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重生女术士》->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番外五:秦扬阳齐瑜
( 本章字数:8290 更新时间:2018-1-18 15:39:00 )


  “嘭、嘭、嘭!”

  远处炮火连天,齐瑜面容冷峻的坐在办公桌后,他看了下手表,距离去执行任务还有半个小时,他现在有五分钟的个人自由时间。

  他慢慢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他常年处于关机状态的的手机,开机。

  手机开机度很快,眨眼他便看到了手机桌面上那张他跟秦扬阳的合照,照片里秦扬阳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张扬耀眼,两人的军装上还满是泥污。

  这是他们6军学院毕业考核结束后拍的,那时的他们心思很单纯,一切都很美好。

  后来……

  齐瑜点开短信箱。

  里面有十多条信息。

  多是他哥来的。

  只有三条信息是秦扬阳的。

  一条是两年前的,写【我跟小洁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说好任务一年就结束的,说好一年,不管任务怎么样都会赶回来参加我跟小洁的婚礼的。】

  小洁是部队的军医,很可爱也很厉害的女孩,他记得秦扬阳跟他说小洁答应做他女朋友时,他的笑容是多么的灿烂。

  他记得秦扬阳每次提到小洁时,眼神是多么的温柔,他也记得,一次出任务秦扬阳受重伤是小洁救的他。

  他更记得当秦扬阳说他很想跟小洁过一辈子,会找机会跟她求婚时,面上的表情是多么的甜蜜。

  小洁的父亲是部队高官,对秦扬阳很是满意,秦扬阳跟小洁也很恩爱般配。

  秦扬阳跟小洁在一起不仅能收获爱情,未来事业也定会一切顺利。

  他们在一起,他挑不出一点不好的地方。

  他只能祝福他们。

  但终究不怎么甘心,在一次庆功宴过后,那是秦扬阳准备跟小洁求婚的前夕,他喝了很多酒,借着酒疯在只有两人的浴室情不自禁的吻了秦扬阳并告诉他自己的心思。

  他记得当时秦扬阳反应过来就给了他狠狠一拳,骂道,“你特么的老子把你当兄弟,你特么却想睡老子。”

  之后半个月他都没见到秦扬阳,两人冷战,之后他找到他跟他道歉,说他喝多了,把他当成了他姐,反正他一直以为他对秦双双有意思的,结果那傻子信了。

  两人和好,却再不能如初。

  再后来,秦扬阳告诉他,他跟小洁求婚成功,一年后结婚。

  他笑着说恭喜,心却在滴血。

  两个月后,他接了出战乱国维和的任务,原本他们那一队的任务支援一场战斗为期一年,他们按时完成任务,很多人都回去了,但战乱国依旧战乱,大的维和任务尚未完成,他向上级申请留下。

  这一留就又留了两年多,错过了他最好的兄弟的婚礼。

  他这人向来言而有信,尤其是答应秦扬阳的事从来都会做到,但这次他却食言了,他真的做不到,微笑的看着他跟别的女人结婚。

  他怕他去了会大闹婚礼现场,会把新郎抢了。

  所以,他只能借任务远远的躲在国外,在秦扬阳婚礼那天,去执行任务,让枪林弹雨忘却情感的伤痛。

  这就到了秦扬阳给他的第二条短信,距离前一条短信距离不过七天,【今天是我跟小洁的婚礼,你果然没有回来。】

  这条信息过来时,他就看到了,当时他回了,【抱歉,任务重,恭喜你,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礼物跟礼金我已经交代我哥了。】

  接着秦扬阳没再回信息,也没打电话,而接着他去出任务,关机。

  原本他们从部队出来出任务是不允许带私人手机的,但这次他们出任务的战乱国特殊,便被允许带着私人手机,但这里基本没信号,而且上战场的时候也不允许带着。

  之后,就是秦扬阳的第三条信息,是两个月前,【一年的任务你拖延了三年,我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准备回来吗?】

  齐瑜重重呼出一口气,将手机关机锁上抽屉,起身,往办公室外走,他得去做战前最后的准备了。

  这次的任务是三年来最重最危险的一次,他没有把握能完成。

  完成了,他们就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跟荣誉,彻底完成在这个战乱国的任务。

  没完成,那就血洒战场,成就军人最后的光荣。

  时间到,齐瑜带着部队跟盟军一起上了战场。

  与此同时,一辆有着华夏标志的军机正急往战乱国飞来。

  就在飞机接近战乱国时,机舱内的气氛变得很凝重,所有人表情十分肃穆。

  因为就在五分钟前,他们收到消息战场战况惨烈,援军受到大规模袭击,伤亡惨重,华夏通讯站失联。

  战乱国迎来最后的大战,向华夏请求了支援,华夏思量再三才应下又派出了一支队伍增援,毕竟现代社会跟旧时不同,派兵增援去国外战斗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影响。

  加派人员前往出的度慢了些,再加上大战爆比原本预计的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增援部队根本没法及时赶到。

  “队长,联系上x通讯站了。”满是先进仪器的机舱内,一名士兵向旁边冷峻僵坐的青年汇报,

  青年有着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孔,模样非常好看,他就是这支增援部队的领队秦扬阳。

  长大后的秦扬阳五官长开依旧精致,褪去稚气的精致脸庞,经过军校跟战场的历练,带着一种冷萧的锋芒,身上的张扬也敛化成了冷酷的沉稳。

  若说以前的秦扬阳是一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牛犊,傲娇张扬。那现在的秦扬阳就是一只更加傲娇张扬的雄狮,但同时他也学会了内敛。

  “情况怎么样?”秦扬阳忙问。

  “现在只能确定他们的位置,没法通讯。”

  “嗯,再试。”秦扬阳轻轻呼出一口气,垂下眼。

  齐瑜,你不回国,那就我来找你,如果你敢让老子找不到,老子这辈子跟你没完。

  回忆的思绪落到半年前。

  “扬阳,我们离婚吧!”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他的妻子小洁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放到了他面前。

  “这两年,谢谢你。”

  “我是不婚主义者,但我爸妈硬要我结婚,我选择接受了你,我对不起你。”

  “我是喜欢你的,但我更喜欢我自己,更热爱我的事业,更向往一个人的自由自在,我不是适合婚姻的女人。”

  “而你也好好想想,你对齐瑜是怎样的感情,你跟他在一起一辈子会不会比我跟我在一起更开心。”

  “你们在一起那么久,只是友情吗?没有爱情吗?扬阳你是一个很好的老公,但齐瑜更适合你,也更需要你。我想你最需要的其实也是他。”

  “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时候在训练场,你跟他在一起,笑得阳光灿烂,可是现在,扬阳,你想一下,咱们结婚这么久,你笑过吗?”

  “没错,你笑过,但再不是那么肆意的笑,我都看在眼里,扬阳你该是一个肆意的人,如今却没了肆意,这是你要的人生吗?”

  “人的一辈子说长也长,但其实很短,人该为自己而活,该努力不让自己的人生留有遗憾,别等一切都晚了再来后悔,没用的。”

  他听小洁说了很多,他对她的话没法反驳,他平静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或许是早就察觉小洁有离婚的苗头,或许是这段婚姻跟他想象中的并不一样,也或许这段婚姻他并不那么的在意。

  所以,离婚了,小洁松了一口气,他也松了一口气,惆怅有一些,却并不怎么难过。

  起码,没有结婚时见齐瑜没来时那么心痛。

  离婚后,他仔细想了想,他跟齐瑜认识多少年了?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

  整整十年了!

  从认识后,他跟齐瑜就一直在一起,高中、大学再到进部队,十八岁到二十五岁那么多个日夜他们一直在一起,一转眼就能看到那个人。

  他不知道别人的友情,别人的爱情是怎么样的。

  他也分不清他跟齐瑜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但在他离开后,他现了,一转头看不到那个人会不习惯。

  习惯,真的太可怕了。

  本来这次增援任务不是派他来的,但他去争取了。

  本来嘛,他跟齐瑜是最好的搭档,他们以前出任务几乎都是一起的,没有他这个最佳搭档一起的任务,齐瑜能行吗?

  “齐瑜,你一定要等着我来!”秦扬阳闭上眼,咬紧牙关攥紧了拳头。

  他想起,领导在他们出任务时一再交代的,他们此次的任务最重要的目的不是战斗,而是救援,及时将战场上的队友救回来。

  可以想像,此次大战的惨烈。

  军机顺利往战乱国飞去,机内联络台跟战场那边华夏通讯台一直处于一种断断续续的联系状态,情况非常不乐观。

  军机抵达战乱国之后,秦扬阳他们跟本地军接洽过后立马奔赴战场,而当他们赶到战场时,战斗已经结束。

  战乱国军方跟国际联盟军正在清理战场,抬着伤亡的士兵从战场上下来。

  一眼望去,不见华夏军的身影,秦扬阳他们立即根据华夏通讯台的位置找过去,现了三名战友。

  三名战友不同程度受伤,按他们说的,其他人都到战场深处救援战友去了。

  秦扬阳带着人一路往里,在血腥硝烟的战场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遇到了华夏维和队,可是一群人中却不见齐瑜的身影。

  “你们队长呢?”秦扬阳严肃问。

  满身血污伤痕的队员们垂下了眼,沉默了下副队长艰难道:“报告秦队长,我们队长失踪了。”

  “失踪了?”

  “我们在我们那一边战区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他。”

  “没找到?战斗中生了什么?”

  “队长跟几个选出的盟军精英深入内部战场,接着失去了联系。”

  “盟军精英的情况呢?”

  “都……牺牲了。”

  牺牲……

  秦扬阳脸色骤变,意思就是,齐瑜也凶多吉少了?

  所有人不敢看秦扬阳的表情,他们都知道洋(阳)芋(瑜)这对王牌拍档的关系有多好。

  “你们先回去,一小队二小队协助,三小队四小队五小队跟我去找人。”秦扬阳很快收拾好情绪立即做出指令。

  虽然战斗结束,但深入战区越深入越危险,这次大战战乱军与盟军赢得了胜利,但反军组织尚未消灭完毕。

  越深入到战区,就越靠近反军组织。

  秦扬阳带着人悄悄潜入找人,他手里握着一张符,那是他出前秦双双给他的,说是可以在他需要的时候帮助他。

  他握着符,仿佛冥冥之中受到了一种牵引,他跟着感觉,一直深入战区,从天黑到天亮,再到天色渐晚。

  在希望与绝望之中前行寻找,直到感觉消失,他在一堆废墟中终于找到了重伤昏迷,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的齐瑜。

  ——————

  齐瑜以为自己死定了,但他没想到自己还有睁开眼睛看到光明的一天,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竟然是秦扬阳。

  他有片刻的恍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秦扬阳出声,“紫毛,你醒了,你是不是醒了?医生,医生,逸哥快来,齐瑜醒了。”

  接着他看到了宋逸还看到了他哥。

  这让齐瑜有一种自己是在做梦的感觉。

  好久,直到宋逸检查完他的身体,他才艰难的开口,“你们……怎么都到战乱国来了,多危险啊~”

  “什么战乱国?这里是华夏,你已经昏迷了三个月。”宋逸道。

  “小瑜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齐洛喜极而泣。

  “我没死啊!”齐瑜嘶哑着声笑了笑。而且还回国了,在和平的华夏真好,他爱和平。

  “呸呸呸~说什么死不死的?”齐洛嗔他。

  宋逸道,“你还得感谢扬阳,要不是他及时在战场上找到你,把你救了回来,恐怕你真就要埋骨他乡了。”

  “扬阳……”齐瑜一愣,心中一痛,看向此时站在最远处的秦扬阳。

  两人目光相触,久久对望,融化了千言万语。

  齐瑜的外伤已基本痊愈,醒来之后一天天恢复便很快,但他腿伤非常严重,右腿差点废掉,未免留下后遗症,还需要非常精细的治疗休养。

  他这一疗养就又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很多人来探望他,但他最想见到却又最怕见到的秦扬阳,除了他醒来那天外,之后的日子都没有来过。

  询问其他人得知,秦扬阳忙。

  其实他知道忙不过是一个借口,他只是不想见他,而他……或许见比不见要好吧!

  就这样,又是半个月过去,齐瑜身上的伤彻底痊愈,而腿伤也好了七七八八。

  这一晚,他刚睡下,就听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他悄悄看去,就着天光现来人是秦扬阳。

  心一下加快了度,他假装睡着,想看秦扬阳这个时候悄悄来干什么。

  终于秦扬阳走到了床边,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冷冷出声,“别装了,既然醒了再装睡有什么意思?你这么不想面对我吗?”

  “不是。”齐瑜一下睁开眼睛。

  两人在并不算太黑暗的环境中对视,两个最熟悉的人,一时却相顾无言。

  秦扬阳在病床边的椅子坐下,侧对着齐瑜,沉默片刻道:“我跟小洁离婚了。”

  齐瑜一惊,这些日子都没人跟他说起这个事,他担忧的看着秦扬阳,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他向来不会安慰人,而且听到他离婚他甚至有开心的感觉,在这样的情绪下,他更没法出言安慰。

  秦扬阳看他一眼,微微笑了下,“到现在已经是九个月前的事了。”

  “你……”齐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没事。”秦扬阳抢断他的话,“你不需要安慰我,而且我跟她……”

  接着秦扬阳跟齐瑜说了他跟小洁离婚的情况。

  最后道,“沈师长没有怪我们,她家里其他人也没说什么,我们现在还是朋友。只是不怎么联系。”

  听完秦扬阳的话齐瑜松了一口气,“那你们的孩子呢?”

  “孩子?什么孩子?”秦扬阳迷惑反问。

  “你在短信里不是跟我说,孩子都要会打酱油了吗?”

  “哥,那只是一种时间长久的比喻方式,你还当真了?”

  齐瑜:“……”

  “小洁怎么可能会跟我生孩子呢?”秦扬阳感叹。

  “……”齐瑜,“挺可惜啊!”

  “你什么意思?”秦扬阳终于将一直侧着的脸转向了他,怒瞪他,“说话就好好说话,阴阳怪气的干嘛?”

  齐瑜:“……”

  “我刚刚的语气就是正常的感叹,替你惋惜。”

  “你惋惜?你现在心里正偷着乐吧?”

  “我……”齐瑜忍不住笑出声,“我偷着乐什么?”

  “你已经不是偷着乐了,你刚刚已经明着乐了。”

  已经成为军官的沉稳的讲道理的秦扬阳,只有在齐瑜面前仍旧得理不饶人。

  “我……”齐瑜简直不知该说什么的好,“行吧,我乐了。”

  “你乐什么?”秦扬阳昂着精致的小下巴一脸傲娇。

  “你说我乐什么?”齐瑜反问。

  “有话就直说,少来这套拐弯抹角的。”

  齐瑜失笑,“你心里明明清楚还问,咱们到底是谁拐弯抹角了。”

  “你……嘴巴越来越厉害了!”秦扬阳气得直接跳到床上,压着齐瑜,恶狠狠威胁,“说,你乐什么?今天我非得到你亲口说不可。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我乐你离婚了,乐你跟小洁离婚了还没有孩子的羁绊,乐你恢复了单身。”齐瑜终于老实回答。

  “你以为老子单身了,你就有机会了?”秦扬阳傲娇反问。

  齐瑜扬起笑,笑得柔情四溢,“我没机会吗?”

  秦扬阳心“怦怦”加跳了跳,忽然又有些想哭,他好久没看到齐瑜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他了,莫名的委屈袭上心头,他便红了眼眶,接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齐瑜一愣,立即慌乱的抬手给他擦眼泪,万分心疼,“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别哭,你别哭呀!”

  秦扬阳的眼泪一决堤就停不下来,他明明训练苦到爆也没哭,受重伤快死了也没哭,偏偏在齐瑜温柔的眼神下泪流不止。

  他对他的温柔,以前他都是理所当然的受着,以为齐瑜就是这样,对谁都一样,却不知这是专属,专属于他的,而一旦他跟他关系不在,这个专属他也将会失去。

  这一刻,他深切的认识到,这辈子,他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从他们在酒吧打架遇到,就注定了这辈子的纠缠不休。

  当从战场上将他抬下,看着他几度停止呼吸,那种窒息的痛,让他知道,他不能离开这个男人。

  没有他在,这个男人就会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得一起战斗,一起生活。

  这些日子他已经想得很清楚,这半个月,他有去利坚国参加秦月月的婚礼,秦月月嫁给了一个利坚国人,以后就会定居在利坚国,两人是同学很恩爱,那姐夫他看着放心。

  他是跟秦双双一起去参加秦月月婚礼的,借此机会,他将他的决定告诉了两位姐姐,她们跟新姐夫都表示支持他。

  从利坚国喝了喜酒回来,他便去探了秦有茗跟刘艳玫的监。

  这些年,两人表现好,已经从无期徒刑减到了十三年的有期,而这么多年过去,两人也终于愿意见他。

  只是他没有勇气跟他们说他要跟齐瑜过一辈子的事,只是告诉他们,他离婚了,以后都不打算结婚跟战友一起过,告诉他们他给他们存了钱,足够他们出来后锦衣玉食的养老。

  也许是这些年在监狱里磨掉了锐气,他们不再干涉秦扬阳的决定,只要他觉得好就好。

  齐渝慌乱的给秦扬阳抹眼泪,被他哭得也湿了眼眶,就在他差点也跟流泪时,秦扬阳忽然捧着他的脸重重吻上了他的唇。

  边吻着他还边含糊不清的说,“以后只能咱俩凑合着过一辈子了。你上次的借口那么拙劣,当我是傻子吗?”

  齐瑜浑身一僵过后被他撩得心头火旺旺,他知道他说的是上次他在浴室借酒疯吻了他还表白,结果后来解释说把他当他姐的事。

  这借口也确实拙劣!

  齐瑜一个用力,翻身,将秦扬阳压在身下,动|情的看着他,“好,以后咱俩过一辈子,你不准反悔,你要敢反悔,我也会把你硬绑在身边。”

  就这样,经过三年的拉锯,两人终于和好如初。

  正式在一起。

  只是两人都是军官的身份,关系自然不能公开,更不能像齐洛跟宋逸那样去国外领证。

  但这种地下的感情,也有一种别样的刺激,两人都觉得挺好。

  他们就以战友以搭档的身份,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一起放假,一起生活,直到后来,一起退休。

  感情的形式有很多种,这样,两人也同样甜蜜幸福。

  跟秦扬阳在一起后。

  齐瑜也终于明白,当初他哥中咒时,为何做为新世界的青年,他却下意识的相信秦双双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的话。

  那种对她没有根据的信任,以及对她没有根据的亲近,都是因为……秦扬阳!

  ——————秦扬阳齐瑜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