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60章 上官小姐
( 本章字数:2494 更新时间:2017-9-20 10:49:00 )


  lt;!--章节内容开始--gt;上官公子与纪宁对坐,面前只有一盏枯黄的蜡烛,烛光很微弱,在跳动之中,二人也在对视着,纪宁想从上官公子身上找到关于她性别的证据。

  “纪公子,你心境坦然,在遇到贿考之时仍旧能巍峨不动,有将帅之风,实乃在下所佩服,真金不怕炉火,想来之后朝廷和文庙会还纪公子一个公道,此事还是暂且不提。”上官公子说了一句让纪宁不解的话。

  你来不是说乡试贿考的事,那是来说什么的?难道跟我说风花雪月,诗词歌赋?

  但听上官公子道:“之前见纪公子的武功路数极为怪异,虽未直接拆招,但行止之间迅速而刚猛,时而却有大巧不工以柔克刚的效用。不知纪公子在武功之上,师承何人?”

  纪宁感觉自己无话可说,他哪里懂什么武功路数,也只是会一些太极拳,打来强身健体,但跟眼前这种飞檐走壁的高手根本不在一个等量级上,而且他根本没接触到“内功”这种东西,不过他身上有文气,或许可以感应鬼神而有鬼斧神工之能,但他也没接受过正统的训练,只会写大篆小篆,并不能将自己所长很好的应用于实战中。

  他心想:“我只是在被她偷袭的情况下,狼狈躲闪逃窜,我自己都记不清当时用了什么招数,她就能准确说出我的武功路数是‘以柔克刚’,这说明她在武功的造诣上是极高的,我跟她说自己是太极传人,她会有什么想法?”

  “在下……”纪宁顿了顿,“嗯嗯,师承张真人。”

  “张真人?”上官公子微微皱眉,好像脑海中在找寻跟“张真人”有关的讯息,可这世界上没有张三丰,也没有武当这个江湖门派,她从何而知?

  上官公子思索半晌后问道:“纪公子所说的张真人,可是前朝耄耋山一代修道的张武宁张真人?”

  纪宁心想,这人在江湖门派上的阅历是如此的丰富,还真能被她找出个“张真人”出来牵强附会。他道:“家师闲云野鹤,只是江湖上一个不起眼的游方之人罢了,在下的武功也是尔尔,所以……在下不想多提及家师的事情,免得仇家寻上门!”

  他的回答很巧妙,说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再以怕仇家上门寻仇为理由不再说下去,那上官公子也不好意思再问。

  江湖中仇杀的事太多,所以要跟人结交,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互信,人家已将自己的师承“张真人”说出,她再追问,那就是不识相,可能会招惹到敌对情绪的。

  纪宁道:“阁下为何要问在下的师承?”

  “只是随口一问。”上官公子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很不好应付,她要问纪宁的师承,主要是为太子拉拢一个人才,想知道纪宁师傅的情况,在江湖中,一些门派和组织是有很清楚的政治立场,如果纪宁只是个文人,要拉拢会简单许多,可一旦纪宁是一个江湖中人,要拉拢纪宁等于要让纪宁背后一整个门派的人投诚才可。

  纪宁反问道:“那在下有一问,不知阁下师承何门何派?”

  从最开始的交谈中,上官公子便占据了发问的主动权,因为她是客,而且武功高,在纪宁面前表现的很强势。但经过这一连串的交谈之后,纪宁将言语主动权掌握回来。

  你问我的师承,我“坦诚”相告,你若是隐瞒的话,那今日的会谈就不宜再进行下去。

  上官公子心想:“他说的这张真人,我压根连听都没听说过,现在他来问我的师承,如果我将师门圣坛的事说出来,那他不就知道我的来头?那圣坛帮太子登临大宝的事不也就被外人所知?”

  “上官公子不肯说,那也罢了,在下从来不做强人所难之事,今日夜深了,在下也该回去休息,请吧!”纪宁终于找到了送客的理由,站起身作出“请”的手势。

  上官公子神色稍微变化了一下,虽然她自负武功和才学都很出众,任何场面都能应付自如,但在纪宁面前,她感受到一股很强的压力,这是一个人在气度和睿智上所带来的风采,纪宁看似武功平平,但能以柔克刚,看似才学一般,但可以做出经天纬地的文章获得解元。

  上官公子心想:“此人造诣不简单!”

  她道:“在下生平没佩服过谁,今日真正佩服纪公子。纪公子问及在下师承,在下心中怕此事泄露,所以不敢明言,但既然要与纪公子取得互信,那就必须要将师门说出,在下乃是圣坛的弟子,如今奉师门之命,助太子成就大业,奔走于四海之间,同时也要游说和说服像纪公子这般具有大才之人,为太子效命!”

  内容很详细,也很清楚,纪宁能感觉到这上官公子没有隐瞒。

  他虽然不知道圣坛是什么玩意,但见这一名圣坛弟子的修为,就知道这圣坛不简单,武功出众,才学和谈吐都是出类拔萃,太子能得到圣坛的援手,可谓是实力大增,下对方也表明来意,是当太子的说客,请他加入到太子的阵营,为太子效命。

  一来一回,就好像在言语上的博弈,本来纪宁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上官公子把话挑明之后,纪宁的处境变得很微妙。

  问题在于,上官公子已将“机密”说出来,若他不同意,很可能会遭来灭口的下场。

  纪宁道:“在下不过乃是庸碌的一名书生,自身难保,如何敢说能为朝中权贵效命?更何况,太子乃是一国之储君,将来九五之尊,在下更是何德何能,能得到太子的欣赏?”

  只说自己没本事,不提是否为太子效命的事,等于是在变相拒绝。

  “纪公子,在下打扰十分冒昧,但在下也是明理之人,以纪公子如今的才学,匡扶太子成就大业指日可期。但纪公子若要继续在科场之上有所进,将来想问鼎朝堂成就一代贤臣之名,太子不正也是纪公子成名之路上的圣主?”上官公子言语中还是很客气。

  纪宁道:“在下并无争霸朝堂的野心,所求功名,也不过是想让家人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将来可以娇妻美妾儿孙绕膝,上官小姐……错了,上官公子,在下言语有些多了,还请见谅!”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