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江湖有鱼》->第十卷 天下围攻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真龙组织
( 本章字数:3770 更新时间:2008-1-14 7:07:00 )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一首词,杨景天反复念了很多遍。
  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女人,但却没有人能说得出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在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的女人并不多。
  仔细的看,她的瓜子脸秀挺的下巴,是其他美女不具备的天生条件;樱桃的小嘴,却有着滋润的殷红,唇也很厚,据说嘴唇厚的人,下阴唇也特别的厚,性欲望也会特别的强。看得出,她应该是那样平日温柔贤慧,房内放荡淫浪的女人。
  白淑贞,张天成的老婆,杨景天现在就是张天成。她仿佛总是带着一种又温柔又妩媚的笑意,又让人很想去亲近她。
  白淑贞的眼睛非常非常亮,充满了成熟的智慧,让人觉得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在她面前说出来,因为她一定能了解。
  她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十年前她就是名震一方的美人,即使现在看来,她依旧可以风靡见过她的男人。她真的很美,那种让男人看了就容易冲动的美。

  杨景天一看见她就看得呆了,连楚云飞什么时候走都不知道。
  而且他的心在跳,比平常跳得快多了。
  这种情况很久没有经历了,杨景天感觉特别的温馨,能遇上自己心动的女人,是一件令人热血沸腾的事情。
  对别的事杨景天一向不在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在乎。
  别人对他的看法想法做法,他更不在乎。
  自亡命天涯以来,他第一次对女人显得有点在乎了。
  他绝不能让眼前这个女人把自己看成个呆头呆脑的花痴色狼,所以他故意叹了口气。

  这一刻,杨景天竟然忘记了自己是白淑贞的相公。
  “相公,你怎么了?”白淑贞微微的问道。
  杨景天一愣,恍然醒悟的道:“这是我们的家吗?在记忆中,我的家并不是这样的。”
  “这当然不是我们的家,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你!”白淑贞的声音低沉而柔美,就好像一位老乐师在怀念往日的情时,在琴弦上奏出来的。
  杨景天咳嗽了两声,“多日不见,你变得更加漂亮了。”他装得很像,尽管他不知道张天成平日会跟自己老婆说什么,但是赞美的话,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听的。
  白淑贞笑了笑,笑的时候嘴角上扬,在温柔妩媚欢愉中仿佛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感伤,却又不是要让人觉得同情怜悯的那种感伤。
  “你嘴巴变得甜了。”白淑贞微微的说,“以前你可没有这么会说话的。”
  杨景天感叹的道:“因为你老公我变得乖了。”
  白淑贞带着微笑问杨景天:“你是不是被楚云飞气疯了,其实我跟他没有什么,都是那些人胡说。

  杨景天立刻摇头,表示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道:“谁告诉你我会在这里?”
  白淑贞不服气的说:“你还是不相信我?”
  杨景天道:“有吗?我只是好奇,我历经千辛万苦才到达这里,你却是如此的轻易。”
  白淑贞微笑的道:“那是因为你一直都不喜欢用脑子。”说着,她莞然而笑。
  杨景天叹了口气,苦笑摇头。这里的一切太过神奇,以致于杨景天都不知道如何作响,于是索性不想了,道:“我饿了,这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白淑贞笑了笑,道:“你不知道你老婆我做的饭菜一直都是最可口美味的吗?”
  杨景天又开心起来,道:“当然,当初我就是看上了你这一点才娶了你。”
  白淑贞又是一阵娇笑。
  精美丰富的酒菜很快就摆满了一桌子,每一样都很合杨景天的味口。
  他已经饿得连桌子都可以吃得下去,可是却连筷子都没有动过。
  他也没有用手去抓来吃。
  他就坐在那里硬撑着,偷偷地咽口水。

  白淑贞做完菜之后,悄悄的回了房间,女人总是很爱漂亮,下厨后难免满身油烟的味道,所以她要回房洗澡换衣。看见杨景天没有动筷子,她忍不住问他:“菜已经凉了,你为什么不吃?”
  杨景天大声道,“我不习惯一个人吃,那样会让我觉得有负罪感。”
  白淑贞微笑的道:“你不吃就凉了,凉了就不好吃。”
  杨景天说得很坚决,“我不吃,你不来,就算饿死了也不吃。”虽然他真的很饿,无论是谁在原始的森林折腾几天,都会很饿。他甚至全身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嗓子却不坏,说话的声音让人很难听不见。就像他的狮子吼一样,每每关键时刻,总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所以他很快就看到白淑贞走进来,她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好像是刚刚洗过热水澡的样子,乌黑的长发随随使便挽了个髻,赤着脚,穿一件柔软的丝袍,有时能盖住脚,有时又会把脚露出来。
  她的脚纤巧柔美而圆润,就好像是用一块完美无暇的羊脂白玉精心雕刻出来的。
  杨景天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又在跳。
  “我来陪你,你是不是就可以吃得下了?”白淑贞娇笑的问道。
  杨景天微笑的道:“当然。”
  白淑贞微微的道:“可是我什么都吃不下,只能陪你喝一点酒。”
  杨景天又笑了,道:“一点酒是多少酒?”

  白淑贞看着杨景天,又忍不住了,一笑起来就好像又变得年轻些。笑笑的道:“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杨景天乐了,有点惊奇的道:“真的?”
  白淑贞微微的道:“老公,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杨景天叹道:“我真的是有点不了解你。”
  白淑贞嫣然道:“你看我的眼神,好像说我是坏女人。”
  杨景天摇头,一本正经他说:“你不是坏女人,可是我却不是好男人,更不是好老公。”
  张天成死了,杨景天亲手杀死的。白淑贞是张天成的女人,可是她现在却把杀夫仇人看作是自己的老公。
  杨景天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大大的坏人。他不想做坏人,可是他不得不隐瞒下去。
  白淑贞为她自己和杨景天斟了一杯酒。
  她一口就把这杯酒喝干了。
  她喝的姿态又干脆、又优美,就好像她这个人一样。
  “你是不是要抛弃我,如果是,请坦白的说,我还可以接受。”白淑贞淡淡的说道。

  杨景天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里是真龙别苑,二十多年前,由庄主臻龙创立,这个组织在江湖中极其秘密。”白淑贞说:“创立这个组织,只有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
  “收留那些别官府和正派武林人士冤枉的好人,同时为他们洗白冤屈,追捕漏网的江洋大盗,不追到绝不放手。”
  “这个组织倒不坏。”杨景天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白淑贞一愣,道:“相公你不知道真龙组织?那你为何会进来?”
  杨景天微微的道:“是别人带我进来的。”
  “秦勤?!”白淑贞微微的道。
  “就是他。”
  白淑贞道:“相公,这个人以后还是少点接触的好。”
  杨景天一愣,道:“为何?”
  白淑贞道:“他不像好人。”
  杨景天道:“可是刚才你还说每一个进这里的人都有冤情。”
  白淑贞道:“有冤情,不代表他就是好人。”

  的确,好人可以受冤枉,坏人一样可以。杨景天现在都说不清楚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杀御林军,杀张天成,自己手上沾满了血腥,还配得上是好人吗?
  杨景天又喝了一杯酒,苦闷的酒,丧志的喝。
  白淑贞也同样一口就喝下去,然后才问他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你杀了楚云飞?!”酒已经喝了不少,白淑贞的双颊上已起了一抹胭脂般淡淡的红晕,眼睛却更亮了。
  杨景天道:“你希望我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我?”

  白淑贞一愣,将手中的杯酒一饮而尽,感叹的道:“谁都没有杀了谁,这是最好的结局。”
  杨景天道:“你还是喜欢他?”
  白淑贞道:“可是我更爱你,因为你是我的相公。”
  这就是答案,看来张天成的确带了帽子,绿色那顶。
  张天成死了,可是杨景天还活着,而且是以张天成的身份活着,这简直就是一场梦一般。
  杨景天笑了,是悲惨的嘲笑。
  如果自己真的就是张天成,白淑贞就是自己的老婆,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杨景天不知道。
  因为他从未想过要去做张天成。
  如果白淑贞知道自己杀了张天成,会是怎样一个结局。杨景天不敢想,唯有不断的喝酒。
  白淑贞微微的道:“相公,不如妾身给你唱一曲助兴,如何?”
  杨景天点点头,道:“好啊。”
  白淑贞樱唇开启,微微的吟唱: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多少泪,沾袖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滴,凤笙休向月明吹。肠断更无疑。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混轻尘。愁杀看花人。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一首李煜的《忆江南》,白淑贞唱得婉转,唱得催人泪下,让杨景天感慨万千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