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44章 入席
( 本章字数:2792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柳如是设宴的地方不在天香楼前面热闹非凡的楼上,更不是在她居住的留香楼,而是在天香楼最中央的一栋五层楼高的楼阁里。

  那栋楼的正面悬挂着的牌匾上,赫然铁画银钩地书写着“天香楼”三个朱红大字。

  这才是真正的天香楼,

  此刻,天香楼灯火通明,人影憧憧,但却比较安静,没有像前面的那些楼那样嘈杂声无数,甚至不时传出浪叫声。

  原来,这栋楼里的姑娘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淸倌儿。

  而天香楼虽然是青楼,但真正挣钱的地方却是集中淸倌儿的天香楼。

  金陵城极尽奢靡,青楼妓院连绵成片不说,仅那秦淮河,连绵十几里的画舫。

  天香楼之所以在金陵城独占鳌头,不是因为它里面的姑娘漂亮风骚,而是其调教出来的淸倌儿个个棋棋书画样样精通,深受上流人士喜爱。

  而天香楼的核心竞争力,绝不是其他青楼妓院砸重金买入几个漂亮的姑娘就能做到的。

  另外,天香楼对淸倌儿很优待,从不强迫淸倌儿出卖肉体,不强迫淸倌儿接客,达到一定年限后允许赎身。

  所以,天香楼的淸倌儿有三种命运:

  一是达到年限,自己挣够钱,给自己赎身,恢复良籍,自由地找人嫁了。

  二是让自己心仪的男人多花钱为她们提前赎身。为她们赎身的基本都是员外和书生才子,甚至是官员。她们被赎身后成为侧室小妾,要成为正妻夫人几乎不可能。

  三是自己禁不住诱惑,自甘堕落出卖身体。一旦被发现不是完壁,破了她们身体的男人又不肯给她们赎身,就被赶出天香楼这栋楼,沦为普通的天香楼姑娘。

  纪宁对天香楼不熟,由唐解带路并与天香楼的人接洽。

  柳如是设宴地点在最顶层的五楼,纪宁和唐解一路爬上去,到达五楼时,都不禁有些喘气了。

  大口呼吸恢复气息时,纪宁不禁在心里腹诽古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顶层五楼看起来尊贵,但爬上去就把人累得不轻了。在二楼三楼不是挺好的吗?

  这时,有两位年轻俏丽的侍女迎上来,盈盈一拜后,领纪宁和唐解进入柳如是设宴的厅堂。

  在厅堂门口前旁边摆着一张桌子,那里坐着一位负责贵客与会登记的侍女。

  纪宁不了解青楼的门道规矩,一切跟着唐解的行事。

  只见唐解走到登记桌前,取出一张银票递过去,同时说道:“纪宁、唐解。”

  那个侍女翻看了名册,打上勾,接着站起来行礼道:“欢迎纪公子和唐公子。”

  然后,她收下了唐解的银票。

  纪宁见状,大概明白这是要给钱。

  于是,他动手取银两。

  不过,立即被唐解阻止了:“纪兄,你不用给了,我已经替你给了。咱们进去吧。”

  说着,就拉纪宁往厅堂大门走。

  “这怎么让你破费?”纪宁说着,给银两唐解。

  唐解立即推回去,笑道:“不过是五十两而已,算不得什么。”

  纪宁要说话时,唐解打断他的话头地笑道:“你这些银两还是留着稍后打赏柳姑娘吧。据我所知,你还没在柳姑娘身上花一文钱呢。人家对你这么另眼相看,你可不要寒了美人心了。”

  “呵呵,好吧,依你所言。谢谢了。”纪宁也不婆妈,就领下唐解这个小小人情了。

  大永朝贫富差距很大,五十两银子对许多普通家庭来说,足够三五年开销了,但对有钱人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五十两对纪宁和唐解确实算不得什么。

  唐解见纪宁不拒绝,把他当朋友,高兴一笑,拉着纪宁继续里面走。

  进入厅堂,只见里面颇是宽敞,比上次在画舫的厅堂至少宽敞一倍不止。

  厅堂内,摆设讲究,奢华而不失淡雅。

  纪宁和唐解进来时,厅堂里已经先到了不少人。

  他们或跪坐在案几前品茶饮酒,或三五个人站在一起聊天说话,气氛轻松自然。

  “咦,唐兄来了。还有纪公子!”有人眼尖看见纪宁和唐解进来,惊喜地叫道。

  其他人闻言,纷纷转头看去,见果然是纪宁和唐解,便迎上去。

  “哈哈,纪公子,久违了。柳姑娘要弹全新的曲子,我就猜您会来捧场。”

  “纪公子,你以一枚铜板喻人喻国,这段时间我潜心思索,受益不浅。受教了。”

  不少人冲着纪宁热情地拱手欢迎。

  纪宁哪记得人,只能装认识地拱拱手,挂着笑容,说你好你好久仰久仰地蒙混过去。

  众人散开后,唐解看见在最前面的案几还是空着的,一般人不敢轻易坐上去,便对纪宁说道:“纪兄,你到前面去坐吧。”

  “不,咱们随便找个位置一起坐就可以了。”纪宁微摇头道。

  他已经发现,这次的宴席座位不是提前固定了。

  前面虽离柳如是的座位近,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但也时刻被人留意盯着看,反而不自在。

  反正他都已经与柳如是直接面对面聊天喝酒听曲过了,在隔着一层纱帘靠近柳如是就没那么必要了。

  唐解点头笑道:“也好。坐在前面聊天都不自在。”

  于是,纪宁和唐解在中间找了两张相邻的案几坐下。

  随着纪宁和唐解坐下,立即各有一位年轻俏丽的侍女上来帮忙斟茶盛酒。

  而这时,本来与纪宁、唐解一起进入天香楼的张临武终于进入厅堂。

  众人看见,不少人堆起谄媚的笑容迎上去。

  转运使的公子还是很受人巴结讨好的,尤其是张临武的父亲张洪是现管金陵城这一路。

  不过,比起刚才纪宁,人数好像少了一些。

  张临武一副长袖善舞样子与巴结迎上来的人说话对应,一边心里出了一口闷气,得意地悄悄用眼角余光找纪宁,看看纪宁有多羡慕。

  他先往最前面的座位看去,发现是空着的,心里不由得意:哼,算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

  接着,他找到了纪宁,看见纪宁和唐解正相互侧头交谈着,根本没注意他,他不禁心底暗怒一下。

  应付完巴结迎上来的人,张临武昂首阔步向最前面的右下首案几走去。

  在经过纪宁面前时,他又不由用眼角余光瞥纪宁一眼,发现纪宁仍是与唐解聊着天,仍是压根没注意他。

  他不禁冷哼一声,无趣地走到最前面的右下首案走下。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