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06章 杀人灭口
( 本章字数:2531 更新时间:2017-9-20 10:49:00 )


  正堂内,躺着一具尸体,死状很恐怖,好似是被人硬生生折断脖子而死,双目瞪的很大,仇怨很深。

  尽管不是很熟悉,纪宁还是能判断出,这便是白天才跟他有交集的天爷,死的除了天爷之外,还有白天见过的几名大汉,死状同样很凄惨。

  一名仵作正在上前查看死者的死因,知府李璟则站在旁边喝着茶水,李璟似乎也没从见到尸体的恐慌中回过神来。

  “李知府,这头些天刚闹了贡院里的杀人案,现在又死了一个,再这么死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旁边有人在问询李璟。

  李璟道:“死几个草莽中人,算什么大事,调查一下看看有什么江湖结怨,找些人回来,详细查问,将调查的结果汇报上来就是了。这是谁?”

  李璟好奇看着走进来的纪宁,属官上前道:“李知府,这是新科解元纪解元,是您传他过来问话的!”

  纪宁打量着李璟,这李知府是个很普通的中年人,略微发福,毕竟李秀儿曾帮他写信给“苏蒹葭”,他对李家人还是颇有好感的,他自然不会知道,眼前这个李知府,就是他魂牵梦绕的“苏蒹葭”的父亲。

  “学生纪宁,见过李知府。”纪宁行礼道。

  “原来是新科解元,久仰久仰,前日里还拜读了你的大作,写的可真不错,老夫这些年读了不少文章,也见过不少的才子,能跟你相提并论的人实在是少见啊!”李璟上来就对纪宁很热情,这热情倒让纪宁有些无所适从。

  纪宁道:“学生的拙作,能让李知府审读,是学生的荣幸!”

  两边客套几句,李璟再次落座,而纪宁则还继续站着。李璟道:“纪解元,本官是听闻你白天曾跟死者有过一定的接触,似乎有小小的矛盾?”

  “是!”

  纪宁将白天里发生的情况跟李璟一说,李璟道:“那也是了,江湖草莽之人,之前还气势汹汹,听闻纪解元的身份,岂还有嚣张之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纪解元上门来讨要赌注,也是合情合理,只是纪解元以后身为举人,还是应该避免赌博这种事,始终对你的声名影响不好!”

  “李知府提醒的是,学生谨记了!”纪宁道。

  “好,就这样吧,纪解元跟死者虽然有一定过节,但很显然过节已经解开,纪解元也并无痛下杀手的动机,此案跟纪解元无关,来人,送纪解元回府!”李璟道。

  纪宁倒是微微一愣,这案子就这么简单就择清楚了?

  纪宁自己都没想过为什么会这么顺利,就好像来走个过场,甚至连这过场都不用走,李璟好像就没怀疑过他。

  知府衙门的属官走出来道:“纪解元,请吧。”

  回头看了尸体一眼,纪宁还想说几句话,但有些事却不知从何说起,他始终没资格对这凶杀案作出任何的评述,本身他跟死者还有一定的关联,此时他也懂得明哲保身,不该说的话也就藏在心里。

  “李知府,告辞!”纪宁从正堂中出来,外面天气有些冷,他紧了紧衣服,带着何安往回府的方向去。

  ……

  ……

  在城中另一处公馆中,朱楚河正在检查从天爷手上得来的两万多两银子。

  “……一个市井之人,手头上居然有这么多银子,却是这每本的买卖最好做,这些银子送回京城,对太子的大计必然很有帮助。”朱楚河一脸冷笑道。

  “使节说的是,这些银子都已经筹备好,是否如数送到京城?”手下人恭敬问道。

  朱楚河打量那人一眼,道:“你以为呢?”

  “呃……这不是请示一下使节您的意思?”手下人道,“是否将部分的银钱,给您转移到京城的秘密钱庄,等使节您有需要时,再行调配?”

  朱楚河笑道:“很好,你挺会办事,但有些事不用你来为我筹划,我岂能为了一点私利,而置太子的大业于不顾?”

  “是,是,使节您对太子忠心耿耿,是我等所不如!”手下人说着恭维的话。

  就在那手下说完,准备继续谄媚时,突然朱楚河一巴掌打过来,那人想反应,但朱楚河的武功实在太高,手掌直接捏住了此人的喉咙。

  “使节……咕隆……”此人还想说什么,但朱楚河捏住他喉咙后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朱楚河一脸凄厉的神色,道:“会说话会办事的人,我一定能用得上,但有些人很多事,我不敢用。就好像你,对太子的事情很熟悉,如今所有人都以为此案是五皇子所为,唯独你知道是太子派我来做的,我岂能留你?”

  “嗯嗯……”那人挣扎了几下,在极大的不甘和不安中,终于断气,人长久没什么反应,在朱楚河确定此人死亡之后,才松手,任由此人的尸体倒在地上。

  “收拾一下!”

  朱楚河拍拍手,从旁边走出两名黑衣人,将那手下的尸体抬起来,送出正堂之外。

  朱楚河整理了一下衣装,从正堂往后院去,还没等进后院,就见到一名婢女打着灯笼,引一名婀娜的妇人走出来。那妇人见到朱楚河,恭敬行礼,朱楚河之前的冷漠神色,变得有些热忱,这女人,在他看来早就成为自己的禁脔。

  “七娘,这是伺候完两位钦差使节?”朱楚河想伸手过去捏七娘的手,却被七娘往后退一步避开。

  朱楚河脸上的冷笑更甚,他正要发作,七娘道:“使节您忙碌了一天,一定是疲累了,不如让奴家陪您进去沐浴更衣,让您好好休息一番?”

  “嗯?”朱楚河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笑的有些**味道。

  “七娘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在下正好累了,七娘,这就里面请?”朱楚河伸手过去相扶,这次七娘仍旧没让朱楚河得逞。

  朱楚河也不再急性子,他也怕被人看到在公开场合跟七娘拉拉扯扯。他心想:“到了房间里,你还不是老老实实就范?我还急什么?等进去之后,好好享用你就是了。”

  想到这里,朱楚河才跟随在那丫鬟和七娘身后,往厢房而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