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欲望中的都市女人》->第三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十四章 为情所困
( 本章字数:2607 更新时间:2008-1-14 8:55:00 )

    这几个女人从年龄上看,与唐小婉相若,差不了几岁,所闲聊的,是其中一个女人所在小区昨天发生的事情。
    你不知道有多可怕啊,我当时正在打麻将,嘭的一声,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楼上又有人乱扔垃圾,正想骂人的,一看,不得了啦,原来是从上面掉下来一个女孩,当场就没了,流了一地的血水。这女人一脸富态,声情并茂的,连脸上的每一条肌肉也似乎是生动的,跳跃着,想证明主人所言非虚。
    后来呢?有一女人似乎是不满意她讲述的速度,追问她说。
    后来有人报了警,来了救护车,医生一看,摇摇头走了,来了警察,警察查看了一下,叫来了殡仪馆的车,将尸体拉走了,唉,多可惜啊,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会想不开?这才二十五六啊,你说怎么就这么傻?这女人边说边唉叹,看得出来,这女人是真心为这个女人惋惜的。
    这女孩真傻啊,她到底是为什么跳楼?
    还有什么呀,为情所困呗,听说爱上一个有妇之夫,都有四五年的感情了,两人一直相处得不错,这女孩傻傻的,也不要求有什么名份,只是想让对方对自己好一点,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突然提出了分手,这女孩可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于是就跳楼了,遗书上面都写得一清二楚。这女人可能是想挤出几滴眼泪来表达自己的情绪的,但一想到在这样的场合并不合适,于是收了势,倒显得自己的面部表情有些古怪,有些狰狞了。
    活该,谁让她放着这么多的未婚男人不爱,爱上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好像天底下死剩下那么一个男人似的,何苦来着?有一个女人可能是对第三者深恨痛绝的,挖苦着说。
    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应该指责的是哪一个男人,既然已经结了婚,就应该修心养性,不应该在外面胡来;既然知道错了,想分手也应该分得干净一些,怎么有可能害得人家女孩子想不开跳楼的?有一个比较文静一些的女人一直没吭声,这时忍不住说了几句,你说这男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提出分手的?
    这就不清楚了,那遗书上没说这男人是谁,也没说因为什么原因要分手。富态的女人说。
    真傻啊,这女孩到死了也在护着这男人,不肯透露这男人是谁,何必呢?要是知道这男人是谁,就应该拉他出来游街,让大家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嘴脸。哪个原先对第三者深恨痛绝的女人,这下倾向于指责那些在外偷吃的男人。
    唐小婉觉得这女孩虽然傻了一点,也正常的罢,哪一个女人为情所困时,不是表现得疯疯癫癫的,常做出一些旁人所无法理解的举动来?别人看着忧心,而自己则可能浑然不觉,不知自己正坠入爱的深渊,万劫不复了。
    我看这男人啊,肯定是想起了家庭,想起了责任,这才会跟那女孩分手。唐小婉这一席除了一位男士外,其他六七位全是女人,这男士可能听着听着心里不怎么爽快,觉得怎么尽是对男人不利的言论,于是也发言,想为男人争回一点主动。
    他一发言,倒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一众女人七嘴八舌的,连带着他一起攻击了。女人在面对这些原则性的问题时,总能在认识上取得惊人的一致,然后调转枪口对准男人。
    这一个说胡扯,你们男人当时偷吃时,怎么就不想起家庭,不想起责任?偏偏到始乱终弃的时候,才想起家庭,想起责任?你还狡辩什么?你说说,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另一个说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人,好男人都死光了,剩下的要么是风流狂,见一个爱一个;要么是有贼心没贼胆,整个一窝囊废。说这一番话时,特意加重了语气,嘶嘶地作响。
    那一个附和说是啊,哪一个男人不像是猫儿一样的,一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如闻到了鱼腥味似的,到处抓狂?恨不得抱在怀里,亲在嘴里的?我算是看透了,男人就没一个是好人!
    如此等等的话语,将那一个无辜的男人呛得坐立不安,脸上是红一阵,青一阵的,尴尬着,坐在哪里不知所措,恨不得地下有缝可以钻进去。。
    幸好这时宁馨儿伴着新郎过来敬酒,也算是替这一个无辜男人的解了围。
    有人眼尖,一看宁馨儿手中的酒杯,就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新娘怎么可以唱汽水的?唤来了服务员,说换白酒,先罚三杯。
    新郎急了,说她真不能喝,我代喝,我代喝。
    有两三个人不依不饶的,说不可以,这不能代,她喝是她喝,你喝是你喝,你不能代,你也不能少喝。
    局面僵持不下,互相争论了一番,这宁馨儿只好坦白,说我有了身孕,都有三四个月了,真不能喝。
    众人这才罢休,目标转向新郎官,连着灌了几杯才放过了他。
    唐小婉悄悄地扫了一眼宁馨儿的腹部,果然微微有些隆起,怪不得这么急要结婚,原来是“奉子成婚”了,这宁馨儿啊,看来不单是为了钱财那么简单的,说不定是她肚子里小生命的跳动,唤起了她作为女人的哪种感觉,哪种感觉唐小婉是有过的,是喜悦,是期待,是对新生命的敬畏!
    酒未尽人已散,唐小婉步出酒店大门,在路边的候车亭等车时,已经有些微醺的意思,晚风拂面,吹乱了发梢,就在这拢头发的瞬间,唐小婉却惊觉自己走错方向了,在这边等车,由西往东,是通往布吉街的方向,哪里有曾经的家。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