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05章 沾光
( 本章字数:2656 更新时间:2017-9-20 10:49:00 )


  纪宁说完,环视在场之人,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就算之前对纪宁有成见的崇王世子亲卫,也都面有羞惭之色。

  设身处地去想,如果都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还讲什么大义和忠君体国,这根本是强人所难,那何寰去驳斥的观点根本不成立。

  何寰脸色也憋的通红,道:“纪公子,你这是狡辩之言,先不论去年豫中大旱是否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单就说大旱乃是天灾并非人祸,百姓岂能因此而怪责于朝廷,因此去数典忘宗?就连天子也是一心要解百姓之困。”

  纪宁惊讶道:“百姓遇到旱情,想得到朝廷的救助,有何不对?”

  “百姓遭灾,凭何让朝廷去赈济?你能因此而对朝廷心怀怨恨?”何寰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尽管他自己也感觉气势上无法再跟纪宁相及。

  所有人都看着纪宁,从何寰的话来分析,其实也还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们想来,百姓是遭了灾,朝廷救灾那是朝廷的恩典,不救灾你百姓也不该心怀怨怼,因为朝廷也没义务非要救你。如果百姓因此而作出“水则覆舟”的事情,那还是百姓的错。

  纪宁轻叹道:“我本以为何公子是有家国抱负之人,却未想到,在治国之上,何公子的理论会是如此偏颇。作为辩论的两方,本也不该作出如此非理性之言……何公子可有想过,朝廷每年征收的赋税有多少?百姓每年所缴纳的课税有多少?苛捐杂税又有多少?”

  “这?”何寰又被问了个哑口无言。

  “永宁不必再说下去了,还是由本世子来说吧。”赵元启接过了话茬,因为他感觉到纪宁再说下去,就要得罪人了,所以他宁可自己来做这个坏人,因为他是崇王世子的身份,是统治者,他说出的话是有足够分量的。

  纪宁作出请的手势道:“世子请。”

  “嗯。”赵元启点头道,“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其实永宁的这番话,既是说给万民听的,也是说给治国之人听的,是对君王和朝臣的一种劝谏,让他们一心为民,而非鼓动百姓作出叛乱之事。如果一个治国之人,连民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都不懂,他又如何能安然治理好这个国家?永宁提到的豫中大旱,本世子听闻的消息,或许比诸位都要多一些,豫中大旱的确是饿死了不少百姓,除了天灾之外,也有人祸的原因,地方官府中有贪官污吏敛财,将朝廷赈灾的粮食克扣,中饱私囊,地方百姓也有叛乱之事发生,其实我们不该怨责地方叛军的无义之举,而是应该反思治国上的不足,若朝廷能早一步赈灾,地方又无贪官污吏的话,何至于让百姓走投无路要与朝廷为敌?”

  唐解点头道:“世子殿下所说在理。”

  “所以本世子非常欣赏永宁的说法,他说的这些,其实是在替君分忧,若永宁将来可为朝臣,必当是能劝谏君王,治理好天下的济世良材,本世子也受教了!”说完,赵元启又是对纪宁深深地作揖,纪宁也赶紧还礼。

  何寰立在旁边好像跳梁小丑一样,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他不是站在纪宁对立面上,他也会非常赞同纪宁的这个观点,但从开始他出来质疑纪宁去问柳如是和小娟关于治国的理论,就注定了后面要出来跟纪宁唱对台戏,结果他还是被无情地当了绿叶,相比较之下,纪宁更显得熠熠生辉。

  “来,为永宁的这篇文章,诸位敬他三杯如何?”赵元启斟酒一杯,举杯笑道。

  唐解等人本来都很推崇纪宁的学问,此时不由跟着一起举杯来经纪宁的酒,盛意拳拳,纪宁不得已又要多喝两杯。

  酒水下肚,纪宁感觉头也开始有些晕沉,或许还是因为刚从乡试考舍中出来,休息不足的缘故。

  ……

  ……

  赵元启是个很有风度的世子,他看出自己对纪宁的推崇,容易让纪宁被人攻讦,所以他干脆不再去问纪宁一些学问和治国上的事。

  只是纪宁这一篇“水则载舟水则覆舟”的文章,就让他受益匪浅,在看到纪宁如此精妙的文章和议论之后,别人的文章和理论他也就看不进去,所以干脆就只谈风月。

  柳如是抚琴一曲,隔着纱帘远远敬酒,她面如桃花,饮过几杯后,她脸上的桃花之色显得更加艳丽。

  “世子,时候不早了,您是否该回去?”崇王府的侍从见赵元启有点贪杯的意思,赶紧上前提醒。

  赵元启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又在纪宁这里收获了学问,心潮澎湃之下便想多喝几杯,但他也是有极好克制力的,听到侍从的意见,他站起身道:“诸位,本世子出来也已有两个时辰,如今也到了二更时分,也该折返回去。”

  “恭送世子殿下。”众人起身行礼告辞。

  “不必不必,你们坐下继续喝酒便是,不能被我扫了雅兴。”赵元启笑着,目光落在纪宁身上,“舍妹的生日便在本月廿三,届时本世子会让人送请帖去诸位府上,可一定要莅临哪?”

  说是要请在场的人,但其实别人都看的出来,他们是沾了纪宁的光,赵元启主要邀请的还是纪宁。

  纪宁和唐解等人起身应了,送赵元启到门口,赵元启仍旧笑着摆手道:“诸位回去,一定来,一定来!”

  他自己多喝了两杯,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

  终于将赵元启送走,几人回来再坐下,却也是不由松口气,说是可以跟赵元启平辈论处,但人家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在一个有生杀大权的权贵面前,他们心里还是很紧张,连说话做事都很拘谨。

  “纪公子,可真要恭喜你了。”韩玉笑道,“若我记得不差,崇王世子已不止一次推崇你的文章和学问,这对你的功名可是大有助益的!”

  “韩公子言笑了。”纪宁淡笑道。

  纪宁心里对韩玉的话也不以为然,在这时代里,学子最重要的不是得到谁的赏识,而是能在科举中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来,崇王世子再赏识,他最多也只能做个崇王府的幕僚,一辈子听命行事,但若考中举人,日后再考中进士,他就可以入朝为仕,或者进入文庙研究学问为天下人所敬仰,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何寰此时脸色很不好,他起身道:“在下不胜酒力,先行告辞!”

  纪宁却看出何寰其实并无歹心,只是急迫要表现自己,而在才学上不如他,反倒被针对。纪宁起身挽留道:“何公子,本来就只是学问上的争论,何必介怀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