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欲望中的都市女人》->第一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章 赖得吵架
( 本章字数:2594 更新时间:2008-1-14 8:53:00 )

    唐小婉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儿子余振海和他奶奶已经沉沉入睡,丈夫余宝标则在玩电脑,对于唐小婉的回来只是冷漠地瞟了一眼,仿佛她唐小婉是窗外刮进来的一阵秋风,无影无味甚至是没有温度的秋风,掠过后便恍若无物。
    张张嘴,唐小婉想跟余宝标说些什么的,然而想说的话如鱼刺一样哽在咽喉里,稍为一扯动就痛,牵筋动骨般的刺痛。
    算了,唐小婉叹叹气,心想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开口便毫无例外就是争吵,吵来吵去,无非是一些陈年芝麻旧事,也不知道孰对孰非的,吵得多了,自然对这些事情也麻木起来,好像只是为了争吵才争吵,至于争吵什么内容双方并不怎么地讲究,而且,最近双方似乎有了相同的默契,彼此也懒得争吵了。也好,也好,只是心中一惊,唐小婉不知道是听哪一个网友说的,说一对夫妻如果连争吵也懒得吵的话,那就是预示着双方差不多要到离婚的时候了,自己不知道属不属于这种情况?

    沉闷,压抑,唐小婉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每天晚上这样的气氛,曾经是欢乐洋溢的幸福家庭,如今这欢乐去了哪里?想睡,头则痛着,在房间里茫然地如无头苍蝇走动了几回,唐小婉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些什么,只好打开电视,电视里播的是一部韩剧,嘻嘻哈哈地笑闹着,不知所云何事。一群神经病,疯子,唐小婉最讨厌这些公子哥儿没事装酷的韩剧,觉得这虚伪,做作,脱离了现实的虚构,没有看几分钟就啪的一声把电视关了。
    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的,唐小婉走进儿子睡觉的房间,儿子余越海睡得很安稳,鼻翼轻轻地颤动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发梦,稚嫩的脸上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用手探探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可怜的孩子,当时就不应该将你生下来。

    替儿子掖好了被子,唐小婉退了出来,进浴室简单地洗刷了一下自己,穿着睡衣出来时,余宝标还在玩电脑游戏,时不时跟一个叫‘若水’的人聊天,这期间任由唐小婉进进出出的,没有拿正眼瞅过她一眼。
    这‘若水’,唐小婉不知道是不是余宝标的红颜知己。
    小孩吃过药了吗?唐小婉现在除了吵架,就是因为小孩的事情才能跟余宝标说上那么几句话,而且多数是采取一问一答的形式,问的人精简到仅是让对方知道所问何事就行,答的人要么摇头点头,或者说有没有,是或不是。
    余宝标翻了翻白眼,没有回答。
    我问你,小孩吃过药了没有?你聋了还是怎么啦?唐小婉最讨厌余宝标对她翻白眼,状如漂浮在湖面上的死鱼眼,肿胀中泛着苍白。
    小孩的事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余宝标的嘴角是一丝阴冷冷的冷笑,那笑就似是一支由寒冰雕成的箭,嗖嗖声中穿透唐小婉的背脊。
    他也是我的小孩,为什么不用我管?
    谢了,你的管教——省了吧,别教坏他我就应该谢天谢地了。余宝标依然是冷冷的,不过没有翻死鱼眼。
    我的管教怎么啦?最起码我会教他堂堂正正做人,不像有些人,整个一伪君子,口是心非!唐小婉近来发觉自己的话语越来越尖酸刻薄,与街上的泼妇无异,也许,这是与余宝标的对骂中练出来的。
    再怎么虚伪,我也是君子,你说是不是?余宝标以退为进,嘿嘿地笑出声来。
    没见过偷人老婆的君子,今天,总算是认识了,怎么样?跟狐狸精商量好去哪里了没有?唐小婉怀疑余宝标这半年多来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余宝标对她的怀疑既不否认也不肯承认,依旧我行我素的,下了班后想回家就回家,不想回家连个电话也没有。

    可气的是,唐小婉跟踪了几次,却始终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证明余宝标的出轨,余宝标就像是一个优秀的犯罪高手,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反侦察能力,这点让唐小婉惊叹不已,莫非男人都有这方面的潜能?
    神经病!懒得跟你吵。余宝标扭转头,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不知对方发来什么信息,余宝标咧咧嘴想笑的,见唐小婉还关注着他,于是忍住了。
    也许是余宝标这样漠然傲慢的态度惹怒了唐小婉,唐小婉向前跨了两步,一手就把电脑的插头拨下来,电脑啪的一声,变成了黑屏。
    啪,唐小婉的左脸上挨了一下巴掌,余宝标怒不可遏地怒视着她,那神情,就如是一只让外敌激怒的公鸡一样,铁青着脸,眼里似乎能喷出火来。

    唐小婉呆住了,脸上是火辣辣的,这才醒悟自己刚才做得有些过火了,只是,他竟然敢扇自己,他竟然敢扇自己,这可是唐小婉所没有想到的,以前无论怎么吵,都保持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感觉不单是扇在脸上,也扇在唐小婉的心口上,唐小婉的眼泪,便收不住势地往下滚落。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病?这是电脑来的,几千块的东西,弄坏了你买?余宝标见到唐小婉流眼泪,心一软,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想上前跟唐小婉陪个不是什么的,可转头一想,觉得不怎么合适,今天这事错不在自己,完全是唐小婉挑起的事端,这婆娘,不打不识相,心一横,扔下唐小婉,自己拿了睡衣进了浴室洗澡。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也传来余宝标故作轻松的口哨声。唐小婉仰面睡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往事一幕幕的,如幻灯片般,一一投射在唐小婉的记忆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