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江湖有鱼》->终结卷 有水有鱼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神主之妻
( 本章字数:5579 更新时间:2008-1-14 7:09:00 )

  “我不是神!”杨景天再一次的重申道。
  从刑场到丞相府,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任凭他如何的说都没有用。杀死洪臣先和那数千侍卫之后,大大震惊了整个汉城和皇宫,之后朝鲜国王又派出近一万人的禁卫军来捕抓杨景天和金氏一家。
  结果可想而知,杨景天一个气弹,就让这一万人全部飞上了天,甚至有不少人的尸体从刑场被震飞抛向皇宫之中。
  经此一战,全汉城乃至朝鲜的老百姓都把杨景天侍卫上天派来的神,没有人再敢对他进行亵渎。
  丞相府不远的皇宫,已经是一片死的寂静,没有人知道皇宫之内的人在密谋什么,但是全城的人都知道,神就在丞相的家里,没有人可以在伤害善良的人们。
  在全城百姓的眼里,神的地位,远比皇权要高!
  杨景天将金氏一家送回丞相府,便要去闯皇宫,杀昏君,却遭到了丞相金鸿天的阻拦。
  金鸿天跪倒在地上,拦在杨景天的跟前,哭泣的道:“无敌的神主,请你原谅我们这些不孝的臣民,因为我们国王被迷惑才做出对上天不敬的事情。你就原谅他吧,朝鲜国不能无主……”

  杨景天气愤的道:“我说过了,我不是神。不杀了那个昏庸的国王,你们金氏一家就没有安全可言,知道吗?”
  金鸿天叩首道:“神主,如果此刻您惩罚了国王,那么我们的国家将会四分五裂,倭寇就会乘机入侵,我们的国家就会灭亡。虽然您是我们万能的主,可是为了我们朝鲜的百姓,希望神主你手下留情。”
  杨景天道:“难道除了现在的国王,你们就没有合适的人选储君了吗?”
  金鸿天道:“太子已经被妖后处死,皇后被打入冷宫,当今国王已经无后,杀了我们的国王,朝鲜就完了!”他说着,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其实一切都是那个可恨的东瀛妖姬所为,她不但迷惑了国王,还愚弄百姓,残害忠良,搞得我们民不聊生,倭寇成患……”
  杨景天道:“你们就没有人站出来替天行道?”
  金鸿天道:“因为她深得国王的宠幸,所以我们都没能劝服皇上杀了她……”
  杨景天气愤的道:“无能,愚忠……”
  “神主,请息怒……”金鸿天见杨景天生气,连忙的劝慰道。
  杨景天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微微的道:“我累了,想到花园走走……”
  金鸿天见杨景天怒气平息,心里放松的道:“我给你带路……”
  杨景天突然脸色一沉,道:“我在思索事情,任何人都不要进来打扰!”
  金鸿天全身冒汗的道:“是,我这就去吩咐家仆,不让任何人靠近花园,以免俗人打扰神主的清净……”

  杨景天没有等他把废话说完,便已经在花园的亭阁中坐下了。
  经过这些天的赶路和今天的折腾,杨景天多少有点累了,他想回家,回中原去见自己的妻子们,细细数来,现在已经是长白山之战的过后十天了。
  这十多天里,自己中原的妻子们都在做什么?是不是一直在苦苦的守候着……
  杨景天此刻怕看到月亮:因为思君如明月,夜夜减清辉。
  他也怕风。
  因为昨夜西风调敝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他更怕饮酒。
  因为明月楼高休独倚,酒人愁肠,化作相思泪。
  一个很忙的人,应该没有闲暇来寂寞。
  可是现在的杨景天则不然。
  无论他再怎么忙,一旦稍歇上一歇,他就会发现忙也是一种寂寞,他这些日子来无时无刻都在想念自己中原的妻子,想念慕容雪,铭甄、梁铮。想念公主,想念谢诗婕、华天娇……

  虽然有韩香,有李玉善,自己在朝鲜甚至变成了万能的神,可是这都不能解去他心中的寂寞,就像他乡的游子,在日落黄昏的时候,总是有种思家的感觉……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杨景天一直以来都是随波逐流,自得其乐。
  他是随波逐流,但绝不自甘堕落:他自得其乐,但善于使众同乐。对他而言,上山是乐,因为可以登高望远;下山亦是乐,因为可以倚树看云。
  他无所谓。
  不执著。
  他的人生是不断的发出光和热。
  他进是乐,退亦是乐。
  进和退都已在生命里走过。
  发完了、放尽了,就走。
  人活在世上,最怕“认真”二字。
  杨景天的人生里,最多的是:快乐!
  每天都得活得开心称意。
  一一如何才活得快乐?
  答案只有两个字:
  玩乐。
  ——尽情玩乐。
  这才是不在此生,这也是杨景天活着的守则。

  可是当他长时间的离开自己的妻子们,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快乐已经和自己的妻子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自己的快乐,植根在自己的情感中!
  人都是情感的动物,在杨景天感到寂寞和烦乱的时候,就证明他离神还有一定的距离。即使他已经拥有了神的力量,他也未必可以成为神。
  在杨景天的心里,身体里,血液里,充满了欲!
  欲望无止境。
  欲望的不断膨胀,同时也产生了无数的情感。
  这段日子里,他心里都很乱。
  他在遇上金素妍之前,这种情感还不是很强烈,但他看见金素妍被押在邢台上的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心中的牵挂,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妻子被押送上的砍头台。
  如果谢诗婕回到皇宫,会不会被皇帝砍了,还有峨嵋四凤她们,会不会被正派武林人士无耻的攻击……
  这样的担心,这样的爱,才是杨景天心里乱的原因!
  杨景天来到花园叹息的时候,其实这里已经早就有人在了。其实他一直不愿意打扰她的思索,因为她是这样的美丽。

  金素妍。
  这个被朝鲜人民称为史上最美的贵妃,她静静的仰望着苍天白雪。当她回首的时候,看见了杨景天,微微一怔,优雅的做了一个礼后,道:“不知神主驾临,有失远迎,请包涵……”
  杨景天微微的道:“你在这里缅怀自己的童年,同时感叹自己这些年来的不幸,对吗?”
  金素妍一愣,眼睛大大的看着杨景天,道:“不愧是万能的神主,什么都不能瞒过你的眼睛……”
  杨景天微笑,道:“我看得出你很累。”
  金素妍点点头,道:“我一直都活在困惑之中,还请神主给明一条生路。”
  杨景天摇头的道:“你会不会喝酒?”
  金素妍又是一愣,道:“以前不会,后来陪同国王一起出席场合多了,也会了一点!”
  杨景天微微的道:“愿不愿意陪我去和几杯?”
  金素妍一阵惊喜,道:“当然。”
  杨景天二话不说,突然一把将娇软的金素妍抱入怀中,飞身而出……

  就像大鹏翱翔空中,俯瞰而下,大地尽在他们的身下。金素妍先是一惊,想到自己是在神的怀里,也就释怀了。更何况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飞翔,就像实现了全所未有的梦想,可她以前做梦也没有想象到自己能飞……
  金素妍紧紧的抱住杨景天,那种身体的接触,让她清晰的闻到杨景天身上散发的男人气息,对她而言,这是神的气息……
  如果他不是神,如果自己不是已经嫁人,或许,他就是自己一生的选择……
  “到了!”杨景天轻轻的说了一句。
  金素妍猛然一惊,杨景天就像看穿她心思一般,她忐忑不安起来,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神的眼睛,自己亵渎的神……这可是罪恶之源!
  杨景天把金素妍带到了一家酒店的屋顶之上,那里可以登高望远,无人打扰!
  “你等我一下。”杨景天说着便飞身而去……
  金素妍看着杨景天的身影,心里无限的感慨,那种惆怅,那种相思,让她无法自拔。她不怕背叛国王,因为她对他根本没有情感,而且杨景天是神,对神的敬仰,那是天经地义的,每一个凡夫俗子都是神的子民。金素妍唯一害怕的是得罪了杨景天,让神生气,或者离去……
  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杨景天很快就拿了两大坛酒上来,还有两个碗。
  杨景天捏开酒坛封口,倒在大碗上,自己先灌了一大半入口内,才叹着气递过去给金素妍。

  金素妍捧着剩下了小半碗的酒,有点不知所措。这是神喝过的酒,能不能称之为神酒?
  杨景天品味着口腔和咽喉那种火辣辣的畅快感,眼角见到金素妍仍捧着那碗酒呆站着,奇道:“你为何不趁酒气末溢走前喝了它?”
  金素妍俏脸泛起红霞道:“这是神主用过的碗,我喝了怕亵渎了您……”
  杨景天一愣,道:“你……你是嫌我用过了脏?”
  “不!”金素妍说着,将碗捧起,不顾一切的一饮而尽。
  (翠微居小说金素妍喝了酒,俏脸红噗噗地,顺从着屈腿坐在屋顶瓦片之上。她低头看着那碗酒,轻轻道:“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美的酒。”
  杨景天开怀大笑,又倒了一碗,将碗双手捧起,递过去给金素妍。
  金素妍伸手去接,当无可避免碰到杨景天指尖时,娇躯轻颤,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仰首喝了一口,金素妍一手将剩下的大半碗酒送向杨景天,另一手举起衣袖,拭去嘴角的酒渍,神态之娇美,看得杨景天不由呆了一呆,才又蓦地省觉的接过酒碗,喝个碗底朝天,乃肯放下。
  杨景天仰天一叹,躺的屋顶之上,仰首苍穹,叹道:“这酒虽好,但比起家乡的来,就差得太远了……”

  金素妍台起被酒烧得通红的秀美俏脸,柔声道:“神主的家乡?在中土吗?”
  杨景天微笑的点点头,道:“是的,我还有很多的妻子。我很想回去看她们!”
  金素妍眼睛睁得大大的,道:“神还有妻子?”
  杨景天嘻笑的道:“我是特别的神,色中之神。所以天帝特别准许我在人间娶妻,但是作为惩罚,我要在人间停留一百年,保护她们的平安幸福!”
  金素妍紧张激动的心全然要跳出来一般,道:“你是可以娶妻的神?”或许她觉得自己太激动过了头,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而霞烧双颊了。
  杨景天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微微的道:“韩香和玉善就是我来到朝鲜娶的妻子。”说完,他微微一笑,闭上眼睛。
  金素妍则显得忐忑不安,微微的道:“那神主的妻子都要什么条件?”
  杨景天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金素妍,道:“没有特别的条件,只要我喜欢,对方也爱我,这就可以了。”
  “如果是她已经嫁人了……”金素妍激动的问道,突然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猛的低下头来,不敢再看杨景天。
  杨景天微笑的道:“只要她爱我,我又爱她,就算她嫁人了,也可以做神的妻子!”

  “呜呜……”金素妍突然感动的哭泣了起来。
  杨景天一愣,道:“素妍,你……你怎么了?”
  “哇哇……”经过杨景天这么一安慰,她反而更加的大哭起来。
  杨景天将她抱入怀中,轻轻的呵护,将嘴巴凑到垂头悲泣的金素妍耳旁,轻轻道:“来,告诉我,你有什么凄苦的往事?”
  金素妍的热泪不住涌出,呜咽道:“以前我们家里很穷,父亲当时还是一个穷秀才。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被倭寇杀死了。母亲死后,我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后来父亲奋发图强高中状元,步步高升,一直做到了当朝丞相。原本我以为可以有好日子了,没有想到父亲娶回了二娘三娘,她们开始排挤我,在我十六岁那年,她们还逼我进宫,给国王当小妾,就在那时候,我学会了喝酒……”
  金素妍愈哭便愈厉害。
  杨景天轻轻的拍打她的肩膀,道:“哭吧哭吧,将你的悲伤全哭了出来。”
  金素妍哭声由大转小,很快收止了悲泣,但晶莹的泪珠,仍是不断下。
  杨景天问道:“你不是自愿进宫的吗?”
  金素妍又再痛哭起来,杨景天便再哄孩子般哄起她来。
  金素妍台起头来,用哭得红肿了的泪眼,深深看了杨景天一眼,才再低下头去,幽幽道:“我一点都不爱国王,可是又不能抗婚。这次金家被抄斩,二娘三娘还说是我连累了父亲和全家……”

  她是如此美丽,可是她的遭遇和辛酸,却又被谁人读懂和知晓?
  现实更像一个梦。
  所有人看到的只是一个光彩的表面,而真正的事实,只有梦中人的心里才能知道。
  金素妍嘴角抹过一丝凄苦的笑容,像在喃喃自语般道:“我被送上刑场的时候,其实我一点都不怕,只是良心过意不去,我觉得自己亏欠了父亲和连累金家大小。我死了没有什么,因为我的心一早就死了,可是连累家人,让我心里很难受。多谢您,我们的神主,是您让我从困惑和愧疚中解脱了开来……”
  杨景天想到金素妍对自己有崇慕之心,心中增多了三分亲切,轻柔地道:“好人都会有好报的,何况你还这么美丽和善良……”
  金素妍低泣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做个平凡的女子吧,比如韩香,比如李玉善,我真正羡慕的是她们,长得太美丽了,会让人妒忌……红颜命薄!”
  听到金素妍的坦白,杨景天不胜唏嘘,他仰天长叹,心中却是一片空白,哀莫大于心死,金素妍如此年轻美丽,此时却是心已死去。
  这么娇秀动人的美女,却有着这么忧伤的心。怎能不让人长叹,让人心碎!
  明月如雪,寒冷如冰。
  杨景天突然用他坚强而温暖的臂膀将金素妍再一次的抱入怀中,用他那充满磁力的声音在她耳边道:“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有了我,明天一切都会不同了。”
  金素妍惊喜而激动的看着杨景天,幸福的泪水,哗然夺眶而出,冰盈而剔透,却充满闪光……
  幸福的感觉,瞬间弥漫金素妍的身心,她终于得到了想要的幸福,走进了幸福的港湾……

何必东游西逛,全本书库最棒!
http://www.xinshuku.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