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79章 渊源
( 本章字数:2441 更新时间:2017-9-20 10:50:00 )


  纪宁很好奇这七娘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他也曾想过,七娘应该涉及到权贵之间的争斗,但七娘背后的靠山是谁则是个谜。

  李璟作为金陵知府,为了他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把护送甲骨文祭文进京城的差事交给了七娘,李璟则没有去担责,但在最后计算功劳的时候,李璟却可以获得功勋,甚至不得罪七娘背后的人。

  “永宁,你知道此人的背景不简单,让她上来,会不会有麻烦?”唐解看出问题不太对,七娘一来就出手两千两银子,如果是对那种头牌花魁就算了,居然是名不见经传的霁儿,这霁儿以前都没人听说过,说她是什么江南的才女,就好像一个噱头,其实是天香楼的人自封的。

  纪宁一摆手,那意思是这事情他可以应付,唐解这才不言语。

  对于唐解和韩玉等人来说,能结识一个神秘的大人物也未尝不可,之前他们觉得对面三楼坐着的那书生来历很不简单,是今日的主角,但在七娘到来之后,情况有所不同。

  在七娘上楼而来的情况下,对面那中年书生却无心在看这边,而是拿着手上的一杯茶在研究着,好像那杯茶水里有问题。

  “霁儿真是好福气,今日就遇到一位舍得花银子的主顾,今日让霁儿为这位大主顾再献上一曲,如何?”茹娘的脸笑的跟花一样灿烂,她的岁数最多也就比七娘大个三五岁,但在神态和相貌、风韵上,那完全是两个等量级,纪宁感觉,同样是花,七娘身上还带着一股娇艳,而茹娘则完全是狗尾巴花那样的人见人嫌。

  七娘终于上楼来,对纪宁行了一礼,含笑又对唐解等人行礼,这才坐下来,特地还坐在纪宁旁边,好像故意要跟纪宁套近乎一样。

  七娘道:“不必了,这位姑娘的才艺,在下是很欣赏的,但有些魅力是需要在别的地方才能表现出来的,如果在这里表现,那就失去一种神秘感了。”

  一句话,就让在场之人发出会心的一笑,在场之人大概误会了七娘的意思,把七娘所说的“别的地方”,想象成了女子的闺房,把表现的东西理解为床第之欢。

  纪宁心想:“果然这地方的人想法都更为直接一些,平日里在这些清倌人面前表现的有多清高,但其实心中也都是一些男盗女娼的思想。这七娘说话也是绵里藏针,小心她一些才好。”

  霁儿行礼之后,继续将她的书法表演结束,这才要退下,七娘道:“再给十朵花,作为给这位姑娘的茶水钱!”

  七娘似乎压根就没记住霁儿的名字,也是因为她是女流之辈,到秦楼楚馆这种地方来自然也不是为了跟这里的女子共度良宵,至于她为何会一次出这么多银子,纪宁心中也在琢磨。

  就好像一种开场的气势,纪宁料想七娘只是表现她的财大气粗,让别人记住她,也可能七娘来的目的,就是针对对面的老书生。

  ……

  ……

  七娘坐下来之后,也无太多拘谨,跟纪宁有一句没一句交谈,但所说的也不过是一问一答,问题也都很粗浅,纪宁没有直接问七娘她的来历,纪宁觉得这七娘有意在靠近她,他也要防备甲骨文祭文的事情败露。

  之后出场的姑娘,姿色都开始增加,但因金陵城的天香楼本来就没来多少姑娘,而其中声名在外的,或者说让金陵城士子都记住的,也只有去年里的花魁柳如是。

  在场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为柳如是而来,希望能一亲芳泽,哪怕最后只是捧场一朵花,也未必在抽签和抓阄的时候不会轮到自己,就好像是来买一个希望而已。

  过了一个多时辰,表演才进入到尾声。

  茹娘走出来道:“诸位贵客,今日最后一位出场的,是我们金陵城里才学卓著,曾有不少公子为之痴迷,为其做下诗词,甚至为了作入幕之宾而不惜一撒千金之曼妙之人。就是我们的柳如是,柳姑娘,请她出来!”

  听到是“柳如是”,在场之人很多都站起来,黑压压立了大半边,打量着后堂跟正堂之间的帘子,那是柳如是出场的地方。

  纪宁却没有看下去,他在观察对面的那老书生,以及身边的七娘。

  他关心这两个人的反应,是要确定这次的花魁大会背后到底藏着什么阴谋,按照纪宁之前的判断,这次的天香楼花魁大会,除了有天香楼打开知名度要制造噱头这么一个说法在里面,也有要结交和攀附权贵之意,柳如是在天香楼体系中太重要了,一个花魁,就这么草率被卖身,就算能打开知名度,对天香楼也是巨大的损失。

  除非是得到柳如是的人,能给天香楼带来极大的政治便利,那柳如是恶毒“牺牲”才会有价值,但纪宁可不认为对面那老书生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纪宁心想:“这老书生,不像是在朝为官,他的年岁倒像是一个勋贵,但所率的亲兵不是家兵,意味着他是坐衙门的……这难道也是个幕僚?”

  想到这里,纪宁的思路似乎就理清了,天香楼想巴结的人,或者说天香楼要把柳如是送给的人,不是对面的老书生,而是老书生背后的正主,这老书生很可能只是出来“验货”“收货”的人。

  “纪公子,听说你在金陵城里,跟这位柳小姐有些渊源?”七娘突然问了一句。

  纪宁没想到七娘居然会调查过他,他笑了笑道:“阁下如何知晓?”

  “都是道听途说,纪公子的才学向来都不错,如今考中解元,正是要大展宏图之时,纪公子可有想过,将来是要做谋士,还是要做谋臣?”七娘问道。

  “这位公子,我们纪兄平日的志向,是进入到文庙中有所成就,至于说为朝廷效命,那只是我等庸碌之人的想法。如果阁下不想惹人烦的话,有些话还是等了解清楚,再问为妥!”韩玉语气有些不善道。

  七娘笑了笑,没多说,目光转向楼下的柳如是,此时柳如是已经开始表演她的才艺,也就是弹琴拂曲。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