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男按摩师日记》->第三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4则
( 本章字数:2710 更新时间:2008-1-12 8:18:00 )

  X月X日
  这个星期一,班上便盛传我和兰玫配对的事,传得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我当然不会真的去杀人,但我的焦虑和烦躁,却已经达到了饱和。
  从上周一开始,你每天都发来的好消息,终于由“能走几步”,“能走十几步”,“能走几分钟”,“能走十几分钟”,“能走半个小时”……到了今天的“出院了”!
  这些个消息对我来说,虽然是一天一天地传来,一天一天地让我欣喜,但你的每一次进步无疑都是对我的强刺激!我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这么久,不就是盼着你出院这一天吗?

  听说你出院了,那些配对传说给我的烦恼一下子全都散了个干净。中午我独自去小饭馆炒了个荤菜,要了瓶老白干,好好地庆祝了一番。下午来上课时,还醉熏熏的。兰玫俨然成了我的情人,见我似乎醉了,竟然到老师那里帮我请了假,服侍我回去睡了。等我一觉醒来,还见她坐在床沿,定定地看着我。
  “醒了吗?”她见我睁开眼,便一脸温柔地道。
  “你在这里干啥?”我坐起身道,“你没去上课?”
  “下午是操作课,你不在,我和谁配对操作?”兰玫道。
  “又是配对!”我愤愤地道,“什么配对?配什么对?”
  “你别生气,大家不都是说着玩嘛!”兰玫道,“你要不高兴,我以后就不提这两个字。”
  “还以后?”我凶巴巴地道,“我们能有以后吗?”
  “萧哥,要死人呀?别这么凶嘛!”兰玫委屈地说,“玩玩嘛,当什么真!”
  玩玩?玩他娘个鸟!我不给你玩死才怪!都他娘怪自己,怎么会一时糊涂玩上这样的火!
  “你走,我现在不玩了!”我粗暴地撵着兰玫,一挥手竟然将她划拉了个趔趄。
  “干什么呀?你要死呀?你就不知道温柔点?哪有你这么用力的?”兰玫撅着嘴道。
  “去,去,去,别来烦我!”我愤愤地说,“不要以为我们有过一次,我就得永远听你的!”
  “你说什么姓萧的?”兰玫火了,她双手叉在腰上,怒气冲冲地道,“给你鼻子你上脸,你是不识抬举!你以为本小姐那么好上?白白让你上?没门!说好了,两条路,你选!”
  “切!”我不屑地道,“还两条路,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兰玫轻蔑地道,“我谁都不是,我就是我,兰玫!两条路由你选:一条,我们继续好下去,等培训结束我们一拍两散;另一条,给钱!”
  “继续好下去?没门!”我决然地道,“给钱,得看多少!”
  “好,你是要给钱的了!”兰玫冷笑道,“那就给吧,十万,不算多,也不算少!”
  “十万?”我气呼呼地道,“打劫呀?你以为你是谁呀,能卖这个价?”
  “给不给吧?”兰玫恨恨地道。
  “不给!给一百块我就给!”我冷冷地道。
  “一百块?打发按摩女吗?”兰玫瞪着眼睛道。
  “可不就是打发按摩女吗?”我讥讽道。
  “好,你等着,我叫你打发按摩女!”兰玫气呼呼地说着,一甩门就走了。
  兰玫一出去,我便呼地跳了起来,心里后悔得要死。天,我刚才都干什么了?我怎么和她吵这种架?且不说无缘无故和别人吵架不是我的个性,得罪女人也不是我的能耐呀!不行,我得把她叫转来!

  我匆匆起床赶了出去。见兰玫走得还不远,忙跑步上前,一把拉住她道:“兰玫,你别走,我刚才都说的是气话,是我一时糊涂,乱说的,你别急着走,我们先谈谈!”
  兰玫回过头来,眼里冒着火,冷冷地道:“你怕了吗?”
  “不,不是!兰玫,我刚才睡糊涂了,你别介意!我们回去好好谈谈。”我委曲地道。
  “我有事,你放开我!”兰玫怒目相向,一点不给回旋的余地。
  “兰玫,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不要这样嘛!”我小心地说。我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往在关键的时候,拿不定主意,这不,我又妥协了。
  “你答应我什么?”兰玫总算缓和了些。
  “这个,我们回去说好吗?”我拉着她的手说。

  兰玫疑惑地看着我,没有继续和我对立,跟着我进了卧室。
  “现在可以说了!”兰玫一进房间就说,“你答应我什么?给钱还是要和我继续好?”
  “兰玫,我们能不能好好说?难道就没有别的路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不行!”兰玫坚决地道,“这两条你非得答应一条,不然,我就太没面子了!我兰玫好歹也是人中之凤,班上那么多男人要来和我配对,我连正眼都没给过,我好心好意主动找你,愿意和你配对,已经丢尽了我的面子,你倒嫌弃起我来了!你什么意思呀你!”
  兰玫说着,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
  我哪见得女人哭,手忙脚乱地道:“兰玫,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你也得要我消受得起呀,我不配你这样对我好——”
  “萧哥,你知道我对你好你还嫌弃我?你这不是欺负人吗?呜呜——”兰玫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知道和她说不清楚,哀伤地道:“兰玫,你何必也这样逼我啊!”
  “我也逼你?”兰玫惊讶地道,“谁还逼你了?”
  “没有,没有!”我急忙道。

  兰玫用挂着泪水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好一阵后,她变得温柔起来:“萧哥,让我们也像丁香和席未那样吧,快快乐乐地度过这两个多月多好!想那么多做什么呀?”
    我哀叹道:“兰玫,席未没结婚,我是结过婚的。万一我老婆哪天找到中心来,你跑来一搅和,我和她还能有清净日子过吗?”
  “哼哼,自己做都做了,就别怕后患!”兰玫媚笑道。
  “兰玫,你就放我一马,权当是放了一条可怜的小狗的生路,好不好?”我可怜巴稀地道。人,将自己降格为狗,我也算走到头了。我心里想,我还活在这世上做什么呀!
  “萧哥,看你把自己说得多惨,把我说得多可恶!”兰玫道,“说一千,道一万,我反正是贴上你了,你休想摆脱我,嘻嘻!”
  “兰玫——”我几乎绝望了,“你就做点好事吧!”
  “做好事?我解除你的孤独和寂寞,还没做好事?我现在不想再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了。你可想好选哪条,别到时又反悔!我走了,你慢慢想吧。”

  兰玫甩下这话,高跟鞋敲着走廊远去了。我没有再去拦她,一仰身倒在床上叹起了气来。
  人哪,犯什么傻都是致命的呀!我哀伤地对自己说。自己明知道那是陷阱,可是偏偏要去跳,自己还以为是对苏姐的报复,这下好了!这岂止是对晴儿的侮辱,更是对自己的玩弄!你这是玩弄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前途?我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就算晴儿全好了,我能舒心地过好日子吗?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