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56章 物不归原主
( 本章字数:2477 更新时间:2017-9-20 10:51:00 )


  纪宁已经在往京兆府去的路上,这边突然说还有证据,也是让围观跟随的百姓很是失望,显然他们更想看到纪宁把事情闹上京兆府,事情越大越好。

  “纪解元,请回吧!”过来相请的正是之前那名书吏,这书吏也是举人出身,本身不需要对纪宁行礼,但或许知道是理亏在先,他不得不先行礼,表示对纪宁的尊重和挽留。

  纪宁道:“许知县的态度,我们可不敢再信,现在刘府的人,请了进士过去帮忙说话,那就是说,在下这个举人说话也没什么份量,何不去京兆府讨回公道?”

  “纪解元这不是说的见外话吗?您也是读书人,许知县也是读书人,我们读书人本就是一家,何必跟几个市井之人一般计较?不就是刘府的人?许知县说了,只要您一句话,这事还是可以继续商量的!”书吏头上也是冷汗直冒,如果被纪宁把事情继续捅到京兆府,那时不但知县可能要承担罪责,连他这个小吏也不能保住官位。

  纪宁现在是打蛇打七寸,掌握了他们的命门。

  他是必须要把纪宁给请回去。

  “好,在下这就回去,听听许知县到底说什么!”纪宁道。

  一行人撤回到了大兴县的知县衙门外,此时大兴县衙外的人数量,大概有两三千人,大兴县的审案,也从来没这么热闹过,主要是这次的民事案子,涉及到一个进士,还有一个解元,再加上涉及的是田宅纠纷,还有尼姑、没落家族等等因素,使得这次的案子看点很大。

  “纪老爷回来了,纪老爷回来了!”人群中有人喊了起来,随即更多的人鼓噪起来。

  纪宁可以说是在千呼万唤中走出来,跟他离开时不一样,他回来后所享受的待遇明显提高,也是因为他之前用了耍诈的计策,让刘府的人把假的契约给吃了,如此闹出一场公堂上吃证据的丑闻,只要纪宁在更高级别的衙门将真的契约拿出来,刘府的人是百口莫辩的。

  “纪宁……之前契约文书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份?”知县许礼承问道。

  此时许礼承的态度就很客气,说话也没了之前高高在上的气势,显然是知道这纪宁不好对付。

  纪宁道:“在下并不知道这份是从何而来,莫非知县之前所给刘府中人所看的,只是一份誊录本?”

  张瑜联道:“纪宁,你可别不知好歹,之前说你伪造契约文书,看来还真没冤枉你,现在刘府的人把契约文书毁去,那也是在情理之中。”

  纪宁笑道:“既然在情理之中,何必还请在下回来?在下倒也想去京兆府看看,看看京兆府的那些官员是否也会跟诸位一样的口气!”

  “两位,先别争吵,都是读书人,争吵有伤和气。”这会许礼承反而成为中间的和事佬,他说道,“纪宁,这样吧,你拿出原本的契约来,由本官亲自看过真伪,如果确定当初刘府刘员外将田宅送给了慧晏,那本官会帮几位师傅讨回公道!”

  纪宁道:“在下的那份契约,分明已经被刘府的人给摧毁,许知县说自己手上还有一份,那必然是许知县早就料到刘府的人会有此一招,所以事先将一份大致模样的文书丢下去,被他所毁,可是如此?”

  许礼承瞬间被摆在下不来的台阶上,他思索了一下,如果现在他否认纪宁的话,等于说他在纵容刘府的人去吃契约。

  至于契约的真假已经不是他所计较的关键了,他现在所在意的,就是赶紧把这案子给结了,无论是否能拿到更多的银钱,那都不是重点了。

  息事宁人才是应该做出的选择。

  “好,本官就仔细查验一下!”许礼承居然把手上的那份契约又拿出来,仔细看过,“这好似是三十多年前所签订的契约,当时还有诸多的见证人,不知道是否能找人去请一两个来?”

  许礼承环视当场,显然原告和被告两边都没有打算请什么证人回来。

  代表刘府前来的刘启道:“回知县老爷,那些见证人,恐怕早就作古了吧?”

  纪宁道:“但那也不可以直接否认,这份契约是真的!”

  “这位纪老爷,我们跟您无冤无仇的,您作何要帮这群尼姑打官司?”刘启恼羞成怒道,“就算这宅院真的是当初家祖送给慧晏的,现在慧晏已经死了,那这田宅是否应该物归原主了呢?”

  许礼承突然也找到了突破口,笑道:“是啊,纪宁,按照道理来说,自然是如此的。”

  纪宁哈哈一笑道:“现在刘府的人终于承认,这宅院是舒安堂原本庵主慧晏禅师的吗?”

  刘启不屑道:“还禅师,最多是个老尼姑,霸占别人的地界,说不定还有什么勾当呢!”

  许礼承先看了张瑜联一眼,见张瑜联不说话默认,他这才道:“就算有这回事吧,纪宁,你且说,既然慧晏死了,那庵堂是否应该物归原主?”

  纪宁笑道:“那意思是,如果在下送给许知县一件奇珍异宝,作为答谢,来日许知县作古的话,这件东西在下就可以上门讨回?”

  “当然不可……”许礼承自己也是个小气之人,听到纪宁的假设,当即否认,“纪宁,本官现在跟你说的,不是什么奇珍异宝,而是田宅。如果真的是一件东西,如果慧晏死了,那她的子孙是可以继承的,而不应该找几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来继承,没问题吧?”

  纪宁道:“大永法典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的话,掷地有声,所有人都听的清楚,许礼承问道:“大永法典如何说?”

  问出来,才知道不合时宜,他身为大永朝的地方知县,如果法典的内容还要问别人,还怎么判案?

  但实际上,地方知县就是不太了解这些,真实的判案,大多是由下面专门研究刑律的人来做出判断,然后将结果告知于知县,最多是有负责任的知县会拿法典比对一下,看看是否确有其事,有的不负责的,甚至连自己出面都省了,直接让手底下的人画押勾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