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侠狐义鬼》->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五十章成定数侠狐义鬼小结局
( 本章字数:13873 更新时间:2008-1-12 5:54:00 )

  

  夕阳西下水东流,绿树红花蝶难留。

  人间总有相思苦,苍天有情命中求。

  都说黄泉埋忠骨,又道来生伴君游。

  谁能说得前生事,地下皇灵后人修。

  暑去寒来春复秋,冬夏交替万古有。

  斩断莲藕丝还在,人世仙班存哀愁。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天赐在山涧之中,正同群鬼激战,眼看节节胜利,万万想不到自己最亲爱的妹妹现了原形。他这里真是肝肠寸断,悲痛万分。焦急之余,他抬眼看见爷爷,心想,爷爷的道法及高,几个妹妹的命,应该没什么问题。可他看见爷爷后,心里可就凉了。他看到,爷爷和精娘,二人全坐在地上,两眼紧闭,双手合在胸前,也好象忍受着巨大的折磨。李玉母子,立在他们两边,见他们那个样子,似乎是在保护着他们。

  天赐此时方感到,这回真正的“求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天赐喊着妹妹们的名字,扑到了她们的近前。天赐虽然面目全非,此时一着急,声音却改过来了。那狐狸和那条蛇,用吃惊的眼神看了一眼天赐,猛的向天赐怀里扑来。她们此时都不会说话,但那样子,天赐是懂得的。天赐知道,她们听出了自己的声音。他急忙伸出两手,将两个妹妹搂在怀里,好象说话也要耽误时间,再也没有说话。那只梅花鹿,吃吃地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低下头去。

  就在此时,天赐突然听到,头上呼隆隆、哗啦啦山崩地裂似的响了起来。天赐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慧娟张嘴咬住了他的衣角,拼命的将他向旁边的一条石缝边拖去。旁边的嫣青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她那巨大的身体,卷起他们二人,就向那条石缝中塞去。由于石缝很窄,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外边。天赐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大声喊道,“露露,快躲起来。”他看到,那露露身体还异常灵活,“嗖”的一声,窜到了一块巨石后面。

  怎么了,原来,那鬼谋士念动鬼诌,知道山涧里的精灵们已经着了他的道,就将情况告诉了张三。那张三早已等的不耐烦,接到信息,一声令下,两千多名小鬼一起动手,发动鬼功,就见千万根滚木、千万块巨石,铺天盖地,一起向这条小小的山涧砸下。那气势,如同我们现在修建“长江三峡”水库大坝,拦江、江水就要合拢时,向江中投掷石料一样。不,甚至比我们更厉害,那石块和滚木,密集如雨,在那瞬间,山涧中的一只麻雀,也难以飞出呢。

  麻雀飞不出来,却也有人逃了出来,谁呢,就是李玉母子。他们也是鬼呀,所以,那鬼谋士念的鬼诌,对他们并不起作用。但他们的力量毕竟太小了,要想救出这些人,在当时是不可能的。另外在那时,虽然他们在爷爷和精娘身边,但是,他们看到爷爷和精娘在运用气功,以为过会就能好起来的,所以,只是护卫着他们,不能去打扰。不然,他们是能够将这些人救出山涧的。

  那滚木雷石来的太突然了,当时爷爷和精娘,看见情况不好,也丝毫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在全神贯注的运功,可以说已经入定。凭爷爷的修为,再过一会,很可能将那鬼谋士的诌语冲破,但这滚木雷石一下来,爷爷的神力把持不住。也象武侠小说中写的,练功时被谁打扰,练功之人就有可能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情况紧急,看到滚木雷石砸下,爷爷“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对着李玉母子大喊一声,“你们快逃”。李玉母子,只好抛下他们,化为旋风,向山涧外边刮去。

  随之,爷爷使出最后的力气,睁眼看到自己的孙女慧娟,已经被嫣青卷起,塞入了石缝之中。他这才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可怜这只老狐,修炼千年,已经幻化为人形。没有死在猎人之手,却被野鬼算计了。那精娘看到爷爷的情况,也大叫一声“哥哥,”就扑在爷爷的身体上,不肯起来了。他们之间,有难以割舍的感情,这回,总算到了一块。

  这边张三,指挥着小鬼们,不断的向山涧中投掷滚木雷石。他惟恐这些精灵们逃出来,又张嘴向那山涧之中吹起了“鬼火”。他也是两千多年的野鬼了,平时没事,他专门练的“鬼火神功,”他这一吹鬼火,随着下去的那些滚木,可就燃烧起来。那山涧中还有上百名他的小鬼,他哪里管他们的死活呢。这火一烧着,那小鬼们再也不能变鬼了,因为那也是鬼火烧身啊。此时是初春气候,山涧之中的野草灌木,虽然已经发出嫩芽,但是,更多的是那去秋留下的荒草枯藤,沾火就着了。那高大的乔木,也架不住鬼火的燃烧,整个树冠,变成了火树冠。不一会,整个山涧,变成了一片火海。

  看到这种状况,张三觉得再没什么可怕的了。那些精灵,一定被这鬼火烧死的。等火灭烟消,他就要带着他的鬼兵,去酆都攻打阎王殿。到那时,他就是阎罗王,就再也不会怕谁了。这张三,就是因为野心太大,所以在这里住了两千余年。这里的生灵,被他残害不少,可能今天也是他恶贯满盈的时候。看着自己燃烧起的大火,他仰脸一阵狂笑。他可不管这山涧之中有多少生灵,都会葬身在他燃起的火海之中。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是不会管别人怎样的。确实,这整个莲花岭的这条山涧,算是叫他毁了。之后数十年,这里都是光秃秃一片。

  看到自己的杰作,张三好象已经实现了自己做的阎王梦。他哈哈狂笑着,指挥他的小鬼们,给我砸,狠狠的砸。其实,那滚木雷石,已经将整个山涧的底部铺了一层了,尤其那大火,越烧越旺。火光不但将整个山涧照得通亮,也照亮了整个山峰。那张三正在得意忘形,以为得意之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把青光闪耀的宝剑,那宝剑来的既快又猛,张三还在做美梦的时候,只听“嚓啦”一声响亮,那张三的脑袋还真是听话,一下就被切落地下,骨碌碌向山涧滚去,落入了他自己燃起的火海之中。

  2、

  那宝剑是从哪里飞来的。那鬼谋士见到这种情况,直吓得差点尿裤子。他知道,这张三再也活不成了,自己要不赶快逃命,也脱不了厄运。他什么话都没说,留下张三召集来的两千多名小鬼,自己立即化为一股旋风,向北逃去。

  他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认得,那是阴阳宝剑中的阴剑,是专门对付鬼魂的。那宝剑已经能够飞出杀人,说明那剑已成了气候,没有什么可以抵挡,除非是他的主人,还要知道秘诀,才能将他制止,不然,他会杀掉所有冤魂野鬼的。如果他不赶快逃跑,自己可能也被他杀死,从此将沉入万劫不复之地。而且他已经看到,远处出现无数鬼火,在向这里飞速前进,不到一个时辰,就会到达这里的。他知道,那是地府的援兵到了,他们这些小鬼怎能抵挡得了呢。如果被他们抓住,非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罪不可。所以他什么梦也不敢做了,扔下那两千多名小鬼而不顾,只有一走了之。

  那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前面说道,天赐见到自己三个亲爱的妹妹,突然现了原形,他如同万箭穿心,什么也不顾了,他将宝剑一扔,扑向了慧娟和嫣青。那宝剑如在主人手中,碰见小鬼,也会在剑鞘中自鸣的。离了主人之手,遇到小鬼,就会毫不客气的主动出击。而且那招式施展起来,一般的小鬼哪能抵挡得了呢。那宝剑突然离开天赐之手,脱离了掌握,他可是自由了。

  在天赐手中,他看到满山遍野的小鬼,就嫌天赐的动作慢,他直想飞出去,杀那些小鬼。因为他杀的恶鬼越多,越能增加自己的功力。脱离开天赐的束缚,他立即就奔了那些小鬼,当那滚木雷石打下来后,他知道了,山上的小鬼,要比山涧中多的多。所以,他如同一束青光,直奔了山顶。见那张三在狂笑,就直奔了张三。真是歪打正着,他并不晓得,自己所杀掉的,是这里最大的头啊,他真正的立了大功呢。那张三的脑袋落入山涧,很快,就被自己燃起的大火给火化了。他的身体呢,当然也不会例外,他虽然是个头,不过也是一堆白骨而已。可怜他两千多年的美梦,就这样破灭了。假如他不是野心太大,不知道已经托生了多少代呢。

  我们先不要去管他如何了,且说天赐慧娟他们。好个曾嫣青,虽然已经化为一头巨蟒,见那滚木雷石当头砸了下来,她立即卷起天赐和慧娟,向旁边的石缝中塞去。那石缝狭小,刚刚能容下慧娟和天赐二人,嫣青的身体巨大,她只好躲在石缝外面。怕砸伤天赐和慧娟,她用自己的身体,将他二人挡住在石缝里。她想,这样可以万无一失了。可没想到,随着那滚木雷石,这山涧中突然燃起了大火。

  火势一下子就烧了起来,而且越烧越旺。这可如何是好啊,在要逃走,可来不及了。如果是平时,嫣青会化为一道青光,将慧娟和天赐都带走的,可现在,她没有了任何功力,而且现了原形,与普通的蟒蛇没什么两样了。眼见大火烧来,那嫣青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将石缝挡的严严实实,保护着自己亲爱的人了。

  跳在大石后面的露露呢,此时也是万分危险。这个年轻的小姑娘,修炼刚成,情窦初开,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厄运。她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坐在地上运功,她以为有奶奶在,什么事情都不会危险的。可那石块,石块来得太突然了。她看见奶奶向爷爷的身体扑去,可她不知道,奶奶是要随爷爷而去呀。她这里呢,她也知道了,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天赐哥哥。听见天赐喊她,她立即藏到一块大石的后面,这样,下来的石头是不会砸到她了,她还要在这里等候奶奶的。但是,等到山涧中燃起了大火,她再也没法了。她也被那鬼谋士的鬼诌念的散失了功力,现了原形。在没有任何遮蔽的烈火中,她只是跳了两跳,倒在那里,再没有起来。

  天赐这边呢,天赐抱着慧娟,也就是那只狐狸,紧紧地躲在石缝中。有嫣青在那里遮挡,石块是砸不到她们的。慧娟靠在天赐的胸前,将耳朵贴在天赐的胸脯上,听着天赐的心脏在咚咚的跳。慧娟什么都不想了,有天赐在自己身边,她觉得异常幸福。她眼睛看着嫣青姐姐,她想,有这样的好姐姐,该是多么幸福啊,等到她们出去,她一定让她先同自己的天赐哥哥结婚,然后他们一块,过着人类才有的、幸福的生活。

  可是慧娟看着看着,觉得有什么不大对头。因为嫣青的眼神不大对,好象是忍受着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慧娟的心思细腻,不知发声了什么事,她要挤出去看看。可是,还没等慧娟探出头,那嫣青眼睛一闭,身体向后倒去。这下天赐和慧娟都看清了,因为大火已经烧到了他们的眼前。一股热浪涌来,天赐差点窒息。

  慧娟已经明白,原来嫣青在外边,是忍受火烧的痛苦,在保护着他们。蟒蛇的身体是凉的,所以他们没有感到烈火的炙热。此时,那嫣青整个身体,已经倒在了烈火之中。她再难挣扎,全身如同火龙相似,一缕淡淡的魂灵,向着太行山飘去。嫣青要去太行山的深潭,自己的义母那里,因为她对大鲵说过,她要来这里的。

  天赐看到如此情形,再难忍受,他“啊”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慧娟见状,心如刀搅。她急忙爬起身,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火舌,护住自己心爱的人。可她的身体毕竟单薄、弱小,她的皮毛已经被火舌吞没,灼热难忍。她看到,在不远处,那些巨石砸下时,碜侈不齐,相互间形成了一条很大的石缝,那里还没有着火。她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张嘴叼住了天赐的一只胳膊,离开石缝,将天赐向那里拖去,想躲开这场火灾。慧娟拖着天赐的身体,突然觉得奇怪,怎么,哥哥的身体怎么这样轻啊。

  3

  慧娟哪里知道,那哪是天赐的身体啊,那是判官找的一块棺材板而已。慧娟不知道,因此,她要将天赐拖入那个石缝,也许还能活命。可是,那火非是一般的火,还没到那里呢,那棺材板就一下子被烈火点燃了。天赐的灵魂,随着烈火,向山顶飘去。那灵魂,要去找自己的身体啊。

  慧娟见自己哥哥的身体被火包围,她再无法可想,“啊,哥哥。”可是,她已经没有语言。如果她还能转为人身,那可能是哭泣,但此时,那是狐狸的哀号啊。她的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她眼看着天赐哥哥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化为了灰烬。

  爷爷不知道怎样了,现在天赐哥哥又……。慧娟五内具焚,欲哭无泪。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慢慢的化成了灰烬,那心啊,真比刀割还要难受,她想,哥哥、姐姐们都先后走了,自己还活着干什么。而且自己千年修行,功力全失,现在与普通狐狸没什么两样。即便活着,也再难同天赐哥哥聚首,还不如现在陪同天赐哥哥一道走呢。

  想到此,慧娟起身就要朝那火堆里跳,“咦”,这火怎么熄灭了。而且连一点火星都没留下,难道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么。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呀”,这哪里是做梦。自己身上的皮毛大部分已经被烈火烧掉,往日毛茸茸的大尾巴,只剩下光秃秃的半截,样子十分难看。不光是难看,这一看慧娟才突然觉得,身上异常的疼痛。她身上多处,已经被火烧伤。身上的痛苦还可忍受,心灵的痛苦,才是最大的痛苦。尤其是往日温柔漂亮的少女,一下变成了这样,慧娟心中,该是什么滋味啊。

  不,我不能死,此仇不报,枉为一回精灵。慧娟的心中燃起了无名大火,她恨透了这些野鬼,她要活下去,从头开始,继续潜心修行。她突然又想到了大刘庄,想到了玉华姐姐和她身上那没有出世的孩子。刚才她已经从天赐哥哥的眼神里看出,他多么想念大刘庄,惦记着玉华姐和他的孩子啊。对了,我要去大刘庄,告诉玉华姐姐,也应该同她们道个别啊。想到这些,那胡慧娟有了求生的欲望,她要活下去,她必须活下去。

  火已经熄灭,山涧中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巨石和灰烬。刚才爷爷他们在的地方,已经无法辨认,不知道在哪里了。慧娟要找到自己的短剑,她只有那件宝物了。那是月宫之物,是嫦娥姐姐送给她的,她还要用那短剑,去报仇,去诛杀世上所有的恶鬼。她在乱七八糟的石缝中钻来钻去,终于找到了那把宝剑。那真是有灵性的东西,丝毫无损,在一处石缝中闪闪发光。慧娟钻入石缝,张嘴叼住了自己的短剑,回头看看这条山涧,她还要回来的,爷爷可能也永远留在这山涧中了,她要回来,祭奠留在这里的亲人们。她想着,这盘山,是她出生的地方,难道也是她们死亡的地方么。

  她钻出了乱石丛,向着大刘庄方向走去。她要去大刘庄,去代天赐哥哥看看玉华姐姐,和那未出生的孩子。去看看天赐的兄嫂,看看侄女。待这一切完毕后,她还要回到盘山,还要回到自己的茅草屋,她要重新潜修,那啊再等千年,她也要为自己,为爷爷,为自己亲爱的天赐哥哥报仇的。

  那大火是怎么熄灭的呢,那些小鬼们呢,都不见了么。是的,是阎王殿的鬼兵们到了这里,他们将这盘山上所有的野鬼,全部收复,要带到酆都去审判了。

  黑白无常,按照天赐的吩咐,在山头等待地府中的鬼兵来支援。当那山涧中火起的时候,他们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好,但是又不敢擅离职守。在他们焦急等待的时候,地府中的鬼兵到了。在西南方向,出现了无数鬼火,这鬼火是排着整齐的队伍,向这里来的。

  原来,天赐派去的两名小鬼,一点不敢怠慢,他们刮起旋风,急匆匆的回到酆都。到了酆都,他们没有去判官府,因为他们知道,判官现在还在盘山。因此,他们直接到了地府的总管府上,将这里的情况一一秉明。那总管一听,原来出了这样的大事,他一个人哪还敢做主,急忙到判官府,去找判官商量。他是知道的,判官并没有离开地府。

  判官一听,此事是大事,他们再不敢隐瞒,两人立即到了阎王殿,击鼓叫起来阎王爷。阎王平日并不升堂,正在后殿同夫人闲坐。听那堂鼓紧急,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立即升堂坐殿,那总管和判官早已在那里等候。首先是那总管,将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向阎王如实汇报一遍。阎王一听,立即想起了多少年前,是有一股小鬼,企图谋反。当时他们去清剿一次,但是那主要带头的逃跑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又成了气候。心想,这次必须消除后患,是下决心消灭他们的时候了。不然,他们不但要想谋反,最主要的,是他们要贻害民间,搅的生灵不得安宁。事情大了,就会惊动天上的玉帝。要是玉帝怪罪下来,自己怎能解释清楚呢。

  见那阎王沉思不语,那判官(他已恢复本来面貌)上前奏道,“秉大王,那盘山的张三,蓄谋造反已经很久了,这次务必将他们消灭,已绝后患。臣已查明,那张三是两千多年前的死鬼,他在当地无恶不作,涂炭生灵,又密谋造反。按律他应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听完判官和总管的报告,阎王似乎下了决心,“好吧,这次就要你们二位辛苦一趟吧,你们点上一千鬼兵,将那些野鬼全部捉回,已保那里的平安。捉住他们,全部带回,有些该托生的,就让他们托生。对那些首要份子,拿来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永世不的超生。你们要速去速回,不要耽搁过多时间。”有了阎王的命令,判官和总管那敢怠慢,他们立即点齐鬼兵,连夜向盘山进发。

  4

  按阎王的吩咐,那总管和判官哪敢怠慢,立即点齐鬼兵,带好勾魂牌、拘魂锁,连夜出发,奔了盘山。这么多鬼兵出动,一阵旋风,那真是遮天闭日,刮的天昏地暗。好在是晚上,要是在白天,人们见到这么大的旋风,还不得吓坏了。

  有判官和总管带队,那些小鬼们谁敢怠慢,他们真是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一阵急行。其实这次行动,总管和判官完全不必亲自带队,或者他们其中有一人参与就可以了,但是,他们心里有事,因为刘天赐是他们派出的,有些事不能叫阎王知道,特别是天赐去,是以判官的身份去的,他们二人如不出面,黑白无常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也会弄出别的什么事情来。另一点,总管听说自己的夫人还在,他也想这次将她们母子一块接来。因此,这次他主动要求,同判官一块,奔了盘山。

  在判官和总管的带领下,各地土地、城隍,见他们到来,都是一路迎接,但是他们哪敢耽搁,率着鬼兵,一路行来,很是顺利。只一天工夫,也就是第二日的子时左右,他们就到了盘山。那判官远远看见,在盘山的一处山顶,有数不清的鬼火闪动。又见到那山涧中,火光冲天,似有许多冤魂在那里上下舞动,他就觉得事情不好。立即指挥他的鬼兵,快速进发。

  再说这里的黑白无常,远远的看到地府的鬼兵来了,立即上前禀报。看到判官在这里,他们很是吃惊。刚才判官明明带着那几位精灵,去了山涧,追赶那些逃跑的小鬼了,怎么一会,又带领这么多鬼兵,来了这里呢。但是,吃惊是吃惊,他们哪敢问什么呀。马上将这里的情况,简单的向判官和总管做了汇报。

  总管和判官也来不及听他们的了,眼看那山涧中鬼火越烧越旺,不知道会有多少精灵,惨遭涂炭,这怎么可以,必须马上灭掉大火,然后收拾这些野鬼吧。这次是总观亲自上阵,他来到着火的山涧上边的山峰,对着山涧中的鬼火,不知道念叨些什么,然后张嘴向那山涧中一口气吹去。说来真够神奇的,那鬼火立即熄灭了,而且不存一丝火星。如果他们能早到一个时辰,嫣青、慧娟、爷爷他们,就不会遭此大难了。这真是世事难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或许他们也是命该有此大劫吧,也许是刘天赐福分不够,只好再修来世了。

  好了,闲话少说。总管一口气灭了大火,判官突然看见,他那口宝剑,还在上下飞舞,追杀那些逃跑的小鬼们。他也掐诀念诌,收回了自己的佩剑。那宝剑甚是听话,主人来了,他立即回到主人的手里,但是,那把剑鞘呢,还在山涧之中。本来是佩在天赐的腰间,天赐已经化为灰烬,可那剑鞘却是宝物,所以再大的火,也奈何他不了。判官又是一阵默念,果然,那剑鞘从山涧中飞了上来,物归原主。

  那总管也不怠慢,他知道自己的拘魂袋,也就是妻子增予自己的荷包,还在天赐手中,他也一阵默念,那拘魂袋也丝毫无损的到了总管手里。那三个老客的魂灵,在拘魂袋中已经魂飞魄散,再也不能聚在一块。他们这一生已经结束,永远的消失了。

  就在此时,那总管突然看见,在纷乱的战斗中,有两人还在同野鬼们搏斗。一位是个满头白发,气质高雅的女人,一位是个相貌堂堂,英俊潇洒的少年公子。他立即走上前去,揉了揉双眼,仔细看去,“啊”,他差点没有叫出声来。那二人正是李玉母子,她们从山涧中上来,还在继续同张三的野鬼们激战。

  那夫人正在左手掌,右手剑,同自己的儿子并肩与那些小鬼们战斗,那些小鬼们架不住她们的神力,纷纷败退下去。就在夫人和李玉停下来,要喘口气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位老者站在她们面前。开始,夫人没有理会,但听到那老者啊了一声,她仔细看去,一眼见到了自己的荷包,两只眼睛就盯在了那里。

  夫人仔细看那老者,见那老者也用眼睛打量着她。两千多年啊,那变化该是多大呀。当时他们分开之时,还是新婚夫妇呢,那时候,他们都是年轻人啊。可是现在,即便都是鬼了,也是很老了啊。但是,他们的感情,他们的爱,始终装在他们自己的心中。这次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如果不是夫人送给天赐的玉佩,如果不是总管送给天赐的拘魂袋,也就是那荷包,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还都存在在鬼的世界中啊。但是,时间这么久了,一下子见面,毕竟不敢相认了。

  可是,他们毕竟是夫妻,也许是心灵感应吧,两个人同时叫着相互的昵称,两个人同时向前走了两步,他们竟然相认了。他们如同年轻人一样,那夫人一头扎进总管的怀里,也不管周围有多少鬼魂,竟然大哭起来。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也不知道他们相互间搂抱了多少时候,那夫人终于清醒过来,她不再理会山上的小鬼们,把李玉叫了过来,同总管相认。那总管万万没有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两千多年,夫妻父子们都已经变成了鬼,却在鬼的世界中得以团聚。从此,总管把他们母子带到了酆都,全家团圆。至于到了酆都,阎王怎么赐封他们,那些后话,我们暂时就不去管他了。

  此时,那判官看到他们夫妻、父子相见,甚是感动,也想过来祝贺一下,可是,看到满山的孤魂野鬼,还在四处乱窜,地府的鬼兵们正四处捉拿,也不是祝贺的时候。他这里勾魂牌一举,掐诀念诌,那些小鬼们纷纷倒地。这些,都被那沉醉在幸福中的总管看见了,他放下了夫人和儿子,将那拘魂袋向空中一抛,口中念念有词。那真是有灵性的东西,满山的鬼魂,被全部收入袋中。

  5

  天就要亮了,盘山却越来越黑了,这也许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吧。判官看那总管一只拘魂袋,就将全山的鬼魂收入囊中,他就放下心来。还是法宝神奇,他们的鬼兵,没损一兵一卒,却将这张三苦心经营了两千多年的鬼巢,涤荡得一干二净了。

  判官正要发布命令,将地府的鬼兵们招回,突然他发现,从地下出来一名女鬼,身后还带着几名小鬼,他急忙命令他的鬼兵,快将那女鬼捉住。那女鬼不但不逃,却用眼睛极其温柔地看着他,向他身边走来。判官看着看着,突然心中异常激动,“啊,怎么会是她。”

  谁呀,正是自己那两千多年没有见面的妻子呀。她是管理张三地牢的女牢头,也就是我们前边说到的,天赐化为判官,错把天赐看成丈夫的那位真正的,判官的结发夫人啊。判官万万想不到,在这里能够找到失散多年的夫人。二人相认,那又是一番苦辣酸甜的倾诉,不过,这些不是我们这部书要说的。

  这里的野鬼们已经全部收拾干净,总管和判官都与亲人们团聚,他们要带领鬼兵们返回地府了。可是,我们的主人公刘天赐呢,我们是必须要交代的。他眼看着自己的亲人们惨遭不幸,那真正是心痛欲裂。那大火一烧起来,他的一屡魂灵,离开判官为他设置的棺材板,找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又复活了。

  天赐复活后,感觉全身酸痛,异常疲劳。自己这是在哪里呢,朦朦胧胧中他想起来了,这是在自己的义母家里。为什么不见一人,他起身从屋内出来,到了院子里。待他再回头一看,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自己出来的屋子不见了,那是两座荒坟,荒坟上杂草丛生,一派凄凉的景象。刚才明明是站在院子里,可那院子也不见了,他是在一个山谷中。

  望着眼前这样的变化,天赐长叹一声,心中若有所思。此时天光大亮,山谷中清风徐来,各种树木杂草,笼罩在朝阳的红色怀抱里,显得异常美丽。天赐什么都想起来了,想起刚才那惨烈的场面,自己的亲人们,他哪有什么心情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呢。不,自己必须找到慧娟,嫣青她们。即便她们已经化为灰烬,自己也要到那山谷间看看呀。想着想着,他就要向山谷中走去,要找到那一片坟墓。正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天赐突然发现,一块白绫从空中落下,飘飘悠悠的,落在了他的面前。

  天赐忙上前弯腰拾起,见那白绫上写了几行小字。天赐仔细一看,那字正是写给他的。他忙向山峰上面看去,什么也没有看见。却见天空中几朵乌云,急匆匆向南方飘去。他知道,那就是地府中的鬼兵们,其中也有他熟悉的义母和义弟。他又低头看看眼前这两座坟墓,心想,来日自己会来这里的,一定将那两座坟墓,重新修理的。

  此时,天赐的心情异常复杂,他拿起白绫,仔细读着上面的小字。“速回大刘庄,一切自有定数,善心自有善果,人间自有天堂。”看着看着,天赐不觉自言自语,啊,我的“善果”在哪里啊。天赐仰头看看,见太阳已经升起很高。是啊,自己还是快回大刘庄吧,回来再看留这里的妹妹们。

  路程不是很远,但是天赐孤零零一个人,走了大半天,也没有走出这座山峰。走着走着,天赐又迷路了。就在天赐走的又饥又渴、一畴没展的时候,突然看见,在前边不远的山坡上,一只狐狸向他跑来。这只狐狸全身的毛发已经被火烧光,尾巴只有半截,看上去样子非常难看啊,她的嘴里还叼着一把闪闪发光的短剑。啊,天赐突然认出来了,那是慧娟妹妹,慧娟妹妹到了,她,她还活着呢。

  来的确实是胡慧娟,不过,此时的她,没有了任何功力,那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她要去大刘庄,但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她又改变了主意。她要回家,要回这盘山。她发奋还要重新修炼,她要为自己,为那些亲人们报仇。因为她已经发现,那个谋害她们的鬼谋士,还在此地,因此她必须练好功力,然后找他算帐。

  她走在山坡上,正在向自己的家走去。可她突然看到了,啊,怎么,天赐哥哥好好的,还在这里呢。这下她可真是喜出望外,她根本没想自己是什么样子,那颗少女的心又复活了,她急忙向自己的心上人跑来。到了,就到眼前了。她突然站住了,她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这副模样。啊,自己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怎么去见天赐哥哥呀,会把天赐哥哥吓坏的。但是,不容她想了,天赐哥哥也看到了自己,他正在向自己走来,她想躲避也来不及了。

  天赐跑上山坡,伸出双手就将慧娟抱在了怀里。他抚摩着慧娟那没有毛发的身体,心痛及了。难道,难道这就是那个充满朝气,美丽善良的慧娟妹妹么,这就是自己日夜思念,曾经几次给自己治伤、几次救自己的妹妹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无论如何,天赐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瑟瑟的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慧娟呢,慧娟将自己的头,紧紧地拥在了天赐那宽阔的胸脯上。就这样,他们亲密的相拥着。没有任何语言,因为天赐知道,慧娟妹妹没有了语言,而且,任何语言此时对他们来说,也是多余的。时间在悄悄地溜走,太阳慢慢的在西边的山峰上落了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出来了。啊,那月亮好圆、好亮啊。月光下,突然出现了一位全身雪白的少女。她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裙,脸色白白的,只有嘴唇是红红的。慧娟看见了她,突然两眼一亮,嘴张了张,好象要说什么,但是,她说不出来啊。

  看到天赐那吃惊的样子,那少女开口了。那声音甜甜的,脆脆的。“好了刘公子,不要吃惊了,我是特意来救你的慧娟妹妹的。你们是有缘分的,不过不是现在。而且你呢,要赶快回家,家中有什么事,也不要过分着急。至于有什么事,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因为那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自然就会好的。好了,快把你的妹妹交给我吧。”说完,她伸出双手,要将慧娟抱过去。

  听他说完,天赐看看慧娟,只见慧娟连连点头。不知为什么,天赐感到那少女非常亲切,他爱惜的摸摸慧娟的身体,那身体是柔软的。“好吧妹妹,随她去吧,我会永远等着你的。”然后,天赐把慧娟交给了那少女。听着天赐对慧娟说的话,那少女又对天赐说,“好了,刘公子,她会回来的。”

  说完,她从慧娟的口中拿下那只短剑,抱着慧娟对天赐说,“我们要走了,让我来送送你吧,不然,你的慧娟妹妹会惦记你的。”说完,天赐看那少女从旁边的树上,劈下一根树枝放在地上。她对那树枝说道,“你还不起来,快送刘公子回家。他到家后,你在回来。”天赐说什么也没想到,那树枝竟然变成了一匹马,站在了他的面前。

  天赐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里想到,“啊,果然慧娟妹妹是不该这样的,这少女是神仙呢。”看天赐还愣愣的站在那里,那少女又说了,“好了,刘公子,你快骑上他回家吧,不过,你骑上去后,要将双眼闭上,随他去吧,你会很快到家的。我们也要走了。”她说这些话时,天赐看到,慧娟在她怀里,两眼含着泪水,在看着他。天赐知道,慧娟妹妹是在惦记他呀。

  那少女说完那些话,天赐看到,她抱着慧娟飞了起来,是向着月亮的方向飞去的。一瞬间,她们就不见了。那少女是谁呢?那是月宫中的玉兔,是嫦娥姐姐派她来救慧娟的。天赐看着她们没了踪影,他按那少女的吩咐,骑上了马。果然,天赐闭上眼睛,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等到那马停下来后,天赐发现,他已经到了自己的庄外。

  天赐从马上下来,然后用手拍了拍马头,说道,“谢谢你了,你回去吧。”那马好象能听懂他的话,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天赐一个人到了家乡,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此时心里惦记自己的妻子玉华,惦记着兄嫂及侄女们。他仰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又已近子时。他辩了辩方向,匆忙向自己家走去。

  看到了,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房屋,熟悉的门楼。天赐突然发现,啊,怎么都是半夜了,那房屋怎么还灯火通明的,难道玉华、兄嫂们都没有睡觉么。他心中纳闷,三步并做两步,跨进了自家的大门,直奔了灯火最亮的,自己的房门。

  天赐一进房门,心中甚觉奇怪,客厅里坐满了人,兄嫂,侄女,刘福他们父子。怎么,大家全在这里呢,惟独没有看见自己的玉华。第一个发现他的是春杏,那姑娘两眼红肿,脸色苍白。看见天赐来到门口,她先是快活的大叫一声,“啊,公子回来了。”紧接着,她一步跳了过来,不管旁边有谁,一头扎进天赐怀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公子啊,你可回来了,夫人她,她,她,”连续的几个她,春杏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听春杏这样说,天赐再看看大家的表情,天赐预感到,什么事情发生了。他一下推开春杏,扑进了玉华的卧室,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切都明白了,玉华在那里静静地躺着,两只美丽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早已停止了呼吸。天赐看着自己的妻子,突然间他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金星,头脑中一片空白。他感到自己的嘴里咸咸的,一句话没有说,一头栽倒在那里。

  玉华怎么了,她为什么突然死去呢。这是那个在地府的官兵眼皮底下,逃跑的那个张三的谋士所为。当时他看到自己那两千多鬼兵,全部被判官他们抓走,他心里愤恨异常。想来想去,想到自己同张三在一块那些荣华富贵在也没了,自己还要正日过着漂泊流浪的生活,还怕被阎王他们捉住,要受那永无休止的酷刑。想来想去,他将全部怨恨全部集中在一人身上,这人是谁呢,当然就是玉华。

  他听那三个老客提起过,他们到盘山,就是要来大刘庄,找那江玉华来算账。如果没有此事,他们也许就见不到那三个老客,也就没有这些精灵,张三也许还能安稳几年,也就没有这些事情。归根结底,他把一切罪过,全部算在了玉华身上。因此,当那些地府中的鬼吏们一离开,他立即出来,一阵旋风,来到了大刘庄。在玉华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他没费吹灰之力,就将玉华的魂魄摄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赐醒来了。他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听见有个人在他旁边默默的哭泣着。天赐慢慢的睁开眼睛,他看到了那两只熟悉的大眼,那眼睛是天真的,此时,却是红红的,眼里含满了泪水。那是春杏,她一直守侯在天赐身边。

  经过悉心调养,天赐彻底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切都过去了,天赐仿佛做了场梦。这梦好长、好美,又让人好心酸啊。天赐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他的玉华、慧娟、嫣青,她们在哪里啊,我们还能相见么。要等到哪一天,我们才能团聚呢。

  这天是清明节,天气晴和。天赐带着春杏,大清早就来到刘庄外,玉华的坟前。天赐看到,那坟头上已经长出了青草。天赐和春杏在坟前摆上了祭品,春杏默默的念道,“姐姐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天赐哥哥的。”天赐望着亲爱的妻子的坟墓,不觉一阵心酸,往事一幕幕又出现在眼前。

  第二天,天赐告别了兄嫂、侄女,告别了大刘庄,他带着春杏,坐着刘福的马车,奔了天津。他要去办自己的丝绸店,他还有个心愿,他要去“杨柳青”学画画,他要把自己思念的妹妹们全部画出来。因为在他的心中,她们是那么美丽、聪明、温柔、善良。他要告诉人类,她们虽然是异类,可她们是可敬、可爱的。果然,他成功了,天津杨柳青的年画,在后来是出了名的。

  清明节刚过,天气异常晴和,那老刘福将马车赶的飞快。他们很快就来到盘山,来到了那年遇到猛虎,慧娟的爷爷救天赐的地方。刘天赐坐在车上触景生情,他叫刘福停下车来,自己同春杏慢慢地下了车,他要在此地,祭奠一下慧娟和爷爷,祭奠一下在盘山遇到的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精灵们。就在这时,春杏突然发现,一位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她来近了,春杏看见了,她是认得的,来人不是别人,就是盘山的那个老鼠精,那是苏菁菁啊。天赐也看见了,啊,怎么会是她。她是救过自己的命呢,天赐急忙迎上前去。那苏菁菁含羞带笑,来到天赐眼前,说到,“你好么,刘公子。我今天是受人之托,给你送儿子的。”说着,他双手将怀中的婴儿,递到了天赐手中。

  天赐觉得有些差异,自己并没有同苏菁菁做什么,怎么回事,这孩子…。看到天赐那种差异的神情,没等天赐开口,那苏菁菁接着说道,“这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呀,是玉华姐姐生的。她无法养活他,特意交给我,还给他爸爸的呀。”“啊,是玉华,”天赐差点没喊出声来,“难到她,她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接着,菁菁把一切告诉了天赐。原来在那天,那鬼谋士将玉华的魂魄掠走,当时要加害于她。但一看到玉华的美丽,他竟然动了邪念。他留下她,此地他不能再呆下去,他要带她偷渡出国,在国外,就没人认得他了。就在他想着美事的时候,那地藏王菩萨出现了。菩萨捉住了鬼谋士,送到了酆都地府,救下了玉华。见玉华有了身孕,所以就暂时送在了我这里。并让我转告你,玉华生下孩子,就交给你,她要去地府受罚的。你将孩子好好的抚养大吧,也许你们以后有夫妻、母子团聚的时候呢。

  天赐听菁菁说完,他心里默默的祷告,感谢菩萨的恩典。菁菁说完这些,默默地看看天赐,幽幽地说到,“再见了哥哥,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要去了。”此时天赐的心中,无比感谢菁菁,那个因为爱自己,曾经不择手段的老鼠精。菁菁见天赐无语,她突然跳过来,抱着天赐,在天赐的脸上轻轻吻了吻,然后又回头看看春杏,转身离去。只一会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天赐爱惜的看着儿子,然后把他交到春杏的怀里。他二人上了马车,沿着平坦的官道,直向天津奔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