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万界天尊》->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五章 公子如玉
( 本章字数:5019 更新时间:2019-8-9 14:50:00 )

  “二管家,李都尉,今夜之事,俺楚天铭记在心!”楚天笑着拍了拍身上略微有点皱褶的衣衫,向鏖战中的凌福、李啸鲮拱了拱手:“日后两位切记,千万不要靠近白蟒江,否则有个江心失足、坐船沉底的勾当,可怪不得咱爷们!”

  李啸鲮、凌福的心头同时一沉。

  两人手上的动作同时慢了一下,向自家下属看了过去。

  凌氏三百余悍卒围住了数十州兵、十五州兵铁甲骑兵,双方正拼了个不上不下。凌氏悍卒在人数上、装备上占了优势,但是在战斗经验和手段上却比州兵弱了一截。

  火箭上的油布团已经快烧尽了,黯淡的火光照得战场一片黑影乱晃。

  人影交错,吼声如雷。刀剑撞击在一起,长矛刺在铁甲上出刺耳的响声,大斧劈砍铁盾,沉闷的声响总伴随着骨裂声。不时有鲜血洒在地上,官道上的黄沙已经被鲜血浸透,在灯火下变成了一片诡异的紫黑色。

  州兵的战力出凌氏私兵一截,双方往来交错、相互攻守,正正拼了个平手。

  不时有州兵被凌氏悍卒击中,却往往只伤不死;而州兵白虎杀阵怒吼咆哮,在杀阵的加持下,士卒交错间白虎虚影一闪,凌氏悍卒一旦被兵器击中,或者重伤,或者倒毙,十人中只有一二人侥幸轻伤。

  双方你来我往,犹如牛皮糖一般死死缠在一起。

  谁也抽不出多余的人手对付楚天,李啸鲮和凌福也正纠缠在一团,同样空不出手。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楚天离开,李啸鲮和凌福都觉得好似大口吞了一把苍蝇,这心里面怪难受的!

  凌福怒极而笑,手中蛇骨鞭狠狠打了几个旋儿荡开了黑气弥漫的长戟,朝着密林中正在装填怒焰冲的十四条大汉厉声喝道:“不惜代价,截杀楚天!今日若是被他逃了出去,我凌氏还有脸见人么?”

  怒焰冲每一次射,筒体急升温,之后都要散热一会儿才能射第二次。

  密林中的大汉们心无旁骛的帮怒焰冲散热,然后装填了第二铁矛。刚刚准备妥当,他们正准备朝着州兵阵列中轰上一轮,凌福的命令则让他们将目标锁定了楚天!

  这原本是足以改变战场局势,让李啸鲮麾下州兵大败亏输的机会,凌福却让这些大汉将目标对准了楚天。李啸鲮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随后乐不可支的咧嘴笑了起来。

  楚天已经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白蟒江口奔去,说话间他已经走出了十几丈远。

  黑松林中火光一闪,十四条大汉遵从凌福的命令,将怒焰冲瞄准了楚天。就在他们激怒焰冲的一瞬间,一条体型堪比大牯牛的黑影突兀的从他们身后密林中冲出,尖牙利爪犹如暴雨一样突然降临。

  平日里楚天当做坐骑的老黄狼嘶吼着从密林中冲了出来,他大嘴张开,足以一口吞下两个人头的血盆大口内獠牙密布,硕大的脑袋一甩,就有三四个人头被他一口咬掉。

  蒲扇大小的狼爪上弹出了将近一尺长雪亮如刀的爪子,老黄狼‘嗷嗷’有声的挥动着硕大的爪子一通乱拍乱抓,每一击都有万斤巨力,十几个壮汉被它狼爪一拍就骨断筋裂吐血倒地,身体更被锋利的爪子撕成了碎片。

  就在老黄狼动突袭的瞬间,怒焰冲激了。

  大汉们的身体歪歪斜斜的,十四支怒焰冲没有一支对准了楚天,要么飞向了天空,要么轰在了地上,还有五支怒焰冲轰向了乱成一团的战场。

  大片血水飞溅而起,不管是凌氏私兵还是州兵全都出了怒骂声。

  五支失去准头的怒焰冲在人群中肆虐,州兵的铁甲也好,凌氏悍卒的龙鳞甲也罢,在怒焰冲的锋芒前都好似纸片一样被撕碎。数十条人影喷洒着热血重重倒地,其中八成是凌氏悍卒,只有两成是州兵战士。

  “哈哈!”李啸鲮眼看乱飞的怒焰冲打死打伤了大群凌氏悍卒,他不由得放声大笑:“凌福,这是自作孽啊!哈,还不束手投降,更待何时?”

  凌福浑身肥肉气得乱抖,他恶狠狠的盯着浑身是血的老黄狼嘶声怒骂:“该死的畜生,该死的畜生!”

  一边怒吼,凌福手中动作骤然加急,三十六节蛇骨鞭出刺耳的破空声,无数条拇指粗细的黄色气劲犹如海潮一样向四面八方涌出。‘铛铛’巨响震得人耳膜剧痛,凌福的动作骤然加快了一大截,蛇骨鞭上的力道更是变强了一倍有余。

  一道道震荡极强的力道从蛇骨鞭上涌出,无数条小小的旋风卷起了无数细小的黄色沙尘,劈头盖脸的轰向了李啸鲮。

  李啸鲮没想到凌福此刻居然还有余力,他骇然看着凌福,想不到这死胖子和他动手的时候居然一直还有所保留。措手不及的李啸鲮被打得连连后退,几个大步就被逼退到了混乱的战团中。

  凌福手中蛇骨鞭呼啸着向四周打去,就听刺耳的尖啸声不断,蛇骨鞭抽打空气出‘啪啪’脆响,弹指间七八个州兵被蛇骨鞭打中。铁甲被打成了漫天碎片,狠辣无比的蛇骨鞭打在这些州兵身上,他们的皮肤不见破损,皮肤下的筋骨血肉都被柔韧的暗劲抽得粉碎。

  被大飞的州兵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紧接着就吐出了内脏碎片,几个州兵落在地上,眼看着就不活了。

  “李啸鲮,今天你们一个个都得死在这里!”凌福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目光中闪耀着淡淡的血光:“在乢州,和我凌氏斗,你们也有这资格?”

  李啸鲮沉声长啸,他猛地提了一口气,大片黑气从他体内冲出,长戟上喷出的黑气骤然变得有水缸粗细十几丈长短,硬生生将凌福蛇骨鞭上的黄气压下去了一大截。

  长戟摩擦空气出‘嘶嘶’尖啸,李啸鲮连续十几击将凌福打得连连后退,硬生生逼着他退出了战团。

  带着一丝诡秘的笑容,李啸鲮看着凌福冷笑道:“看来,这就是你们凌氏今天投入的所有兵力了?”

  凌福心中涌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他厉声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啸鲮只是冷笑了一声,他一声长啸,两侧密林中骤然又是上百支火箭划空而来,拳头大小的油布团在火箭上熊熊燃烧,明亮的灯火瞬间照亮了整个战场。

  两侧黑松林中,好似有人突然扯去了一块厚厚的黑色帘子,整整齐齐两队合计四百名铁甲州兵列队站在密林边缘,火光中他们身上的铁甲熠熠生辉,无边的杀气涌出,州兵头顶隐隐有白雾凝聚,一头朦胧的白虎虚影逐渐出现。

  凌福惊惶的大吼了一声,蛇骨鞭向李啸鲮一阵乱抽乱打,迅向后撤出了战团,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来我这边!混蛋,你们怎么靠过来的?”

  凌福凌乱了,两侧密林中的铁甲步卒,身上整套的甲胄和兵器加起来沉重非常,密林中又满是枯枝落叶,寻常人行走都不可能不出任何声音,何况是这些身负重甲的战士?

  偏偏他没能听到任何声音,没现任何动静!

  李啸鲮冷飕飕的向凌福咧嘴一笑:“井底之蛙,你凌氏,也就只能在这乢州作威作福!听说过秘术‘帷幄’么?”

  凌福的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秘术?

  是了,当是秘术,除了秘术,什么法门能让四百铁甲战士,不出任何声音的逼近战场!

  铁甲铿锵,凌氏悍卒仓皇的向凌福靠拢。原本阵势森严的四百铁甲悍卒,此刻能够站直了自己行动的只有两百出头,剩下的六七十人完全依靠同伴搀扶才能行走。

  地上留下了百多条凌氏悍卒的尸体。

  相对应的,李啸鲮带来的州兵精锐,此刻保持完好的只剩下了三十几人,其中还包括了五名骑在战马上摇摇欲坠的铁甲骑兵。

  但是四百铁甲步卒的入场,让李啸鲮手上的兵力和战力都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二十支怒焰冲,呵呵,若是真个被你算计到了,本将免不得大败亏输。”李啸鲮狞笑望着面色惨淡的凌福:“可惜,怒焰冲不是你这么用的!嘿,用十四支怒焰冲去杀一个毛头小子?”

  楚天在一旁‘呵呵’笑着,不动声色的招呼了一声老黄狼,小步向后撤退。

  一声沉沉的咳嗽从楚天身后传来,一名身材和李啸鲮差不多高矮,却比李啸鲮更加雄壮几分的铁甲大汉带着十几名亲卫,牢牢的堵死了虎牙口官道,封死了楚天撤回白蟒江口鱼市码头的道路。

  借着火箭的幽光,楚天看清了铁甲大汉的面孔,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赵校尉,是了,你一直跟司马太守走得近。”

  铁甲大汉龇牙咧嘴的向楚天笑了笑:“楚档头,这几年,逢年过节你巴结的好,送上门的大鲜鱼老子全家上下都很是满意。奈何,你这次玩过火了,乖乖的去死罢!”

  舔了舔嘴角,乢州城州兵四大统兵校尉之一的赵校尉得意洋洋的说道:“俺可不是和太守大人走得近,俺本来就是太守大人家将出身,太守大人来乢州上任之前,俺就来替太守大人打前站哩!”

  老黄狼低沉的咆哮着,快步跑到了楚天身边,龇牙咧嘴的向赵校尉狠。

  一条长长的涎水从老黄狼的嘴角挂了下来,老黄狼浑身黄毛一根根竖起,让它的体型越显得巨大。

  楚天眯着眼,向赵校尉拱手道:“罢了,江湖人、江湖死,搅起了这次的浑水,咱也是该死。只是赵校尉成全一二,让我看着凌福死透气了,再下手如何?”

  赵校尉看了看楚天,大咧咧的点了点头:“罢了,你不动,俺不出手。等老李干翻了那死胖子,咱们再好好亲近亲近!嘿,嘿嘿,嘿嘿嘿!”

  赵校尉笑得难听,犹如夜猫子一般的笑声在密林中传出了老远。

  凌福浑身肥肉乱颤的看着身边满身鲜血的铁甲悍卒,他咬着牙指着李啸鲮狠道:“李啸鲮,你别得意,在这乢州城,司马太守说了不算哩。今夜之事,谁输谁赢,你我说了都不算!”

  李啸鲮眉头一皱,赵校尉的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他们隔着数十丈远相互打了个手势,赵校尉身边的十几个亲卫急忙窜进了两侧密林中,就听得脚步声逐渐远去。

  “谁还能来救你么?凌氏?或者,楚氏?”李啸鲮带着浓浓的忌惮之意,终于说出了他最不愿意提起的那两个字。

  乢州城外,西北方向二十几里外,紧靠着几座大山,开辟出了好大一片庄园。

  绵延五六里的庄园四周筑起了高高的围墙,这一圈儿护墙的规模可比乢山书院出了一大截,比起乢州城的城墙却也不差到哪里去。城墙上更是哨塔碉楼密布,三五步就是一个暗哨位,每隔十来步就挂着一盏气死风的琉璃灯盏,照得整个城墙一片通明。

  庄园最里面,一片小溪流水、假山花林围绕中,一栋通体用莹白如玉的十万莽荒大山特产铁玉竹制成的精舍中,一名十七八岁、面如冠玉,生得极其俊俏,周身每个毛孔都透着一股子富贵风流气息的少年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竹椅上。

  夜深了,少年身边却还环绕着七八个面容清癯、一脸精明模样的管家,四周站着二十几个身穿白衣、明眸皓齿的丫鬟,精舍外暗影中,更是有三百多号精悍异常的护卫警惕的拱卫着。

  ‘当啷当’,少年从嘴里吐出了一颗果核。

  一个丫鬟熟练而精准的用一个赤金打造的痰盂接住了果核,悄无声息的将痰盂传了出去。

  少年懒懒的伸手在丫鬟的脸颊上摸了一把,慢条斯理的说道:“那边,啥动静?”

  一个中年管家笑着凑上前了一步:“不仅是李啸鲮,连赵黑虎也出动了。凌氏那边,只出动了凌福和四百铁甲,怕是今晚上,他们要糟糕倒血霉!”

  “嚇,那岂不是好得很?”少年猛地一拍手,满脸是笑的坐直了身体,莹润的眸子里一抹诡谲幽光闪过,少年笑呵呵的说道:“凌岳黄昏前,的确是派人来打招呼,要咱家照应一二?”

  几个身穿青衫的管家齐齐点头。

  “呵,找了个好姐夫,就不把咱家放在眼里了么。”少年眯着眼,淡淡的说道:“这几年,他凌岳总顶着我楚氏表少爷的幌子在外招摇撞骗。呵,娘亲生育我时难产而死,他凌家的那女人,只是一妾的身份。”

  “妾!”少年站起身来,高高举起双手大声叫道:“玩物尔,那贱人的侄儿,怎敢就在外说他是我家的表少爷?他还想做我表哥?他也配?”

  “不去理他,一个家丁都不派,一个护卫都不派,让凌福和他家的四百铁甲死在那里好了!”少年放下双手,温文如玉的笑了起来。

  “那,凌岳那边追问的话?”刚才那管家笑着问道。

  “嗯,就说我们派出了援兵。”少年懒散的说道:“但是月黑风高,山路难行,咱家的家丁疏于操练,于山林中迷路了。没错,迷路了,就这么说!”

  少年笑得很灿烂:“我楚颉,可是他凌氏能轻松利用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