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99章 当众打脸
( 本章字数:2860 更新时间:2017-9-20 10:48:00 )


  “柳姑娘……”小玉小声地叫道。

  柳如是从那首词中清醒过来,转头对小娟道:“赏。”

  小娟立即肉痛地取出一锭十两的银子塞进小玉手里。

  她贴身伺候柳如是多年,哪能看不出自家小姐心情高兴,玉嘴一口,自然不能再像刚才那样只给二两银子了。

  小玉没想到这次一首词就能换得十两银子,激动得差点跪下感谢了。

  柳如是低头又看了一眼那首词,忽然才发现,这首词后面居然没有落款。

  “这词怎么没有落款?”她不由峨眉微皱地问道。

  这么世间少有的词,居然没有落款,抄诗词的人太不尊重作者了,她不禁有些暗怒。

  小玉连忙答道:“回柳姑娘,这首词跟上一首词也是有些古怪。”

  “难道这首词也是秦寡妇写出来的,但却是她的朋友所送?”小娟顿感匪夷所思地插嘴道。

  小玉说道:“不是秦寡妇写的,是纪宁写的。”

  “纪宁?四步成诗的纪宁?”柳如是好奇地问道。

  对于纪宁这个人,她还是知道比较多的。

  毕竟她身处天香楼,而在天香楼这地方出了名八卦小道消息最多的。

  她给顾客弹琴唱歌后,隔着轻纱屏风与客人聊天,就经常听见关于纪宁的各种八卦。

  她听得多了,虽没真正见过纪宁,但脑海里大概有一个印象,觉得纪宁这个纨绔也挺不容易的。

  从小没了爹娘,缺乏管教,然后被未婚妻嫌弃解除婚约,紧接着被赶出纪府。而且被赶出纪府时,非但一文钱安家费拿不到,而被纪府倒坑了近三百两银子。

  “就是他。”小玉答道:“不过,他不承认那首词是他所作,非说是在昨晚梦里梦见的,不肯落款。真是迂腐书生,要是我,直接说自己写的,多好啊!”

  “小玉,有些事情,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不会了解的。”柳如是隐隐地批评道。

  小玉连忙应诺。

  “你退下吧。继续打听崇王府的消息,不会亏待你。”柳如是说道。

  小玉退下后,不一会儿,门外响起敲门声。

  小娟去开门,却是通知柳如是准备登台献艺。

  临离开房间,柳如是多看那首词一眼,忽然在心底里临时做了一个决定:今晚最后的献艺,不弹唱准备多日的《如梦令》,改换唱那首词。

  最后登上华丽的舞台,一切准备就绪,柳如是闻着青铜香炉飘出的檀香,整个人宁静下来。

  只见她十根玉葱似的修长的芊芊玉指浮动古琴,琴声化作春天里的细雨潜入所有人的心底。

  然后,她朱唇轻启,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崇王府,中秋诗会会场,赵元容玉手捧着纪宁亲笔写着《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稿纸,按着节奏拍子朗声念道起来。

  赵元容虽只是念读,但她的嗓音明丽悦耳,再加上《水调歌头》本身就具有优美的节奏和韵音,所以落入众人耳中,犹如天籁之音。

  纪宁写下的这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先是呈上给崇王看了。

  崇王看了之后不说好,递给王妃看。王妃看后也不说话,直接让宫女传给赵元容和赵元轩看。

  赵元容看了一次后,忍不住亲自念出来。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随着赵元容亲口念出了,全场一片安静。

  刚开始,众人还是为了聆听赵元容这个公主的仙音,但随着赵元容念下去,所有人都不禁被纪宁这首词吸引了,不能自拔,以致忘了赵元容的声音。

  聆听到最后,众人只觉得此词只应天上有,连文仁公主念出来都不合适。

  赵元容念读完后,叹息了一声,把纪宁这首词就给宫女送到最专业的诗词品鉴师叶老手上。

  叶老神情虔诚地接过词,认真咀嚼品味好一阵。

  “叶老,此词如何?能否流芳百世?”崇王忍不住地问道。

  叶老目光从词上抬起,站起来,面对崇王拱手说道:“回王爷,此词何止能流芳百世,此词把中秋诗词写绝了,只应天上有!从此之后,再无中秋诗词!”

  叶老语气激动而肯定。

  众人闻言,不禁发出一阵惊叹。

  虽然他们心里有这种想法,但以为只是自己的鉴赏能力有限,不能作准,现在听见权威诗词品鉴师叶老如此绝顶高的评定,无不惊叹和佩服。

  不过,在所有人惊叹佩服时,有两个人如小丑一样站在那里,满脸涨红,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秦枫和吴备万万没想到,纪宁不仅能拿出一首好词,而且是旷世绝词!

  只此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今后谁再写中秋诗词就不得不思量再思量了。有《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盘踞脑海里,谁还下得了笔?

  “秦枫、吴备,纪某已经把词公布了,现在轮到你们的诗词了。”纪宁朗声说道,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齐刷刷地向纪宁和秦枫、吴备看过来。

  在众目聚焦下,秦枫和吴备感到无数的目光如针子一样刺痛穿透他们的身体和尊严。

  他们羞愤交加地低着头,脸色更加涨红得发紫,紧握着拳头,眼睛充满怨毒仇恨。

  可惜,纪宁还是不肯这么轻易发过他们。

  只听见纪宁继续淡笑道:“秦枫、吴备,写好的诗词不公布出来大家鉴赏,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诗会上,没有谁保证自己的诗能第一。不论诗好还诗差,都拿出来,重在参与嘛。”

  这句话是刚才秦枫挤兑纪宁的话的翻版,几乎原封不动地奉还给秦枫和吴备。

  “噗嗤——”

  突然,屏风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失笑声。

  随着一个失笑声响起,无数的失笑声从屏风的另一边传来。

  不禁如此,坐在后面的众才子也不禁极力压抑着失笑。

  秦枫和吴备平日里为人太张扬高调,盖过所有才子的锋芒,不是所有才子都那么心诚悦服的。现在亲眼看见秦枫和吴备吃瘪被当众打脸,幸灾乐祸自然少不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