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欲望中的都市女人》->第二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二章 出了意外
( 本章字数:3864 更新时间:2008-1-14 8:54:00 )

    带着儿子在公园里的儿童乐园玩完了电动游戏,儿子说要玩一会滑梯,唐小婉一看时间还早,示意他去玩,说去吧,我跟你爸坐这里等你。
    唐小婉和余宝标在荔枝树下的水泥砖砌成的围墩,选择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各自望着在滑梯上跑来跑去的儿子,默不作声。周围熙熙攘攘的,大人叫,小孩嚷,凌乱的身影,杂沓的脚步,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渲染得仿佛如一个闹市一样吵杂。
    可这一切,在唐小婉眼中恍若无物,她的眼中只有儿子余越海的身影,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在中间停留。看着看着,眼前一片迷蒙,遮掩去了儿子的身影,原来是自己的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了下来,顺着脸颊,在嘴角处稍作停留,酸酸涩涩,怎一个愁字可形容。
    如果你不想离,你可以选择不离的。余宝标开了腔,扭头看着别处,递给唐小婉一张纸巾,似是自言自语,但唐小婉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你说我还有选择吗?唐小婉没有接给他手上的纸巾,自己用手背揩去了脸上的泪痕。
    是自己不争气了,千不该,万不该,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男人面前落泪,这样更会让这个男人看贱了自己,即使他会心生怜悯,那也是虚伪的,假装的,自己不需要别人在情感方面的施舍,再说乞求回来的感情,它可靠吗?
    当然有,这主要看你的意思。余宝标倒把责任推在唐小婉的身上,仿佛要离婚的是唐小婉,而他自己,则是被动着的。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跟我离婚,这不是你和你家里人的意思吗?唐小婉轻蔑地笑了笑,觉得这男人真的有些城府,深不可测的,说想离婚的是他,这一会因为自己的那么几颗廉价的眼泪,就改口说不离了,永远也琢磨不透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别瞎猜,这事跟我家里人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你敢说没有?你妈不是一直对我有意见的吗?怎么她没有给你出什么主意的?
    这下余宝标有些愠恼了,说我妈可没有说过什么。
    谁信啊,她能有这么好心肠?
    信不信的,由你。余宝标脸上一红,庆幸唐小婉没有察觉到。
    说吧,反正明天就要离婚了,最起码你也应该让我知道,我到底是错在哪里的。人生偶尔犯错并不可怕,谁都有犯糊涂的时候,最怕的是犯了错,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这是最可悲的,意味着又会重复着以往的错误,这对唐小婉来说,是无法理解,也是无法宽恕自己的地方,她的信念中,就是活也要活得明明白白,活也要活得清清楚楚。
    余宝标沉吟不语,尴尬地搓着手。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妈在你面前说了我什么的。唐小婉心想这婆婆为自己所加的罪状无非是好吃懒做,全然不似是一个当母亲的样子,或者是不孝顺等是非,在细节上再夸张地添油加醋。
    余宝标心中一惊,以为唐小婉真知道了一些什么,忙以退为进地问你知道了什么?
    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些事情你全清楚的,你想当你的孝子,那就听你*话可以了,明天,你们母子俩应该会庆祝一下的吧?唐小婉也只是在跟邻居闲聊时,知道这老太婆嫌弃自己什么,但要具体说出来,就有些困难了,起码也要曲曲折折地费一番口舌的,唐小婉不想自己说出来,她想在余宝标这得到证实。
    你跟他,还好吧?余宝标犹豫着问唐小婉。
    我跟谁?唐小婉一脸愕然,想不到这余宝标滑得很,竟然会转移话题,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
    杨建义。余宝标瓮声瓮气地说。
    怎么?你以为我跟他真的有关系?唐小婉真想不明白,这余宝标怎么会这样认为的,难道自己与杨建义那一次在酒吧谈刘小珊的事情,就让他产生了误会?这男人,未免太小气了。
    不是他,又会是谁?余宝标的表情非常暧昧,不知道是不是讥讽,或者是别的意思。
    随便你怎么想的,我说我没有,你也不会相信。唐小婉觉得她和余宝标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隔阂,虽然不是坚如铜墙铁壁,但也是固若金汤,水泼不进的,至于何时产生的隔阂,这就不怎么的清楚了。
    可是我妈说你——余宝标情急之下,一时失语。
    你妈说我什么?说我勾三搭四?说我不知羞耻?这下唐小婉震惊不已,想不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这老太婆,也太过于歹毒了,竟然会搬弄这样的是非。
    余宝标哑口无言,追悔起自己的失语。
    余宝标这样的举动,在另一层面来说,无异是等同于默认了。
    唐小婉顿时心冷如灰,仿佛如让人从头到脚淋了一桶冰水似的,僵坐着说不出什么话来。
    夫妻之间,贵在信任,这是两个无论在性格、生活习俗、个人喜好和价值取向皆存在差异的男女,共同可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基础,失去了这一基础,也就无从谈论什么宽容,什么求大同存小异,彼此间变得水火不相容,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结局。
    也罢也罢,权且把这当成是一场梦吧,一场悠长得让人昏昏欲睡的,并且非常俗气的恶梦,唐小婉默念着,硬是不让自己的泪水再次流下。
    妈妈,妈妈——你看看我,我爬到这里来啦!淘气的余越海竟然站在滑梯的最上面,摇摇晃晃地冲着唐小婉和余宝标这边神气地挥着手,那上面形似一道拱形的桥,光滑,没有任何的防护装置,离地面大概有三四米高。
    下来,快点下来!唐小婉大惊失色,冲着儿子喊。
    余宝标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可是已经迟了,余越海脚下一滑,一头栽倒了下来,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重重地摔在地上。
    人群中一阵惊呼,围了上来。
    唐小婉拨开人群,见余越海已经让余宝标抱在怀里,额头处已经肿起了一个小包,呲牙咧嘴地哭着。
    小海,小海,告诉妈妈,你哪里痛?唐小婉心痛不已,焦急地问。
    这里,痛——余越海指着右小腿说。
    可能是骨折了,看看他能不能站起来。旁边有人建议,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
    你不懂就不要瞎建议,还站什么站?看他样子,绝对是骨折,还折腾什么?赶紧送医院去吧!说这话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与这少妇非常亲密的样子,不像是父女的关系。
    有许多人附和,说赶紧送去医院吧,并安慰说应该没什么事的。
    唐小婉和余宝标都慌了神,没了主意,想打120的,却怕这救护车来得慢了些,只好由余宝标抱着小孩,冲出公园的大门拦的士。
    一路上唐小婉一边在自责没有照顾好儿子,一边在暗暗祈祷着,希望儿子能平安无事。
    妈妈,我怕!儿子余越海已经停了哭,在唐小婉的怀中说。
    不要怕,有妈妈在,你就不要怕!你会没事的。唐小婉心里也没底,这有没有事,应该检查过后才能清楚。
    妈妈,我怕参加不了元旦的表演。余越海的脸上还挂着泪,仰着头对唐小婉说。
    这元旦的表演,是余越海在意的地方,可要是真的骨折的话,恐怕是参加不了,俗话都说伤筋动骨要一百天才行,这一次,他又将会错过了。儿子啊儿子,人的一生所错过的东西,岂止是一次两次?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