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掀开你的裙子》->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结局
( 本章字数:5948 更新时间:2008-1-15 9:17:00 )

    牛全的事情是这样:牛全老婆需求强烈,每天晚上都要来上那么一两次,这让牛全很吃不消,半年下来腰酸耳鸣眼花接踵而至,于是他老婆就给他吃“他好我也好“的汇仁肾宝,再上点印度神油什么的,希望物尽其用,彻底榨干牛全,但情况依旧不乐观。是为事变的根本原因。后来牛全擅自请一女生吃饭被老婆发现,回去两口子就吵起来,还把电脑砸坏了。这是风暴来临的前奏。再后来牛全当年写给前女友的情书被老婆不幸翻到,这是导火索。老婆毅然决然地骂了一些很难听的话,牛全也针锋相对,终于大打出手,也怪牛全不小心,老婆抬腿就踢他胯下,至今他还隐隐作痛。
    建人听得毛骨悚然:“你老婆是学空手道的吧?”
    “她就是想赶我走,好再找下一个。你说这女人贱不贱?”
    小米说:“女人贱,男人也好不到哪去。”
    建人同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牛全就哭起来。
    “你哭什么?谁叫你能力不行。”小米说。
    “换了你你更不行。”建人说。
    老大半天没说话,这时搭腔道:“你赚啦,哭什么哭?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们都20好几的人了,至今还不能享受正常的性生活,我们怪过谁?你看我们……”老大拿手在屋子里一挥,“不也活得好好的?”
    “欢迎你归队!”小米一把抱住牛全,哈哈大笑。
    此消彼长,牛全归队没几天老大就如脱缰野马投入严琴的怀抱。

    晚上大家就在寝室里讨论有关女人该不该出轨的问题。
    “给她吃,给她穿,让她爽够了到头来还尥蹶子,真他妈的,要给我碰到这种女的直接拿*打死。”小米总是那么彪悍。
    “你的有那么长吗?”建人冷笑道。
    “那就叫老大上,老大的尺码天下无敌。”
    “去你妈的。”老大骂道。
    建人说:“我们要以一种平常的心态去看待这个问题,男人包二奶女人难道就不能养小白脸吗?你们一点都不文明,现在什么时代啊。”
    “生命短暂,偷个情吧。”老大摸黑敲着床板,然后大笑。
    “凭什么女同志就不能偷情,凭什么!”建人厉声质问。
    老大说:“别激动别激动。”
    小米针锋相对:“放屁!杨雨男给你戴绿帽子你愿不愿意?”
    “我又没跟她在一起。”
    “假如,那你愿不愿意?”
    建人大喊:“愿意!这有什么,爱她就要包容她。”
    “虚伪。”
    此时老大已经鼾声如雷。建人和小米则继续斗嘴。
    “……我承认心里会有一点不爽,但我还是会原谅她。”
    “虚伪。”
    “……我会很难过。”
    “虚伪。”
    “可能会考虑分手……”
    “这就对了——自己说自己刚才的想法是不是狗屁?”
    “你他妈才狗屁!”
    小米哈哈大笑:“阿人,你太搞笑了。”
    “扯蛋,睡觉睡觉。”
    小米还喃喃自语:“以后我会离几次婚呢……好恐怖,结婚钱一定要签好财产分割协议,要不然我一旦成了富翁不久便宜那些女人了?”

    某天晚上建人突发奇想跑到楼下去坐摇椅。那时候月朗星稀,有风阵阵袭来,清爽无比。由于建人是用跑的,所以硬是赶在一对恋人前面占到位置。他们没成想身后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一回头建人正好飞奔而过,再回头建人已经在摇椅上擦汗了。建人计算准确,在楼上发现摇椅空无一人非常激动,后来路口那惊现一双身影他心想不妙,拔腿就跑,连裤子也没来得及穿,抓在手上就三步一跳地狂奔下去,一路杀到目的地。那对恋人也够狠,索性站在建人对面行注目礼。建人不以为然,故意把上衣撩开露出内裤,坐姿张牙舞爪,很搞笑,像个大章鱼。后来又有一对恋人走来,排在前面一对后面,然后不多久又过来一对,也排队等待。这让建人的行为艺术霎那间成为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他被这种感觉纠缠了将近半小时以后只好悻悻地穿上裤子走开。在他看来,那张椅子像床一样,搁在一个方圆百米的地方然后供一男一女使用,想发生什么事情就能发生什么事情。但在学校里,旁边还有排队的人眼巴巴在等待,这件事本身就不浪漫。

    老大对严琴的衣着打扮很不满意,小米已经不止一次跟老大说她穿得像个低级妓女,每次老大都怒目圆睁,一掌把小米掴出老远。但小米依旧不依不饶:
    “干嘛打人?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不信你问阿人。”
    建人赶紧撇清自己的关系:“关我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米就扑上来咬他。
    其实老大每次看着严琴又穿那件蟒纹背心出来心里也很不爽,走在路上还刻意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被人误以为自己生活不检点公然带“鸡”在校园里晃荡。严琴由于穿着高跟鞋走路不变所以好几次都差点跟丢老大,于是以后但凡跟老大拉开有两米距离她就站在叉着腰冲老大喊:
    “王元飞,你个混蛋!”
    然后旁边一堆人就目睹老大屁颠屁颠一溜小跑回到严琴身边的动人情形。

    老大当然不敢跟严琴说她不好看或者穿着不好看这样的话,这是兵家大忌。后来是严琴自己发现老大不正常,一番逼问之下老大才诚惶诚恐地将实情说了出来。当时严琴听完以后态度稳定、眉不挑息不重,并且很认真地征求老大的意见,这让老大很惊讶。老大的意思是长得好不好看不重要,关键要会打扮,三分长相七分妆不是没有道理的。而如果前面实在长得不行还可以当背影杀手,市场经济大潮涌动中国衣衫物美价廉正好给背影杀手的批量生产创造了各种条件,所以大街上恐龙顶着一头或烫或染的飘逸长发狼奔豕突的情况比比皆是,那些露背装迷你裙低腰裤则赚足了男人们关注的目光。严琴直到这时才全面爆发了,脱下高跟鞋没头没脸地甩过去,然后老大一声惨叫,眼前高速飞过洁白无暇的物体,事后证实那是老大的门牙。这是老大最后一次看到自己的门牙,它从此消失在一片青草地里。老大直到被送到医院还在哭,严琴则不停地掐他:“装什么装,有那么疼吗?”
    有时就安慰一下:“我错了行吗?下次不敢了,我发誓!”

    这一天对老大来说总之是个噩梦。老大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太阳很晒,医院门口有一个老头坐在轮椅上晒太阳,头耷拉着,一点动静没有,过往的人都纷纷怀疑老头是不是死了。这一切没有一点不合理的地方,唯一不合理的是老大总觉得自己那颗门牙还健在,时不时就伸出舌头去验证这个感觉的不正确性。后来有人在后面喊老大的名字,老大回头看发现是胡胡大。他旁边跟着一个女的,很眼熟,老大一时想不起来她叫什么名字。
    老大问:“干什么来了?”
    “陪她来堕胎。”胡胡大指指旁边那女的,那女的在看门口的轮椅老头。
    老大和严琴都被胡胡大回答这个问题时的轻松神情所震惊,突然语塞。胡胡大发现老大少了颗门牙,很奇怪,就问他:“你牙(丫)怎么了?”
    老大苦笑一下说长虫拔掉了。

    回去的路上老大一直在想刚才那女的是谁,想半天终于想起来:是叶蓓蓓!
    所以说这是老大难忘的一天。
    至于老大为什么会认不出叶蓓蓓,他的解释是以前一直刻意忘掉她所以就忘掉了。小米说这是狗屁逻辑,然后批判老大薄情寡义鲜廉少耻。在建人看来,这件事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老大以前所宣称的爱情全是狗屁。老大最后也不得不同意建人的概括很到位。
    至于胡胡大,老大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建人他们的感觉是:老大总体上是幸福的,除了那颗消失不见的门牙曾经带来过一点阵痛以外,但新装上的人工牙一点也不差,甚至比原来那颗更好,更白,看上去更结实,一张嘴对比更明显。每当小米发现老大嘴里的鲜明对比都要夸张地“哇”一声,然后说,老大,你的牙好脏啊。老大于是就将其按到床上张开大嘴吹他,每次小米都要神情恍惚好久才恢复食欲。
    “一千块啊。”建人感叹着,“老子满嘴牙都值不了这么多。”
    小米也很羡慕,就离间老大和严琴的感情或者直接赤裸裸地向老大提出无理要求:
    “老大,把嫂子让给我吧。”
    “滚!”
    老大当然不肯,那可是一台印钞机,老大的零花钱就指望它了。

    最可恨的是“美协”里像严琴这种“货”已经断码,再也找不出第二件,剩下的都是些小角色,既没钱又没品还没貌,叫小米他们郁闷至死。但其他人可不这么看,由于关注的点不同所以小米他们已经被当成媒婆,三天两头就会有认识的人发个短信或者直接来询问,明目张胆的:“给兄弟介绍一个,成了请你吃饭。”
    他们关心的只是女人与否,其他一概不论。小米他们口径一致,宁可占着茅坑不拉屎也绝不肥水外流。他们要有那些人一半的觉悟早就破处了,这时毋庸置疑的。近水楼台月先得,瓜分完毕只剩些质地更糙做工更差的,估计连上帝都要缺乏改造的欲望,更何况区区人类乎?
    那些人类当然锲而不舍,一遍遍以事成后请客为诱饵诱惑小米他们。后来陈君也加入其中,直接闯到小米他们寝室。
    “看在往日哥儿们的情份上,给来一个。”

    对于陈君大家都很同情,前段时间早有耳闻他同性恋失败,跑来要女人已实属不易,谁都想帮他,但又不想害他,起码从小米的角度来看给他一个质量不达标的绝对是害他,所以小米很委婉地回绝了。陈君很沮丧:“难道这点面子也不给。”
    小米于是就谆谆善诱,陈以弊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把他劝住,谁知他依旧锲而不舍:“那就给介绍个男的。”
    小米一惊,心想这怎么可以,当然又回绝掉。陈君于是很沮丧地走掉了。

    不久以后学校里便发生一件很轰动的事情,跟陈君有关。他于某天夜里趁乱混入女生宿舍楼,被发现的时候正站在七层窗口附近往窗外眺望。事后有女生说他眺望时候的姿势很帅,也就是说背影很帅。后来他就纵身跳下去了。没有遗言,只在他上衣口袋里发现一张揉了又展开叠好的纸,纸上有一行字,这行字一度让小米他们感慨万千:“女人一个个都跟有钱人跑了,我泡什么?!”
    这行字彻底破除了他喜欢男人的谣言,也使他一下子成为全校所有男生的偶像,因为他那行字道出了无数男人的心声。胡胡大后来之所以销声匿迹很长一段时间大概也跟这个事情有关,因为各种传言纷至沓来,其中一个就是胡胡大横刀夺爱抢了陈君夫人,在这种情况下胡胡大再来学校被打死的可能性极大,所以经小米他们一劝就携叶蓓蓓到泰国度假去了。
    成就陈君英雄形象的那栋楼是全校唯一一栋女生楼,事发后就一直闹鬼,学校于是破例允许全楼整晚点灯。
    小米从此失眠了很长一段时间,原因不详。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