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牧神记》->正文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零五章 神蛇
( 本章字数:3708 更新时间:2017-11-13 21:47:00 )

  班公措等人终于来到这艘宝船前,这一路走来又有二三十人丧命,死在冥谷生灵稀奇古怪的攻击下。

  “王子殿下,这两个老和尚的修为不弱,几乎直达如来境界!”

  贡木巫王看到两旁峭壁上坐着的那两个老和尚,眼睛一亮,道:“他们的肉身倒可以炼成不错的宝物!我去取来!”

  班公措不置可否,贡木巫王立刻带人飞上峭壁上的龛中,将两个老和尚的肉身收走。

  这两位老和尚尽管死了,但还是周身散发出佛光,佛音震荡,对抗从幽都涌来的魔气。此刻两位老和尚的肉身被他收走,顿时蜂巢封印后方的魔气剧烈动荡,将封印冲击得晃动不已!

  从蜂巢封印裂缝中冲出来的魔气也陡然暴涨,一瞬间的冲击让封印裂痕又多出了许多道,有些已有的裂痕顿时变大了许多。

  封印背面隐约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魔气突然收拢回到封印背面,那种可怕的冲击也突然安静下来。

  安静得出奇。

  “终于到这里了,一艘能够承载我成神希望的船!”班公措看向那艘天外飞船,那万古无波的心神也有些激动,脚下步步生莲,向宝船走去。

  众人来到船上,四下搜索,突然有一个大巫发现了那个打开的门,连忙禀告。

  班公措带着众人走入房中,几个将士在前方探路,推门进去,突然身后的门闭合,那几个将士再次开门看去,却找不到班公措等人。

  班公措身边众人四下探寻,渐渐的人越来越少,即便班公措不在乎这些人的性命,此刻也不禁有些慌乱。

  “不要四处乱走!”

  班公措面色凝重,仔细查看这些房门,冷笑道:“合辙之法,空间合辙,层层相扣,我曾经在小玉京中见过这种法术的记载,是开皇时期的法术!”

  贡木巫王没有走丢,闻言喜道:“殿下一定知道破解办法!”

  班公措摇头:“小玉京中没有记载破解的办法。不过合辙之法是一种空间术算法门,我在术算之道上的造诣很高,可以说即便是道门中的道主,也未必有我强。算出破解之法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咱们走,我倒要看看神的合辙之法是否能够挡得住我!”

  宝船的书房中,秦牧合上族谱;“开皇血脉的最后一代叫做秦凤青,这艘船的主人,莫非就是这个秦凤青?开皇一脉的秦家从秦业到秦凤青,源远流长,绵绵不绝,这个家族倒是世家。这艘船的主人秦凤青姓秦,与我是否有血脉上的联系?”

  他正要把族谱放回书架上,鬼使神差之下又停了下来,将这本厚厚的族谱塞入自己的饕餮袋中。

  他刚刚放好族谱,却见那个画中老人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跑到了书桌上,在桌面的纸上出现。

  秦牧正要去捕捉这个古怪的画中人,突然眼前人影晃动,一个年轻男子从书桌前突兀的出现,向他走来,秦牧躲避不及,却见这个年轻男子径自从他身体中穿过去,却是一个虚影。

  这男子有一种不凡的气度,模样给秦牧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就这么从秦牧身体中穿过出现在他的背后。

  秦牧心中一惊,急忙转身,只见这白衣年轻男子步履从容,做出开门的姿态,然后消失。

  他连忙上前,果然看到一扇门户。

  秦牧开门进去,又看到了那个白衣男子,这是楼船中的一个大厅,突然间,空空荡荡的大厅里人来人往,许多人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秦牧措手不及,许多人跑来跑去,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很是忙碌,应该遇到了一场变故,他们中有人站不稳身形,被颠簸得东倒西歪。

  似乎这艘船遭到了撞击,这次撞击更加猛烈,让不少人在大厅里飞来撞去,还有人受到重创,做出吐血状。

  那个白衣男子抬手,所有人被定在半空,然后徐徐落地,尽管这艘船剧烈震荡,他们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

  一个仪态雍容典雅的女子快步走向那个白衣男子,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那年轻男子似乎在轻声抚慰她,然后向外走去。

  秦牧目光落在那女子身上,露出疑惑之色,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看到这女子便只觉亲切。

  他迟疑一下,还是选择跟着那个白衣男子。

  那白衣男子走过长廊,穿过一个个门户,伸手一招,一口剑飞起,落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秦牧微微一怔,催动自己的那口无忧剑,无忧剑轻轻震动,与那白衣男子背后的那口剑仿佛,似乎是同一口剑。

  那白衣男子走上船头,抬头仰望天空,说着什么,突然天空剧烈晃动,出现一条无比巨大的蛇,张开大口。

  那条蛇似乎距离他们极远,但是却很大,出现在黑色的天空中,只露出蛇头和脖子,后面的身躯则隐没在黑暗之中。

  大蛇头顶站着一尊尊可怕的存在,不像是人类,而像是大墟的庙宇中的那些神像,不过这是活生生的神祇。

  他们正在攻击这艘船,每一击给人的感觉都仿佛灭世一般恐怖。

  秦牧被那白衣男子的剑法吸引过去,那种剑法不似人间的剑术,有一种奇妙的韵味。这种韵味儿给秦牧的感觉就像是村长和道主都说过的道。

  不同的是,村长所说的道是剑法近道,而道主所说的道则是数理近道。

  这个白衣男子的剑法走的路子与村长和道主的剑法都不相同,有着另一种剑道在其中,但具体是什么秦牧看不出来。

  他的眼力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他看得如痴如醉,从前他学剑术都是学,学的是术,将术学到极致,剑法足以称雄。而自从村长让他接任人皇,在村里磨砺他的剑法时,他便进入了法的阶段,开始开创剑法。

  之后又经过延康国师的指导,他在法这个阶段上的造诣越来越高,越来越深。

  到了法这个阶段,已经可以称为宗师。

  在法之上还有道这个层次,那是村长的层次,道主也不曾达到这个境界,延康国师也还差了一筹。

  现在秦牧站在法这个高度上去看白衣男子的剑法,便可以看出剑法的精妙,至于其中的道境他虽然无法理解,但还可以揣摩其中的妙处。

  白衣男子的剑法近道,蕴藏着无穷的奥妙,他的敌人太强了,那是一尊尊神圣,但还是被他挡下!

  突然,变故陡生,一股恐怖的力量震动了时空,那是一只手掌,直接迎上了无忧剑,无忧剑顿时熔化,剑身消融,接着断裂,那艘船连同断剑一起划破长空,坠入黑暗中的大地。

  那个巨大的手掌后方,巨蛇载着一尊尊神祇飞来,追向那艘坠落的船。

  秦牧跟着这艘船一起坠落下来,他能够感受到宝船从半空中坠落下来时的颠簸,宝船划破天空,巨大的白蝠神像一晃而过,接着砸入大地之中向地底轰去。

  然后,他感受到剧烈的震荡,宝船穿过地底巨大的神人雕像,撞击在蜂巢封印之中。

  秦牧在震荡中看到船上的人死伤惨重,许多人死在碰撞之中,那个女子走了出来,聚集还活着的人们,带着他们离开了这艘船,逃入了幽都。

  而那个白衣男子遭受重创,却选择留下来,守在船上,镇守在幽都的蜂巢封印前。

  外面,一条巨蛇从深渊中探下头颅,扁平的头颅上是一尊尊伟岸的神祇。

  巨蛇滑下深渊,游入地底,慢慢地接近。

  突然间,秦牧眼前的虚影消失,只剩下他一个人站在船的甲板上,凉风袭来,少年衣衫猎猎作响。

  他回头看去,看到了黑暗中的幽都。

  他现在宝船的船头,进入了幽都世界。

  他没有看到,在船底下方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眼睛,比这艘船还要庞大,正幽幽的注视着他,饶有兴趣。

  秦牧怔怔的看着黑暗中的幽都世界,那里光怪陆离,有各种颜色的生灵发出各种光芒,远离这里。

  这艘船上的一批人在那个女子的率领下闯入了幽都,而那个白衣男子选择守在这里,抵挡那条大蛇和追来的神祇。

  那个白衣男子还活着吗?

  他是战死在这里了,还是挡住了这些神祇,然后进入幽都去寻找自己的亲人?

  他们是从无忧乡来的吗?

  他们也姓秦,会是自己的亲人吗?

  追杀他们的又是谁?

  秦牧振奋精神,或许自己只需要让这艘船浮空,便可以让这艘船回到无忧乡!

  他心中一片火热,从船头向这艘船的舱门走去,这艘船必然有着类似罗盘之类的东西,用来记载前往无忧乡的路线。

  村长便曾经交给他一面镜子,说是前往无忧乡的路线图,不过镜子里有村长的封印,等到秦牧有能力破解时才可以看到镜子中的路线图。

  这面镜子是从那艘无双巨舰中寻到的,那艘巨舰是前往无忧乡的船,已经被打碎,而这艘船却还完整,既然如此,那么一定会有同样的东西,未曾被封印的线路图!

  他推开一扇门,走入舰桥。而在船头,那只巨大的眼睛缓缓升起,接着另一只眼睛也明亮起来,两个倒竖的瞳孔。

  一个巨大的蛇头出现在黑暗之中,无声无息的吐着芯子,盯着进入舰桥的秦牧。

  秦牧心有所感,回头看去,他并没有看到那两只眼睛悄然隐没在黑暗中。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