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9章 书房密话
( 本章字数:2707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软件出现BUG了。这是第69章,发现内容衔接不上的朋友,可以清除一下QQ阅读的缓存,在软件的设置那里。然后,重新阅读,就没事了。这是今天更新的第三章。)

  在一间装修简朴实用的书房内,沈康坐在书桌前,认真仔细地一张一张地检阅纪宁抄写的《论语》和《中庸》。

  纪宁恭谨地站在书桌前面,目不斜视,执弟子礼。

  这间书房占地很大,足足有三间普通房间那么大,但一点也不觉得宽敞。

  因为书房内是一排排的书架子,书架子整齐归类地放满了书籍,其中不乏一些年代久远的真本或孤本,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一盏茶的功夫,沈康把纪宁抄写的《论语》和《中庸》都仔细检查完毕了。

  其实,纪宁没抄写多少,就一共五遍,反正沈康没有限定时间。

  而且,对他来说,用毛笔写字,哪怕是用最好的毛笔紫毫笔,也不如用一支普普通通的水性笔写字利爽。

  “字不行,回去多练练。”沈康检查完纪宁的“作业”后,抬头说道。

  “诺。”纪宁老老实实地拱手行礼应道。

  其实他现在的字已经进步不少了。

  沈康打量地看了一阵纪宁,问道:“那首劝学诗可是你所作?”

  “是先父昔日所作。”纪宁躬身深拜地说道,“徒孙尚还懵懂年龄之时,先父曾以它勉励要求徒孙,但也告诫徒孙切不可传与外人听,否则遭人耻笑。徒孙依稀还记得,先父还教导说,学问之道,须知行合一,止于至善,切不可空谈妄谈……”

  “等等!”沈康突然打断纪宁的话说道,“刚才你说什么?学问之道,须知行合一,止于至善?”

  纪宁忽然全身一紧,硬着头皮答道:“是的。”

  “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这句话可是明朝儒道大思想家王阳明提出来的,我怎么就随口就说出来了呢?可千万别被沈康发现什么呀!

  幸好,沈康已经完全被“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这句话吸引住了。

  他自语地来回念了两三次,品味这句话的韵味,眉飞色舞起来。

  “哈哈,好!好一句‘知行合一,止于至善’!”沈康忽然高兴地击掌地叫道。

  末了,他又突然悲痛地惋惜叫道:“呜呼,仲昆,吾之弟子,汝英年早逝,惜乎!惜乎!”

  听见沈康缅怀悲痛纪凌,纪宁暗暗送了一口气,这老头肯定真以为“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这句话是纪凌所说的。

  纪宁微低着头,装作悲伤,脑海里忽然记起,沈康本人就是儒道理学派的宗师,与北宋理学创始人之一张载的思想接近,提倡“笃实尚行、经世致用”。便宜老爹是沈康的最得意弟子,肯定是继承沈康的衣钵,那么便宜老爹也是理学派的人。

  “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这句话也可以解读为理学范畴。不过,王阳明是儒道心学集大成者。

  极左与极右,往往是一线之隔,印证了《易经》的极阴为阳、极阳为阴的哲学思想。

  所以,沈康一点也不怀疑“知行合一,止于至善”的是否真的出自纪凌之口。

  沈康悲痛惋惜爱徒英年早逝一阵后,目光再落在纪宁身上,明显温情了许多。

  纪宁并不能知道,此刻的他与当年的纪凌的相貌身高真的很相似,连气质也有三四分相似。

  “永宁,既然是你父亲的教导,那么你就当继承它,将它视为己出,并将它发扬广大。”沈康说道。

  他的意思是“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这句完全归纪宁一人所有,甚至包括“为天地立心”这首劝学诗。他沈康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占为己有。

  纪宁立即拱手作揖拜道:“诺。”

  顿了顿,沈康接着说道:“如今金陵城谣传你在公堂上所作的劝学诗是你父亲的遗作,这个谣言是老夫刻意放出去的。你可明白其中意思?”

  “永宁完全明白师公一片苦心。”纪宁拱手说道,“永宁不过一介荫袭得了功名的小小秀才,哪当得起‘为天地立心’?”

  对于这个谣言,他是很欢迎的。

  ‘为天地立心’这首诗的思想境界太高,要是被人认定是他作出来的,那他就危险了。

  所以,他的想法是:唉,便宜老爹,你又替我挡灾了。而作为回报,我又给你扬名了。

  沈康微颔首,说道:“你能明白就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还太年轻,暂时经不起大风大浪。对于背负谣言,可能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但等你才学渐成,名动天下后,谣言自然而然就匿去了。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永宁谨遵教导。”纪宁只能再躬身拜道。

  又顿了顿,沈康从书桌右上角取过一张书写着文字的纸,对纪宁说道:“你的自白文的行文方式很好。自成一体,能让所有人都能听懂,即便是未经教化的山野村夫。如能推广开来,天下再无难读之书,可谓是功德无量。”

  “不过,你功名太低,妄自贪图大功德,必招祸害。”沈康继续说道,“所以,老夫严令禁止你再使用这种行文方式。除非有朝一日,你成为称号大学士,你才可以向天下推广。”

  “诺!”纪宁只能再次应声道。

  被沈康一个谣言一个严令,他在应对纪敬逼害时建立的才学声望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形。

  纪宁只能在心底苦笑。

  不过,步子太大容易扯到蛋,还是低调点的好。安全。纪宁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你最近都在读什么书?”沈康问道。

  纪宁说道:“回师公,最近一直在攻读四书五经。永宁是真的才疏学浅。”

  沈康倒没说什么,直接从书桌面左边取过两本书,说道:“这两本书,一本《论语》,一本《中庸》,都是老夫注释过的,你拿回去认真读读。有不懂的,记下来,下次见面可以问老夫。”

  “谢谢师公恩赐。”纪宁恭敬地行礼,然后恭敬地上去取书。

  沈康是儒道理学派的宗师,读他注释过的《论语》和《中庸》,基本就是接受他的理学派思想了。纪宁作为地球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唯物主义者,接受儒道理学派是最合适不过了。要是被逼加入儒道心学派,说不定能把他逼成神经错乱。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