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欲望中的都市女人》->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十九章 时间是爱情的坟墓
( 本章字数:1953 更新时间:2008-1-14 8:53:00 )

    星期一一早,刘小珊就坐车到广州参加公司的一个会议,是广东各市业务经理的业务交流会,循例每一年举行一次,一般是定在每年的11月份下旬,主要是交流各自开展业务工作的经验,并就实际工作中出现的一些疑难问题,可以向总公司派来的专家提问。
    会期是两天,根据安排是要在广州住一个晚上,第二天下午回。刘小珊来广州的时候,因为想着在广州有一个许久未见的老同学,特想见一见她的,就跟吕迪军说她自己要多住一晚上,聚聚旧。
    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第二天这同学赶回了乡下,说她在乡下的家人发生了一点事,临走时才打电话给刘小珊。刘小珊挺无奈,又不想那么早回深圳,就一个人在上下九附近逛了一会,给吕迪军买了一件灰色的夹克,也给儿子买了一件蓝色的,是哪种印有卡通,并且有帽子的风衣。
    想想人生真是无常得很,以前出差时,通常买东西是为杨建义和儿子所买的,或者给公公婆婆带点什么,现在却更换了一个对象,只是不知道吕迪军会不会像杨建义那样欣喜呢?逛了不一会,刘小珊就感到索然无味,便坐火车回深圳,回到深圳时还不到六点。
    不知道吕迪军这一会在做什么呢?可能准备出去吃饭吧,这家伙懒得很,处处依赖着刘小珊,没有刘小珊在身边的时候,吃饭通常是在外面解决的,这让刘小珊有时也怀疑起自己的身份来,究竟自己是吕迪军的情人?还只是他的贴身保姆?或者只是他的老妈子?
    刘小珊就这问题问过吕迪军,吕迪军笑了笑,说你是我的小傻瓜。
    这一句话,就让刘小珊仿佛回到初恋时的甜美时光,那时她的初恋男友就喜欢这样称呼刘小珊。
    一转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十几年,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是不是过得不错?刘小珊至今也没有搞清楚她和初恋男友是如何分了手的,好像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却突然之间彼此冷了下来,渐渐地失去了音信。或许,这段感情太过于美好了,分手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一旦进入谈婚论嫁到柴米油盐,日子就会俗套得就如白开水一样,只能解口渴,不能解体渴,更不能解‘心渴’。
    人就是这样的犯贱,得到的,不懂得珍惜;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就是人生一条颠扑不破几乎成为真理的,常令自己感到荒谬的定律,而这定律,时不时将自己拽回过去当中。
    刘小珊苦恼地摇摇头,心想自己这是怎么啦?平常只是在不如意的时候才会想起这个男人,怎么现在会想到他的?难道?……自己这一会正经历着不如意?
    刘小珊决定不打电话告诉吕迪军她提前回深圳,她想给吕迪军一个意外的惊喜,制造一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刘小珊开始忧心起自己与吕迪军的关系来,两人之间似乎找不到有什么共同的语言,激情的感觉也不复再来,相处的日子已经渐趋于平淡,记得前段时间看一个访谈性的情感节目时,一位邀请嘉宾说恋人间时不时地制造一点小小的意外,可以润滑彼此的感情关系,刘小珊颇为认同这点,日子老是平平淡淡的话,迟早会淡出一些问题的,就如她和杨建军现在的关系一样。
    自己到底喜欢他哪一点呢?为什么自己要拼命维持着两人并不怎么融洽的关系?刘小珊也弄糊涂了,是性带来的迷乱,还是情所带来的温馨?抑或只是一种习惯?
    习惯?刘小珊一想到‘习惯’这个词,就吓了自己一跳,自己与杨建义的感情何尝不是经历了‘习惯’这一阶段,然后急转直下的?难道?……
    刘小珊觉得这时间真是爱情的坟墓,两人相处的时间越久,这叫时间的东西就会埋葬了彼此的棱角,也埋葬了彼此的耐性,当然也埋葬了彼此的激情,剩下的只是习惯,习惯了有那么一个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仿佛如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分,却对对方失去了感觉,最后要么将就着过下去,要么寻找其他可能找回感觉的途径。
    下了的士,拎着手提箱走到租住的屋子门外面时,刘小珊从门缝发现屋里亮着灯,那灯光暖暖的,一阵温馨的感觉不期然地袭来,让自己突然有了期待,期待意料之中的哪一份喜悦。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