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重生之妙手狂医》->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往死路上逼
( 本章字数:3511 更新时间:2017-11-4 20:23:00 )


  为什么米子轩说路鹏宇太孙子了,这么损的招都想得出来?这还得从直肠癌根治术说起,直肠癌根治术简单点来说可以分两种,一种是保肛,一种是不保肛。

  保肛就是保住肛门,不保肛就是切除肛门上段的直肠,缝合肛门,然后在腹部做造瘘口,简单点来说就是在腹部上打个切口,把肠管抻出来,缝合固定在皮层,以后患者的大便就从腹部造瘘口中的肠管中排出。

  路鹏宇让谢天宁管的患者,就是因为癌肿距离肛门太近,没办法保肛,只能在腹部做造瘘口的患者,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了造瘘口瘘,粪便不全是从造瘘口上的肠管排出,有一部分流到了脂肪层、肌层,也就说腹膜到皮层这一段的肠管有破损处,导致粪便顺着破损流出。

  遇到这样的患者自然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二次手术,打开腹腔,拆除造瘘口与肠管的缝线,取出肠管缝合破损位置,如果破损位置太多,就要游离下边的肠管,长度达到一定的标准后,切除有破损的这一段肠管,然后把下端完好的肠管再次塞入吻合口缝合固定。

  但是患者刚经历过一次大手术,身体虚弱,在加上造瘘口瘘的原因,粪便进入了脂肪层、基层,导致了感染,患者反复高烧不退,身体是更虚弱了,这个时候患者的身体是没办法耐受二次手术的。

  手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做任何手术前是必须都要评估患者的身体情况的,尤其是心、肺、肝、肾以及凝血机制,如果这些器官功能不全,又或者凝血机制有问题,手术一般是不会做的,因为不管是麻醉还是手术,都会对这些器官造成极大的负担,哪怕就一个器官功能不全,贸然手术的话,这个器官因为承受不了麻醉、手术带来的负担,便会崩溃,最终导致患者死亡。

  而路鹏宇让谢天宁管的患者,因为刚经历了手术,又因为造瘘口瘘反复的发烧,各项检查结果回馈的数据不用想,都相当差,就她这个情况是没办法耐受二次手术的,所以只能选择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是个什么样的方案?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那么几条,增强患者体质,抗炎治疗,造瘘口每天进行冲洗,尽可能的把流到脂肪层、肌层的粪便冲洗干净。

  前者无非就是输液,给患者用各种的能量合剂,包括血浆、白蛋白的输入,然后就是抗生素,但后者可就麻烦了,冲洗的过程是用50毫升的注射器抽生理盐水反复的注入到窦道中(粪便反复进入脂肪层、肌层造成感染,使得脂肪、肌肉坏死出现的囊腔),冲洗的过程窦道中的粪便会流出,冲一次就弄一手的屎。

  恶心是恶心,但要是能冲洗干净到还好说,可实际情况是就算你一天冲一百遍、一万遍也冲洗不干净,因为肠管上有破损,时时刻刻刻顺着破损都会流出粪便、粪汤。

  肠管上的破损是根源,根源不除,怎么冲洗也是冲不干净的。

  在有刚经历过一次大手术的患者身体情况本就很差,这又出现了造瘘口瘘,让他的身体情况变得更糟糕了,想靠他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使得肠管上的破损愈合几乎是不可能的,反复的粪便顺着破损处溢出浸润、侵袭着肠管,会导致反反复复的感染、发炎,会让肠管上的破损越来越大,破损越来越多,破损处越大、越多,粪便流出来的就越多,意味着不管用什么样的抗生素,也难控制住他的感染,最终导致恶性循环越演越烈,最终患者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反复感染、消耗出现崩溃,步入死亡。

  在有这名患者本该术后进行化疗的,通过化疗延长他的生命,但因为造瘘口瘘,他的身体耐受不了化疗,所以只能放弃。

  直肠癌的五年存活率本就不高,在加上不能化疗,这等同于宣判了他的死刑,手术也白做了。

  家属之所以让患者做手术,还不就是希望他能多活几年?可现在钱花了不少,人也活不长,家属能不急?

  谢天宁是在京城的大医院待过,可患者这样的情况放到大医院那些大专家、教授也是束手无策,患者不能耐受二次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保守治疗又不能在短时间内让破损的肠管愈合,反而是肠管的破损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粪便流出的一天比一天多,怎么冲也冲不干净。

  病根其实就是破损的肠管,但却没办法除去病根,这根本就是个死结,那些大医院的大专家、大教授都没办法,谢天宁又不是大罗金仙,他怎么可能解开这个死结那?

  他解不开死结,患者遭罪,家属怨气大,在现在的人看来,人送到医院,医院就必须治好了,治不好就是你们医生无能,是你们医生耽误了我们亲人的治疗,在加上家属花了那么多钱,人最终还是没了,这怨气可就更大了,十有八九会闹起来,到时候谢天宁挨顿揍都是轻的,家属一闹,医院就要息事宁人,不管这事怪不怪谢天宁,首先你谢天宁就要跟家属道歉。

  谢天宁有过错吗?手术不是他做的,他也尽心心里给患者治了,可这病实在是太棘手了,他不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大罗金仙,遇到这样的患者他也没办法,他没错。

  为了给这名患者治疗,他每天都要有七八次弄一手的屎,整天身上臭烘烘的,干这么脏的活,最后还得给家属道歉,别说他了,换成谁也受不了这委屈啊?

  受不了怎么办?要不谢天宁不道歉,仍下白大衣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他不干了,这可就顺了路鹏宇的心。

  捏着鼻子认了,跟家属道歉,可以,医生还可以当,但以路鹏宇的为人到时候难听的话多了,例如什么你谢天宁去大医院进修了三年,连这点小病都治不好?你怎么进修的?整天混日子那吧?

  到那时候比这难听的话还有,这些话一传出去,都不用半天,医院上上下下几百号人可就都知道了,这名患者到底多棘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谢天宁治不好这名患者并不是他的技术有问题,而是患者的病太难治,知道这情况的人也就普外这么几号人,偏偏路鹏宇跟他是冤家对头,他可是外一科的主任,谁会、谁又敢为他谢天宁鸣不平?不想混了吗?所以都会选择闭口不言。

  知情的人不敢说,那这些流言蜚语可就是真的了,谢天宁技术不行,把患者给治死了这事可就坐实了,传到患者耳中患者会怎么想?传到领导耳中领导又会怎么想他?

  到那时候谢天宁的名声可就彻底臭了,患者不敢找他看病,领导认为他技术有问题,出去进修三年,非但连这点小病都没给人治好,还把人治死了,这样的人还敢用他吗?

  谢天宁的前途是一片昏暗,除非他走人,不然有这大帽子在,他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路鹏宇这是摆明了把谢天宁往死路上逼,偏偏还说得一点毛病都没有,谁让他是主任,他让谁管什么样子的患者谁就得管,谢天宁不管?那就是目无领导,犯了职场的大忌,以后也没那个领导敢用他这样的人。

  管吧,那就是自己踏上死路,要么赶紧滚蛋,要么就在县医院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谢天宁不傻,自然知道这些情况,当时气得脸先红后白,站起来就要跟路鹏宇争辩几句,米子轩却一把拉住他小声道:“老谢这时候你跟他吵,吃亏的是你,一会咱们看看患者在说。”

  谢天宁立刻诧异的看向米子轩,意思是你这不是看着我往火坑里跳吗?

  米子轩没看谢天宁,侧头看向路鹏宇,在路鹏宇、谢天宁看来如此棘手的患者,但在米子轩看来,还是没什么太大的挑战,不过来医院这么久了,终于遇到个像样的患者,以前那些患者治起来更没难度。

  来了外一后米子轩发现事情越来有越意思了,他巴不得多来点棘手的患者,没棘手的患者,怎么显出他的技术来?就做点阑尾炎?太没挑战了吧?

  路鹏宇以为谢天宁会跟他大吵一架,那他就有理由找院长拍桌子去了,谢天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顶撞我,我这主任没办法当了,外一科有他没我,苏院长您看着办!

  出现这样的情况,苏志强为了维持外一的稳定,开除谢天宁到不至于,但肯定给他发配到一个清水衙门束之高阁,一身技术没地方使,受不了谢天宁就滚蛋,受得了满身的技术算是白学了。

  可谁想谢天宁竟然没跟自己吵,这有些出乎路鹏宇的意料,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患者他一接手,也是踏上了死路,等着倒霉吧。

  想到这谢天宁突然看到了米子轩脸上那玩味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他也没当回事,米子轩是跟着谢天宁的,患者一死谢天宁就得倒大霉,米子轩也得受连累,到时候一脚踹出外一也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