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99章 兄弟阋墙
( 本章字数:2568 更新时间:2017-9-20 10:50:00 )


  纪宁从家里出来,并未跟林义马上去往天香楼,而是去了一家茶楼。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马上要去接柳如是出来,在未来三天朝夕相伴时,他却选择了另一条路,没有去天香楼。

  “纪老爷,您这……好似不是去天香楼的路啊!”林义有些迷惑,让他自己来选择,也不可能放着那么如花似玉的林小姐不去见,要到一家茶楼里来喝茶。

  但纪宁就是那么与众不同,让林义也无从琢磨。

  “在楼下等我就是了,有事的话,我会叫你!”

  纪宁甚至都没打算带林义上楼,林义悻悻然钻进马车里,他这会心中带着不解,可他也没那心思去思考纪宁到底要做什么。

  等纪宁上了楼,在茶楼上坐下来,旁边才有个老者往这边靠近,在他这一桌坐下来。

  “看来这位公子,是有事来找老朽问话?”老者很是自来熟,居然坐下来主动跟纪宁搭茬。

  纪宁眯眼打量此人,道:“你就是……胡老头?”

  “年轻人,说话客气一些的好,称呼一个陌生的长者,怎么也不该称呼老头的,这是之前你花钱买的消息,我已经整理好了,在纸上,事关重大,你看过之后就要焚毁,不多不少,十两银子,谢绝还价!”

  一份消息价值十两银子,还不允许提前验货,如果不是纪宁想要尽早探听到消息,他也不可能做出这么花本钱的事情。

  “好!”纪宁也没多说,拿出十两银子来,老者掂量了一下轻重,径直要下楼,纪宁追问道,“如果回头要找你,去哪里?”

  “别找了,难道被你告上官府,让官府的人来抓老朽?再有什么事,过来坐坐,偶尔老朽见到你,会出来跟你聊聊!”老者说完,拿着他赚到的十两银子离开了。

  纪宁也没马上就打开信函看过,而是下楼离开了茶楼。

  很多事,他自己也有防备,可不会在阴沟里翻船,他这会想的是,要赶紧求证一下手头上的消息。

  “老爷,这么快就下来了?”林义刚钻进马车,本想在里面避避风,没想到纪宁这就从楼上下来。

  “走。”纪宁招呼了一声。

  “去哪里?纪老爷,这是往天香楼去?”林义问道。

  纪宁道:“去悦来居,你知道!”

  林义一想,自己第一次见到纪宁就是在悦来居,马上赶车往悦来居的方向去,他嘴上还在嘀咕:“纪老爷这是哪里不对?为什么不去见柳小姐,还是说纪老爷要等天黑之后再去跟柳小姐相会?”

  ……

  ……

  悦来居里,纪宁跟唐解、韩玉等几个朋友碰头,除了他们之外,唐解他们还邀请了几个南方的考生一起过来,这些人也都是久仰纪宁的才学,说是要过来拜访的。

  “永宁,你这也是的,本来以为你要去鹊桥相会,却未曾想要跟我们见面?柳小姐那边你接出来了?”唐解好奇问道。

  纪宁微微一笑道:“即便要鹊桥相会,也要等到合适的时间,这大上午的去天香楼,似乎不妥吧?”

  唐解哈哈大笑道:“说的也是啊,永宁这是想入夜之后再去鹊桥相会,那也好,白天我们多说说,京城诗会的事情,已经有了着落,京城诗会就在四天后举行,你要知道,这次诗会中可是才子尽出,至少有上千人参加,而且朝中的翰林也有几人出席……”

  纪宁只是点头应允,他自己可没想过这京城诗会能给他带来什么改变。

  如果说他之前追求的都是低调,昨日里在天香楼花的那两万两银子,有可能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因为这件事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很快就可能传遍京城。

  别人可不会将此事当成是风流雅事来谈论,而是会议论,说是堂堂的金陵城乡试解元,会拿出几万两银子出来狎妓,简直是有辱斯文。

  旁人对纪宁的非议,也会让纪宁在京城里受到很大的压力,他自己也想过这问题,如果不能安心读书的话,在京城无论闹出什么动静,别人都会觉得他是那种不学无术的人,或者说有人会把他往这方面去靠拢,把话说的很难听。

  “诗会,我会参加,但也不能期冀表现的有多好,最重要的还是放平常心吧!”纪宁说着,手里拿起茶杯喝了两杯茶。

  旁边有不认识的举人过来打招呼,纪宁也起身应了,几人攀谈几句,就有个年轻的公子哥走过来道:“呦,这不是纪解元吗?纪解元不是昨日里还在跟柳小姐鸳鸯戏水?怎的今天就精神奕奕来这里会宾客?纪解元的精神可真是好啊!”

  话说的很恶毒,看似很恭维,但其实就是在把纪宁往那种不学无术的人身上归。

  纪宁很淡然,没有去正面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果旁人来攻讦他,他就要理会的话,那他的人生也就很是悲哀。

  “永宁,别理会这些人,过了中午,你还是先去将柳小姐接出来,到时候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就怕天香楼的人会搞鬼。”唐解道,“下午我们也不去烦着你,总之你这几天,就尽量是在外面独自一人就好了,三天过后,留着精神参加诗会,争取为我们南方的考生争口气!”

  纪宁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人寄予厚望,成为了种子选手一样。

  但其实他根本没想过在这次的诗会上去表现什么,连抄诗这种事他都不想去做。

  在悦来居里,纪宁将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些行李带走,下去让林义帮他一起送回到住的地方。

  纪宁没有在小院里久留,很快又跟林义出来,一直到此时,他才终于将信函打开,见到了里面的内容:“……兄弟阋墙!”

  信函中就这四个字,没有多余的话语,显得很简单,他估摸写信的人,也是有意不想让信函里透露出更多的内容,免得被纪宁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但纪宁却大概知道这事情说的是什么,他之前要去买的消息,是跟京城的形势有关。

  而卖给他情报的人,黑白两道上都有一定的势力。

  简单的四个字,就给他一个重大的提醒,京城里不但有储君的争夺,连皇位的争夺也会进入到白热化。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