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33章 第一次难过哭了
( 本章字数:2991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不知道吧?回去翻翻书吧。纪某就不陪你玩了。”

  纪宁说玩,从赵元轩身边经过,沿着走廊,摇着纸折扇离开。

  在他走出七八米远时,赵元轩才回过神了,转身看着纪宁远去的背影,心灵很受伤。

  本以为自己与堂姐精心准备的题目能把纪宁考倒,一雪前耻,没想到纪宁不费吹灰之力就解答了,然后随便出一道题目就把她考倒了。

  尤其是,那道题目还不是纪宁擅长的数的题目。

  她越想越难过委屈,看着纪宁的背影渐渐模糊起来。

  “呜呜,大骗子大坏蛋,都不让一下人家!”赵元轩美目蒙上了雾气,嘤嘤地抽着瑶鼻哭道,“人家还小嘛……”

  走出半山居,坐马车离开金陵城国子监,纪宁没有回纪宅,直接去三味书院。

  向沈康请益一个时辰,他受益良多,隐约想透了一些东西,但需要潜心梳理才能真正领悟。

  三味书院有青紫色神祝之光加持,最适合学习和领悟知识了。

  却说从小集万千宠爱的赵元轩第一次难过垂泪后,情绪有些低落地回崇王府。

  回到崇王府,她先去见了文仁公主赵元容。

  “咦,妹妹,你好像不怎么高兴?”赵元容看见情绪有些低落的赵元轩,便站起来走过去,亲热地拉着赵元轩的柔荑关心问道,“是不是题目没考倒纪宁?”

  赵元轩抬起俏脸,粉嘟嘟的小嘴扁扁的,看着赵元容绝美的俏脸点了点漂亮小脑袋。

  赵元容有些好奇地问道:“他花了多久解答出来的?半个时辰吗?”

  这道题主要是她想出来的,她当然想着到纪宁到底花多久时间解答出来。在她看来,纪宁能在半个时辰能解答出来,已经很超出她意料了。

  然而,赵元轩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一柱香?”赵元容再次猜测问道,心想一柱香已经是极限了,这道题比中秋诗会那道难多了,可不是找到逻辑推理就能轻松算出来的。

  但是,赵元轩仍是摇动臻首。

  “不会是一盏茶功夫吧?”赵元容睁大美目,不怎么敢置信。

  然而,赵元轩仍是摇头。

  “这、这……”赵元容倒吸一口冷气,已经不敢猜下去了,“他到底花了多长时间?”

  “我刚把题目说出来,他立即说出答案了。”赵元轩扁着小嘴,闷闷地说道。

  “嘶——”赵元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过来半晌才回过神来,轻拍着赵元轩的粉背,安慰赵元轩地感叹说道,“妹妹,你别难过,我们虽贵为天潢贵胄,但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层出不穷。纪宁或许在数方面是真的天才,拥有惊人的天赋。”

  赵元轩却说道:“他后来随口出了一道题。”

  “哦?什么题?”赵元容好奇地问道。

  赵元轩说道:“他问我,孔圣师从师襄子学琴,学的第一首曲子是什么?”

  赵元容听完,臻首微低,苦思冥想起来。

  过了好一阵,她抬起俏脸,有些苦笑地摇头道:“我也想不出来。这个问题太细太冷僻了,在《论语》和先师至圣的生前考据记录里都没有。这个问题不会是他胡诌的吧?”

  “不会。”赵元轩肯定地摇头道。

  虽然她认定纪宁是大骗子,但是与纪宁几次接触下来,她对纪宁的为人还是有点了解的。

  赵元容颔首一下,安慰第一次承受严重的挫败感的赵元轩道:“妹妹,别难过。你一点也不比他差。你还小,他比你大三岁多,懂的东西比你多很正常。等你真正长大了,肯定比他强。所以,你不能气妥,知道吗?”

  “知道了,姐姐!”赵元轩闻言,立即重新抖擞振奋起来,“我绝不会这么轻易认输的!”

  接着着,她把小手从赵元容玉手中抽出来,说道:“我现在就去查找文献,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把答案找出来!”

  说完,她风风火火地冲出了赵元容的书房。

  赵元轩离开,赵元容站在原地沉思一会儿,然后语气带着遗憾地自语道:“可惜,纪宁不肯为本宫所用。”

  顿了顿,她又自语说道:“不过,本宫还有机会招揽他。待到他到京城参加科举,想必他的想法会有所改变。”

  ……

  ……

  夜深人静,纪宁躺下床休息,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他便感到床前有人。

  睁开眼睛,果然看见有一道人影,是纳兰吹雪。

  纪宁没理会,重新闭上眼睛睡觉。

  “纪宁,我知道你没这么快睡着的。”纳兰吹雪隔着蚊帐对纪宁说道,“你起来。”

  纪宁不理她,直接翻身背对纳兰吹雪。

  纳兰吹雪见状,银牙暗咬,一阵气恼。

  不过,她有求于纪宁,只能压下脾气。

  “纪宁,难道你就真的不愿意帮我谋划一下吗?”纳兰吹雪请求地说道,“对你来说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你就这么吝啬?而且,我已经承诺你一件事了。”

  纪宁仍是不理会她,把纳兰吹雪的话当风吹过耳,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纳兰吹雪本来不善言辞,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话后,见纪宁仍不肯出声,她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就沉默了下来。

  但是,她不肯就此放弃,一直站在床前。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纳兰吹雪叹了一口气,隔着蚊帐对纪宁说道:“我走了,明晚我还会继续找你的。”

  说完,她等了一下,见纪宁仍没动静,失望地转身走开,从窗口出去,然后脚尖一踮,整个人如一只轻灵的夜鸟飞上瓦顶,最后迅速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

  ……

  翌日,天香楼。

  在一座两层的小阁楼,二楼的一个布置淡雅而宽敞厅堂内。

  “小姐,您真的要破例单独见纪公子吗?”小娟问刚刚沐浴焚香完毕的柳如是道。

  由于刚沐浴完毕,柳如是那三千青丝仍散开放下,身上散发着用花瓣沐浴后的香味,混合着她本身的处子幽香,纵然是同样是女儿身的小娟闻着都不禁陶醉。

  “当然,”柳如是说道,“否则岂不是失信于纪公子?”

  小娟欲言又止一下,但终于还是说道:“可是,张公子昨天求见您了,诚意很足。虽然您没见他,但他还是送了您许多东西,价值不低于千两。而且,他说今天还会继续求见拜访您。”

  “我对张公子没感觉。以后你不必为他说话。”柳如是说道,语气隐隐带上命令的味道。

  小娟连忙后退两小步,行礼认错地道:“诺。奴婢知错了。”

  柳如是见状,过意不去,语气缓和地说道:“你不必如此小心。你我在这天香楼里,相依为命,情同姐妹,命运相连。你的建议,其实我也需要考虑的。只是我……,唉——”

  “小姐,奴婢一切都是您为主的。”小娟说道,“奴婢浅薄没见识,你不要考虑奴婢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