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男按摩师日记》->第三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5则 (结局)
( 本章字数:5373 更新时间:2008-1-12 8:18:00 )

  X月X日

  因为和兰玫闹了不愉快,班上传我和她配对的声音倒是没有了,不过大家大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我,弄得我一个星期都不自在。
  这几天,席未每天放学后都要跑旅社来找我,询问我和兰玫的事,我都支吾不语。他便总结性地道:“萧哥,你这样放不开,你会活得很累的。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你这么放不开的人!及时行乐你都不懂啊?就说你吧,离开老婆三个月,偶尔放纵一下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人都拿钱去找呢,你这又不要钱!学学兄弟我吧,我爱我的未婚妻,可以说是爱得要死,但是不等于我爱她我就不生活了吧?男人耶,憋久了不释放会阳痿的!”
  我哪能听这小子的谬论,一次次地撵他,可是,撵了他还来。

  今天是周五,放学后,席未跟着我到旅社来玩。
  我正盘算怎么应对明天的艰难局面,你的这个电话差点没把我吓死!
  ——你说,你要在周六来看我!
  你调笑着说:“大半年的,你一个人辛苦了,我也该尽尽做妻子的责任了,你说是不是?”
  我哪敢让你来!光苏姐和兰玫就叫我受不了了!我到现在都没想好怎么在这两人之间斡旋,你要再来,那可就够热闹的了!
  天哪,我该怎么办?
  “晴儿,你刚刚复原,千万别太劳累,你就别来了!”我只好劝你别来了。
  哪知你却笑道:“萧,我现在和从前没有两样了,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好人了!你别为我担心,我没事的。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起居都不方便,我不放心,我得亲自来看看!”
  我几乎是绝望地叫道:“晴儿,别来,你来我会不高兴的!”
  “嘻嘻,不是吧,还不把你给乐坏了,你这个小坏蛋!”你暧昧地道。
  我哪有心情和你调情啊,直急得我抓耳挠腮,难受至极!
  你是一定要来的,你根本就不容我打什么商量。我只有回头去求苏姐了:“苏姐,这个周末,你就别来了吧!”
  “小萧,怎么突然变卦了,我们都说好了的,我推掉了好多应酬,怎么能不来呢?来,是一定的,你别劝!”苏姐也是一定要来的!

  席未神秘地看着我,呵呵笑道:“萧哥,我算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怕和兰玫配对了!原来你怕这个呀!想想都恐怖,明天,你可怎么应付得过来!”
  “你小子别添乱了好不好?”我哭丧着脸道,“你倒说说,我该怎么办啊?”
  “避一避吧,”席未道,“你既然没有分身术,就只好避一避了。”
  “你是说要我去躲?”我问。
  “不然能怎么样?”席未道,“你老婆来了,见你居然和两个女人有染,还不把你撕了?”
  “不,不行!”我痛苦地道,“其他两人我可以避而不见,我老婆来了,我可不能避而不见啊!她刚从医院出来,要是到这里找不到我,她怎么受得了!”
  “嘿嘿,受不了?难道就能受得了你的外遇?”席未冷笑道,“萧哥,趁早溜吧,留两封信我给你挡一挡算了。”
  “没想到我萧可竟然有落得这步田地的一天!”我颓然长叹,眼泪不期然便涌了出来。
  “你快些准备吧。赶紧换个旅社,不要让兰玫来搅和。写好后给我电话,我来拿!自己封好,免得我忍不住好奇!”席未临走还忘不了开句玩笑。
  我点点头,实在没法可想,逃吧,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等席未离开后,我匆匆收拾了,退了房,寻远一点的地方找了个旅社住下。我躺在床上,思量了好久好久。我想找出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可我找不到。最后只得照席未说的做了:上街买了纸、笔和信封,然后关死了门,关死了手机,把自己埋葬在过去的那些日日夜夜里,向你倾诉着自己的无奈。

  “亲爱的晴儿:
  “你一定不会想到,你兴冲冲地赶到H市,见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张饱蘸着你丈夫的眼泪的信纸。请原谅你深爱的丈夫的残忍逃避,他要还有一丁点儿的办法,他就不会这样离开你!如果上天肯给他机会,他一定还会紧紧地拥抱着你,和你生儿育女,和你一起慢慢老去……

  “晴儿,相信我,我的心里只有你!不管我曾经做出过什么,我都还是深深地爱着你的。这一点,请你一定要相信。正是因为太爱你,怕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今天才不能不逃离。因为我想,只有我逃离了,才能更好地保护你。
  “晴儿,命运是会作弄人的,它作弄了我,也作弄了你。你没有醒来的时候,我期盼着你醒过来,以为只要你醒过来了,我们就能柔情蜜意地过上好日子。可是,你真正醒了,我才发现,我的恐怖日子才刚刚开始!
  “也许,你一躺下,就注定了我们悲剧的结局。
  “那时,我不相信我们就那样完了,我也不甘心我们就那样地阴阳阻隔了。我花光了我们所有的积蓄,变卖了我们好不容易添置的家具,还向亲朋好友借了十来万的债,目的只有一个,我要你醒过来!可是,就算这样,你也没能醒过来。不得已,我只好让你出了院。出院刚一天,舅舅就来逼债了,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杂货店顶给了他。就这样,我成了一无所有。
  “为了谋生,为了让你能重新回到医院去,我只得到处去找工作。可是,找工作哪容易啊?找一个普通的工作都难,何况我想找挣钱快、挣钱多的职业?也是穷疯了,我竟然去了余辉的按摩院,干上了色情按摩。干这种职业说出来就感觉丢了你的脸,可是它来钱快,为了你能够醒过来,我顾不得自己的委屈。我终于不但有钱养家了,还有了一些节余。
  “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妈妈突发了脑溢血,急需要一笔钱住院。为了筹钱,妹妹被人包养了,我也因此成了苏姐的猎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像她那么漂亮、那么高雅的人竟然会看上我,并千方百计地要我做她的情人。为了钱,我只得什么都做了。
  “这些一直瞒着你,我怕你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想等你恢复了,我就和苏姐悄悄结束关系,过回我们以前的平静日子。可是,苏姐不肯!
  “明天,你们两个都要到这里来,没法子,我只有逃跑了!
  “晴儿,我爱你,尽管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荒唐事,但我心中的爱并没有减去半分。我对你的呵护,即使在我最无奈的时候,我也没有放弃。现在我走了,不等于我就不再爱你,相反,我的爱更深了。为了不让你受到伤害,我宁可让自己吃苦受罪。好在你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能好好地生活了。晴儿,原谅我,我不能再回到你的身边了,因为苏姐一旦要我赔偿损失,我们就是把自己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的钱的!
  “晴儿,我走得匆忙,什么都没留给你。在我们的衣橱里,我的那件深青色西装袋里,有一张活期存折,那上面还有点钱,用你的生日的后六位数做的密码,你先取出来用着,以后我挣到钱了,会随时往家里寄的。别给我打电话,我已经把卡换了,也别伤心,只要上天可怜我们,我们就有机会相见的。
  “晴儿,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弃你,可是,现在我却不得不离开你!请原谅我的无奈,也请原谅我的无能!
  “爱你的萧。”


  给晴儿的信写完,我伤心地哭了一场,然后又去给苏姐写。给苏姐的信是这样写的。

  “苏姐:
  “当你得到这么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请原谅我的无奈!
  “我得感谢你在我最危难的时候给与我的经济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安慰。我更要感谢你对我的深深的爱意!但你明白,我感谢你,并不等于我爱你;我对你以身相报,也不等于我已经爱上了你。明天,你来,我的老婆也来,既然你们都来,就只有我走了!
  “我走了,别寄希望我还会回来。我欠你的,这辈子我是还不了你了,请容我下辈子还你!
  “苏姐,其实,你只要走出自己,你可以活得好好的,不用既痛苦了自己,又害死了别人。我不能说是被你害了,但你明明可以放我一马的,你却没有!至少,你有件好事没有做!
  “苏姐,永别了!
  “你的员工:萧可。”


  写完了两封信,我把它们装进信封,写好了收信人,封了口。然后给席未去了个电话,要他马上来拿。等我处理完这些,和席未约好了明天晚八点通话,并再三嘱托他一定要将你好好地护送上车,然后连夜匆匆上了东去的火车。

  火车在暗夜里飞快地行驶,车窗外,那些巨大的阴影,像山峰,或者本来就是山峰,它们铺天盖地地罩过来,穷凶极恶地压榨着我,使我丧失了最后的一点生的欲望。
  我不知道我这是要到哪里去,我只知道我在向东走,因为东方天边有大海。
  大海,是不是我最后的归宿?
  寻找归宿,——我到底在寻找我怎样的归宿?
  你病倒在床上,我把一切都寄托在了你的醒来,渴望,成了我灵魂不死的唯一理由。可是我哪里能够想到,你的醒来,竟会为我制造无穷的恐惧,让我的灵魂再次无枝可依。
  看到小玲子骨瘦如柴的小腿,我想我能为她尽我微薄的力气,我期望着能在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尽力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灵魂的栖息地。可是小玲子却似乎因为我的自作聪明感冒了,最后还死了!让我成了间接的凶手!
  我的灵魂还能够在哪里栖息?

  这个白天漫长得就像经历了上千年。当夜幕再次降临,我迫不及待地拨出了席未的电话。
  席未接电话了,但我却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泣!
    “席未,快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我迫切地要求。
  “萧,你怎么这么狠心?你竟然离弃我——”接电话的竟然是你!
  你在伤心地啜泣,听得我的声音,你哭得更大声了!
  “晴儿,怎么是你?”我的心像针刺一样的痛,“晴儿,你别哭,你听我说!”
  “萧,你为什么要走?你说呀,你为什么要走?”你在痛哭。
  “晴儿,原谅我,我干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我怕你再受到伤害,我只得走了。”我说着,眼泪忍不住涌流了出来。
  “萧,你伤害我什么了呀?你怕伤害我什么呀?你倒是要去哪儿啊?呜呜——”
  “晴儿,你别哭,哭坏了身体,我不在你身边,你可怎么办啊!”
  “萧,你要去哪?带上我!你不能丢下我不管,你不能!不然,我就死给你看!”你决然地痛哭着,“你为我吃了那么多的苦,我不能再让你一个人扛着了,我死也要跟你在一起!以前你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我。你那不是对我的伤害,是对我的爱护啊,我能连这点都不明白吗?萧,你没有伤害我,相反,是我伤害了你呀萧!你别离开我,你这一离开,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呀!你要我一辈子自责吗?你要我一辈子活在阴影里吗?你这样做才是真正的伤害我哇,萧!”
  “对不起呀,晴儿,我没考虑这一点。可是不这样,我怎么面对苏姐呀?”我艰难地道。
  “你为什么要面对她?”你愤愤地道,“她勾引了别人的老公,她还有理?我们是合法夫妻,她是什么?萧,只要你腰杆挺直了,没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晴儿,我拿什么去换取苏姐的谅解啊?她不可能就此罢休的!”我凄凉地道,“你以为我愿意离开你吗?我恨不能天天在你身边!可是,我还能吗?老天还会给我机会吗?”
  “能!老天给的,你到那里落脚后,马上给我来个电话,我立即赶来!你要是不给我来电话,我真的不活了!萧,谁也不能分开我们,不管她是谁!连阎王都分不开我们,何况她是人!苏姐有万贯家私,她还能放弃她的产业追你到天边?她不会的,但是我会!她一听说你跑了,扭头就回去了,但我没有!我要等你给席未打电话,我就是要告诉你,你到哪里,我就会跟到哪里,这辈子你休想摆脱我!”

  我的眼泪狂泻而下,吧嗒吧嗒地掉落在车厢里,我哽咽着说:“晴儿,等我到地头安顿好了,我一定给你打电话,一定!我什么都可以放弃,难道我能放弃你吗?晴儿,你说得对,连阎王都不能分开我们,还有谁能分开我们呢!”
  “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我也该还人家手机了。”你舒了口气说。
  “你在哪里呢?”我不安地问,“你和谁在一起呢?”
  “我和你的兰玫在一起,你放心吗?”你嗔笑道。

  我吃了一惊,你连兰玫的事都知道了,你今天肯定吃了不少苦头,一定伤透了心!
  “放心吧,萧!”你说,“我和许朵在一起呢,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到这里来,硬要陪着我,我还能有什么事吗?”
  “许朵?她,还好吧?”我吞吞吐吐地问。
  “很好,要不要和她说几句?换电话打吧,席未心疼话费了呢。”你笑道。
  “好,我马上打许朵的手机,但愿我卡上还有钱!我今天要把电话费打光——”我正说着,操,手机居然没电了!
  没电了!我冲手机里喊,可是,手机里哪还有什么反应!
  我把头伸出窗外,我想知道,前面哪里有站台,那黑黢黢的山峰背后,是不是就有明亮的灯光闪烁。
  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从飞驰的列车上下去,我要过回到我从前的生活——我找寻得如此辛苦的归宿啊,原来就是这样一种淡得能照出自己影子的生活!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