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异时空之抗日》->第四卷 凤凰涅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礼物
( 本章字数:8022 更新时间:2007-12-18 0:50:00 )

  新年伊始,从延安来的知识青年四百余人,分批陆续进入绥远。

  凡是知识化、年轻化的部队,都有一个特点——接受能力强、素质高,能够迅速提升战斗意志和战术能力!在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下,刘云制定了培养下级技术骨干的长期计划。

  绥南的随营军校所在地。

  刘云的身前,堆满了一大堆日军战车的零件,兴致勃勃的教导队队员们顾不得寒冷,在战车残骸的周围,围坐成一个圈。

  “……,战车分成坦克和装甲车,其中坦克是用来突防的强大武器,而装甲车则是用来搭载步兵、支援坦克的辅助武器。在对方有成熟防御阵地的情况下,坦克离不开步兵的支援……” 刘云一边指着地上的重要部件,一边解说道:“小鬼子的战车技术虽然已经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但如果不是我们拥有反战车的火力,恐怕也会吃不消!”

  刘云说完就马上后悔了,给这些队员们讲解战车战术能力的时候,实在不应该说这个时代,别人不会相信的话题。

  果然,马上就有聪明的教导队员站起来,疑惑地问道:“司令员,请问鬼子战车的技术是否已经落后,您是怎么知道?”

  “五一大扫荡”之后,教导营已经扩编到五个连,除了以前的技术骨干以外,新增加的队员,大多是从后方、或者是平津地区过来的年轻知识分子。他们热情、好学,有旺盛的求知欲望!和那些基本功扎实的老队员相比,他们最主要的特点是,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自己的独特的看法(包括政治上),比不闻不问、一心服从的老队员,要难以“对付”多了。

  “通过和友好国家人员的交往,我得到过美国战车的一些数据……”刘云面不红心不跳地撒谎了,随后引开话题,指着被柴油清洗出来的战车炮说道:“美国方面曾经提供过相关资料!鬼子战车炮的口径,已经低于欧洲战场坦克的口径,而且鬼子战车的车体,采取拼装的是铆钉结构,而不是采用焊接车体技术!”

  文化的优势很快就显示出来,教导营的新队员们大多有文化,能听得懂“铆钉、焊接”和“整体塑造”,而那些文化水平低下的学员们,就摸不到头脑了,这其中还包括一些旁听的教导队高级干部、战术指导骨干。

  ……

  “司令员!”有人远远地一声大喊打破沉寂。

  “方双?”刘云立刻丢下手中的教鞭,对杨先问交待道:“先问,你在这里维持次序,完了后再进行文化学习,你们教导营的培养对象都要去!”

  教导营的老同志,虽然大多有一身过硬的战术技能、能够在随营军校内“开坛说法”,但却因为没有多少文化(甚至本身就是文盲),有道理也讲不出来。

  所以一些被挑选出来的“培养对象(一些人本身就是干部)”,被安排抓紧一切闲杂时间,接受文化培训(包括学习蒙古语和日语)。

  司令部。

  “方团长,请坐!”刘云笑嘻嘻地拍了拍方双的肩膀。

  “团长?”方双一愣,随即又惊又喜地看着刘云。

  “这些年来,你们铁道游击队为军区的发展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经过军区司令部的商讨,决定宣布铁道游击队扩编成团建制!”李远强从中插口道,并且拿出来一份文件,又笑着说道:“上级军区已经备份!你们铁道游击队的称号依旧不变,下辖两个营、五百余人!”

  “坚决完成司令部下达的任何任务!”方双“刷”的一声站起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鬼子又开始向西边运战车了,看样子他们好像准备在包头重建战车基地!”

  刘云对包头的“战车基地”这几个字特别敏感,方双的话音刚落,就立刻很警觉地问道:“能不能拦截列车?”

  “老段已经带人将火车中途拦了下来(破坏铁路)!”方双看到刘云急迫的神色,稍微有些惊讶,随后又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准备打他一下子!”

  自从“五一大扫荡”之后,八路军在绥远接连给予“驻蒙军”沉重打击,日寇主力被迫退缩在一些重要的城镇内。鬼子在铁道沿线人口稠密的“治安区”,正慢慢“沦落”成为“准治安区”和非“治安区”,鬼子的物资动脉线——平绥线也处在八路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刘云沉默了片刻,正色说道:“决不能让‘驻蒙军’,在包头重建战车基地!”

  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带着巨大的惯性历史,回到他原来的轨迹上来!

  一旁的小五插了一句,丝毫不在意地说道:“现在的绥远可不是去年的绥远了!如果他们敢再来,照样让他们有来无回!”

  “驻蒙军”的主力退下去之后,刘云给中央关于“华北局势”的战略分析,已经大体变成了现实——日本侵略者开始抽调一部分兵力陆续下南洋,这使得华北的严峻局势,开始整体向好的一方面发展!即使是小鬼子即使是再来一次“五一扫荡”,其攻击势头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以前的那种迅猛程度!至少,冈村在华北连续发起的“强化治安”运动,已经不能再给予华北敌后抵抗力量重挫!

  李远强也疑惑地看着刘云。小五说得很有道道理,包括第五分区在内,整个塞北军区正在缓慢地恢复元气,无论后勤补给、还是部队的建制,都得到了恢复和扩大。除了绥南和绥西两个主力团,因为新兵过多、没有打过大仗,而显得略有不足以外,塞北军区完备、庞大的土木工程,已经完全可以再次对付类似“五一大扫荡”的迅猛攻势!

  “小鬼子不是傻瓜!”刘云缓缓摇摇头地,沉声说道:“他既然要在包头地区重建战车基地,那么它肯定有所持!”

  小日本的战车一直到了二战末期,被美国的M3坦克揍得鼻青脸肿之后,才研制出“给予了希望”的新式战车——但随后又被美国的M4新式坦克比了下去(在质量上与美国换装的新式战车有差距)。

  但是,随着历史的改变,“皇军”研制的新式战车极有可能提前出现,如果将来的南洋坦克战(因为是海岛争夺战,所以美日坦克战的规模和次数,都没有欧洲坦克会战的庞大、震撼),美国人在没有M4的情况下吃了大亏之下,极有可能会对中国的国家利益造成损害——美国会迫切要求苏联参战,因此在对待苏联的远东利益问题上,做出更大的让步。

  “这次小鬼子拉来的战车和以前不一样,据我们的同志,从车站传回来的消息,负责押运的鬼子兵曾经说,运送的都是新式战车!”方双主动打破沉寂,不屑地说道:“大概有一个中队的新式战车,还有一个中队的后勤车队,以及配属的两个机械化炮兵中队!”

  “这么说来了一个机械化联队?”刘云沉思起来。

  自从包头骑兵集团的现代化换装受到阻碍之后(骑兵集团换装成战车师团),过年之前又竭力从外地调入了少量战车,拼凑出拥有两个中队的不满员战车联队(含后勤维修车队),现在又运来了一个机械化联队,而且还是以前没有见过的新式战车,恐怕历史发生改变之后,小日本研制的新型战车,真的已经提前出现了!

  “命令部队立刻集合!”刘云看了看繁忙的参谋部,最后将目光落在戴仙兵的身上,正色说道:“老戴,抓紧时间!比必须把这一节列车拦下来!决不能让他们进入包头地区!”

  一旦让鬼子的战车师团训练成军,在这之前所作的努力就全部完了!历史又会要回到原来的起点上去——战车第三师团参加“河南会战”、并且还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戴仙兵看了看刘云,很想问刘云,为啥不等鬼子自己撞上门来送死!毕竟,绥南有蛛丝网一样的密集防战车壕沟,主动对日军战车机械化联队进行袭击,恐怕会有很大的伤亡!

  不过,犹豫了片刻后,戴仙兵还是转身走到司令部巨大的战略沙盘前,带着几个参谋布置作战计划去了。

  现在的戴仙兵,对刘云采取了“冷处理”的态度——尽量少接触。

  “同志们!”刘云发现参谋部的干部们,居然大多面色中带着不以为然的神色,只好又耐心的解释道:“小鬼子不是傻瓜,他们不会继续生产以前那种劣质旧式战车。但是,他们也没有能力大范围地、批量生产新式战车!小鬼子的太平洋战争吃紧,他们陆军的战车打掉一辆就少一辆!……”

  刘云一口气说了很久,不过却始终没有把此次作战的真正目的说出来——得到日军新式战车的保养数据。

  这种小本本可以从小鬼子的后勤保养组那里,通过缴获得到!然后再通过晋绥军区,将日军新式战车的数据送回延安,最后交给美国人!

  毕竟在太平洋战场上,不能让美国人在太平洋岛屿上有太大的伤亡,否则美国国内无法承受、美国政府也会陷入被动!只有让美国人轻松地从太平洋战争中拔出脚来,才能减少斯大林这个无赖敲诈美国的本钱(苏联和美国谈判所交换的筹码就是中国外蒙)。

  #

  夜晚,总是静悄悄的!

  八路军为了实施此次作战,绥远军区包括山西雁北分区,都进行了大范围的军事调动、佯动!趁着日军纷纷戒备之极,绥南主力团急行军大半个晚上,不顾沿途日伪军的拦截,天亮之前进入了预定的战场!

  和广阔的农村不同,在铁路沿线的两侧,大多是鬼子统治下的、稠密人口的“治安区”,这里既有日本财团的工厂、也有日伪政府机关,始终是鬼子重兵布防的地区!不过,“驻蒙军”在绥远丧失了主动权之后,沿途的铁道线也已经不那么安全了!

  鬼子的军运专列磕磕碰碰地离开归绥之后,进入了绥包两地的交界处。“驻蒙军”接到了,八路军可能会有大范围军事行动的情报,在沿途重兵护卫下,日军军列差不多是实弹运输(装备实弹运输有危险、容易发生碰撞走火)!

  野外,军区警卫营的一个连,荷枪实弹地守候着军区首长。

  “司令员,方双传来消息,军列的火车头已经被铁道游击队控制了!”戴仙兵拿出怀表看了看, “这次的攻击,只有半个小时的安全时间!”

  大约三公里外,喘着粗气、不紧不慢的军列突然加速,从倾斜度为千分之三的坡顶上呼啸而下。当整列火车冲入坡底的时候,其运行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车体的构造速度!

  火车冲入坡底之后刚刚抬头(从坡底进入平缓地区或者是上坡,称为“抬头”),车头就猛然间迸发出一团剧烈、耀眼的强光,几秒钟后,“轰隆隆”的爆炸声、撞击声才猛然传来。

  (注意:军列的运输速度,有极其严格的限制!特别是运载了坦克之类重型货物的时候,一旦发生货物倾斜,就会造成火车颠覆在内的极为严重的后果。)

  铁道游击队预先埋设的大剂量炸药,接连炸毁了火车头、护卫的铁甲列车和数处铁道线!疾驰的火车“栽跟斗”之后,在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全中队的十三辆战车,纷纷从平板车厢上脱位、翻着筋斗“轰、轰、轰……”地猛烈撞击在一起。

  在极短的时间内,战车、装备、车厢就像一把把撒落在河滩上的石块一样,横七竖八、四脚朝天地躺在铁道线的两旁,三十多吨战车因为受到剧烈撞击,而产生了外壳变形、直至引爆了坦克车内的弹药库。

  扭成麻花一样的火车几节车厢内,跌跌撞撞爬出来的寥寥日军,还没有来得及集结,一枚巨大的“抛射弹(火箭弹)”,带着耀眼的尾焰,又一头砸入了扭曲成一团的残骸。

  “轰”的一声巨响猛烈向四周炸响,急剧腾起了冲天的硝烟,八路军战士不等尘土、机械零件从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号手就响了冲锋号,数道散兵队形迅速冲上了铁道线……

  在距离铁道线几公里的地方,八路军的拦截部队,拦住了迎面扑来的大批鬼子援军。八路军临时构筑的阵地,很快就被鬼子凶猛的炮火打烂!

  ……

  半个小时后,在大批八路军的簇拥下,一个庞然大物带着“嘟嘟”的轰鸣声,向刘云所在的指挥部开过来!

  “一辆坦克?”戴仙兵的目光立刻缩紧了。

  那辆装甲被撞得坑坑洼洼的坦克越开越近,上面爬满了又叫又闹的战士。

  “司令员、参谋长!”李向阳一张黑黢黢的脸,从坦克的窗口内探出来,大声喊道:“那些战车都一一彻底打爆了,保证鬼子无法修复!除此之外,我们还俘虏了这家伙!”说完猛地一拍胯下“坐骑”。(注:驾驶坦克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

  刘云摸了摸装甲被撞得裂开日军战车。毫无疑问,这是一辆主战重型坦克!

  从九七式和九七改坦克,到三式/四式/五式坦克,日本在坦克的研制思路上,发生了重大转变!前者是支援步兵用的小坦克,后者才是能与敌方坦克作战的坦克。三式中型坦克的战斗全重只有十八吨,眼前的这辆坦克,战斗全重至少三十吨以上!这应当是历史上的四式、五式Ⅱ型坦克——能够与M4和T-34坦克相抗衡的日军战车(性能上还是有差别)。

  注:历史上,到了1945年初,小日本已是“秋后的蚂蚱”,四式坦克仅造出几辆,五式坦克仅造出样车,还未来得及在战场上“露脸”,小日本就战败投降了。因此,这两种坦克是成为鬼子手中未打出的“王牌”。

  #

  第二天,绥南军区总部。

  “政委、司令员,延安来电!他们把坦克要走了!”小五哭丧着脸拿着一份电报递给刘云。此次作战,绥南主力差不多伤亡了一个营!但是,现在却要把这个宝贵的战利品上缴,这让小五的心中别扭到了极点!

  在军区司令部外的草坪外,陆续有人抽空过来看缴获的战车,部队的文书也开始繁忙起来——用宝贵的胶卷给战斗英雄们照相。

  “没关系!这辆战车咱们要这也没多大用处!”刘云从窗外收回目光,笑着安慰道:“没有后勤维修基地,燃油用完后它也就‘死’了!”

  “难道延安就有后勤基地吗?”小五忍不住反问道。

  “延安的确没有后勤基地(但有油井),而且也没有必要从我们的口中抢夺食物!”刘云笑了笑,耐心地解释道:“因为这辆战车,是军委即将送给美国朋友的礼物……”

  窗外突然有人用日语打断了刘云的话,一个矮个子大声地、严厉地命令道:“注意、注意,保持队形!”很短的时间内,整个队伍排着整齐的队形越跑越远。

  “他们是新近过来的‘反战联盟’吧?!”刘云发现在灰腾格俘虏的日军战俘,也混在这些人中。

  片刻后,刘云看着这些逐渐消失的背影,渐渐地陷入了沉思。

  #

  重庆,史迪威官邸。

  “恭喜您先生,您得到了一枚‘宝贵’的勋章!”安杜鲁的脸上带着一丝嘲笑。

  “狗娘养的!”史迪威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美国政府授予了史迪威的一枚“优秀服役十字勋章”,以表彰其在去年冒着炮火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的英勇行为。

  但是,随着和蒋介石矛盾的公开化、英国方面的不合作,这枚勋章的到来,并不能排解史迪威心中的郁闷!

  “先生,您看了八路军的《新华日报》吗?八路军的在平津地区谍报机构,声称日军开始抽华北方面军和调精锐的关东军下南洋了!”安杜鲁拿起一份崭新的报纸,礼貌地笑着说道:“我真担心您的身体,您在受到挫折之后,应该出去散散心,说不定能有一些收获!”

  (注:历史上,美国一直都不知道,是自己消灭了关东军的真正精锐!反而让苏联捡了一个大便宜——在二战即将及结束的时候,苏军摧枯拉朽地歼灭了,二十四个师团、约七十多万人的关东军,而自身的伤亡却不足万人)

  史迪威不耐烦地看了看官邸内的巨大东亚战略地图,又看了看一脸嬉皮笑脸的安杜鲁,皱起眉头准备赶人了。

  “先生,慢着!”安杜鲁慌忙摆手,赔笑着说道:“日本人在满洲的统治日趋牢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满洲就是日本的生命线!”

  史迪威抬起的手又放下来了,看了看安杜鲁,问道:“你想让GCD在获得国会的特殊补贴之后,然后让他们去满洲打日本人?”

  其实还不止这些,安杜鲁递交给参谋长联席会,关于延安一行的评估报告中,不但称赞八路军的战斗力,还热情地描叙了GCD领导下的政府,称赞他们民主、实干、廉洁、高效……

  这已经招来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的批评:“安杜鲁用尽了华丽词藻!”

  “的确如此!绥远的四次胜仗,已经证明八路军是一支充满活力的军队!”安杜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况且,中途岛海战之后,以后肯定面临和日本人在海上逐个争夺岛屿,但即使是消灭了日本在太平洋的力量,也还面临着他们在中国的庞大力量!

  如果让美国军队进入中国本土和日本人开战,是极端不现实的!那样,在中国,我们的小伙子还要付出几十万人的伤亡!先生,至少是五十万以上!”

  在这里,安杜鲁只字不提苏联参战,除了形态意识方面的原因(私有制和公有制之间的冲突)、不允许苏联过分强大以外,还因为这个时候的苏联,正和德国打得不可开交、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关键时期,根本就没有精力东顾!

  史迪威给了安杜鲁一个白眼,好没生气地说道:“蒋介石除了对开辟‘驼峰航线’、尽力扩大对华援助、建立了军事训练中心感兴趣以外,其他的一概漠不关心!”

  (注:历史上,史迪威曾经要求蒋介石取消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集中力量用于对日抗战,但是却碰了一个没趣!随后,史迪威在组织和派出美军观察组赶赴延安之后,一直都在想办法向GCD领导的军队,提供美国军事援助!)

  安杜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慨,态度明显地站在史迪威的这一边,骂了一句,“温德尔·威尔基这个狗娘养的(曾作为罗斯福总统的特使来华访问,回国后极力支持蒋介石政府、支持撤换史迪威),被蒋介石夫妇蒙蔽了眼睛!美国的利益就要断送在他的手中了!”

  史迪威的目光惆怅起来,年近六十的身体,也不易察觉地感觉到一阵疲倦,如果不是得到了马歇尔不遗余力的支持,恐怕罗斯福总统早就撤换自己了!

  “将军!中G方面秘密派来了特使!为首的好像是中G方面的周中将——您的老熟人!”一个洋副官面色古怪地看着史迪威,笑着低声说道:“他们声称带来了一件,您意想不到的礼物!”

  “他们来干什么?”史迪威一愣,并不在乎什么“礼物”,而是急迫的问道:“周围有没有人发现?有没有国民党特务?”

  自从一九四二年出使中国以来,史迪威就清楚地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同,因此在涉及国共两党关系的问题上,采取了十分谨慎的态度。

  尽管GCD的办事处、旧识周恩L就在重庆,甚至是近在咫尺,但史迪威却从未与之接触过,而且也严格禁止自己手下的美国军官与GCD人有任何来往。

  不过,史迪威心底里对GCD人和八路军的好感却是抹不去的。这也是暗地里支持安杜鲁进行延安访问的原动力!

  ------------------------------------------------------------------------------------

  第256章节的时代背景

  民国三十二年元旦过后(一九四三年),《中美平等新约》在华盛顿签字、《中英平等新约》在重庆签字,美英两国正式宣布废除在中国的特权,即自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以来英美历次与中国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所享有的特权。

  中美、中英新约公布之后,无论是在陪都重庆,还是在抗战前哨的延安,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

  在“平等条约”签约的第二天,蒋介石发表《告全中国军民书》,声称从此中国已经是完全独立的、与英美苏“平等的世界强国”了,并要求全国军民奋发图强,完全服从国民党的一党领导;

  《中央日报》以“平等、自由的光明灯塔”为题发表社论,强调了国民党的“英明”,蒋介石的“伟大”;

  三青团发表《告全国青年书》称:“感戴领袖,永矢忠贞。”

  国民政府一些人也都按“感戴领袖”的这一基调,把庆祝活动变成了对国民党及蒋介石的无限吹捧。

  无庸置疑,新约的签定,特权的废除,是中国人民近一个世纪以来不屈不挠,前赴后继,流血牺牲换来的。但是,英美宣布废除的特权,都还在日本人手里,对于中国人民而言,还不是实际得到的东西,更何况香港九龙的主权问题,在条约中根本没有提及。

  所以,国民政府利用这一件事为它的政治服务还为时过早。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同志们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