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46章 兵来将挡
( 本章字数:2392 更新时间:2017-9-20 10:49:00 )


  lt;!--章节内容开始--gt;当纪府的堂前挂起了象征金陵乡试解元的红封,纪宁这边马上围拢了许多人上来道恭喜,纪宁本是要跟唐解等人谈及乡试贿考之事,但此时他还必须要出来应酬宾客,至少要将来报喜的衙差,以及好意过来维持秩序的秦圆圆送走。

  秦圆圆看出纪宁好像是有意要跟几个朋友说话,没多做停留,她笑道:“纪公子如今高中解元,来年会试希望能一榜高中。妾身明日再登门造访,今日不多做打扰,告辞。”

  “恭送夫人。”纪宁送秦圆圆到门口,那边秦圆圆所带来的下人,也将来讨喜的街坊邻居的赏钱都派发了,后续再来的人,最多是能喝杯茶吃点点心,至于赏钱就不会再有。

  这也是来的早的,跟来的晚的区别,不是说谁来恭喜都能领到赏钱,尤其是要防止那些来浑水摸鱼的。

  即便赏钱前后只是派发了不到半个时辰,也花费了秦圆圆有几十两银子之多,纪宁也不知道秦圆圆为什么出手会这么大方,如果只是单纯欣赏他的才学,一次送银子不成,还要送这么多次,这次让他领情,那未来秦圆圆如果有事相求的话,他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秦圆圆居然还说来日再来造访,那很可能就是有事相商,具体是什么事也不得而知。

  衙差走的很早,那些衙差来报喜的目的就是为了领赏钱,漂亮的场面话说了,赏钱也到手,这纪府他们一刻都不想多留。

  等衙差和秦圆圆都已经离开,院子里的来客,纪宁交给何安去招待,而他则带着唐解几人到了偏厅之内,说及贿考的事情。

  “……永宁,你现在可不能掉以轻心,倘若哭庙之事真的做成,朝廷和文庙不可能不管,就怕朝廷和文庙为了士子的愤怒,将争议性颇大的几人的举人功名都给剥夺,毕竟现在还都未曾拜过文庙,举人之名还是虚的。”唐解分析道。

  大永朝的举人,不单纯只是一个名号的问题,之后举人会去拜文庙,获得文名,就好像是获得一种“赐福”,只有获得了文名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举人名位。

  纪宁所知,文名的高低主要涉及到精神力的强弱,涉及到能撰写大篆和小篆的数量,而他自己本身是带着前世记忆而来,他的精神力尤为强大,他感觉不出自己在撰写大篆和小篆上有什么精神枯竭的效果,所以他对这种文名的获取并不上心。

  纪宁所要得到的,是举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是获得会试的资格,而别人主要是为了获得文名,成为凌驾于百姓之上的特权阶层,大部分的人为的就是科举获得功名后做官。

  所以说纪宁跟普通人考科举的目的是不同的。

  谢泰道:“朝廷和文庙也不能不加考核,直接就将所受争议的世家子弟定为贿考吧?总需要有证据,有行贿的人,那必然有受贿的人,现在所知,一个主考是封玄青封老侍郎,一个是两淮提督学政江松江学政,若说贿考之事存在,还是如此大规模的贿考,此二人中必然有一人有受贿之行为,那谁行贿,谁没有行贿,不一清二楚?”

  韩玉一摆手道:“我们现在说这些没用,主要看永宁的看法。永宁,你怎么想?”

  纪宁想了想道:“先谢过诸位这么相信我,确定我不是贿考得到的功名。”

  “永宁,你还真以为我们糊涂啊?你的才学如何,我们是清楚的很,就连我和子谦这样已经考上举人的,在你面前都要自愧学问不如,你中举人可说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中解元也不在话下,我们怎可能怀疑你贿考?”韩玉没好气道。

  旁边几人也点头应是。

  纪宁点头道:“还是要谢过,难得有你们相信。在我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在下并无太高的社会地位,又无法左右朝廷和文庙的决策,先看这次哭庙行动所造成的影响力有多大,若朝廷和文庙最后置之不理,此事可能到此为止。但若最后要追究,也争取能在查案之人面前争取能表现一下,让他相信在下并非是通过歪门邪道的东西获得的功名。”

  “嗯。”唐解道,“永宁说的对,真金不怕炉火,那些人敢闹事,他们也要有证据!不过永宁这些天府门可要关紧了,就怕那些人一边哭庙闹事,一边还会来你府上声讨,你这个解元之位,也实在太碍眼了!”

  “知道,多谢唐兄提醒。”纪宁站起身,恭敬对几人行礼,在这种困难的时候,难得这些朋友还站在他一边帮他的忙,也让他很感动。

  纪宁也能感觉到,这次的事件背后一定有人在推波助澜,否则不可能在放榜之前,那上官公子就会跑到他身边来跟他说及他乡试的文章。

  他也终于想明白了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他现在等于是被人推出来挡刀,处境将会非常危险。

  ……

  ……

  九月初一当天,金陵城乡试落选的士子,都跑到金陵文庙之外哭庙,向孔圣人先师来诉说此番金陵乡试不公之处。

  文庙和朝廷当天不会有什么应急反应,士子们也没离开,当天直接在文庙之外静坐,有的哭的死去活来,几度晕厥,也不知道他们跟那些中榜的举子有多深的仇恨,简直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且他们在文庙前所哭诉的话字字珠玑,显然是有人为他们誊写过文本的。

  此时在崇王府内,崇王也是才刚刚得知了乡试放榜,士子文庙哭庙的事情,作为一个有政治觉悟的皇亲国戚,崇王意识到,这次的事情,肯定跟当朝的权力争斗有关。

  “……王爷,此事很可能是太子从背后搞鬼,五皇子在南方并无任何安排,突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我等居然提前毫不知情,从属下背后所调查的结果来看,一些世家似乎是将五皇子当成是此番接纳贿金的人,若再闹下去,朝廷彻查……王爷还是早作筹谋的好!”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