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58章 咎由自取
( 本章字数:2589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纪某不才,确实在你之前作好了一首诗。而且,比你的诗强出不少。”

  纪宁反击地对张临武说道。

  众人听得清楚,不禁一阵交头接耳议论,其中支持纪宁的人顿感士气大振。

  李秀儿一阵高兴激动,要不是担心苏蒹葭看出端倪,她早就雀跃起来了。

  苏蒹葭则平静多了,只是微不可察地点一下臻首,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大惊小怪。

  至于赵元轩,反而微不可闻地冷哼一声:果然是大骗子!

  赵元启则不由露出笑容,对纪宁道:“纪宁,你果然没令本世子失望,快快将你的诗念出来,让大家一起品鉴品鉴。”

  “诗好与不好,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张临武脸色很是难看,硬着头皮说道,心里怨毒纪宁既然作好了诗词为什么要藏着掖着不早早念出来?分明故意引他上当!

  不过,他对他的诗很有信心,那可是他花了五百两在诗词阁买的,评定等级:出县。他就不信纪宁能随随便便在半盏茶内做出一首能出县的好诗词。

  纪宁不屑与张临武作口舌之争,当众朗声念道:

  “聚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

  忽闻悲风调,宛若寒松吟。

  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

  钟期去未远,世上有知音。”

  这首诗乃李白所作的《月夜听卢子顺弹琴》,虽不是李白的名作,但出州府完全没问题。

  当然了,原诗与此间场景略有出入,他略作了修改。

  第一句的第一个字,原诗是“闲”字,然后是最后一句改动比较大。

  原诗最后一句是“钟期久已没,世上无知音”改成了现在的“钟期去未远,世上有知音。”

  毕竟此间是聚会,姑且不论关系如何,人数就多达一百多人,可谓是高朋满座,更有“苏蒹葭”在其中,还有柳如是、唐解、韩玉等人,若再说无知音,那就不合情理了,或者说伤了朋友和红颜知己之心。

  在纪宁念出“世上有知音”时,李秀儿美目明显一亮,芳心满心的欢喜。

  柳如是更是全身一震,美目深深地看着纪宁。

  而唐解、韩玉等人则不禁满脸羞愧赤红地低下头,刚才纪宁被张临武挤兑压迫时,他们顾忌张临武的身份而不敢站出来为纪宁说话。

  “好诗!”众人不禁拍手叫道。

  赵元启也不禁拍手叫好。

  秦枫和吴备则相互对视一眼,均郁闷地摇了摇头,知道纪宁非得没有因为张临武攻击受损,反而名声更亮了。

  张临武听了之后,面如死灰,连他自己都能听出纪宁的诗的确比他的好,别人肯定觉得好上一倍不止。

  他当众主动挑衅挤兑纪宁,反而被纪宁轻轻松松地反击打脸,可谓是丢尽了脸面。此间在座的人都是金陵城身份地位、才学和名气兼备的年轻一代最精英人物,影响力非同小可。所以,今晚之后,他在金陵城恐怕要混不下去了。

  众人的叫好声落下后,赵元启转身问站他身后的中年文士道:“何卿,你认为纪公子这首诗如何?”

  那中年文士明白赵元启的意思,便有意朗声说道:“此诗娴熟地运用了铺叙、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看是有些直白,实则很不简单,层次分明,表达准确到位。

  “其中,‘忽闻悲风调,宛若寒松吟。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这两句诗看似简单直白描写,实则《悲风》、《寒松》、《白雪》、《绿水》都是古曲名,柳如是姑娘虽没弹奏这些曲子,纪公子用在这里则是意指柳如是姑娘琴艺高超绝伦。这两句可谓是巧妙之极。”

  众人听那中年文士解说到这里,无不惊叹起来,他们许多人只是觉得诗很好,但没有发现竟有如此精妙之处。

  一时间,他们不禁对纪宁的才华佩服不已。

  只听见中年文士继续朗声评点道:“最后一句‘钟期去未远,世上有知音。’则是回归并点明此次秋游篝火会的目的,意在交朋友找知音,将整首诗从赞美柳如是姑娘琴音歌声的主题升华了,积极向上,非常之好!”

  众人听着,无不赞同地点点头。

  “那这首诗评定等级如何?”赵元启又问道,“与刚才张临武那首诗相比,有如何?”

  他对张临武不怎么喜欢,好好一次篝火会,才子之间文斗就文斗,至少留一线,即便不给面子直接打脸也没什么,但至于直接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吗?

  若人人都如此,次次都如此,以后谁还敢参加什么聚会诗会?

  所以,他故意让中年文士对比纪宁和张临武的诗。

  别人顾忌张临武是转运使的公子,他堂堂崇王世子根本不在乎。

  那中年文士朗声说道:“纪公子的诗出州府绰绰有余。至于与张公子的诗比较嘛,自然是高出一个层次不止。”

  这时赤果果的不给面子。一般人在诗会或聚会上,评比两首诗高低,都会用比较委婉的说话,比如高出一筹、略胜半筹……等等。

  随着中年文士的评定一落,在座所有人不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其间偶尔发出一些不屑的耻笑声。

  张临武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羞辱之极。

  尤其是耳边响着无数的窃窃议论声,间或夹杂着一两声不屑的耻笑声,更让他欲癫欲狂。

  “纪宁,我张临武从今以后,与你不共戴天!”他一双眼睛赤红怨毒地如毒蛇一般盯着纪宁,在心底里咬牙切齿地暗道,“这个仇我一定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报复回去!”

  然而,他就没有半点反思,一开始就是他主动挑衅,要逼纪宁身败名裂。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秦枫和吴备一直留意着张临武的反应,他们看见张临武眼睛里充满仇恨和怨毒,两人转头相视地暗笑了。

  计策成功!

  纪宁坦然迎上张临武充满仇恨的目光,即便是转运使的公子又怎么样?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就没有退缩害怕的道理。

  再说了,他还有称号大学士沈康这座大靠山呢!谁怕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