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道争锋》->第八卷 银河洗剑天上仙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寄躯凡胎隐宝身
( 本章字数:3550 更新时间:2018-1-16 18:24:00 )

  月氏窃国,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天下翻沸。

  当年玉部落击败诸部,继而率众夺回穹山昭原,仗此功绩,方才得位人主,月氏无功无德,更无声望,夺位篡权,自是人心难平,于是四方之地,多有人道部落起兵反月。

  月氏自不肯把窃据到手的神器拱手让出,因谋划大事已久,其等反应也是迅速,趁着诸部落未曾合流串联,迅速发兵平叛。并仗着族内巫祭众多,很快将最早发声的部族先后被攻灭,原本几个蠢蠢欲动的部族也没了声息,看去形势一片大好,情形如果照此下去,倒真有可能让其得逞。

  可在此时,转机却是出现了。

  月氏大军在攻灭一个大部落后,因嫌缴获不够,又转兵去围剿一个唤作玟的小部族。

  本来以为是大军一至,必然可以将之夷平,可在激战之时,却有四五个修道人自天中显身,并施展各种神通道术,随军巫祭对上此辈,可谓毫无还手之力,这支大军也是因此被杀得大败。

  自从修道人纷纷下界后,诸部落也是供奉有不少,主要是方便请教长生之术,至于用到战阵中,因有众神凌驾头顶之上,谁也不敢兴此念头,可是经此一役,诸部这才发现,这些修道人出手时,竟无有一个神明出面阻拦!

  这也是自然的,此事说穿可乃是人道诸部内争,王朝兴衰更替也实属平常,只要不涉及妖物异类戕害凡名,诸神自是不屑于多管。

  而在闻知此事之后,本来已经怯于月氏势力,畏惧退避的部落又纷纷重举兵戈,同时效仿玟部落,请得修道人来军中坐镇。

  月氏也不会甘心坐以待毙,利用修道外物,同样延揽到不少修士。

  可是这样一来,诸部之争却是演变为了修道人内争。

  可修道人多半只是为了获取外药而来,彼此之间也非生死仇敌,当然不会为了凡人打生打死,战阵之上遇到,也只是客气招呼,修为底下者主动退让,若是彼此功行相近,则互叙辈位师长,至多小小切磋一下,少有真正拼杀的,而且他们很乐意战局拖延,因为这样他们可以从诸部手中得到更多。

  诸部落很快发现,这般斗战完全是将胜负决定权交给修道人,这并不符合他们本来期望,可实际又离不开其等,也是发愁不已。

  正在战局胶着之时,月氏却是率先打破了僵局。

  月王得异人献策,招募凶怪妖魔为己用,那些这些异类凶怪多是昆始土著,有些不过是听了一些根本经文才得以化形,方脱禽兽之属,自不会来讲什么规矩,每回大战,都是对修道人痛下杀手,月氏一时在战阵之上节节胜利,

  可其并未发现,如此做实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韪,自绝于人道,便是原来一些坐观不动的部族见其竟与妖魔异类为伍,也是怒而兴兵,使得局势也是愈演愈烈。

  昆始洲陆上风起云涌,张衍等人却是于四大天中坐观不动。

  在四人一同推算之下,知此回得缘人大多已是现身。

  眼下最简单的就是等待,在待得数十载后,若是没有较大变数,那么这些人大部分自然老死,那么从余下之人中找寻元玉,也就容易许多了。

  可这里也不是没有变数,有少许有缘人却是被异类收入了门下,从这里来看,元玉亦有可能落在此辈身上。

  这却是无法避免之事,因为妖魔也是搅动因果的一方势力,其自也有机缘取到此物。

  旦易等人知道,因先天妖魔正身无法入得昆始洲陆,若是他们派遣人手强夺,此辈必然不是对手,可需顾虑的是,外扰若是太过,则元玉未必会那般顺利的现世,甚至这一劫过去都不出现亦是有可能的。

  譬如此前岑骁收徒,也是等弟子上山自拜,并没有主动去开口,这就是担心干涉太过,导致元玉不显,故是在结果出现之前,只能是坐观不动。

  旦易再是算有一算,叹道:“人道诸部不过数千万丁口,所占疆域也是不大,下来五十年当可见得分晓了。短短数十载时日,可谓晃眼即过,可我等却不得不考虑,假设那元玉被妖魔得去,那又该如何做。”

  傅青名道:“若是单单落在那些妖魔手里,实则还有余地,此辈受得约议所限,若要将战亡之辈接引回来,则必须出面剿杀域外天魔,可其等背后有那太一金珠,这势必被其取去。”

  乙道人冷声道:“那宁可出手劫夺,哪怕因此使得元玉无法入世,也不能令此僚得手!

  旦易却道:“不可!元玉入世,涉及许多我等也难以知之的玄妙,便是以往那些先贤,也小心谨慎,不敢妄自施为,我辈也当谨慎才是。再则,此举等若是与太一道人撕破脸皮,其若引得妖魔之辈及无情道众一同围攻我辈,那我等却是无法抵挡。”

  傅青名和乙道人也是默然,只要无有制束此辈之法,任何谋划也无从谈起,因为此辈站在哪一边,哪一边就是必胜之局,只从这便看来,假设没有落在他们这边,那么多半会被这一位截夺而去。

  乙道人皱眉道:“现如今可能克制此僚的,唯有另一件先天至宝,可自此宝自入世后,却不知躲到了哪里,始终不得下落,如之奈何?”

  张衍这时开口道:“关于这件至宝,贫道这里却是有些眉目了。”

  旦易精神振起,道:“哦?道友莫非已是找到这件宝物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目前尚还不能完全断定,贫道会尽量一试,不过就算寻到此宝,其也未必能听我驱用,是以亦需得做好不成准备。”

  说到这里,他提醒道:“若真是到了那一步,其实我辈未必一定要将太一击败,只要能将之拖住片刻,域外天魔何无情道众又岂会安坐不动?“

  旦易三人听得此言,都是若有所思,虽此举真正做起来仍是困难重重,也可不失为一个办法。

  大凌山,柎部。

  智氏结束每日讲经,待与一众学生别过后,就自枝道之上行下,往居处回返,这一路之上,时不时有老者向他躬身行礼,

  他如今已是百多岁了,可是容颜依旧是原来模样。

  他自言早年曾吃过一枚丹果,这才得以如此。

  这事情虽有些奇异,但部族中人也能接受,智氏能在梦中得仙人授道,得来一些好处也是可能,况且智氏寿长,对他们也是不无好处。

  智氏转过一个拐角,正见下方平原之上,那开垦出来的良田沃土笼罩在一片晚霞之中,显得瑰丽非常,部族子民扶老携幼,脸上都是幸福满足之色,他目中露出复杂神色,心下忖道:“不想在此一居便是百年,近来心中不安日多,虽是不舍,可该是离开此地了。”

  回到居处后,他正要推门,却有一人走到近前,向他递上了一封书柬,“我家主上邀智师前去赴宴。”

  智氏接了过来,笑道:“原来是应神君相邀,请回复贵上,智自会按时赴约。”

  应曦身为神祇,凡人之中也只他与君无启能够望见她,故是常来寻二人前去做客,他想及彼此相识一场,离去之前,也该打个招呼。

  那人恭敬退去。

  智氏回去熏香沐浴,等到酉时,便唿哨一声,来至枝头之上,一头神骏大鸟飞来,他跨坐其上,不多时,就到了守御神庙之前,他落身下来,便走上台阶、

  因是彼此十分熟悉,故是守卒非但不问,还替他打开了殿门。

  智氏到了里间,未曾见得应曦,却是见客位之上端坐着一名面色青白的少年,他一怔,随即笑了笑,道:“原来应神君还请了仙师作客。”

  张蝉笑道:“我可非是来此作客,而是来此向尊驾送得一封书信,”说着拿出一封符书,双手一捧,递了过去,“此是我家老爷手书。”

  智氏神情微不可察的一变,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拿了过来,可书信一入手,忽然感觉周围一切都是停顿下来,仿佛万事万物都是凝止不动。

  再一抬头,却见一个玄袍道人立在哪里。

  智氏神情终是一变,失声道:“玄元道尊?”旋即他自知失言,默然片刻,长叹一声,拱手一拜,“道尊是何时识破在下的?”

  张衍微笑言道:“道友在尘世之中打转,则必然牵扯因果,早年有事因种下,而后终会有落果出现,贫道不过先人一步得见罢了。”

  智氏长叹一声,他当年入世之后,仗着先天神通,存于这具躯壳之中,是以之前谁也不曾发现破绽,连君无启也只是怀疑,没有办法认定,可没想最后还漏了行迹,他沮丧道:“道尊既来寻我,想来无法脱身了。”

  张衍摇头一笑,道:“道友多虑了,你眼下气机尚未凝实,还远不是太一金珠之敌,何况你若心中不愿,我也无法勉强于你。”

  智氏一愣,道:“那不知道尊既不为此,又是为何而来?”

  张衍语意深长道:“正如贫道方才所言,道友行走于世,终有蛛丝马迹,而我既能寻到你,那他人亦可寻到,只我辈寻得道友还好,若是他人,或是太一金珠,那却未必会善待道友。”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