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0章 立宏愿!
( 本章字数:2873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四步成诗!!!

  而且还是这么大气磅礴、志存高远、令人折服的好诗!

  所有人都处于石化中久久不能恢复过来。

  是谁造的谣,说纪宁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如果说那刚才纪宁道出“求学之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和“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人人可为师,人人皆为弟子”是他早有准备的言论,但在公堂这种紧张的场合上,四步成诗,而且是让所有人叹服的诗,绝对是才华横溢的厚积薄发!

  纪敬同样震惊不已,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纪宁是否有才学,他比谁都清楚。若纪宁真有才学,何至于被赶出纪府?!

  “不可能!绝不可能!那个废物怎么可能四步成诗?!怎么可能当场做出令所有人折服的劝学诗来?!!!”

  纪敬又惊又怒,在内心快要癫狂地吼道。

  只见他脸面扭曲,眼睛血红,射出怨毒惊怒和嫉妒恨。

  “大人!”

  就在所有人沉浸于震惊时,纪敬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声叫喝。

  众人被纪敬充满嫉妒的叫喝声惊醒,不禁齐刷刷地朝纪敬看去。

  只见纪敬拱手对李璟深拜地说道:“这首劝学诗不是纪宁所作!望大人严惩其欺瞒之罪,惩罚此等剽窃之贼!!!”

  “你说纪宁所作的劝学诗不是他所作,难道你以前见过这首诗?”李璟问道,“本官问你,你是在何时何地见过?是何人所作?”

  纪敬说道:“大人,纪宁不学无术,满城皆知。这首劝学诗绝不可能是他做出来的。一定是他父亲纪凌的遗作!”

  众人闻言,不禁恍然大悟。

  “啪!”

  突然,一声震慑人心的惊堂木声想起,吓得众人脖子一缩。

  只见李璟威严无比地沉声喝道:“荒唐!纪大学士早在十年前英年早逝了,他如何能料到今日之事?!”

  “他肯定不能预料到今日之事,但纪宁记住了他的遗作,故意在这里念出来,让人认为是其所作,窃世盜名!”纪敬硬着头皮强辩道。

  李璟不客气地重哼道:“这首劝学诗本是你挤兑纪宁,纪宁才当场做出来的。如此无凭无据之事,不得再信口开河!”

  被李璟呵斥,纪敬不敢再说话。

  众人听了李璟的话,顿时明白过来,这首诗确实不可能是纪凌的遗作。

  但是,纪敬仍是很不甘心,指着纪宁质问道:“纪宁,你敢发誓这首劝学诗是你所作?!”

  “呵呵,”纪宁淡淡地洒笑一声,目光怜悯地道,“我能理解你恨自己没有一个才华横溢的爹很久了。”

  众人闻言,不禁发声一笑。

  纪敬脸色涨红,正要还与纪宁争执时,李璟已经严厉地警告道:“纪敬,你再胡搅蛮缠,本官就将你打出去!”

  纪敬只能憋屈地咽回到嘴边的话。

  接着,李璟说道:“纪宁,本官已经确认你没有骗人钱财,也没有误人子弟。纪敬,你所列的第一条指控不成立。”

  “谢大人。”纪宁拱手微拜地道。

  纪敬则只能拱手说道:“是,大人。”

  停顿了一阵,见没有人反对,李璟接着说道:“纪宁,纪敬指控你办三味书院将文字当成你的私人货物买卖。你有何辩解?”

  “大人,此事乃是天大的冤枉。”纪宁对李璟拱手大声说道。

  李璟问道:“如何冤枉你了?”

  “《周易?系辞下?第五》子曰: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只听见纪宁朗声说道,”圣人也认可实现相同的目标可以采用不同的方法。”

  “学生虽明码标价包教会一个字多少文钱,实在有不得已苦衷。”

  李璟问道:“有何苦衷?”

  “回大人,学生建办的三味书院是在城西的水浸街,那里周围都是一些贫穷的老百姓。他们虽渴望得到我儒道的教化,但奈何其它私塾学院门槛太高,他们实在承担不起。”

  “学生思虑再三,决定把贵昂的束脩化整为零,让他们不管有钱没钱,多少能有机会听到圣贤的只言片语,沐恩圣贤的光辉,得到我儒道教化”

  “昔日夫子为传我儒道,不畏艰苦和危险,一辆牛车周游列国。学生虽自知才疏学浅,但思慕夫子传道之大宏愿,所以自不量力为光大我儒道贡献微薄之力。”

  最后,纪宁举起右手大声发誓道:“学生在此立誓,学生一日不死,三味书院一日不倒!如有违背,人神共弃!”

  反正他最终的目标是以后贩卖小篆大篆获取惊天暴利,三味书院肯定一直办下去,将来即便去世了,还打算留给子孙后代呢。

  众人听见纪宁竟当众立此大誓,无不动容。

  一时间,全场一片寂静。

  高坐在上面的沈康也不禁为纪宁的立誓动容。

  要知道,今日在公堂上发生的一切事都会传遍整个金陵城,所有人都会知晓这个誓言。只要纪宁还想生活下去,就必须用心经营三味书院。

  这绝对不是一时之言。

  过了一阵,李璟站起来,拱手向沈康请示道:“沈老,您认为如何?”

  沈康说道:“纪宁虽年轻,但有如此觉悟,我等理应成全。”

  接着,他目光落在纪宁身上,严肃地道:“但有一个条件:他日你若停办三味书院或怠办三味书院,立即革去你的功名。不论你那时你仍是一介秀才还是已经成为名满天下的大学士!”

  “学生遵诺!”纪宁拱手向沈康深深地躬身下拜道,语气庄严无比。

  沈康满意地一锤定音道:“很好!纪敬对你的第二条指控不成立。”

  “谢大人。”纪宁拱手作揖称谢道。

  沈康说完,不再说话。

  而纪敬只能又恨又怒,沈康不仅是教谕大人,而且是儒道的泰斗人物,他的一句话在金陵城差不多是圣旨。他在不甘,也不能出言反对。

  李璟坐回座位,对纪敬说道:“纪敬,由于你所罗列的第一条和第二条指控不成立,第三条指控根本不存在。所以,你们的请愿,本官不同意。”

  “大人,”纪敬眼睛赤红地做最后一搏地大声叫道,“此请愿并非学生一人的意思,而是整个金陵城学子的民意。请大人务必三思!”

  若此次不能把纪宁斗翻,他的废物之名将彻底坐实,从此再无脸面见人。不仅如此,他母亲曾严厉警告过他,若他此番再失败,纪府将彻底放弃他,届时他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纪府嫡长玄孙!若失去了平日依仗的身份,不如让他死!

  所以,最后命运攸关的关头,他顾不得得罪李璟,抬出最后的杀手锏,顶撞地拼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