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江湖有鱼》->第十卷 天下围攻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地不容
( 本章字数:3451 更新时间:2008-1-14 7:07:00 )

  平南王府。
  灯火辉煌,守卫森严。
  杨景天跟着玉凤郡主走进这平南府之时,就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力。
  明月照耀,月朗星稀。
  深秋的夜让人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平南王还没有休息,在书房里阅读。他有一个很好的习惯,总是喜欢在睡觉前阅读古书典籍。
  他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可是依旧很喜欢学习。这对于一个拥有着享之不尽富贵的王爷而言,是及其难得的。
  平南王却乐此不疲,甚至有一夜不读,彻夜难眠之感。
  喜欢看书,喜欢清雅,但并不代表他就是勤俭节约的人,相反,平南王还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

  一个比皇帝还能享受的人。
  每天起床时,会由当今世上最好的裁缝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人婢女,为他准备好当天要穿的衣裳。平南王喜欢喝乌龙茶,那全部是最上等的福建武夷山乌龙茶。他用的瓷器,全部是景德镇最好的工匠打造的,他的厨房里有全国最好从菜系厨师,他们做出的也是天下最好吃的美味佳肴……
  财富是用来享受的,平南王明白这一点。
  他经常告诉自己身边的人:“财富如果不能拥有它的人快乐,那就是人最大的错误。”
  多年来优裕的生活和精美的饮食,虽然已使他的腹部逐渐凸起,但是在精心剪裁的衣着掩饰下,使他看起来还是要比他的实际岁数年轻得多。
  尽管已经多年不征战沙场,可是他威风依旧不减当年。
  平南王的书房是最私人的地方,书房建成以来,只有三个人进来过。一个人平南王自己,一个是玉凤郡主,另外一个就是又聋又哑的清洁夫。
  没有人知道平南王为什么这样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闯进书房的后果。

  杨景天不是闯进来的,准确的说是走进来的。
  跟在玉凤郡主身后走进来。
  平南王看见自己女儿的时候,心中本是欢喜的,可是看见杨景天之后,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是一间无比精雅华美的书房,壁上悬挂着吴道子的画和王羲之的字,架上摆着纯白无瑕的玉鼎,里面藏书之多,恐怕就是皇宫书库也无法匹及。
  “爹,我回来了!”玉凤郡主小鸟入林一般投入平南王的怀中,嘴里还微微的笑着。
  平南王微微的道:“可是你还多带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外人。你知道爹一直是不给外人进这个书房的。”
  就在平南王说话的时候,杨景天感到了杀气。
  平南王逼人的杀气。对他而言,所有闯进这个书房的人,都要死。
  玉凤郡主却是一脸天真无邪拉起杨景天的手,无限温柔的道:“景天不是外人,他是你的女婿……”

  平南王微微一怔,不由的打量着杨景天,淡淡略微生气的道:“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何时嫁的人?”
  玉凤郡主顿时羞红着脸,低声的道:“可是我跟景天有夫妻之实。”
  “你?!”平南王顿时为之气结,强忍心中的怒气,对这杨景天问道:“你到底是谁?”
  杨景天一脸无惧的道:“杨景天。”
  杨、景、天。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平南王忽地从坐上站起来,手中的书倒然掉地,道:“你就是圣上下令追杀的杨景天。”
  杨景天道:“正是。”
  平南王恨声的道:“哪你凭什么娶冰芯?给她要的幸福?”
  杨景天缓缓的道:“我以为你可以改变皇上的圣旨……”

  平南王冷笑的道:“六千御林军的生命,还八千残废,你以为我可以说得服皇上吗?”
  玉凤郡主急道:“爹,难道你真的没有办法吗?”
  平南王道:“玉凤,你以为爹可以翻转世上的一切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任性?”
  玉凤郡主焦虑的道:“我不是任性,我是真心喜欢景天……”
  “够了!”平南王厉声的喝道。
  “你们不要吵了!”杨景天淡淡的道:“我错了,这里我根本就不应该来,告辞。”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玉凤郡主一把拉住他,道:“景天,我不许你走。”
  杨景天轻轻挣脱玉凤郡主,道:“我杨景天要走,没有人可以阻止。”
  平南王怒道:“杨景天,你可知道自己是天下追捕的要犯。”
  杨景天冷笑的道:“王爷是不是还要为自己多加一顶皇冠?”
  平南王不屑的道:“你以为呢?”
  玉凤郡主急道:“爹,女儿已经是景天的人,请为景天谋一条生路……”

  杨景天微微的道:“我杨景天又不是没有生路,何须求人。”
  平南王道:“平南府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可以走的地方。”
  杨景天冷冷的道:“只要我喜欢,天下就没有困得住我杨景天的地方!”
  声音冷峻,却无比坚毅、果断!
  充满了王者的霸气。
  平南王是见惯无数风雨的人物,可是当杨景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也不得不为之动容。
  他的确有骄傲的本钱。
  年轻,无惧。
  勇猛,无敌。
  平南王长叹的道:“不管如何?我都想一试。”
  “不要!”玉凤郡主泪水顿时哗然而出,她知道自己父亲说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样的结果。

  杨景天对着窗外明月,长叹而道:“你的侍卫呢?”
  平南王微微的道:“这一次,我想亲自试试。”话未完,杀气至。
  杀气。
  杨景天背负着双手,仰首明月,平南王就在他的身后。
  银光暴涨。
  如水银泄地。
  距离平南王最近的玉凤郡主根本无法看出自己父亲是如何出剑,甚至剑从何处而来都无法知道。
  一个王爷,一个享尽荣华富贵的王爷,竟然是不世的剑手。
  玉凤郡主看见满室的剑光,心里已经发凉。
  杨景天却满脸不屑。
  不动。
  纹丝不动。
  平南王剑光至,劈落。
  满地银光。
  剑落。
  人空。
  平南王无比迅雷的一剑,居然打空了。
  剑悬半空,以手臂持平,杨景天如果矗立原地,那么长剑所至,就是人头落地。
  杨景天没有人头落地,他依旧傲然挺立。
  就在距离剑尖不到三寸的地方。
  没有人看见杨景天移动,至少玉凤郡主没有看见。
  平南王无比犀利的一剑,不可能落空,可是事实却是……

  落空。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平南王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在他剑光笼罩至杨景天身体不到三寸的时候,他平步漂移了一下。
  准确的说,就是三寸的距离。
  长剑滑落至他身体只有三寸的距离,可是他居然可以平移了三寸。
  速度太快了,以致于常人根本无法看到他的移动。
  一向自傲为文武不凡的平南王自然不服,三寸的距离,他还想一试。
  平推。
  穿透杨景天的胸膛。
  疾剑飞舞。
  根本不需要去形容,这么短的距离,就是再随便的一刺,都足以致命千百次。
  无影。
  凌踪无影。
  快至无影。
  人至快,所以无影。
  风吹过。
  带来夜的凉意。
  吹得玉凤郡主全身颤抖。
  平南王的心更冷,坠至冰谷。
  杨景天的身影,简直就像鬼魅一般。
  消失了。
  就在剑尖刺向的刹那,就在平南王注视的眼皮底下……

  杨景天消失。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消失在皎洁的月光下……
  一缕青烟,无所适从。
  玉凤郡主哭泣的道:“景天,你为什么要走?”
  平南王缓缓的道:“他是一个好人。”
  玉凤郡主道:“可是爹你却要杀他?”
  平南王幽幽的道:“不杀他,天下为此牺牲的人只能更多!”
  玉凤郡主道:“我不管,我只要他……”说着,想跟着杨景天的身影离开。想迈脚,却发现脚根本不动。
  意识已然指挥手脚,可是手脚却僵硬了一般不动。
  点穴。
  平南王微微的道:“他已经错了,我不能让你也跟着错下去……”
  玉凤郡主想争论,可是却发现哑穴同样被点住。
  平南王长叹的道:“玉凤,让爹好好想想,你也好好的想想……”
  同样明月照耀,每个人却有着不一样的思想。
  杨景天现在哪里?玉凤郡主泪落满襟。因为她觉得,如果连自己父亲都不帮忙,那杨景天真的就是天地不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