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重生之妙手狂医》->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章 无耻
( 本章字数:3525 更新时间:2017-11-4 20:26:00 )


  森永新源口中所谓的药品那值一千万这么多?他说一千万不过就是想逼着楚欣月就范而已,并且还不怕被人揭穿,毕竟他口中的药品来源于日本,价格是多少他说了算,就算楚欣月去找京医大第一附属医院的人求证也没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种所谓的特效药到底多少钱。

  楚欣月此时内心陷入了剧烈的挣扎中,她想救自己的丈夫,但又不想出卖自己的身体,眼前这个她几分钟前还十分尊敬的森永教授,此时在她看来是那么的让她感到恶心,可她却又不敢发作,因为森永新源口中的药是或许是目前唯一能救她丈夫的。

  森永新源虽然是个日本人,但却知道华夏有句老话叫做欲速则不达,他也没在说什么,只是让楚欣月回去好好考虑下。

  一回到病房楚欣月就跟丢了魂似的,连病重一直有气无力很没精神的张友东都看出来了,他问了几句楚欣月怎么了,但这种事楚欣月那可能跟丈夫说?只是说自己今天有些不舒服便敷衍过去。

  此时窗外是阳光普照,万里无云,十分好的天气,但楚欣月心中却是愁云惨淡、天人交战。

  张雪珍并没在病房里,被张友东的主治大夫叫走了,她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看女儿这个样子楚欣月就忍不住想起了森永新源那张让她作呕的脸,瞬间就紧张起来,站起来拉着女儿就去了卫生间,一进去就急道:“珍珍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张雪珍眼泪滚滚落下,扑到母亲的怀里强忍着哭声小声道:“妈对不起,我、我配型失败了。”

  楚欣月一听这话竟然是长出一口气,她还以为女儿被森永新源那混蛋欺负了,长出一口气后心里难受得要死,配型失败,也就意味着她的丈夫失去了手术治疗的机会,目前要么进行介入、放疗、化疗这样的治疗等死,要么就答应森永新源,在没别的路可走,一想到自己要去陪森永新源,楚欣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母女两个躲在卫生间无声的痛哭起来。

  这时候云信衡等人也分头行动,去病房中劝患者不要接受森永新源的治疗,这样的话所有大夫都说得尴尬无比,有的竟然说得结结巴巴的,没办法,前几天他们还陪着森永新源查房,给患者介绍他是来自日本癌研有明医院的教授,是来帮助大家对抗病魔的,可转眼间又让患者不要相信他的话,不接受他所谓的治疗,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样的话大家不想说、说不出口,可却还得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森永新源拿华夏的病人当实验体。

  肿瘤科住的都是什么病人?都是身患癌症的患者,对于他们来说什么也没有活下去重要,云信衡等人不说还好,这一说,竟然起到了反作用,竟然有大批的患者跟家属去找森永新源咨询他所谓的新型药物治疗,显然很多人都心动了,不管行不行,他们都想试试,试的话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不试就没任何希望了。

  身患绝症的患者的心态跟输急眼的赌徒差不多,都想不惜任何代价翻本,也正是利用患者们这种想活下去的心里,社会上才多了一批装神弄鬼、卖假药的骗子,甚至有的患者明知道他们是骗子,可还是想试试,只因为他们想活下去,他们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自己的亲人、朋友,他们舍不得走。

  这样的结果云信衡、米子轩等人自然早就猜到了,但他们只能这么做,尽人事,听天命吧。

  米子轩憋屈得要死,甚至动了杀心想干掉森永新源,也是在这时候楚欣月内心中挣扎了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她来到森永新源的办公室里,并没有落座,用冷淡的声音道:“我答应你,但是要在我丈夫治疗后。”

  楚欣月也不是傻子,来之前早就咨询过大夫,问森永新源的药物到底多少钱,也正如森永新源所想,楚欣月问谁都没用,这种药物来自日本,森永新源说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京医大第一附属医院的大夫也好,药剂科的主任也罢,都无权定价,也不知道这种药品真实的成本价格。

  楚欣月没办法,只能来找森永新源,为了救自己丈夫她豁出去了,就当被鬼压了,虽然心里千般不愿,但这是唯一能救她丈夫的办法,不过前提是必须在治疗之后,看到他丈夫有所好转,她才会去陪森永新源这老色鬼。

  森永新源微微一笑道:“夫人您的决定很正觉,我答应你,签字吧。”说到这森永新源拿出早就打印好的治疗知情同意书让楚欣月签字,让楚欣月签这东西,不是森永新源怕她事后不认账,而是不管任何患者要接受他的治疗,都要签一份这样的治疗知情同意书,这是侯宇星跟高层据理力争得来的,不然的话森永新源就能肆无忌惮的给任何患者使用他所谓的特效药。

  楚欣月自然做了决定,也没墨迹,看了看这份治疗知情同意书后就在上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没看森永新源一眼转身就走。

  看着楚欣月的背影森永新源冷笑连连,他不怕楚欣月事后不认账,他自有办法逼着她乖乖就范,这个美艳的少妇拿下了,下一个就是她的女儿张雪珍。

  森永新源知道自己去找张雪珍的话,楚欣月肯定不会让她来,但他也没必要自己出面,找到跟他勾搭成奸的那名拜金护士,让她去喊张雪珍,很快张雪珍就来了。

  张雪珍跟她的母亲一样,一进来看森永新源的目光是尊敬的,是充满希望的,现在他或许是唯一能救她父亲的人,涉世未深的她,根本就没看清森永新源丑恶的嘴脸。

  森永新源没什么耐心跟张雪珍兜圈子,直接就道:“现在唯一能救你父亲的就是我研发的特效药,这点想必张小姐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现在病房里的病人说的都是关于森永新源研发的特效药,张雪珍又不是聋子如何听不到?

  她立刻用希翼的眼神看向森永新源道:“森永教授求求您救救我父亲吧。”

  森永新源看到张雪珍这幅希翼之色,就知道眼前这个高妹是他的囊中物了,他立刻图穷匕见道:“我可以救你父亲,但你要陪我一夜。”

  张雪珍蹭的站起来,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森永教授您说什么?”

  森永新源冷冷一笑,在也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他死死盯着张雪珍俏美的脸蛋,高耸的酥胸一次一顿道:“陪我一夜,我救你父亲。”

  简单的一句话就跟一道惊雷般在张雪珍耳中炸响,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震得她大脑一片空白,她感觉自己是在做梦,森永教授怎么会提出如此无耻的要求?这怎么可能?

  森永新源也不说话,双手抱在胸前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等着张雪珍就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雪珍终于清醒过来,她用颤抖的声调道:“森永教授你……你……”

  森永新源用贪婪的目光不停的在张雪珍身上巡弋着,他笑道:“还是那句话,陪我一夜,我救你父亲,不然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吧。”

  张雪珍在不想相信耳中听到的话,此时也不得不信,大大杏眼中顷刻间蓄满了泪水,她愤怒道:“你怎么能这样?”

  森永新源站起来,绕过办公桌来到张雪珍身边,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道:“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你提供你的身体,我救你的父亲,多么的公平,美丽的小姐你好好想想吧,我还有事。”仍下这句话森永新源再次贪婪的看了看张雪珍,嗅嗅鼻子吸入她身上的香味,这才转身离开,在森永新源看来,这对母女谁也掏不出他的手掌心。

  张雪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森永新源的办公室的,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但到了病房外边,她赶紧擦擦眼泪,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恢复正常,她不想让父母看出自己有事来。

  楚欣月是这样,她不会告诉丈夫、女儿自己要付出身体来救自己的丈夫,张雪珍也是如此,她绝对不会告诉父母,她要用出卖自己身体的办法救父亲。

  张友东病得很重,根本就精力去观察自己妻子跟女儿的神色,躺在那不停的轻声痛呼着,显然很难受。

  楚欣月、张雪珍母女都想着自己的心事,坐在那谁也不说话。

  门开了,米子轩走了进来,他冲张雪珍招招手,发现她根本就没察觉,双眼无神的聚焦在白色的被子上,米子轩叹口气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这才让张雪珍惊醒,但是楚欣月到现在竟然都没察觉到米子轩进来了。

  米子轩让张雪珍跟他出来,到了外边他叹口气道:“不要接受森永新源的治疗,他只会害死你父亲,根本就不能救他。”

  张雪珍低着头久久不说,过了好一会才幽幽叹口气道:“谢谢你米主任,我知道了。”说完转身进了病房。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