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3章 我太委屈了
( 本章字数:2783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却说纪敬率领着四十多个书生终于从白鹿书院走到建仁街,三味书院所在的水浸街在望。

  不过,纪敬等书生早已累得快趴下了。

  且不说已进入午时,烈日中天,火辣辣地晒人如火烤,仅从白鹿书院步行到三味书院,从偌大的金陵城城东到城西,就足以把这群平时锦衣玉食、五体不勤的书生的腿走断。

  这些书生第一次发现金陵城原来这么大。

  纪敬咬着牙苦苦支撑着,若不是心中对纪宁刻骨仇恨怨毒支撑着,再加上他是这次行动的牵头人,他早就骂娘不干了。

  为了让身后的书生继续跟随,不至于走到三味书院只剩下他光棍将军一个,纪敬不得不断提高好处许诺打气。

  终于!

  还剩下半条命的纪敬等书生总算走到了水浸街街口前。

  但是,下一刻,他们愣住了。

  过了半晌,他们才回过神来,用力擦眼睛,以为是自己因为太累而看眼花了。

  没看错,眼前的水浸街街口真的整齐地站满了人,黑压压的,把街口守得严密,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过去。

  不是说好三味书院没人的吗?为什么这么多人?别说真冲突起来,三味书院的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我们淹死了。

  那些书生无不这么想道。

  意识到对方是敌人,这些已经累得只剩半条命的书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无不用愤怒仇恨的目光盯着他们,仿佛下一刻就扑上去把他们生吞活剥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再看三味书院的人,立即感觉到一股仿佛凝固的愤怒仇恨气势铺天盖地的压过来,不禁吓到两股战战,那里还有当初扬言砸了三味书院的嚣张?

  “子敬兄,小弟突然肚子疼,容小弟找大夫看病。”反应过来的一位书生对纪敬拱手说道,“失陪了。”

  纪敬刚张嘴要说话,那个书生已经一溜烟逃跑了。逃跑的速度那个快,只恨当初出生时不多长两条腿,眨眼间没了身影。

  纪敬还没反应过来,有一位书生拱手对他说道:“子敬兄,小弟突然想起今日是家中慈母过寿。父母亲恩不得不报,小弟不得不赶回家陪慈母过寿。抱歉,失陪了。”

  话没说完,那个书生已经逃得老远,仿佛真的要赶回家给自己的母亲过寿。

  有了两个书生起头,剩下的书生一窝蜂围上去,七嘴八舌说了各种理由,纪敬一句话说不出来。

  等他闷过那口气,所有的书生都逃光了,包括他的党羽也趁机逃跑掉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

  “可恨!可恨!……”纪敬紧握着拳头,青筋暴起,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紫,恼怒羞辱到极点,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就在他恼怒羞辱得发疯发狂,恨不得将整个世界毁灭时,他感到有人走到他面前。

  他霍地抬头看去,看见纪宁正站在他面前,脸上挂着淡淡的嘲讽冷笑,好整以暇地轻摇折扇看着他。

  “是你!都是你个废物!”纪敬的眼睛瞬间受伤野兽地血红起来,突然如癫如狂的指着纪宁,竭斯底里地吼道,“不是你个废物找来那么多人挡在街口,他们怎么会逃走?!都是你!都是你!”

  纪宁闻言,神色不禁一阵呆滞。

  他猜测过纪敬一千种一万种反应,但万万没想到纪敬居然指责他反抗。

  敢情只允许他纪敬带人砸三味书院,就不允许他纪宁找人保卫三味书院。

  这是天底下哪门子的道理?!

  就在这时,纪敬癫狂地叫吼道:“纪宁,我跟你拼了!”

  叫吼着,他就失去理智地张牙舞爪地向纪宁扑去。

  只见纪宁回过神,冷哼一声,不紧不慢地往左一侧身,轻松地闪开扑过来的纪敬,然后抬腿照着因为扑不他中而身体失衡错过他的纪敬后背踹去。

  “啊——”

  纪敬不仅惨叫一声,整个人被纪宁踢飞出去两三米,摔了一个狗啃屎。

  接着,纪宁寒着脸,大步走过去,左手探出,一把楸住纪敬的衣领口,把摔得七荤八素的纪敬提起,然后右手掌用力来回挥打。

  啪啪啪啪啪啪啪……

  无数密集的响亮无比的耳光声响起。

  妈||的,你带人砸我的书院,应该愤怒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让你带人砸我的书院!

  让你带人砸我的书院!

  让你带人砸我的书院!

  ……

  ……

  纪宁越抽纪敬耳光越生气,越抽纪敬耳光越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委屈者受伤害者。

  艹!抽得我的手都痛了,委屈啊!真他|妈|的委屈!

  想到这里,纪宁又继续用力多抽纪敬几个耳光。

  终于,纪宁抽得手痛了,抽得手酸了,他才停下手,把脸肿成猪头的纪敬扔到地上。

  他甩了甩抽耳光抽得酸了痛了的右手,觉得还不解气,抬脚不断地踢地上的纪敬。

  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不多打几下怎么获得安慰脆弱的心灵?

  砰砰砰……

  纪敬被纪宁当成沙包皮球地踢个不止。

  终于,纪宁脚也踢累了,只会暂停下来休息。

  “什么破身体?打个人都嫌累!”

  纪宁对这个穿越过来单薄的身体很不满意,太委屈了。

  于是,他又踢了几脚纪敬。

  整齐站在街口的所有人无不看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名门望族书生吗?竟被纪先生像打死狗一样地打。

  他们看着,不禁心里一阵痛快解气,仿佛他们化身纪宁暴打可恶的纪敬。

  同时,他们也隐隐升起一声奇怪的感觉:没想到一向文质彬彬的纪先生居然这么暴力,以后一定要小心尊敬着,可不能惹他生气了。

  “求求您,不要打了。我在也不敢了。求求您……”

  可怜的纪敬终于有了求饶的机会,在纪宁脚下不断的磕头求饶哭喊道。

  在纪宁的一顿蒙头盖脑的暴打后,他终于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完全落在根本不顾忌他身份地位的、且有前科的纪宁手里。

  “不敢?我看你敢得很!”纪宁骂道,一脚把脚下的纪敬踢翻。

  纪敬惨叫一声,但立即翻身过来,如一条狗一样跪爬回到纪宁脚下哭喊磕头乞求饶命。在众目睽睽之下,哪里还有半点尊严人格?更不用说名门望族子弟的脸面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