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滇娇传之天悦东方》->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四章 三分形意
( 本章字数:3930 更新时间:2017-11-13 21:49:00 )

  常山郡。

  易少丞将镌有“骁宅”两大字的匾额郑重放到了门口之上,凝视许久。

  如今的易少丞虽长得与先前一样,但外在模样变化甚大,原本竖起的一头长发已经被削断,散开披在肩上,身上就穿着一身白色布衣。整体看起来有一种类似汉朝方士的那种感觉,但却要儒雅得多。可如果仔细看他眉眼的话,又会觉得此人异常英武不凡。

  “如此,日后你就是真正的骁龙将军了。”易少丞身后之人说道。

  此人高大威猛,一脸钢针似的髯须,看起来端的是凶猛。美中不足的是,此人瞎了一只眼睛,紧闭的左眼上刀疤狰狞。他另一只眼精光内敛,看着匾额目光缅怀。看了良久收回目光,将怀中抱着的亮银钢枪往地上一戳。

  铿!

  枪稳稳杵在地面之上,大汉弯腰低头,对着易少丞一抱拳,沉声道:“偏将项重,见过骁龙将军。”

  易少丞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什么意思,连忙出手将项重扶起。

  “项兄何故如此,你我昔年便亲如手足,如今也有十余年没见了,怎生疏至斯?”

  “将军。”项重抬起头看向易少丞,两人眼中都流露着一丝笑意。

  ……

  回到大汉的易少丞为了复仇,做了很多事。

  但他清楚得知道,光在那荒蛮之地的滇国都有一个让他无法抗衡的存在,更何况是在国力鼎盛的大汉,所以他一直在蓄积实力,暗中图谋。只是汉朝偌大,自己的仇家更深,他思前想后也只能望洋兴叹。

  就在这时候,项重出现了。

  这项重是骁龙的护卫,在骁龙消失后便替骁龙守着老宅,虽然这宅子被那徐蒙给侵占了,但那徐蒙也碍于他的威严不敢太过分。那段时日里易少丞整日在这宅中修炼,发现易少丞的他当即便与之打了起来。

  正可谓不打不相识。

  这一打,骁龙的枪,骁龙的雷电心法,如龙枪决,一下子便被认了出来。

  起初项重还以为是将军回来了,兴奋异常,后来才发现是易少丞,于是便停了手问易少丞是何人。两人一番交流,项重这才知道将军早已故去,偌大的汉子当时便热泪盈眶了起来。哭完之后,项重又对易少丞哭诉着当年之事。易少丞也才明白,原来骁龙前辈口中的仇人之一,便是如今朝廷中一方威严老将徐胜。

  可以说,当年骁龙之所以外逃最后重伤不治,这徐胜的功劳可是大得很。

  更可恶的是,骁龙消失后许久,他三子徐蒙便来到了此地,侵占了先皇赏赐给骁龙的家产良田。

  说到此处,项重狠狠挥了一拳,拳头在空中打出了嘭响。

  易少丞就惊讶了,因为这项重的实力之比他差上些许,他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骁龙生前到底有多强,竟然能够让这样强大的汉子死心塌地追随。

  两人各自感叹后,便开始商讨如何报仇。

  一番合计后,易少丞便在项重提一下变成了骁龙,如此身份也不再是平民。骁龙以前是中郎将,职位颇高,若能成功拿回原来的军权,便有足够势力和那朝中地位颇高的老将军徐胜斗上一斗。

  于是乎,在项重帮助下,易少丞外貌、举止都慢慢转变成了骁龙。

  但这还不够,他必须踏出更关键的第一步,那就是告诉所有人他骁龙回来了,这样他的骁龙身份才会坐实。然后,这才有了那一纸告状诉讼徐蒙侵占他家产之事。不过那份告状不知怎么就落到了那白脸文臣的手里,这才有了之后戏剧性的一幕。

  ……

  “对了将军,那事情有进展了。”挂完了匾额,项重看了看四周,随后便与易少丞一同进入了宅子,然后开始将朝廷的风声悉数说与易少丞听。

  “嗯,这个结果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听完,易少丞头微歪,目光默默,露出思索之色。

  这一副沉稳老练的模样,让一旁项重看了心里点头。

  若非常年充当骁龙将军护卫,熟悉将军一举一动,还真难看出如今易少丞的破绽来。

  这就好,基础已经奠定,接下来的事似乎可以大幅度展开了。

  “将军意下如何?”项重问道。

  “既然他权倾朝野,我倒是想拜访下此人。”易少丞沉声说道。

  “将军不可。”项重一听有些急了,连忙解释道:“将军有所不知,此人名为李水真,是出了名的奸猾之辈,而且脾气也古怪得很。与之交流,兴许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他,到头来他反而会不悦。”

  “但这人却是如今朝中最大的反出兵一脉,对么?”易少丞打断道。

  “对。”

  “此人如今与徐胜势同水火,对吗?”

  “对。”

  “我们与徐胜是敌人对不对?”

  “对。”

  “那么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他针对徐胜与我们针对徐胜,此处目标是一模一样的。”易少丞分析道:“而我们想要达到下一步目标,如今最大的依仗就是此人。”说到这里,易少丞四下看了一眼后,低声道:“我如今虽然是骁龙,真假难辨,但那先前递交的复职奏书若无人帮忙,凭借徐胜手段,我还是很难在朝中立足。若是能依此人帮助,凭借此人外界传闻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性格,那恨不得给徐胜身上插颗钉子。这钉子,最好的选择便是我。”

  项重眼前一亮,语气赞同:“将军英明。”

  只是说完之后,又重重叹了口气,这就让易少丞觉得奇怪了。

  “将军有所不知,当年若是您能这样变通想,也不会……”

  啪!

  易少丞猛地拍了下项重肩膀,打断道:“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这种小人不好伺候,那就得给他送上一份厚礼。”

  礼?

  项重没反应过来道:“可是将军,咱们可没那么多金银财宝……”

  “金银财宝可以当礼,但厚礼,非一定要金银财宝就行。”易少丞神秘一笑。

  项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在这时候,宅院大门忽然被轰响了起来,砰一声打开了。易少丞转眼看去,望向那轰开大门的一大帮子人,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送礼来了,可还真巧。”

  ……

  此刻约莫是在黄昏之际,云端晚霞,霓虹若幻。

  铎娇带着无涯,来到不远处的一片空地。

  “就是这里了。无涯师兄,以后你就在这里练武可好!这样我在书房中,都能看到你。”

  无涯愣愣的点点头,他恨不得每一刻都把视线放在铎娇身上,在这片到处是生面孔的地方,铎娇是他唯一认识的人,也是心目中唯一的亲人。

  “那师兄你……练习一遍如龙枪诀给我看,好吗?”

  面对铎娇期待的眼神,无涯岂有不应之理,他连忙挥使起了如龙枪诀。

  这些天来,有那五位尊师的专业训练,无涯渐渐也明白了许多融会贯通的地方,所以现在这套枪诀,凶猛无比,还多了洋洋洒洒的韵味。他的骨骼啪啪作响,银枪如影随行,特别是在晚霞的照耀下,手中的这杆木枪,似乎一下子代入到多年以前的某个宁静傍晚。

  铎娇不由得看得呆了。

  无涯手中的枪,便是易少丞当年惯用的那杆,朴质无华。这让铎娇难免会想到,眼前人仿佛就成了易少丞,所在的地方,又回到了湖畔镇。

  可她又偏偏知道,面前这是无涯,是师兄,是她如今唯一可以关心和帮助的人。

  纵然,那些从前已经不再眼前,那人亦无影无踪。若说生命便是一曲词赋,从无形中来,易少丞便是这样悄然潜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再悄然的离开,只留下那难以磨灭的深刻。

  “你究竟在哪,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想念过我?”

  不知不觉,无涯的如龙枪诀已经挥使完毕,半身汗渍,当他停下后,看到了悲伤之至的铎娇,连忙掏出一块手帕,想要替铎娇去擦拭。

  “师兄,你怎么还留下了我的手帕。”

  无涯憨憨的挠了挠脑袋:“这个……擦汗……给你。”

  铎娇噗嗤一笑接过来,化悲伤为喜悦,走动了两步道:“为了奖励师兄近日来的进步,我特地给师兄准备了一份礼物,师兄想知道是什么吗?”

  无涯一脸茫然地想了想后,忽然面色泛起了喜悦。

  “肉。”

  铎娇笑了,连忙道:“来,随我进书房。”

  书房门框边,高阶巫女曦云倚在那里冷冷地看着铎娇将无涯领进来,这些天的相处,曦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铎娇绝不像表现出来的这般心思单纯,用那句话说的最为贴切:“狐狸,从来都是踮着脚走路的!”

  显然,在曦云的眼中,铎娇就是这样一个狡猾的小狐狸。

  因为其师父青海翼在曦云眼里,就是一只老狐狸。

  想到这里,曦云精致的脸蛋上莫名多了丝丝悲愤,师姐实在太狡猾了,那天就好像知道她要来一样,真是的,太气人了。

  ……

  铎娇从书架上拿出一份字帖。

  无涯以为是肉,没想到是字帖,这东西他看了出奇的头大,这几天面对那姓文的老头,整日里的一片之乎者也,差点崩溃。

  “我……我不想……学写字。”无涯皱着脸,又委屈又害怕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个小男孩性格。

  很难想像,一人忍受十年孤独都不怕,碰到这字帖时竟然像是老鼠碰到了猫一般,足可见这文字对于无涯来说有多么大的摧残。铎娇笑了笑,她当然知道无涯志不在此。也没有管无涯作何表情,便继续将这字帖摊了开来。

  随后,又在地面上摊开一大团灰白色的羊皮卷。

  “师兄,研墨。”

  无涯一听,连忙殷勤地磨墨了。只要不让他读书写字,干啥都行,不就是磨墨吗,他把这石头砚台磨穿都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