一幢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建筑特色,既有新潮的,也有仿古的;建筑材质也各不相同,其中居然还有一幢全木质的。
  一辆奥迪从天鹅山庄开出,向市中心的方向驶去。车后面坐的,是朝华集团的董事长华佳敏。在藏龙卧虎的北京城,朝华集团算不上顶级的大公司,华佳敏也算不上大富豪一类。但是,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单身女人,一个单亲妈妈,华佳敏目前的成就足以让她自豪,让大多数男人惭愧。
  一直开得很平稳的车突然刹了一下,车速降了下来。
  “怎么了?”闭目养神的华佳敏睁开了眼睛,问道。
  “华总,小姐在那边。”张一鸣向路边指了指。路边一公交车站的候车座位上,三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一人手里拿着一只烟,相互勾着肩膀,正埋头说话,片刻,一起抬起头来放肆地狂笑起来。中间的女孩一边笑还一边说着粗话,这个女孩正是华佳敏读高二,正放暑假的女儿赵敏。
  见此情形,华佳敏脸色铁青,张一鸣将车停到三个女孩的面前,华佳敏开门下车。女孩们都停住了狂笑,赵敏看着母亲,不作声,母女俩就这样对视着。
  “你,你,……,大街上,你像什么样子?”华佳敏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伸手拉住赵敏的手,喝道:“上车。”
  赵敏一用力,挣脱了开去,撒开腿跑了。另外两个女孩见势不妙,也赶紧溜之大吉了。“小敏,站住,你去哪里?”华佳敏冲着远去的女儿喊,但是女儿没有回答她。

  回到车上,华佳敏气得直抹眼泪。张一鸣劝道:“华总,您别急。小姐正是比较叛逆的年纪,过了这个阶段,慢慢会好的。”
  “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有这么一个女儿。还有你,别再小姐小姐的叫她,成何体统。别学着港台那些样子。”
  “她爱听就由着她吧,逗她高兴。”张一鸣无所谓地说。
  张一鸣刚成为华佳敏的司机,第一天到华家的时候,就遇上了赵敏。那天,女孩一脸不屑地看着他,说:“你现在是我妈的司机,以后就叫我小姐,这样符合你的身份。”张一鸣看着女孩露出一丝刁蛮的清秀脸庞,微微一笑,道:“好的,小姐。”张一鸣立刻就将女孩的要求付诸实践,令女孩一时间竟没回过神来,这大概是有人第一次象电影里面一样,恭敬地称她小姐。女孩好半天才露出半个笑容,赶紧又忍住了,板起脸说:“对,就要像这样。你不错,比原来那个强多了。”

  转眼几个月过去,张一鸣和赵敏交流不多,但他感觉女孩对他态度还算不错。不过赵敏在华佳敏面前就表现得极其叛逆,母女俩的冲突时有发生。张一鸣认为,华佳敏是当局者迷,或者说关心则乱。说到底,赵敏还是一个孩子,而且是一个女孩子,不要管得太多。她就算添乱,能添多大的乱?
  但是,这一次张一鸣想错了。赵敏这次还真的添了一个大乱。

  2

  赵敏从街上跑了之后竟然两天没回家,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情况。华佳敏有些着急起来。第三天晚上,不祥的预感变成了现实。华佳敏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赵敏被绑架了。霎那间,华佳敏几乎瘫倒在地上。
  张一鸣接到电话赶到天鹅山庄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的十一点多钟。
  “报警了吗?”张一鸣问。
  “没有。他们不让报警,不然就……”
  “打电话的人是男是女?”
  “男的”华佳敏回忆着说,“听声音,年纪不大。”
  “要不要从公司在叫几个人来帮忙?”张一鸣问道,自己一个人他担心分身乏术,遇事顾不过来。
  “别,不要。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司机,指定要你送赎金。”
  “是这样?”张一鸣不禁有些疑惑。“什么时候?送到哪里?多少钱?”他连问几个问题。
  “明晚9点,QQ迪厅,二、二十万。”华佳敏语音有些发抖。
  张一鸣心里有了一个判断,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但他没让华佳敏看出来。

  QQ迪厅在三环边上,是京城名气最大的迪厅之一,不过张一鸣是第一次来这里。9点整,张一鸣提着一个电脑包,准时出现在QQ门口。马上,有一服务生上前问道:“是张一鸣先生吗?”张一鸣点点头,服务生接着道:“请跟我来,您的朋友已经在等您了。”
  迪厅里面劲爆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年轻的男男女女们疯狂地扭动着。张一鸣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跟随服务生走到一个在光线最昏暗处的桌旁,看见两个男青年坐在那里。
  “你就是那司机?东西带来了吗?”其中一人问。
  张一鸣拍拍电脑包,随即说:“我想先看看赵敏。”
  两个小伙笑了。“没问题。”其中一人起身走向舞池。几分钟后,大汗淋漓的赵敏跟着他回来了,原来她一直在里面跳舞。
  “喂,张一鸣,钱拿来了吗?”赵敏一见到他就叫道。

  张一鸣把包丢给赵敏,后者打开一看,傻了眼。旋即怒道:“怎么没钱?”
  张一鸣走上前拉住她的手,“好了。小姐,别玩了。华总在家担心得要死。”
  “担心,那还不拿钱来,我被人杀了怎么办?”赵敏叫起来。
  “你玩得这么高兴,谁会杀你?你能骗你妈,可是骗不了我。华总把钱给我了,是我没带来。”张一鸣从裤兜里掏出5000块,“那,这是我带给你的。够补偿你这三天在外面的花销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没被绑架?”赵敏一脸惊异。
  “跟我回去,我告诉你。”
  “那好。你今晚陪我跳舞,我们玩高兴了就回去。”赵敏又指指身边两个小伙,“这是我朋友。”然后将钱扔给两个小伙说,“算了,被他识破了。5000块,这几天的单我都买了。我们去跳舞了。”

  3

  这是张一鸣第一次蹦迪,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不适应这种节奏。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了赵敏的青春魅力。女孩随着强劲的节奏疯狂扭动,不知疲倦。不时还有周围的臀部和胸部与张一鸣相撞,竟让他有一些心猿意马起来。
  “空手而来,你就这么有把握?如果我真被绑架,就被你害死了。”赵敏大声对张一鸣说。
  “如果是真的,我拼了命也救你出来。”张一鸣说。
  赵敏眼睛一亮,追问道:“你会为我拼命吗?”
  张一鸣还未说话,突然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了,舞厅里黑漆漆一片。张一鸣心里一紧,迅速一把抓住身边的赵敏,怕她在可能随即而来的变故中,被慌乱拥挤的人群所伤。“别怕,抓着我。”张一鸣对赵敏喊道。然而,人群并没有慌乱。轻柔的音乐响起,周围传来悉悉索索的拥抱声和隐隐的压抑的喘息声。张一鸣猛然醒悟,这是给舞池中男女们的暧昧时光。想至此,顿时脸上一热,所幸没有灯光。他想放开赵敏的手,忽然感到女孩贴近自己,随即腰上一紧,被女孩搂住了。
  “赵敏,对不起。这灯,我以为出事故了……”张一鸣一边解释,一边想扳开女孩的手。女孩贴得更紧了,胸前两团小巧的突起,顶到了张一鸣的胸膛。
  “别说话。就三分钟的黑暗,让我靠靠。”赵敏将头枕在张一鸣的肩上,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轻轻说。
  热气吹到张一鸣的耳际,痒痒的,还有鼻翼传来少女的发香。张一鸣也将手伸到女孩的背部,慢慢地合拢,圈住了女孩。渐渐地,张一鸣感到肩头变得湿润,他知道,怀里的女孩哭了。

  灯亮了。赵敏低着头,拉着张一鸣向外走去。回去的路上,她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似乎想着心思,一路上没说一句话。
  迪厅事件后,赵敏安静了许多,虽然还是不太和华佳敏说话,但也不和华佳敏争吵了。另外,她不准张一鸣再称她小姐,“以后就叫我名字”她对张一鸣说。
  张一鸣尽职尽责地做着他的司机职业,不回首前尘往事,也不憧憬未来。他记得五台山的法能大师说过,想出家未必要远离。他当自己现在是在修行。从五台山下来时,法能送给他的是一本气功书,法能说是养生功。“这可不是什么气功秘籍。但是你坚持练,对你的身心都有好处,特别是有助你心态平和。”法能特意交待。到北京安定下来后,张一鸣就一直在练,算来三个多月了。没什么感觉,但是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他也没多想,每天早晚照旧练练功。不管怎么说,现在心情是平和多了,也许就是气功的作用。
  “小张,我觉得你不象一个司机。”华佳敏有一次在车上对张一鸣说。张一鸣开着车,没作声。“你心态好像特别沉稳,对什么都无所谓。我看不透你。”
  “华总,您是不放心我?”张一鸣反问一句。语气中并没有急于解释表白什么,只是一句随口的反问。
  “哪里,小张你别误会。相反我很放心你,甚至超过对公司所有其他人的信任。我自己都有点奇怪。不然上次小敏被绑架,我也不敢叫你去。对了,小敏回来后好像好多了。你说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华总,我一直没跟您说,小敏上次没有被绑架。”张一鸣沉默了片刻,说:“那是她自己闹着玩的。”
  “什么?”华佳敏大吃一惊,从车座上坐直了身子。
  “您别生气,我已经说过她了。而且,您看她现在不是听话多了,您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这孩子。”华佳敏叹一口气,“算了。那那二十万呢?都拿给她花了?”
  “哪能呢。我给了她5000块,让她把那几天花了朋友的还上,其余的钱还在我那里。怕您生气,一直没告诉您绑架是假的,所以钱也就不好还给您。”
  “我说,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回想起那天接到电话时的情况,华佳敏心有余悸地问。
  “华总,您也太小看自己的身家了,真要是劫匪,怎么会只要区区20万。”

  华佳敏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然后长出一口气,说到:“我就说,我的感觉是对的,我觉得你可以信任。现在有点什么难事,我最先想到的竟然是找你。奇怪。”华佳敏自我解嘲地笑了笑。
  令两人都没想到的是,华佳敏对张一鸣的信任,在那次谈话之后不久,又派上了用场。
  赵敏又被绑架了……

  4

  这次华佳敏冷静了许多。张一鸣到达她家里的时候,她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一鸣一进门,华佳敏站起来就说:“这孩子,这孩子,才刚刚好了几天,又给我来这一套。”
  “小张,你上次是不是告诉她要20万太少,所以看穿了她的鬼把戏?”华佳敏有些恼怒、有些埋怨地问。
  “我是对她说了。”张一鸣点点头。“这回怎么回事?”
  “又说被绑架了。这次好了,变本加厉,要200万。你上次不该告诉她是怎么露的馅。”
  “华总,我想,这次恐怕是真的。”张一鸣严肃地对华佳敏说。
  “为、为什么?”见到张一鸣的神色,华佳敏意识到事态有点严重,一下坐回到沙发上,却再没有看电视的心情。
  “同样的游戏,小敏不会玩两次的。”张一鸣说。
  “真的吗?那怎么办啊。”华佳敏的眼泪立时哗哗地滚了出来。“那怎么办啊,我还以为她又跟我呕气。”

  待到华佳敏渐渐平复了些,张一鸣总算慢慢问清了情况。华佳敏偷偷看了赵敏的日记,发现她居然谈恋爱了。每天都记录自己内心感情,充满直白而热烈的语言。华佳敏气不打一处来。一个高二的小女生,居然这样恬不知耻。华佳敏骂了她,她早餐也没吃,拿上书包就冲出门,去学校补习去了。
  “您骂她恬不知耻?”张一鸣有些吃惊,华佳敏怎么会对女儿骂出这样的话。
  “我当时很生气,她还跟我顶嘴,说她有爱的权利,我脱口而出就骂了。你说,这么一个小女孩子,怎么爱啊爱的,一点都不害羞呢?”华佳敏泪眼婆娑地望着张一鸣问,语气中有后悔,又有不解。
  “能找到那个男孩子吗?就是跟小敏谈恋爱的那个。找他了解一些情况也许有用。”张一鸣说。
  “不知道是谁。日记里没写,我问她也不说。”华佳敏想了想又说:“有一篇日记写了她和那个男孩子一起去跳舞的情形。说是舞厅熄灯了,他们两人拥抱在一起。她靠在那个男孩的怀里,头枕在他肩上。她说那一刻是她最幸福的时刻。”华佳敏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难道我这么辛辛苦苦不是为了她吗?她要什么都给她,在我这里就不幸福吗?”

  张一鸣已经听不进华佳敏后面的话,他知道赵敏写的是谁了,那不就是他自己吗?唉,那天的所做是有点欠考虑,张一鸣在心里后悔。那天他只是以为单亲家庭长大的赵敏缺少父爱,他比赵敏大十多岁,怎么会这样?
  正在这时,电话来了,华佳敏赶紧拿起听筒。
  “听着,明天白天把钱准备好,明晚等电话。”电话说得干脆利落,三秒钟就挂断了。张一鸣在旁边也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很奇怪,象是电脑合成的,听不出男女。
  这回是真绑架。张一鸣心中最后一丝幻想,希望是赵敏再玩一次游戏的幻想破灭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