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福双胞胎》->第二卷 艳福之官场风流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八章 颠鸾倒凤
( 本章字数:4151 更新时间:2008-1-15 8:58:00 )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多了,何闹和胡超一起到那个车祸的现场拿到了李勇起草的那份遗嘱和关于李为的犯罪证据,这时候何闹才知道,原来周佳姐妹并没有掌握所谓的李为犯罪证据,这一切都是胡超安排的,周氏三姐妹都毕业了,准备全部来长塘的公安系统上班,胡超灵机一动,决定来个引蛇出动,胡超本来就对自己的秘书一直有怀疑的态度,只是没有掌握证据,于是他要秘书到机场去接周氏姐妹,并对他说周氏姐妹的身上有李为和毛煦明的重要犯罪证据,要他一定要注意安全,果然,这个秘书是毛煦明的人,一年前就被毛煦明用重金收买了,他一下楼就通知了毛煦明。秘书当然没有能够接到周氏姐妹,因为周氏姐妹坐的是头一班航机,而且胡超的人早就将她们给接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
  胡超接到周氏姐妹后将这次任务详细的说明了一下,周氏姐妹一听到是为了救何闹欣然前往,胡超在塞给她们每人一个跟踪器以后就将她们送往了大福的车上,这个跟踪器是国外的先进产品,大小只有黄豆大,但是却尽跟踪、监视、监听、卫星导航为一体。
  秘书没有能够接到周氏姐妹赶紧回来向胡超报告,胡超听了以后“恍然大悟”道:“那她们肯定是到大福去了,因为在电话里我告诉了她们何闹在大福。”这话很快就传到了毛煦明的耳朵里,果然,当周氏姐妹从大福一下车就遭人绑架,并被拍成了照片放到了李勇的棺材上,到了何闹的手里,成为了一种威胁,这些胡超都已经告诉了周氏姐妹,所以她们只是稍微的反抗了几下就任凭绑架着弄上了汽车,要不然凭三朵霸王花的功夫,想制服她们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果然,下午的时候李为和毛煦明就来“拜访”周氏三姐妹,开始还客客气气的嘘寒问暖,到后来干脆撕开外衣,恶狠狠的问三姐妹搜集她们的犯罪的证据在哪里?周氏姐妹按照胡超的吩咐,开始一句话不说,到后来才漫不经心的说了一些胡超不能够确定的证据出来,毛煦明和李为听了大惊失色,显然这些事情是他们所干过的,于是大叫:“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周氏姐妹不再说话,这时候李为派出去安插在何闹身边的袁国新来电说何闹和佘煜伟明天将在别墅出现,而且赃款也将出现。毛煦明和李为咬牙切齿道:“那就先把这两个小兔崽子给宰了,奶奶的,还想调查老子。”
  李为和毛煦明叫手下好生看管周氏姐妹,心里暗暗庆贺幸亏这三个丫头先被自己给抓到了,要是弄到胡超的手里可就麻烦了,毕竟毛煦明和李为只有几天就可以正式被任命为市委书记和市长了,到了那个时候,这三个小丫头想杀就杀,想留就留,够不成多大的威胁了,只是眼前的重要任务是要将何闹和佘煜伟给现场击毙了,毛煦明已经知道胡超派何闹暗地里调查自己和李为,这下好了,赃款就在现场,枪毙两个抢劫份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样还可以反咬胡超一口,毕竟何闹是胡超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我叫你抓鸡不成反弄一身鸡毛。毛煦明和李为兴高采烈的去长塘调集他的人马去了,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前脚刚走,后脚胡超就带着省公安厅的人和部队过来了,毛煦明的手下都是公安系统的人,知道事情的重要性,组织是有纪律的,该说的当然什么都得说,所以第二天胡超就带着省纪委的人出现在了佘煜伟的别墅处,只是他们太低估了毛煦明和李为,浪费了最好的抓捕时机,让他们挟持人质跑了,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要抓他们入网的。
  胡超想着想着就上了车和何闹还有周氏三姐妹就朝李勇的祖屋处奔去,现在案子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可以肯定的说李勇被李为所派的杀手杀害的,自己失职,真有点对不起他,但是案子结束了,李勇也应该火化了,老放在冰棺里也不是个办法,胡超突然想起李勇不是有个儿子叫李德吗?怎么不见了呢?这时候旁边的秘书将手机收起来告诉胡超,刚才来电话说:公安局的人在搜查李为和毛煦明家庭的时候发现大量的货币、首饰和国外银行存单和国外的房产证,看样子这两人早就作好了外逃的准备。另外在李为家的冰箱里发现一具还没有来得及销毁的人体头部,经过公安局的初步认定,此人就是李德。原来李德在和李为相处几天后感觉李为心狠手辣,而且似乎是瞄准李勇的那5个亿财产来的,这样的话自己肯定连一毛钱都得不到,说不定还要被下黑手,于是趁着夜色想逃跑,被李为的手下抓了回来,李为一不休二不做,杀了再说,并变态的将他给碎尸了,只是因为最近太忙,只将其躯干部分埋葬了,头部还放在冰箱里忘记埋葬呢!
  胡超摇了摇头,幸亏发现得早,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这才打电话通知省公安厅,要其密切注意机场和海关,防止李为和毛煦明外逃。刚才看了李勇的遗嘱,要何闹管理这五个亿的资金,而且说了资金一定要用在对老百姓有用的途径上,看样子李勇对何闹也是挺信任的,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的,确实也是个人才,一定要加以栽培,对了,是时候跟他说正事了,市纪委书记不是一直没有适当的人选吗?曾经就向何闹许诺过,是时候让他上任了。想不到何闹却拒绝了,何闹拒绝的理由很是奇怪他说:“我是官宦命,但是官宦不在朝中。”这小伙子真是奇怪,说出的话都与众不同,不过年轻人的想法和我们固然不一样,就随他去吧,也许当官对他来说还是一种制约。这时候司机将车停了下来,原来到李勇的祖屋了,大家相继从车里走了出来,何闹老远就看到彭静、王球和李静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也不知道这几天她们到底到哪里去了。
  胡超在李勇的冰棺前鞠了几个躬以后就要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将李勇的遗体抬出去,奇怪的是这么长时间了,李勇的身体还没有硬化,还软绵绵的像刚死不久。
  “等等!”就在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将李勇的遗体抬出冰棺的时候何闹突然对他们摆了摆手,工作人员望了望何闹又望了胡超,胡超却只知道望着何闹,微笑着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何闹望着大家不解的神情,连忙道:“李勇是我干爹,我给他买了一套新衣服,他一直都没有舍得穿,就让我这做干儿子的作最后一次孝,替他换上吧。”
  中国农村有这个习惯,人死了以后要进行最后的“净身”,穿上全新的衣服上路,在火葬场工作的员工当然知道,于是将李勇放了回了冰棺里,走了出去。
  “你们也出去吧!”何闹对彭静以及后面的两个美女说,李勇尽管已经死了,但是怎么说还是有性别的,女人在场似乎就有些不妥了,大家都理解,于是李静和王球推着彭静的轮椅,默默的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胡超和何闹了,胡超想这小伙子跟李勇也只有几面之缘,却能有这么大的孝心,真不容易,再说他要替李勇换新衣服,一个死人还真不那么好侍侯,自己留下来多少可以帮上一点忙,再说也算是对李勇的一些愧意吧。
  想不到何闹居然对胡超道:“胡书记,请你也出去吧。”胡超以为自己听错了,站着没动,何闹加重了语气,但是仍很悲伤的道:“请你出去吧,算我求求你了。”
  望着胡超出去的背影,何闹这才站起来将所有的门都给闩了起来,他当然不是真的给李用买了什么衣服,他之所以这样做,他是想做一次试验,不是针灸,而是自己身体的这种奇怪的力量。佘煜伟伤口的离奇愈合,何闹总觉得跟自己身体里的某种力量有关系,那个奇怪的道士,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自己的梦幻,那个道士告诉自己戒指有复活的功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何闹决定在李勇的身上试验一回。
  何闹将灶堂里的火生了起来,火很旺,何闹烧了一壶开水将李勇的身体擦拭了一遍,这才将自己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戴在了李勇的手指上,然后盘坐了下来,何闹多么希望此刻那熟悉的声音能够从自己的心里响起,可是没有,除了那燃烧正旺的篝火偶尔发出“啪啦”的声音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此刻当然没有了声音,以前有那个道士身边,此刻道士已经回天山去了,一切都只能够靠自己了,其实道士之所以这样做,也是看何闹的造化,所以他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何闹李勇还能够复活。
  何闹盘坐起来,四指相扣平放胸前,紧闭着双眼,嘴里喃喃着:“阴之阳也,阳之阴也,阴阳相互,本为一体”。要命,后面不记得了,何闹不由得暗暗着急,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脑海里渐渐的出现一片绿色的草地,旁边还有一个小湖泊,隐约还可以看到有鱼在跳跃有水鸟在飞翔。名曲《高山流水》缓缓升起,老者的声音也渐渐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心里,何闹的心里慢慢的有声音升起:“阴之阳也,阳之阴也,阴阳相互,本为一体;阴,阳之魂也,阳,阴之魄也;阴阳互补,互补阴阳;阴之缺阳,行尸走肉;阳之缺阴,人之将寿,阴阳缺乏,魂飞魄散,还魂一术,遣动阴阳......”
  呢喃间却见何闹整个身体却突然动作了起来,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乍一看,没有任何的套路,可看久了你就会觉得,何闹此刻似乎在打着一套醉拳,毫无章法可循,但招招都是精华所在,此刻何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飘忽了起来,却忽觉得胸口异常的难受,涨得要死,似乎有一股不知道来自哪里的气流如同一只被堵在屋子里的小兔子在胸口横冲直撞,何闹克制自己,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在实在忍不住快要爆发的那一瞬间,那股气流似乎找到了一个通道,朝自己的手臂涌了过来,如同一条小蛇,迅速蹿过手臂的整条血管,然后聚集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指尖,何闹猛的站了起来,朝李勇的天灵盖挥指了过去,就在何闹的手指碰到李勇天灵盖的时候,一道绿色的光芒在李勇手指的戒指处产生,缓缓的在李勇的身体四周流动,最后,化成一道绿色的亮点一闪,不见了。
  “哇!”一口淤血猛的从李勇的嘴里喷射了出来,继而剧烈的咳嗽起来,胡超他们本来就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有动静,叫了几声“何闹,出了什么事情!”可半天不见回答,于是撞开门冲来进来。
  一进门,众人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何闹软趴趴的倒到冰棺上,半截身体在棺材外面,半截身子在棺材里面,右手的手指停留在李勇的额头上,而李勇却在剧烈的咳嗽,眼睛半张着,双手勉强的伸起来在空中乱抓。
  众人半天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本来活蹦乱跳的却软爬爬的倒在那里,跟死了似的,而原本已经死了的却又明显的在动,肯定是活过来了。彭静半天愣在那里,以为是梦境,李静和王球连叫了她两声,都没有应答,显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倒是几个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很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个人赶紧走了过去,将冰棺抬可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殡仪车上,再将何闹抱到了驾驶室,快速朝医院开去,殡仪车做救护车开,可真还是第一次。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