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25章 什么是幸福
( 本章字数:2921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却说柳如是与纪宁对饮一杯后,不再理会坐在左右两边第二位的贵客渴望期盼的眼神。

  她放下酒杯后,一双芊芊玉手放在琴弦上,轻轻拨动起来。

  琴声细微,灵动出尘,如小泉幽幽流淌,又如美人窃窃私语,众人一下子被琴声吸引,沉浸其中。

  不过,柳如是只是即兴弹一小曲段而已,众人刚平静下来,进入意境中,琴音就停了。

  只听见柳如是声音酥绵侬软地款款说道:“承蒙大家错爱,这些时日以来妾身颇感幸福。当然,妾身之幸福不过是小幸福,不值一提,远不能与大家心中幸福相比。不知大家认为幸福是什么呢?”

  随着柳如是的询问声落下,众人开始思索起来。

  原来,像柳如是这种卖艺不卖身的清白倌儿,在接待客人时,并不是一味的弹琴唱歌,中间穿插有聊天谈话,吟诗作对。

  比如,柳如是有时候虽接待了客人,但不一定就弹琴唱歌了。有时候甚至整个过程不唱字不弹一弦,只是隔着纱帘,配客人谈谈话聊聊天而已。

  不过,纪宁从没经历过这种场合,不知道柳如是已经抛出话题,大家一起讨论。

  什么是幸福?

  这种问题他是懒得伤脑筋的。

  所以,他自个儿斟酒喝起来。

  天香楼用来招待贵客的美酒已经是金陵城的顶级好酒,不过纪宁品尝起来,仍是嫌太淡,与穿越之前的啤酒度数差不多。

  他不由想起李太白这个酒中诗仙,什么“会须一饮三百杯”、“金樽清酒斗十千”等等的诗句,想必不是吹牛夸大,只因古代的酒的度数太低,喝不醉人。

  “如果我发明高度数的蒸馏酒,想必是一个很好的发财致富门路。”他忽然想到,但随即在心底否决了。

  不论是发明蒸馏酒还是经营蒸馏酒,都不过是工与商的范畴,在大永朝里属于低贱阶级。

  还是多花些心思在读书上,等考中进士,成为真正的统治阶层人上人,才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古代三妻四妾的美好幸福生活。

  哪怕是真有改造世界的野心和雄心,那也必须认真读四书五经参加科举考中进士。

  中了进士,成为学士大学士甚至称号大学士,才有一定的话语权。

  通过或从政或著书立言或兴办学院等手段,把思想种子种下,精心培育,让思想种子在这个世界生根发芽,渐渐壮大,渗透所有读书人的头脑,最后影响并改造整个世界。

  如此,才有可能建功。

  否则,仅是搞搞发明和经营商业都不过是小伎俩,结果只能是人死灯熄,甚至人未死,灯已熄。

  纪宁在胡思乱想时,已经有人开始作答讨论。

  “秦某认为,闻道是最大的幸福。”秦枫首先朗声说道,“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柳如是闻言,不由称赞道:“秦公子好志向。如此好学,难怪能连中二元,被誉为金陵城年青一代第一才子。”

  其他人也是一阵附和夸赞。

  秦枫虽有意端着他金陵城大才子的身份,但被满耳的恭维声灌得熏熏然,脸上露出两分得意之色。

  “多谢柳姑娘和诸位谬赞了。”秦枫挂着笑容,端起酒杯来,说道,“秦某离‘朝闻道,夕死可矣’尚远,但会时刻以此鞭策自己。请诸位为秦某作证并监督。”

  说完,他举起了酒杯。

  其他人很给面子地端起酒杯,与秦枫对饮了一杯。

  柳如是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张某认为,最大的幸福是勇于承担责任。”

  秦枫与众人对饮后,张临武不甘风头被秦枫独占,发声说道。

  气氛展开,此次无需柳如是引导,立即有人问道:“张公子,不知此话怎讲?”

  张临武铿锵有声地说道:“孟子曰:‘虽千万人,吾往矣。’可见承担责任是每个人尤其是男人必须的具备的。为道而死,为国而死,为民而死,为双亲长辈亲人而死,为朋友而死,都是最大的幸福!”

  “好!”众人立即大声喝彩叫道。

  “张公子不愧是名门之后,立意之高,让我等难望项背!小弟佩服不已!”吴备大声说道。

  接着,他向张临武举起酒杯继续拍马屁说道,“张公子,容小弟敬您一杯!”

  “敬张公子一杯!”其他人也纷纷举杯对张临武说道:

  柳如是也举杯说道:“妾身也敬张公子一杯。”

  一时间,张临武红光满面,举杯豪声笑道:“哈哈,多谢柳姑娘和诸位。请!”

  “请!”众人说道。

  然后对饮了一杯。

  参加这种聚会,除了听曲子,期待一亲芳泽外,就是一群地位身份相当的人坐一起聊天讨论吹捧喝酒取乐了。

  因为一个高见被众人喝彩叫好而竞相敬酒,便是此等聚会最大的乐趣了。

  仰天一口将酒喝完,张临武把酒杯放下,站在后边的俏丽侍女立即上前,小心地把酒杯满上,然后退后。

  张临武得意非凡,目光看见对面的纪宁,便对纪宁拱手扬声说道:“纪公子,张某听闻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知你对幸福有何高见,说出来让大家听一听,如何?”

  纪宁没想到对面那个貌似身份地位比较尊贵的张公子这么快就挑衅过来了,亏他刚才还随大众敬他一杯呢。

  “呵呵,张公子说笑了。”纪宁回过神,淡笑地说道,“纪某不过是小人物,对幸福的见解实在比不上在座诸位那么高大上,不说也罢。”

  他刚才压根就没思索什么是幸福,要他立即引经据典地说出什么是幸福,这不是为难人吗?

  再说,他也说不出那么冠冕堂皇、虚假空洞的话来。

  “高大上?”柳如是插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她也很想听听纪宁对幸福的见解。所以,纪宁说话时,她很留意听。

  纪宁心底汗颜一下,自己一不小心爆出网络词汇了。

  不过,他从容地解释说道:“高大上,顾名思义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哦,原来如此。”柳如是轻笑道,“纪公子遣词造句挺特别的,不过非常精辟,很顺口。说不定,这词儿在今晚之后便传开了。”

  张临武听着柳如是夸赞纪宁,心里老大不爽:刚才本公子那么高大上的幸福见解,你怎么不评论几句?咦,本公子怎么也说‘高大上’了?

  “谢谢纪公子谬赞!”张临武插嘴打断纪宁和柳如是的谈话,说道,“纪公子乃是大学士之后,怎能是小人物?请纪公子务必说一说你对幸福的见解,好让我等见贤思齐一番。”

  哼哼,本公子问你话,就是让你出丑的,不是让你吸引柳如是注意的。有本公子如此高大上,呸呸,是玉珠在前,谅你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