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花都猎人》->第十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要命的意淫
( 本章字数:4118 更新时间:2008-1-11 14:59:00 )

  能让这高贵美丽的唐影有如此羞涩之意,张子文心里颇有成就感,如果可能,他真的愿意将自己的三角内裤剥下,让她继续害羞下去……
  张子文将她脱下的貂皮大衣搭在简易木架上烘烤着,瞧着她烤着火的身子都在颤抖,知道她黏湿着难受,这么穿着一时半会儿肯定干不了,不由出声说道:“你……还是将自己的套裙脱下来烤烤吧,都湿透了,穿在身上也不舒服。”
  “不……不要……”唐影吓了一跳,套裙一脱那不是什么都被他瞧着了吗?
  “你就当做跟我一样,当穿比基尼得了,现在就咱俩,还怕我瞧见啊?”张子文俩眼带笑,自己先就忍不住吞口唾沫,内衣美女,这眼睛得洗,此时的他跟饿狼哄羔羊差不多。
  “不行,绝对不行。”唐影哪会上当,她清楚自己里面穿的是什么。

  唐影瞧着他眼睛里那漂移不定的眼神,这不明摆着哄自己吗,绝不能上这家伙的当,唐影打定主意,身子再难受也不搭理他,这次出门,她里面贴身穿的是张子文曾经卖给她的情趣内衣,这也是她爱上他后最钟爱的一套内衣,透明得不象话,何况下身还穿着及其性感的开裆肉色裤袜。
  唐影偷偷瞧了一眼他的神色,这家伙的眼神里明摆着不怀好意,自己贴身的衣物太性感,可不能给他犯罪的诱惑,唐影脸蛋红红,说什么也不能在这疑似色狼面前春光外泄。
  “喂,我可是好心哪,你可别想歪了,你偷瞧我的眼神不用那么紧张吧?”张子文捕捉到了她偷瞧自己的目光,她的紧张表情挑起了他的调侃之心,笑嘻嘻得接着说道:“……你看我都不怕你瞧,我的便宜还不是都被你瞧光了,还将我当贼来防,真是没道理。”说完,张子文还做出一幅忿忿不平的表情,一脸的无辜,十足的委屈,心里却在乐翻。
  好心?信你才怪?唐影撇了撇柔唇。白了他一眼,意思很明白,让他别再自找没趣。
  美女不上道,张子文知道自己的损招失败,想一窥内衣美女的愿望算是落空,心里未免遗憾。

  石室外阳光耀眼,要不是这倒霉的飞机失事,今儿这岛上观光游绝对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太阳伞,沙滩椅,想想都是件惬意。现在弄得这么狼狈,所有的出游装备都失落大海,预先准备的美酒美事都喂了鱼。原定计划的岛上野餐是没了着落,这会儿腹中空空,还得出去弄点吃的,张子文有点郁闷,这破飞机被那该死的客户经理吹上了天,还什么安全性能绝对可靠,靠,没飞多远油就漏光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趁着天色尚早,得将餐食备好。可别将心爱的唐影给饿着了,张子文瞧木头架子上的衣衣裤差不多烤干,伸手取下衣裤麻利得穿戴整齐。烤得暖暖的衣裤一着上身,舒服,张子文爽呼了一口长气。
  见他不是那么有碍观瞻,唐影这会儿可以正眼瞧着张子文,先前他半裸着身体的时候,她一直就不敢瞧着他的身体,强健,惹眼,男人的健美的身体一样性感。更何况窄紧的内裤将他下身那不雅之物绷得那么显眼,有点狰狞,这么面对这半裸的性感男人,还是她生平第一次,面红耳热,她一直就没有止住心里的那一丝害羞之意。

  这时,张子文将那件黑色长风衣从木架上取下,手中的匕首麻利得挑着夹层接合处的衣线,他在干什么?在唐影不解的目光中,张子文将风衣一剖为二,但没有完全拆开得连着,张子文在海里拖着唐影游向这岛屿的时候,这黑色长风衣就颇为碍事,但他宁愿多耗费体力都没舍得扔掉,现在总算是能排上点用场。
  此刻,唐影明白了张子文为什么要毁掉御寒的长风衣,被剖开的风衣还是连接着的,显得很宽大,张子文将剖宽了的风衣铺在软软的干草堆上,这不就成了床单么?
  做完这一切,张子文笑着对唐影说道:“……我出去弄点吃的,你可以趁我出去的时候把身上的套裙脱下来烤干,困了就在草堆上躺一会儿,有我的风衣垫着,草不会扎着你,再盖上你烤干的貂皮大衣,嘻……保准舒服。”
  他……相得真周道,见他为了自己躺着舒服而毁掉了御寒风衣,唐影心里好不感动,张子文所做的一切她都瞧在眼里,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片刻之间就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眼前的男人已经不能用能干来形容,张子文的形象在她心里瞬时伟岸,这时听他要出去弄吃的,唐影赶紧站起了身子,对张子文已经产生严重倚赖心的她,可不愿意一个人待着。

  “不……我要跟你一块出去。”唐影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走哪,自己就跟到哪。
  “不行。”张子文一口拒绝:“你现在身子虚弱,身上的衣裙又没有干,别看现在外面阳光灿烂,但天冷风大,这么跟我出去,万一病了可不好,还是乖乖地待在这里烤烤火。”
  “你别……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好不好?我……我害怕。”唐影小声恳求着,美眸里眼神楚楚,惹人心疼,没有他陪伴在身边,她一个人待在这里真的很害怕。
  “呵呵……”张子文笑着安慰道:“有什么好怕的,这岛上荒无人烟的,又没有什么危险,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把衣服烤干了舒舒服服睡一觉多好,就别跟着我瞎折腾了。”
  “不要,我要跟你一块儿出去,总之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唐影不愿意,说什么都不想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哎……”张子文叹了口气,柔声说道:“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呢?你衣裙湿的跟我出去不好,外面海风很大,万一你被海风冷病了就不好办了。”她是真的不愿意独自一人待着,张子文心里有些踌躇,将她一个人扔在这里是有点不忍心。
  “……现在天色还早,我还没饿,要不你再等我一会儿,等我衣裙烤干了咱俩再一起出去好不好?等等我成吗?”唐影软声央求着,目的就一个,赖着他。
  听她这么一说,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张子文瞧了瞧手腕上的表,这老掉牙的玩意儿不错。防水性能颇好,此刻时间的确还早,还不到12点,瞧她那模样是打定主意要跟着自己出去,还是就等等她吧。
  “那……我等你……”张子文点了点头说道。
  他答应留下来等自己,只要他不扔下自己就好,唐影心中欢喜,但张子文下面接着补充的话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你最好把衣裙脱下烤,这样能快一点干,水蒸湿气容易侵入身体。你穿在身上烤对身体不好。”
  张子文说的是实话,随口这么一说倒也没有想到其他方面,但唐影扭捏的表情让他很快反应过来。张子文心里一跳,见识内衣美女的春色看来还是有望。
  “……我……我听你的……我……这就脱……脱下烤……不过……你……你在外面等着我好吗?”唐影粉脸通红,说得好不费劲。

  瞧着她羞涩的表情,软语地恳求,张子文心中荡漾之余颇为失望,这下没得欣赏了,嘴里很不情愿地含糊答应了一声,脚下却磨蹭着不肯挪动脚步,以前曾在阿迪亚俱乐部不小心晃过一眼她的内衣秀,那时候他还老实面浅。闭眼颇快,惊鸿一瞥的那一瞬间还是令他回味无穷,现在真人版再现。错过了这大好机会,哪还有下一次?
  “你……你快出去呀……”唐影瞧他磨磨蹭蹭,忍不住催促了一声,想着待会儿自己赤身露体,心跳不由加快,她知他想赖着不走,这家伙好色,唐影老大不放心。
  还是乖乖出去吧,赖是赖不下去了,这极度的诱惑看来是欣赏不到,张子文干吞了一口唾沫,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外走去。
  “别……别走远了……”唐影见他走到了石室边缘,再走就脱离了自己的视线,连忙说道:“……就在那里行了,你……就在那背着身子,让我能瞧见你的背影……”唐影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有些矛盾,自己不想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可是,他要是回过头来怎么办?唐影有点不敢想下去。

  有戏,张子文在石室边缘定住了脚步,心里暗喜不已:“站……这里行吗?”
  “可……可以了。”唐影咬了咬牙,赌了“……没有我允许,你可别回头,不然我会生气的。”
  不回头就不回头吧,张子文心里很勉强地嘀咕着,能近距离背对着她,意淫一下也是不错,真个让自己唐突她,张子文多半还是不敢,只是现在地他长期处在花丛中,对美女身体地好奇自制力依然差得离谱,也没有以前做处男的时候那么厚道面浅,心里痒痒肯定是难免,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忍住不回头……
  有动静,背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虽小,但耳力敏锐的张子文仍然听得真真的,她在脱衣裙了吧?脱光了?内衣是什么颜色?性感吗?透明吗?天,张子文心痒难耐,小腹下有了丝异样感觉,折磨,明知道身后活色生香,自己却只能傻乎乎地背对着她胡思乱想,这不是折磨人么?张子文心里直呼要老命。
  张子文受着折磨,唐影也好不了哪去,此刻的她身上只剩下几片又薄又透明的情趣内衣,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穿了跟没穿一样,那双性薄如蝉翼的丝裤袜紧裹住她修长的美腿,诱惑无比,就这样,她还在犹豫脱不脱这最后的诱惑,离自己几米远就站着个男人,虽然背对着自己,但她总觉得他脑后还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的身体,她地粉嫩脸蛋红得发烫,浑身不自在,太羞人了。

  唐影犹豫片刻,都这样了,还是脱……了吧,她忍住心跳,红着脸蛋,双手轻舒,很轻,很温柔,那双开裆丝裤袜一点点地被她的纤纤玉手卷下腰身,美腿,她的动作很慢,也很小心,优雅无比,这时她的习惯,丝裤袜弄滑丝了对女人来说可是很不体面的事情。
  将丝裤袜轻轻拉直晾在了木架上后,她微微有点颤抖的手开始解除最后的防线,很快,薄薄的贴身透明内衣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
  完美的身体,此刻的唐影已经一丝不挂,浑圆饱满的双峰颤巍挺翘,那顶端的嫣红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小腹平坦光滑,肌肤似雪,修长的美腿交叉着,堪堪遮住那羞人的妙处,她的美眸瞧着背着自己的张子文,紧张,害羞,还有一丝害怕,她好怕他回头,此刻他如果使坏回头,自己可全完了……
  身后没了动静,石室内异常安静,气氛微妙,还有丝燥热,身后可是美女,也许是不着寸缕的绝色尤物,背着身子的张子文艰难得熬着,她一丝不挂了吗?一定是,他能感觉到她紊乱得气息,张子文心中几乎能肯定,乳房、美腿、丰臀,再加上那无敌的美貌,张子文满脑子的春色旖旎,一想着她成熟完美的裸露玉体,本就生理反应强烈的部位更是蠢蠢欲动,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血气方刚的他有点控制不住的想回头去饱览春色,他的气息变得粗重起来,思想斗争激烈……
  “哎呀……”身后忽然响起了声轻微的娇呼。
  有意外?张子文听得很清楚,反应相当的迅速,条件反射般猛一回头,眼前的景致不觉让张子文呆了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