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使街23号》->第三部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章 宝石街的神秘迷迭香
( 本章字数:18938 更新时间:2008-1-11 7:59:00 )

    该去吗?还是不要吧!可是……   
    站在宝石街街口的我正看着手里毫无动静的手机,拼命地犹豫着!   
    今天早上SUN的电话仿佛还在我耳边,他说他会告诉我李哲羽死亡的真相,可是还有什么真相?!李哲羽不就是被他害死的吗?   
    摔了SUN的电话之后,想要弄清楚一切的那些问号却像涟漪在心底一圈一圈地荡开,结果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来了。   
    “哟——好漂亮的小妞!跟哥哥们一起去喝两杯怎么样啊?”   
    呜……好恶心的人!宝石街果然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到处都是灯红酒绿,喝得醉醺醺的人随处可见!   
    我身体往后缩了缩,扫视了一下面前这三个浑身酒臭的小混混,一转身飞快地往街对面跑了过去!   
    呜呼!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来了,就还是去找SUN问个清楚吧!那些困惑像石头一样压在我的胸口上,压得我难受极了!反正问题迟早都会水落石出的,没必要再继续拖下去了!   
    “哈哈哈哈!小姑娘被我们吓跑了!”   
    “真是的!说了让你斯文一点!不行了吧!哈哈哈哈!”   
    那三个小混混在我身后放肆地狂笑着,我拼命忍住心里的害怕,眼睛不停地往街道两边看着!   
    AngelBar……AngelBar……   
    啊!找到了!AngelBar!在那里!   
    快走到宝石街的街尾,我突然在一个小巷子口看见了一个用紫色霓虹灯拼接成的招牌——AngelBar! 
    “HI!小妹妹!来AngelBar玩玩啦!里面有很多帅哥哦!”站在Bar门口招揽客人的女子夸张地笑着朝我招了招手。   
    我厌恶地皱了皱眉头,猛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朝街对面走了过去,跟在招揽客人的女子身后,憋着气走进了AngelBar。   
    嘭嚓!嘭嚓!嘭嚓嚓嚓!   
    呜呼……我的天啊!真搞不懂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到这种地方来打发时间!这里面的光线昏暗极了,而且又闷又热,音响的声音大得像超声波一样,震得耳朵生疼!坐在里面的人一个个都眼神迷离,像得了失心疯似的不停地摇头晃脑!要不是我一开始已经知道这里是酒吧,我一定会以为自己到了精神病医院的!
   
    带我走进来的女生把我领到一张空的座位前然后就离开了。我站在一小片空地上,踮着脚四处张望,突然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肩膀。   
    咦?是SUN吗?   
    我飞快地转过身,可是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一张长得像千层糕一样皱巴巴的脸!
    我的脑袋已经被“超声波”震得迷迷糊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千层糕”却突然对着我色迷迷地舔了一下舌头,把他刚刚喝过一口的酒递到了我的面前。   
    “小妹妹,陪叔叔一起玩一下吧?叔叔好孤独哦!”   
    恶!恶!恶!恶心死了!   
    听见“千层糕”像鼻涕一样黏糊糊的声音,我恶心得差点吐了出来,赶紧闪到了一边!   
    “对不起,我是来找人的,不是来玩的!”   
    “小妹妹,别害怕!你要找的不就是叔叔我吗?”   
    哇呀呀!去死吧!恶心的“千层糕”!就算我苏佑慧眼睛瞎了也不会来找你的!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是来找我的。”   
    正当我被“千层糕”恶心得抓狂,一只手突然拦在了我和“千层糕”的中间!   
    “SUN?!”看见这张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我惊讶得叫出了声来。   
    “什么啊!原来小妹妹已经有人了!真无聊啊!”“千层糕”打量了一下穿着华丽的SUN,端着酒杯悻悻地离开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SUN,虽然他刚才帮了我,可是我心里却一点点感激之情也没有,心里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呵呵,佑慧,你果然还是来了。”SUN抿了一口手中端着的酒,扬起一边嘴角,坏笑着看着我,“佑慧,你胆子可真够大的。不过这种地方和你还真是不相称呢!难道你不怕被我告发,让你万千的FANS们伤心绝望吗?”   
    “哼,你不会这样做的。”我面无表情地哼了哼,瞥了SUN一眼,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着,“SUN,你今天突然打电话约我见面,不可能完全是为了告诉我神秘井底发生的事情,你一定也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吧!所以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不用绕弯子了。”   
    啪啪啪!   
    听见我的话,SUN愣了愣,装模作样地鼓起掌来。   
    “聪明,真不愧是米兰公主!没错,我今天叫你出来,其实是想要跟你做个答问游戏!”   
    “答问游戏?!”SUN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呵呵。”SUN像狐狸一样看着我狡黠地笑了笑,把酒杯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们互相提问,然后互相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如果有一方回答不上来,这个游戏就终止,怎么样?”   
    我犹疑地看了看SUN的眼睛,心里奇怪得直打鼓。   
    这家伙到底想玩什么鬼把戏?既然是想和我互相交换信息,那就直说好了,为什么还要玩什么提问游戏?!不过既然我已经鼓起勇气来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吧!先顺着他的意思,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招!   
    “好,我答应你。”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呵呵,佑慧,我真是越来越敬佩你的胆色了。”SUN端着酒杯,身体斜倚在旁边的桌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为了表示我今天邀请你来这里的诚意,我让你先问我问题。”   
    “让我先问?”   
    “对,让你先问。”SUN肯定地点点头。   
    我咬着嘴唇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绪。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想知道,那天神秘井为什么突然会涨水?”   
    “啧啧啧!”SUN挑着眉毛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佑慧,你还真是不会拐弯抹角呢!居然一开始就问这么直接的问题——说实话,那天我受的惊吓也不小呢!”   
    “你到底要不要回答?”SUN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有些恼火。   
    “好好好,我说!”SUN“呵呵”地笑着,长长吁了一口气看着我,“其实神秘井下面有一个水阀的开关,那天有人碰了那个开关,打开了拦着暗河水的石门,然后神秘井就被暗河的水淹掉了。”   
    “那是谁碰到的那个开关?!”我焦急地问。   
    “呜……”SUN撅着嘴摇了摇手指头,“不能破坏游戏规则哦佑慧,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刚刚我已经回答了你问的问题,接下来该我提问了。”   
    可恶,SUN这家伙是故意在吊我的胃口!   
    可是究竟是谁碰了那个开关?又为什么要碰那个开关?还有,金月夜为什么会昏迷?宝藏究竟落到了谁的手里?这一切我真的好想知道……
   
    “好了,轮到我问了。”SUN清了清嗓子,我赶紧打起精神回过了神,“那天你和李哲羽往外逃的时候,他有对你说跟宝藏相关的话吗?” 
    宝藏?那天我和李哲羽拼命往外逃时,李哲羽不停地鼓励我求生的勇气,哪里还有精力去说什么宝藏的事情?!SUN这家伙简直就是财迷心窍!   
    “没有。”我肯定地摇了摇头,“那天我们被水流追得拼命往外逃,根本就没有时间说太多话。”   
    “嗯,这样说倒也是……”SUN摸着下巴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一道蓝色的镭射灯从他面前闪过时,我却发现他正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像是在探测我说的是真还是假。   
    哼,这家伙比我想象中还要狡猾多疑,我得小心提防他才行。   
    “OK!It’syourturn!”过了好一会,SUN突然打了个响指,用手指比了个手枪的动作朝我指了指。   
    我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睛,接着问第二个问题。   
    “那……那天在神秘井底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次我学乖了,索性把心里所有的困惑全都总结成一个问题抛了出来!   
    “呵呵,佑慧,你好狡猾!”SUN抬起眉毛欣赏地笑了笑,可是在我的眼中,他的笑容却是充满了嘲讽,“你真的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我看了SUN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些害怕知道答案了!可是真相已经近在眼前,我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吧。”SUN像个就快要逮住猎物的猎人一样强忍住兴奋,坏笑着放下酒杯,嘴巴凑到了我的耳边,“那天在井底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而且金月夜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哦!”   
    “什么?!”听见SUN的话,我几乎惊声叫了出来!   
    金月夜是关键人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SUN说的那个神秘井的水阀是金月夜开启的?!还有不得了的大事,指的是宝藏吗?!   
    “佑慧,你想知道金月夜到底做了什么吗?”SUN就像看穿了我的心事一样,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着我。
    我猛吸一口气,拼命地让自己保持冷静,用力点了点头。
    “其实他和我……”
    “佑慧!”
    答案即将被揭晓,一个紧张的声音却突然在我们身旁响起,将一切都阻挡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恼火,反而好像松了一口气!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咦?刚才叫我名字的人是谁?声音好像很熟悉……   
    我迟疑地转过头,竟然发现金月夜穿着HAPPYHOUSE的制服正气喘吁吁地站在我们的面前!   
    “金月夜?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猛眨了几下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思绪依然还沉浸在SUN刚刚说的那些话里。   
    “这个我们等会再说。”金月夜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一把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后,用背把我挡得严严实实的。   
    “呵呵,金月夜,你果然还是来了。”对于金月夜突然出现,SUN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我站在金月夜的身后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听声音他好像挺得意的样子。   
    “SUN,看来你记性不太好,忘记我说过的话了。”金月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和平时一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他的语气里却是带着一丝寒意!   
    “哎呀,你生气了吗?好啦好啦!我并没忘记啊!”SUN说着伸手搭在了金月夜的肩膀上,“今天我约佑慧出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她最近怎么样!毕竟……她也是我的初恋嘛!呵呵……”   
    切!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他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他的初恋情人啊?!虽然当时我确实也曾经对他……  
    天啊!这简直就是苏佑慧人生中最最大的耻辱!!想起来就想把自己给掐死!   
    “呵呵,佑慧,我真想看看你知道真相之后的反应是什么样子啊……”   
    “什么真相?!”我看着SUN故作悠闲的样子,气愤地冲到他的面前,“真相就是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是害死李哲羽的凶手!”   
    “丧尽天良?”SUN听到我的话脸色一沉,“佑慧,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就是害死李哲羽的凶手?”   
    “不是你,还有谁?!”我的脑海里又回想起李哲羽掉入井底的一幕,胸口像是被狠狠撞了一下,“当初在神秘井下的只有你、李哲羽、金月夜三个人,不是你难道还是金月夜?!”   
    “佑慧,你可真聪明!”SUN扬起眉毛故作潇洒地吹了声口哨,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我身边的金月夜,“说不定真的就是金月夜呢!”   
    “SUN!”我冷哼了一声看向SUN,“金月夜是李哲羽最好的朋友,他根本就不可能那样做,而你最开始接近我们就是为了23号的宝藏!”   
    “金月夜就不想要宝藏了?”   
    SUN的话突然让我猛地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初在神秘井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金月夜会晕倒……下面传来的那声闷响究竟是怎么回事……   
    “SUN,希望你今天没有喝醉,别不小心说出多余的话。”金月夜冷冷地笑了笑,轻轻拨开了SUN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顺手拍了拍SUN的手碰到过的地方。   
    “呵呵,”SUN看了看自己的手,自我解嘲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今天虽然没有喝醉,但是因为看见佑慧太开心,所以不小心说了一点点!”   
    “……”   
    “不过今天见面的时间太短,那么复杂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所以我想下次和佑慧见面,如果时间充裕的话……”   
    “够了!”金月夜突然的大叫把站在他身后的我吓了一跳!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感觉他好像是在害怕什么。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金月夜压低声音说着,感觉就像是一只被迫臣服在大灰狼淫威下的绵羊,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个性张扬的他。   
    “哦?是这样吗?”SUN挑衅地看着金月夜,突然得意地大笑了起来,“呵呵,金月夜,这样最好。虽然我平时很有风度,不过我劝你最好是不要挑战我忍耐力的极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哦!”   
    “你说完了吗?”金月夜定定地看着SUN问。   
    “当然!”SUN往后退了两步,冷笑着点了点头。   
    “……”金月夜最后瞪了SUN一眼,转过身叹了口气看着我,“佑慧,我送你回家。”   
    “好!”我突然回过神,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有人不欢迎我的存在,那我先走了!”SUN拿起放在旁边的大衣,从我的身边走过时轻附在我耳边说,“佑慧,你想知道的事情其实金月夜那里都有答案。怎么?他没有告诉你么?呵呵……”   
    “……”我惊讶地看着SUN,脸上的表情风云莫测,“他!他跟你不一样!”   
    “那好吧,我就期待看到他的不一样喽!”SUN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和金月夜一眼,转身走了,只剩下我和金月夜还呆呆地留在原地。   
    周围的喧闹瞬间淹没了我急促的心跳声,闪烁的五色灯光落在我们的身上,像极了我此刻混乱的心情。   
    “佑慧,我们走吧……”好半天,金月夜才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轻轻叹了口气,示意我和他一起出去。  
    我跟在金月夜身后走着,默默低着头,心里却像挂了许多个水桶一样,七上八下的。   
    
    走出AngelBar,金月夜一路上没有说一句话。我不时地转头看他几眼,可又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SUN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还在我的脑海里搅动着,我的脑子都快要被这些问题搅得冒烟了!   
    “佑慧……你干吗这么用力捶自己的头?”金月夜突然回过头,奇怪地看着我。   
    “啊,没什么,我……头晕,呼——”   
    “原来是头晕,我还以为你是在自责呢!”金月夜抬头看着天空,长长地叹了口气,“某人做错了事,却完全没有受到良心的谴责!我胸口憋着口气咽不下去呢!”   
    呜呼!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提醒我,要我向他道歉吧?还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   
    我撅着嘴抛给金月夜一个大白眼,可是最后却还是张口道了歉。   
    “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咦?佑慧,你刚才是向我道歉吗?怎么我一点也没感觉呢?”金月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依然还是漫不经心,“女朋友背着男朋友和别的男生去酒吧碰面,应该是很严重的问题才对吧!光说一个对不起可不能了事哦!更何况刚刚说的‘对不起’一点诚意也没有!”   
    “那你想要怎么样?”我不耐烦地问,“还有,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AngelBar的啊?”   
    “呵呵!因为我和佑慧有心灵感应啊!”金月夜朝我挤了挤眼睛,轻而易举地就把我搪塞了过去!咦?!李哲羽因为金月夜而死?!这……这怎么可能?!李哲羽和金月夜之间亲密得像亲兄弟一样,李哲羽总是在金月夜需要他的时候,毫不吝啬地伸出援手,这样的李哲羽,金月夜怎么可能会害他呢?!
   
    想到这里,我一直揪在一起的心放松了下来,连周围的景物也变得可爱了很多。
    我默默地走在金月夜的身边。街道两旁的高楼里亮起的一盏盏灯火,照亮了回家的路。   
    “佑慧……”金月夜有点沉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如果……SUN说得没错,如果羽是因为我而死的呢?”   
    金月夜的话突然像一把尖刀,划破了宁静的气氛,让我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身边的金月夜微微伸开双臂,仰起头看着天空,脸上浮现出一个凄凉的笑容!风扬起他额头的头发还有他的衣角,恍惚间,我仿佛觉得金月夜就要驾着风,离开了一样!   
    金月夜说……羽是因为他而死的……   
    啊,我明白了!这只是金月夜在内疚,内疚自己当时被SUN那些坏人打晕,拖慢了我们逃跑的速度而已!可是金月夜之所以会被打晕,也是为了救我,如果要因此而内疚,也应该是我才对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狠狠纠结了起来,那种疼痛让我几乎窒息过去!   
    “金月夜,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自责的……”   
    “不需要?”金月夜瞪大眼睛看着我,脸上浮现出一丝被压抑住的欣喜,“佑慧,你会相信我吗?”   
    “嗯,相信。”我轻轻点了点头。   
    “佑慧……”金月夜开心地往前走了一步,可是突然,他又停了下来,脸上又恢复了那个凄凉的笑容,“不,你不会相信的。以后如果有人对你说起什么,你一定会怀疑我的……”   
    “金月夜,我有大脑,我的大脑里储存着李哲羽和我们在一起时所有的记忆,这些记忆能向我证明你和李哲羽的友谊,能让我相信你。”   
    “你真的相信我?”金月夜有些犹疑地看着我。   
    “嗯,我相信。”我目光坚定地回望着金月夜。   
    “佑慧,羽离开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是我被淹没在那口井里该有多好……那样的话,一切的痛苦都将不复存在了……”金月夜说着,突然停在我的面前,目光里闪烁着坚定,“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佑慧,我不能没有你,有你在什么都变得无所谓了……”   
    金月夜说着,伸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我,为什么,我会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无助……   
    “金月夜……”   
    我轻轻地抚摸着金月夜的背,不敢用力,生怕太用力就会把他碰碎!   
    “佑慧,请你相信我——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都要相信我,好吗?”   
    “好……好的。”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仿佛有些了解金月夜了。   
    从小没有父母,一直在叔叔的欺压下长大的他,总是用笑容来伪装着自己,可是他的内心却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无助!   
    现在,连他最亲密的兄弟都离他而去了,他内心的那种痛苦和无助可想而知……   
    风呼啸着吹来,吹得旁边的灌木丛沙沙作响。   
    我仿佛嗅到了一丝丝不安和惶恐的气息……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天使街上安静而轻松。   
    现在离上学的时间还早,背着书包的我难得悠闲地走在林阴大道上,心情也随着初升的太阳一起光亮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春天,甩掉了厚重的棉衣穿上春装,让我有种重获新生的喜悦,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   
    “佑慧妹妹,这么一大早你赶着去哪儿?不会是去约会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用回头我也能猜出那张天使一般精致的脸上现在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金月夜同学,这是我的自由,就算约会好像也不用向你汇报吧!”   
    “咦?这样吗?佑慧妹妹,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啊!”金月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漫不经心的微笑,眼里闪动着得意的光芒,“女朋友不等男朋友一起上学,还私自约会,应该是很严重的问题才对吧?作为男友的我,是不是应该惩罚一下呢?”   
    “你……你想要怎样?”我警惕地看着还没进一步动作的金月夜。   
    “呵呵!我们应该早就有心灵感应了啊!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呢?”金月夜朝我挤了挤眼睛,突然一翻身跳到了我的背上。   
    “亲爱的佑慧妹妹,我今天早上为了去找你,脚都跑软了!所以现在就麻烦你背我去学校吧!算是对你这个不听话的女朋友一点小小的惩罚!”   
    “什么?!背……背你去上学?!”我被金月夜压得四肢着地地趴在地上,又惊又气地转头瞪了他一眼,“金月夜,你以为我是千斤顶吗?我怎么可能背得动你啊?!”   
    “呵呵,那我不管!总之要么背我去学校,要么我们两个就一起在马路上给同学们参观喽!”   
    “你这个家伙……”我看着金月夜一脸坏笑的得意样子,牙齿磨得喽吱喽吱直响!   
    我怎么会答应这种人做他的女朋友?!我的命真衰啊!可是有什么办法?难不成真的要和他一起在马路上给同学参观吗?!算了算了,就当是锻炼体力,把这头笨猪拉去学校吧!反正只要走到校门口就完事了!   
    我心里想着,咬一咬牙,硬是把个头一米八的金月夜扛在了背上!   
    “哇!哇哈哈!八戒!你的力气好大!真的能把我背起来耶!看来以后就算我喝醉了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的八戒女朋友会把我背回家!哈哈!”金月夜在我的背上兴奋地大叫着。   
    我故意把他用力往上颠了一下,牙缝里挤出硬邦邦的两个字——   
    “妄想!”   
    “别这样嘛,佑慧!你真的很容易生气耶!我们以后要好好相处才行啊!”金月夜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把脸凑到我的脸旁笑嘻嘻地说。   
    哼!好好相处……也不知道是谁先挑起战争的!我转头瞪了他一眼,但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反击他了。   
    “佑慧,走路要看路哦!前面有一个大水坑呢!”   
    “……”虽然看不到金月夜现在的表情,但我恨不得立刻把他丢进水坑,可就在这时,电话铃声阻止了我使坏的念头。   
    铃铃铃!铃铃铃!   
    “喂?”金月夜从我身上跳下来拿出手机接听,电话里隐约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金月夜依旧在微笑,可是我感觉他此时的笑容有些僵硬。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轻,模模糊糊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但很快就被金月夜打断了。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微微皱着眉头的金月夜,他似乎觉察到我的目光,与我对视了一下,给了我一个安慰的微笑,身体却往后退了两步,我无法再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金月夜终于点了点头:“嗯,我知道……周日见……好。”   
    “怎么了?”我揉着被金月夜压得酸痛的肩膀故意装作不经意地问。   
    “你知道啊!”金月夜挠着头,装作很无奈地咧了咧嘴,“这就是太受欢迎的麻烦啊,成天有女生排着队要跟我约会!虽然我现在有了女朋友,但是不能让人家太难堪嘛!”   
    “是么……”我微微挑了挑眉毛,心里顿时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刚才的声音不是一个男生的吗?难道是我听错了……   
    “呵呵!好了,好了,我亲爱的佑慧妹妹,快点去教室吧!”   
    “嗯……”我还来不及回答,就已经被金月夜拉着往教室走去。   
    我看着金月夜的背影,心底的疑虑却像一片乌云笼罩了我的胸口,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蔓延在我的心底……   
      
    一整天我的心都七上八下的,金月夜早上接电话时的表情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   
    早上的电话明明是男生的声音,为什么不说实话?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么?   
    不行!我应该找金月夜去问个明白!   
    等放学铃声一响,我就直接往图书馆奔去。   
    走进图书馆二年级阅览室,我果然看到一个座位上堆满了金月夜的课本和习题册,可是金月夜却已经离开座位不知道去哪里了。   
    呵!看不出这个家伙也有努力的时候啊!我看到被微风轻轻撩起的书页,随手翻了起来,却在物理课本的下面,发现了一些星座的图书。   
    星座?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算了,还是先找到他再说。   
    “金月夜!”   
    围着整个藏书馆绕了一大圈,我压低声音喊着他的名字,但没有人回答,最后我在地理类书架后面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金……”   
    嘶啦——   
    咦?怎么回事?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身为崇阳标兵学生的金月夜,竟然从一本书上撕下了一页纸,匆匆地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他在做什么?  
    我轻轻绕到金月夜身边,拍了一下金月夜的肩膀,没想到金月夜几乎弹跳起来,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佑慧?!是你?!”金月夜看见我显得很惊喜,不过在惊喜之前,我分明看见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的表情!   
    “我是来找你的!”我故作镇静地笑了笑,指了一下刚刚被金月夜塞回书架的书,“咦?你怎么有兴趣看跟星座相关的书了?最近你在研究星座吗?”   
    “啊,对啊!从星座可以辨别一个人的性格!这也是我更加了解佑慧妹妹的一个途径啊!”   
    “是吗?”我看着书架上的书,淡淡地笑了笑,最终那句“为什么撕书”的话没有再问出口。   
    金月夜……为什么我会害怕?我抬起头专注地盯着眼前故作镇定的金月夜。   
    “佑慧妹妹,怎么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图书馆啊?”金月夜拉着我的手往外走,似乎在逃避着什么,连走路也显得很匆忙。   
    “我当然知道啊!你们班有我的秘密间谍,你的行踪我自然了如指掌!”   
    “呵呵!真不愧是明德之花!佑慧妹妹,你真的很聪明哦!”   
    “对啊!我的确是很聪明!金月夜,既然你也这样觉得,就没必要再继续骗我下去了吧!”我抓紧金月夜的手,转头笑着看着他。   
    “咦?”金月夜依然笑笑地看着我,“佑慧妹妹,你在说什么啊?难道你又在怀疑我和别的女生偷偷约会了吗?原来你这么爱吃醋啊!哈哈!”   
    “金月夜……”   
    “好啦,大不了以后我保证不和别的女孩说话,连看都不看一眼,怎样?”   
    “金月夜,我不……你去哪?”   
    当我还想再继续追问下去,回过神,却发现金月夜已经消失在我面前,我拔腿朝门口追了过去!可是当我再次看见他时,他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径直走出图书馆的大门。   
    我愣愣地站在图书馆大门口的阶梯上,看着金月夜远去的背影,第一次感觉到金月夜的世界对于我而言,是那样的陌生而又遥远……   
   
    佑慧,我明白你想问什么。   
    佑慧,我也明白我什么都不能说。   
    佑慧,请你相信我,不论何时何地。   
    这是我守护你最大的力量。   
    ——by金月夜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