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玫瑰胴体》->第五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四章(结局)
( 本章字数:3389 更新时间:2008-1-12 6:33:00 )

  下午,林雪茵要回省城的家中。这一次,羊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眼睛看着她。他的眼睛里满是哀求的神色,那是一个男人在极端苦痛里的无泪的哭泣。
  林雪茵的心痛起来,她摸摸情人的脸,抑住泪水,笑了一下,说:“我很快回来。”
  羊革点点头,别过脸去,听着林雪茵的脚步声走开了,消失了。
  林雪茵艰难地迈着步子,她这一次回到丈夫的身边,会发生些什么呢?她会向吴明然指出这婚姻的失败,并说明她的选择吗?

  林雪茵到了省城,先给吴明然打了一个电话,只说:“我等你回家吃饭。”
  她在菜市场买了菜,回到冷清的小别墅里。这幢豪华的房子里弥漫着悲凉的气息,林雪茵说不清自己是留恋,还是感伤。
  她把家俱擦干净了,把屋子收拾得很整洁,在这样做时,伤感的情绪更浓了。
  这不是留恋的伤感情绪,而是人们在告别一种习惯了的生活时所产生的复杂情绪。人是一种乐于怀旧的动物。
  收拾完了屋子,离吴明然下班的时间还早。林雪茵在客厅里坐下来,这个时候,她沉静了,与其漫无头绪的思索,倒不如静观其变的好。
  也许这幢房子本来就是空空荡荡的,它从来不是一个家的象征。不但是她,就连吴明然也没有把这儿当作家。在两年多的婚姻里,两个人都在各自的天地里过着互不相干的生活。如果说吴明然曾经在刚结婚的时间里表示出一种对维系家庭的热情的话,那也不是因为他对此抱有什么诚意,他那么做仅仅是为了证明他是一个丈夫,而他的妻子——如果羊子的话正确的话——就是十年前那个让他求之不得,而现在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的女人!
  是的,这房子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在这里,她是不存在的,她只是一个标志,一个男人自尊心的标志!
  现在,她要回到自我,做一个女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妻子了!

  林雪茵进了厨房,厨房陌生得令她一时无法下手。他们上一次用这个厨房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虽然有些生疏,但林雪茵还是很成功地做好了晚餐,可以说是一顿丰盛的晚餐。这使离别的意味更浓了,关键是,等一会她将从哪儿开始?
  等吴明然刹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时,林雪茵已在客厅里摆好了一顿宴席。
  “你请客呀?”吴明然吃惊地问。他没有过来拥抱一下多日不见的妻子,甚至没有发现林雪茵穿上了那条超短裙——这条裙子是个很不错的道具,如果要说开始的话,那么从这条裙子就算是开始了吧?

  吴明然的话让林雪茵感到苦涩,他对她的归来的平淡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迟钝,让林雪茵心头有些犹豫了。
  他是多么可怜啊!他连自己的妻子正要离他而去都没有觉察,而仍旧以为这是一个由好妻子提供的美好夜晚的开始。
  “你回来了。”林雪茵低下头,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感情,走过去帮他拿外套和提包。
  “爸、妈还好吗?”吴明然松开领带,敷衍地问了一句。
  这种平常的问候更加刺痛了林雪茵的心。他仍旧在扮演着丈夫和别人家女婿的角色,但这些已经结束了呀!
  不过,羊子不是说过?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吴明然所染指的女人,那么在他那装出来的平静外表下面,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欢迎她的回来?也不会为失去她而感到悲痛呢?

  “我们吃饭吧,你肯定饿了。”林雪茵像个贤淑的妻子那样坐在桌前为男人倒了一杯酒,也为自己倒了一些。
  “你今晚怎么有雅兴喝酒了?”吴明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对桌上的菜肴没有什么兴趣。林雪茵端起杯子,没有说话,默默地把酒喝完。她拿起酒瓶,重新在两只杯子里倒上酒。
  “学校要开学了吧?”吴明然把第二杯酒倒进嘴里,他什么时候变得像个酒鬼了?
  “快了。不过,我不打算教书了。”林雪茵从酒杯上方看着吴明然,希望他能听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
  但是,吴明然显然误解了她的意思:
  “想通了?怎么一下子想通了?”
  “不是。”
  “我知道,”吴明然抓起酒瓶,把怀子倒满了,“他们也这么劝你了,是不是?我早就说过,夫妻嘛,干嘛非得分开过?我又不是养不活你。”
  吴明然得意的神色让人反感。
  “你的事情解决了吧?”林雪茵只好换了个话题。
  “我什么事情?”吴明然似乎忘了他生意上的失利。
  “你那项工程呀!”林雪茵提醒说。
  “你说那个呀,”吴明然不以为然地说,“我早就把它转让给别人了!”
  “什么?”林雪茵惊叫起来,“那笔钱又是怎么回事?你放弃了那项工程,为什么还说需要钱?”
  “那些钱不够!”吴明然说得有些轻松,但语气已经不耐烦了。
  “不够?那钱呢?钱怎么办?那可是我跟别人好说歹说借来的!”
  “我知道!”吴明然把酒杯从嘴边拿开,“我会还的”
  “你明知道它不够,干嘛还要白浪费钱?你……简直是疯了!”林雪茵有些急了。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够?看你那样子,是怕我不还了是不是?你跟谁借的钱?哎?吴明然眼睛发红,盯住林雪茵。
  “不管谁的钱!总得向人家有个交待呀,你这算什么?你把它转让给别人了,那转让费呢?”
  “还银行了!”
  “你——”林雪茵气结了,吴明然在他花天酒地的隐秘生活中,大概早已成了负债累累的穷光蛋了。但他一直在骗她,以至于她还以为有了自己的帮助,他会战胜挫折,再次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呢。
  这一切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是什么时候堕落成一个无赖嘴脸的人了?在她尚不知情的背后,他还有什么在隐瞒着她?

  愤怒慢慢平息下去,她没有必要为他而感到遗憾或震惊了!她这次回来,她在这顿晚餐上不是有一个可以使这一切从此与已无关的决定吗?
  但是,借陈文杰那笔钱怎么办?
  “你不是为了回来和我吵架的吧?”吴明然点上烟,“钱,我会还的,你不用担心。至于你从哪儿借来的钱,你不说也罢,反正我早就知道了。”
  他仍旧在卑鄙地监视她,这种监视已经超出了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关切所应有的限度,他是变态的!
  “你知道也好,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停!”吴明然举起手掌,在空气中向下一辟,这个动作让他很满意。他把烟雾喷出来,说,“你过来!”

  林雪茵看看吴明然,他表面上很平静,但却掩饰不住眼睛里流露出的那种野兽般的凶光。但她没有感到恐惧,在这一刻,她是坚定的、刚强的、正义的、充满力量的!
  “干什么?”
  “你过来!”
  林雪茵走过去,站在吴明然的面前。她的两条丰腴美丽的腿在灯光下更加迷人,男人咽了口唾液。
  “坐下!”
  林雪茵挨着他坐下来,他的手马上放在了她的腿上,并伸进裙子里,令人恶心地抚摸起来。
  她没有避开,也没有反抗,她是无意识的,她的肉体是死的。
  如果他要她,她不会拒绝;就像这顿晚餐一样,过了这一夜,它们都将被遗忘掉!
  他的手抓住了她的内裤,她没有反抗,也没有配合。内裤被扯烂了,绷紧的弹力带发出的清脆的断裂声。

  吴明然兴奋起来。他这样突兀的冲动没有柔情,就如一条狗那样,只是因为生理的需要就一下子迸发了!
  他的手触到了林雪茵身体的中心,但那儿静如止水,毫无反应。
  吴明然不甘心地继续手指的动作,另一只手来解林雪茵上衣的扣子。
  林雪茵麻木的状态让他受了侮辱,终于一把扯开了林雪茵的上衣。
  她的受了惊吓的双乳抖索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吴明然抓住它们,用力挤捏着,弄痛了她,但林雪茵仍旧没有反应。
  吴明然把她从凳子上拉起来,离开餐桌,放在沙发上。林雪茵安静地躺下去,等待着。
  但吴明然突然停下了,他站在那里,睁大了眼睛看着林雪茵的腹部,再凑近了些看,猛地大吼一声:“这是什么?!”
  在那儿,在她光滑洁白的小腹上,写着羊革用炭笔写下的:这是我的!
  不需要再解释什么了!这是最好的说明,这是整个婚姻的构架崩塌的最完美的注释:这是我的!你已经失去了它!
  ……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