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3章 原因
( 本章字数:2694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大人,此请愿并非学生一人的意思,而是整个金陵城学子的民意。请大人务必三思!”纪敬赤红着眼睛,拱手对李璟大声说道,为自身今后命运做最后一搏,不惜顶撞李璟这个金陵城知府。

  纪敬此言一出,站在公堂外旁听的书生立即按约定地一起叫喊道:“请大人三思!”

  叫喊的同时,这些书生都“扑通”地跪下,一副为民请命的模样。

  这些书生的叫喊声很大,传到了府衙门外,站在府衙门外的书生立即跪下,伏拜地上,用尽全力大声喊道:“请大人革去士林败类纪宁功名!”

  “请大人革去士林败类纪宁功名!”

  “请大人革去士林败类纪宁功名!”

  ……

  ……

  喊声震天,滚滚声浪汇成一片如万马齐喑涌入府衙内,涌入公堂内,令人勃然变色。

  那几个收受过纪府贿赂的官员见状,趁机站起来,向李璟拱手行礼叫道:“大人,民意沸腾,请您慎重。”

  话未落,一股更大的声浪覆盖地席卷过来,一下子把刚才书生请命革去纪宁功名的声音盖过。

  “请大人不要革去纪先生功名!”

  “请大人不要革去纪先生功名!”

  “请大人不要革去纪先生功名!”

  ……

  ……

  请命支持纪宁的喊声震天,铺天盖地,气势万千,所有人都不禁为之变色。

  遇上这种民意沸腾的冲突,没有谁敢轻举妄动。

  好在李璟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案,立即传令让在府衙门外维持秩序的官差仆役把书生和老百姓的请愿喊声压下去。

  足足过了一柱香,外面的声浪才渐渐平息下来,审问才得以继续。

  “大人,您也听见了。全城书生对强烈要求开除纪宁这个士林败类。”纪敬抢先对李璟说道,“民意不可违啊!”

  反正已经顶撞了,纪敬也豁出去了。如果真能取得胜利,事后有纪府的庇护,他也不怕李璟。

  “大人,民意的确不可违。”纪宁立即拱手对李璟说道,“但是纪敬夸大了事实,外面不过是几百书生而已,并不能代表金陵城所有书生。另外,外面同样有许多老百姓,他们的人数是那群书生的几倍,他们持着相反的意见!”

  “你那些不过是贫穷贱民,纵然人数多,如何能与圣人门徒相提并论?”纪敬大声说道。

  纪宁立即驳道:“亚圣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尚书》又曰:‘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平民百姓如何不能与书生相提并论了?你不尊圣贤之言,把你革出儒道才是正确!”

  “你、你、你……”纪敬气得指着纪宁说不出话来,眼前发黑,险些气晕了,憋屈得吐血三升。

  自对簿公堂以来,被他指控不学无术的纪宁言必圣贤,处处狡辩其行为乃圣贤教导,教其置于大义上。指责他纪宁有错,就是指责圣贤的不对。

  “啪!”

  一声慑人心神的惊堂木声突然炸响,李璟声音微带着怒意喝道:“肃静!肃静!这里是公堂,不是菜市场!谁再擅自出声,立即打出公堂!”

  纪宁和纪敬停下争吵,转身面向李璟拱手作揖一下,表示遵从和请罪。

  呵斥停纪宁和纪敬的争吵后,李璟目光转向其他在公堂上一起审问的官员,征求集体意见。

  这种民意沸腾争执,他虽贵为知府大人,但也不敢妄断。

  不过,不等其他官员发表意见,作为压轴定音的沈康却先开口了。

  “李大人,刚才对纪宁的审问,你是否已审问清楚?”沈康说道。

  李璟行礼地回答道:“沈老,学生已审问清楚。”

  “那么,纪宁是否有罪?”沈康又道。

  李璟答道:“无罪。”

  “既然无罪,为何好拿捏不定?”沈康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莫非你要徇私?不主持正义?”

  李璟被吓得脸色大变,连忙躬身下拜道:“学生万万不敢,学生万万不敢。”

  沈康不再说话。

  李璟直起腰后,不再征求其他官员意见,做回主审官座位。

  他本来就想偏向纪宁,纪宁在审问中对答如流,没有任何罪名,如今纪宁不禁在外面有许多百姓支持,更得到儒道泰斗人物沈康支持,所以他做最终判决毫无压力。

  “纪敬,你和其他书生的联名请命罗列原因不成立,所以本官和教谕大人不予同意。”李璟威严地说道。

  纪敬听到李璟的最终判决,大脑轰地一响,整个人瘫软坐地上。

  李璟没理会纪敬,接着目光转到纪宁身上,说道:“纪宁,你兴办三味书院没有任何问题,好好经营下去,让更多平民百姓有机会读书识字,沐恩圣贤教化,光大我儒道。”

  “学生遵命!”纪宁拱手鞠躬下拜道。

  …………

  纪府,养气院。

  纪泽道出纪敬必败的真相说道:“因为纪凌是沈康的最得意学生!”

  “啊!”史红艳不禁惊叫一声,眼前发黑,脑海里雷电闪鸣,一下子记起了许多关于纪凌的事。

  纪敬联名其他书生上书请愿革去纪宁的功名本身就是一场务虚的道德审判。

  纵然纪宁真的误人子弟了,但三味书院才真正开讲十几天,能犯多大的错?根本不至于革去功名。更何况纪宁还可以自我辩护,洗清道德指控。

  所以,这是一场以众欺少,以势欺人的行径。

  然而,沈康身为此次对纪宁审判的最关键人物,不仅是教谕,还是德高望重的泰斗人物。

  沈康的态度几乎完全决定审判的结果。

  而纪宁的父亲纪凌恰恰是沈康的最得意学生,师生情谊自然深厚,即使纪凌去世十年,沈康对纪凌还是有情分的。

  革除功名对一个士子而言太严重了,直接毁掉一个人,这么严重的事,又是务虚的道德审判,沈康看在昔日爱徒情分上,偏袒纪宁是绝对的事情。

  “你们啊!”纪泽摇头叹气地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要对付一个人不事先查清对方的一切底细,还要我这个老糊涂提醒才知道。”

  “纪府,真的彻底衰落了!”末了,纪泽沉痛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