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27章 外圆内方
( 本章字数:2834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很抱歉,上一章由于赶稿,写得不好。所以上一章的下半章重新修改过了。请大家返回看上一章,然后再看这一章。给大家造成不便,实在对不起。梦回故都鞠躬请罪了。)

  纪宁听完柳如是的简单介绍,有些无语,不是说好是花魁庆功宴吗?怎么讨论起治理天下的大命题了?

  对于这种治理国家的大命题,他哪敢随便置喙。

  所以,他打马虎地说道:“纪某觉得大家说得都有理,折中一下,两者兼顾不是挺好的吗?”

  “庸俗之见!”纪宁的声音刚落,吴备立即大声抨击道。

  张临武也说道:“纪公子,你的所谓折中,外面市井小民也是这么想的。事事妥协,没有自己的明确主张,没有自己的棱角,全天下人大部分如此,说好听一点叫圆滑,说不好听的话就是平庸!”

  终于抓住机会,他当然要趁机打压纪宁一番,破坏纪宁在柳如是眼中的美好形象。

  “呵呵,张公子,”秦枫也出声说道,“其实纪公子也没什么错,毕竟许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他这句话明面上是帮纪宁开脱,实际上把纪宁打上庸俗之流的标签。

  至于其他人,则交头接耳起来,均是摇头,都不认同纪宁这种妥协的折中。

  柳如是也微微皱眉一下,也觉得纪宁没有自己的见解。

  不过,她还是向着纪宁,说道:“纪公子,您这么说,一定有您的道理吧?”

  这是给纪宁辩解的机会。

  众人的反应,纪宁看在眼里,明白自己想打马虎是不行了。

  只见他从容自若地淡笑一下,不紧不慢地取出一个钱袋子,然后从钱袋子里取出一枚铜板,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铜板举起来。

  “大家都看见这枚铜板了吧。”纪宁示意着铜板朗声说道,“就这枚看似很普通的铜板,其实它蕴含着一个大道理。”

  “铜板它的外在形状特征是外圆内方。外圆,表示圆滑,处事讲究方法和兼顾人情,利于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内方,代表原则底线,代表规矩。”

  “一枚铜板能传遍天下,能从古传到至今。同样,一个外圆内方的人可以走遍天下而没有人排斥他。”

  众人听着,不禁齐点头,觉得纪宁以铜板喻人的观点非常新颖,而且很有道理。

  柳如是也不禁美目大亮。

  秦枫、吴备和张临武虽想反驳纪宁的话,但抓不住破绽,只能继续听下去。

  只见纪宁继续说道:“国家是由人组成的,所以治理天下,就是治理人们。推而广之,铜板理论也是行得通的。”

  “荒谬!”张临武立即驳斥道,以为抓住了纪宁的大破绽,“依你之见,治理天下也是外圆内方了。为什么如今的国家治理方法,和人们认同的国策刚好与你所说的外圆内方相反?!难道说你认为如今推行的国策都是错的?应当反过来?!”

  “张公子说得对!”吴备立即帮腔道,“仅一枚人们铸造出来的铜板就想喻天下,真是儿戏可笑,荒谬之极!”

  柳如是和众人也觉得纪宁的结论是刚好相反的,明显立足不稳。

  “哈哈哈……”纪宁突然朗声大笑起来,目光讥讽地扫过张临武和吴备。

  张临武冷声说道:“你笑什么?”

  纪宁收了大笑声,淡笑地说道:“张公子真是心直口快,纪某话没说完,你就反驳了。至于某个人嘛,呵呵,不过是趋炎附势之徒。”

  “纪宁,你把话说清楚点!谁是趋炎附势之徒?!”吴备厉声喝道,“你的所谓铜板理论本身荒谬之极,难道张公子反对了,我吴某人就不能反对?在座所有人都反对你的谬论,难道所有人都是趋炎附势之徒?!”

  他最后一句话很阴毒,直接给纪宁全场拉仇恨。

  可惜,纪宁不上当,直接无视吴备,对张临武朗声说道:“《易经》曰;‘否极泰来。’极阴为阳,极阳为阴。人组成了国家,国家有千千万万的人,且时时刻刻都有新生。人,就国家天下而言,可谓之极数。故而‘否极泰来’,治理国家天下当外方内圆!”

  “你!”张临武被气地叫了一声。

  明明是结论刚好相反,一句‘否极泰来’,就变成正确的了。能不能不那么无耻?

  纪宁继续说道:“外方代表规范百姓的刑法律条,内圆代表引导人们向善的仁义道德。所以,纪某说治理天下,仁义道德和刑法律条都有兼顾。这也正是圣贤们推崇的中庸之道。”

  “好!好!好!”纪宁的声音一落,众人不禁被纪宁精彩绝妙且很新颖的见解征服了,发出热烈的鼓掌喝彩声。

  柳如是也不禁拍手叫好,她没想到纪宁才华横溢如斯。

  她是很清楚刚才纪宁根本没听众人就治理天下的讨论,更没有仔细思索。然而,就在秦枫、吴备和张临武各一句冷嘲热讽中,就想到了如此精妙新颖的铜板理论,一定看是平日里心中有沟壑才能厚积薄发。

  众人的喝彩声落下后,纪宁并不想就此放过张临武,免得他以为他某人好欺负。

  只听见他故意朗声问张临武道:“不知张公子为何认为纪某的观点庸俗呢?”

  “你、你……”张临武涨红了脸,心中暗恨不已。

  不过,在众目之下,他堂堂转运使公子必须保持风度,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向纪宁承认错误并道歉道:“呵呵,是在下鲁莽了,未等纪公子说完,便轻易下结论。抱歉抱歉。”

  说完,他对纪宁拱了拱手。

  “呵呵,好说好说。”纪宁淡笑道。

  ……

  ……

  宴会一直持续到亥时之中才结束。

  下了画舫,在码头上,刚才被安排在顶层三楼的贵客几乎都一一与纪宁拱手道别。

  秦枫、吴备和张临武三人看在眼里,暗恨不已。

  与众人道别后,纪宁也准备要上马车回家了。

  而这时,一道倩影从画舫匆匆跑下来,走到纪宁跟前。

  “纪公子,这是我家小姐给您的信。请您收下。”小娟恭敬地把信献到纪宁面前。

  纪宁微讶,颔首一下,把信接下来,说道:“谢谢你。”

  “奴婢告退。”小娟行礼说完,后退两步,然后转身返回画舫去了。

  而这一幕恰巧被秦枫、吴备和张临武三人看见。他们不禁妒火中烧。

  “这个纪宁从头到尾就没花一个子儿,连那首词也不是为柳如是写的!他白蹭了一顿宴席不说,还得到柳如是那贱|婢额外的信!”

  “可恶!可恨!”

  张临武气塞心胸,一拳打在马车上。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