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5章 人贩子?
( 本章字数:3269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把学生的渴望读书识字的愿望强化后,纪宁开始正式教学生学习。

  与时下私塾学院先教各种启蒙不同,纪宁侧重于教人识字。

  毕竟,他也明白自己在学术一道尚浅薄,还需勤奋攻读四书五经,不敢轻易误人子弟,所以他目前能做的是教人识字。

  尤其是鉴于他目前不学无术的名声,要把私塾办好,必须别开奚径,以奇制胜。

  而对来自底层老百姓来说,上学学会了多少个字才是最直观最实在的。不识字、不会写字,学再多道理管屁用。

  只见纪宁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块木板挂上墙壁,那木板上书着五个大字:一二三四五。

  “大家看好了,这是我们日常数数经常用到的数字,一二三四五。”纪宁手持教鞭,指着木板上的文字说道,“今日上午,先学这五个字。”

  学以致用,学习日常经常接触的东西才容易学会,容易记牢。

  数字是普通人经常要用到,也经常接触,字又简单,学了就能用,方便记忆,更让学生和家长认为学到东西。

  在神祝之光的加持下,一个上午下来,三十名几乎从没学过字的学生竟把这五个字全部学会了。

  纪宁不得不暗暗震惊神祝之光的神奇和强大,果然如有神助啊!

  …………

  “……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车马多如簇……书中自有颜如玉……”苏府听雨阁,苏蒹葭纤纤玉手轻托着一张白宣纸,纸上写着一首诗,正是今天早上纪宁在三味书院当众念出的那首《劝学诗》。

  旁边站着的采霞不禁问道:“小姐,这首诗好像是新诗,不会也是昔日纪大学士的遗作吧?”

  苏蒹葭轻摇臻首,说道:“不是。纪伯父岂会做出这种诗来?”

  “这么说这首诗很差?我听见许多人因为这首诗骂纪永宁。”采霞问道。

  苏蒹葭把诗轻轻放到桌面,然后淡声道:“诗本身不算差。只是它的立意太过直白粗俗,触了读书人的忌讳。儒家向来以学圣人言、穷则修身、达则济天下、为民心立命自居,满口仁义道德。而他这首劝学诗直白地以金钱香车宝马美女等功利做诱,劝人读书识字。此诗一出,只怕他更招人非议了。”

  “这么说他这首劝学诗还是通的?”采霞问道。

  苏蒹葭微点臻首道:“当然通。而且,他这首诗是面向他所教的贫穷子弟,可谓是直切真意、言简意赅,以当时的场景,可谓是一首好诗。”

  “哇,没想到他被赶出纪府后,发奋读书两个多月,居然就能做出一首真正的诗来。”采霞不禁有一丝惊讶地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蒹葭听到采霞的话,不禁芳心微动一下,才意识到纪宁居然做了一首合适的诗,真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一首直白、立意粗俗的诗罢了,又能说明什么?”紧接着,她又在心底暗摇头。

  秦府,秦圆圆听到下人回报,得知纪宁所做的《劝学诗》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地轻摇了摇臻首。

  “这纪永宁,怎的就如此冒在下大不韪呢?竟敢做出如此直白通透的劝学诗来,就不怕被天下士子讨伐吗?”

  “不过,仅用功读书两个余月,就能做出如此言简意赅的诗,不愧是大学士之子。”

  下午,金陵城最好的书院白鹿书院,一群身穿儒服的学子围坐一起,讨论起纪宁的三味书院开讲的第一课。

  “知道吗?纪宁那不学无术之徒居然当着他的学生面作了一首诗。”有一位学子首先八卦地道。

  立即有几位学子惊讶地叫道:“他也会作诗?别开玩笑,该不会是进入诗词阁买的吧?”

  其他学子也不禁侧耳倾听。

  最近,有关纪宁的话题很火热,虽然都是骂纪宁开办私塾误人子弟,鄙视纪宁不学无术,嘲笑纪宁不自量力。

  “应该不是。没有人敢做那首诗。”那个八卦的学子摇头道,“那首诗,啧啧,有辱斯文,不堪入耳!如今,满城都在骂纪宁呢。”

  “到底是什么诗?”其他学子都好奇起来了,纷纷询问道。

  那学子露出几分玩味的嘲笑,然后摇头晃脑地念道:“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众学子听完,顿时炸开锅了。

  “怒啊,可恨!他纪宁自己败类便罢,竟敢做出如此恶诗,误人子弟!”有学子不禁跳起来出言大声骂道。

  又有学子骂道:“以利诱人,始作俑者无后乎!”

  众学子七嘴八舌讨伐纪宁一阵后,有一位学子突然大声高呼:“各位同学,我们不能再坐视纪宁这个败类误人子弟,败坏我们读书人的名声。我们立即出发,砸了纪宁的烂私塾!”

  “对!对!对!”立即有许多学子赞成附和地大声叫道。

  但立即又有一位学子大声道:“诸位冷静。诸位冷静。前几日,秦学长、吴学长等学长曾讨论过纪宁开私塾之事,认为纪宁不足为虑,无需劳师动众,且观其败即可!”

  众学子闻言,很快就平静下来。

  秦枫在金陵城年轻一代威望极高,有人曾道他是第二个纪凌,所以他的话在年轻学子中颇有份量。

  “不错,纪宁这个败类废物哪配我们出手,且观其败即可!”不少学子纷纷说道,“尤其是他做的那首诗,更是暴露出其真面目,满城百姓皆知其恶,更不会有人去他的私塾读书了!”

  其他学子闻言,纷纷点头,觉得很在道理。

  于是,放弃了一起去砸纪宁的私塾的行动。区区一个废物,实在不配他们自降身份出手。

  夜幕降临,华灯盏盏,入夜后的金陵城反而更加喧嚣热闹。

  纪宁一袭白衣长袍,身材修长,玉面似冠,五官俊朗,手持一把写意山水画纸折扇,充满书卷气,闲庭信步在游人如织的街道上,如鹤立鸡群,真是翩翩浊世公子。

  同时,也引得许多路人注目,尤其是女孩子,若不是还有点女孩子的矜持,恐怕就追在他身后看了。

  女扮男妆的雨灵化成一位相貌清秀无比的青衣小厮紧跟在纪宁身后。

  雨灵的女扮男妆不太成功,除了带着一些胭脂味外,关键是她的胸|脯鼓囊囊的,藏不住,只需正面定目一看,就能发现是个假小子。

  不过,无所谓了。大永朝,女子女扮男妆出行风气颇盛,并不是真的让人认不出来,只为不太招人注目即可。而男人们纵然明眼看出对方女扮男妆,只会表示尊重,也不会特意揭穿。

  信步在这攘攘熙熙的夜市街道上,纪宁很享受这古代人物风情的氛围,他现在的心情确实好。

  本以为教学生一到十这十字需要两天时间,没想到仅一天就教会了,还把“百、千、万”三个字教了。

  虽说这十三个字很简单易懂,但对初学者来说,这进度实在有点惊人。他不得不惊叹青紫色的神祝之光加成效果太惊人。

  心情大好的他今晚在书房里有些坐不住,遂带上丫环雨灵上街游玩散步。

  雨灵跟在纪宁身后,也很高兴,一双灵动的美目骨碌碌地转,观看周遭一切美好事物。

  因为要侍候纪宁读书,她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能晚上上街游玩了。

  纪宁俊脸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打量着身边古代人物风俗,忽然看见前段一位灰衣中年汉子紧抱着一位锦衣小女孩在人群中匆匆行走。

  那小女孩似乎睡着了,软绵绵地垂下粉嫩嫩的双臂,随着灰衣中年汉子急行而摆动。

  “莫非是人贩子?”

  纪宁下意识地想道,立即快步迎上去,挡住那灰衣中年汉子的去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