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重生之妙手狂医》->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进山
( 本章字数:3576 更新时间:2017-11-4 20:34:00 )


  弓正富这会正在喝酒,是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他儿子不洗脚导致米子轩跑去了弓清雨的房间,这要是知道的话弓正富抽死弓强的心都有。

  米子轩直接躺下,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弓清雨住的房间跟弓强住的差不多,条件都不好,但到底是女孩的房间,哪怕弓清雨刚回来,还没在这睡过一夜,但房间也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味,很是好闻,米子轩很没节操很不要脸的嗅嗅鼻子,嘴里道:“真好闻。”

  弓清雨俏脸一红,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如此的不要脸那?

  弓清雨伸出手推推米子轩道:“往里边点。”

  米子轩立刻跟一只特大号的蛆似的蠕动到了床里边,看得弓清雨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米子轩侧躺着一手托住头看这弓清雨道:“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后要多笑。”

  来之前弓清雨是心事重重,担心父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现在知道李怀涛是为了让她回来才骗她,弓正富根本就没事,心里的担忧全部消失不见,心情自然好了很多。

  弓清雨瞪了米子轩一眼,不过在米子轩看来这就是在给他丢媚眼,立刻嘿嘿的傻笑个不停。

  弓清雨没在搭理米子轩,从柜子里翻找出被褥放在床中间,算是三八线,不让米子轩过线,米子轩也没说什么,躺在那闭上了眼,坐了一天的车他也是真累了。

  很快灯就被弓清雨关上了,房间里陷入黑暗中,米子轩静静的躺着,心里很平静,但弓清雨的内心可并不平静,长这么大她根本就没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过,此时她紧张、忐忑而担忧,担心米子轩会不会一会对她动手动脚的,真出现这样的事她该怎么应对那?是跟以前一样抄着扳手打那些对她心怀恶意的男人,可他对自己很好,给自己治病,给自己住的地方,给自己吃饭的钱,还不远万里的陪自己回来,他不是坏人啊!

  想到这弓清雨的心是更乱了,难道任由他欺负自己吗?一想到这些弓清雨的心不但乱,并且感觉身体正在逐渐升温,呼吸竟然都有些急促起来。

  过了会弓清雨听到米子轩轻轻的鼾声,显然这货已经睡着了,弓清雨先是长出一口气,很快莫名又有些失望,但到底为什么失望她自己都不清楚。

  这个晚上米子轩睡得很香,弓清雨却是辗转反侧到凌晨才睡。

  第二天一早外边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弓正富一边敲一边不耐烦的喊道:“开门、开门。”

  弓清雨吓了一跳,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赶紧跳下床把门打开了,弓正富往里边一看发现米子轩衣服穿得好好的,正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床中间还隔着一床被子,显然这两个小年轻昨天晚上没做什么坏事,到是让弓正富长出一口气,但很快就不满的喊道:“你要脸不要脸?还没跟人结婚,就住到了一起?传出去你让我怎么做人?”

  这年头年轻男女未婚同居的太多了,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但弓清雨的家乡太偏远,人们的观念还没那么开放,在这个闭塞的小村子里弓正富这些人还是认为未婚同居是很丢脸的事,谁家的孩子出了这样的事,以后就别想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来,所以才生了这么大的气。

  弓清雨被弓正富这么一骂,立刻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米子轩下了床刚要说话,弓正富就抢在他前头没好气的道:“我们这也没什么好玩,但你大老远来了,一会吃了饭就让你二叔带你去林子里转悠转悠,运气好能抓点野鸡兔子什么的。”

  弓正富话音一落李怀涛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对,对,我带你进山玩,你们城里人肯定没下套抓过野鸡兔子什么的。”

  米子轩听他们说完就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劲,但到底那里不对劲他又想不出来,只能笑道:“好啊,那我一会就跟二叔去林子里转悠、转悠。”

  弓正富不想搭理米子轩,迈步走了,农村的早点就是那几样,白粥、馒头、咸菜,米子轩不是个挑食的人,吃这些也是吃得狼吞虎咽的,并且饭量还很大,看得弓强至撇嘴,不停小声说米子轩是个饭桶,这话米子轩其实听到了,但却并不以为意。

  吃了早点李怀涛就张罗着带米子轩进山,弓清雨也想去,她离开这么多年了,对家里的人感到很陌生,如果米子轩在不在她身边的话,她就会感到害怕,所以她想跟着,但弓正富却说什么也不让她去,说什么女人进林子不吉利,还说她这么多年不回来了,得跟着李素梅去看看村里的亲朋好友,理由很充分,弓清雨最后也没去成。

  李怀涛带着米子轩进了山,山里很冷,但空气很清新,李怀涛一边走一边米子轩说怎么下野鸡套、兔子套,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城里人肯定听得就津津有味,兴趣大增,但可惜的是米子轩虽然是城里人,但野外求生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别说下套抓野鸡兔子了,你让他弄陷阱抓野猪那都不是难事。

  这么一来米子轩听得是意兴阑珊,只是处于礼貌还时不时回上一句,李怀涛也察觉到了米子轩对这些事没兴趣,他也懒的废话了,索性就不说了,在前边闷头带路。

  倆人这一走就走了两个多小时,太阳都高高的升起来了,也没见李怀涛下什么野鸡套、兔子套,米子轩忍不住道:“二叔,走这么长时间了还不下?”

  李怀涛笑道:“你不懂,这东西不是乱下的,要找好地方,这样才能抓到野鸡兔子这些东西。”

  米子轩听得直撇嘴,这简直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那,一路走来米子轩都记不清楚发现多少下套的好地方了,李怀涛这话骗骗外行,骗他?那简直就是做梦。

  米子轩看得出来李怀涛带他出来是有别的打算,他也不点破,到要看看这老小子要干什么。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继续往前走,走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李怀涛总算是停下了脚步,此时的他已经是满头大喊、气喘吁吁的了,米子轩到是脸不红心不跳,李怀涛到没起疑,只是认为米子轩年轻身体好,自己老了才会这样。

  李怀涛站在那喘匀称了气,又看看时间才道:“小米啊,叔肚子疼,去方便下,你在这等,别乱跑。”

  米子轩点点头,李怀涛立刻捂着肚子一溜烟的跑远了。

  李怀涛跑出去好远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发现看不到米子轩了,立刻嘿嘿一笑道:“小子自己在林子里转悠吧,希望你狗日的运气好,别遇到狼什么的。”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李怀涛才到了弓正富家,弓正富一见到他就道:“怎么样了?”

  李怀涛嘿嘿笑道:“我老李出马你还不放心吗?我给他丢林子里了,他一个外地人根本就找不到回来的路。”

  弓正富有些担心道:“他可别出什么事啊,这要是出事了派出所的找我们可咋办?”

  李怀涛笑道:“不能,我带他去的那地方在往前走一阵子就能看到马路,他又不是傻子,找不到回来的路肯定要上马路拦车的,这么一折腾,他少说两三天也回不来,两三天的时间足够你把事办利索了吧?”

  弓正富撇撇嘴道:“还用两三天,今天事就办得差不多了。”

  李怀涛一愣道:“这么快?”

  弓正富笑道:“能不快吗?不快钱可就来得慢了,今天你带那小子前脚走,我后脚就去办事了,看看……”说到这回身一指,李素梅正在做菜,还都是好菜,比昨天招待米子轩的可要丰盛很多,旁边还有几瓶好久,都是弓正富白天去镇上买的。

  李怀涛不解道:“你这是?”

  弓正富哈哈笑道:“你啊一会就坐下来喝酒就行了,今天这事我就给他办成了,你那份少不了你的。”

  弓清雨这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李怀涛,但却没看到米子轩立刻道:“二叔他去那了?”

  李怀涛没回答,看向弓正富。

  弓正富一瞪眼吼道:“什么他他的?你给我滚回去,不喊你不许出来。”

  弓清雨呆愣愣的看着父亲,这还是昨天那个见到他喜笑颜开的父亲吗?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弓正富迈步就走了过去,粗暴的把弓清雨推回了房间,回手还把门给锁上了,根本就不管弓清雨不停的拍门叫喊。

  李怀涛有些担忧的道:“老弓这样行吗?”

  弓正富冷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她是老子的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由不得她。”

  弓清雨在里边焦急的喊道:“爸你要干什么?”

  弓正富冷冷一笑道:“干什么?给你找婆家,一会你给我乖乖的,你要是闹腾,老子打断你的狗腿,你特么的给老子添了多少麻烦你自己不知道?现在你得为这个家干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