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望族风流》->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章 用钱砸人
( 本章字数:5021 更新时间:2017-9-20 10:47:00 )


  等了大半个时辰,甲等品鉴师终于姗姗来迟。

  宫装少女向纪宁告罪一声,中止了论茶道,向纪宁要了诗,然后离开雅室向甲等品鉴师提交纪宁的诗。

  需要甲等品鉴师出动的诗词已经是非常好的诗词了,按规定,为避嫌及保密,卖诗者与甲等品鉴师不能见面接触。

  纪宁品半盏顾渚紫笋茶未毕,宫装少女就已经款款回来。

  在纪宁对面跪坐下后,宫装少女说道:“令尊的诗非同凡响,具体要多久才能品鉴出来,妾身也未知。还请纪公子再耐心等侯。”

  纪宁含笑地微颔首一下。

  沉默一下,宫装少女问道:“妾身有耳闻,您已经与苏府苏宁解除婚约了?”

  “不错。”纪宁坦然地承认道。

  “妾身又有耳闻,您准备搬出纪府?”宫装少女又问道。

  纪宁淡笑地点头。

  “恕妾身冒味,不知纪公子今后如何自立?”宫装少女有些关心地问道。

  “呃?”纪宁微讶一下,目光在宫装少女俏脸上打量一眼,然后对宫装少女拱手地抱歉说道:“纪某有一事还请姑娘见谅。”

  “何事?”宫装少女道。

  纪宁认真地道:“两个多月前,纪某曾与人起了冲突,头部被受创,后来身体虽无大碍,但却失忆了一些事。与姑娘相谈许久,但一直未能忆起姑娘的芳名。还请姑娘赐您芳名。”

  人家如此关心,自己居然还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太说不过去了。

  宫装少女闻言,俏脸刹时如羞红得滴血,若不是她负责接待纪宁,恐怕当场羞得钻到地缝里去了。

  纪宁努力保持着真诚的表情,装没看见宫装少女的尴尬。

  宫装少女终于勉强压下尴尬,羞声地道:“家父姓宓。”

  接下,她便闭了口,不肯告诉纪宁她的闺名。

  “原来是宓姑娘。”纪宁站起来,向跟着站起来的宫装少女拱手行礼道。

  宓姑娘回礼道:“纪公子不必多礼。”

  两人重新面对面跪坐下,纪宁微笑道:“多谢宓姑娘的关心。想我纪某如今众叛亲离、满城唾弃,也只有宓姑娘关心在下日后去处。纪某必铭记于心。”

  “纪公子不必客气。妾身虽与您接触不多,但窃以为您背负恶名,多是被冤枉的。”宓姑娘说道。

  纪宁微微一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道:“不瞒宓姑娘,搬出纪府后,纪某打算办一间私塾。”

  自从穿越到这里,他就想过自己将来如何谋生的问题。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最大优势是通识小篆大篆。

  小篆大篆能沟通天地神鬼,为读书人掌握。虽说考取秀才种了文种就可以学小篆,但是要学小篆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从来不轻易传授。纵然是高中了进士,也未必能通识所有小篆。

  文庙书院、朝庭、世家和大家族更是联合起来,严禁小篆大篆抄录传播,一经查实,诛连三族!

  所以,纪宁决定自己还是办一家大型私塾,轻轻松松贩卖小篆大篆谋利。

  至于他脑海里的那座古文诗词图书馆,虽然是一座宝库,但明显不能完全靠卖古文诗词为生。

  毕竟,不论是古文诗词都有它的创作背景以及作者的人生经经历和性格,有些古文涉及当时事和人太多不能用,有些诗词的表达的意境和思想南辕北辙。

  偶尔放几篇出来还好,但经常卖出旷世名篇,肯定招人怀疑,只怕被人当“妖魔”给收了。

  “办私塾?”宓姑娘当场愣住,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

  整个金陵城谁人不知昔日文曲星下凡大学士纪凌的儿子不敢参加童试,直接荫袭了秀才功名?

  要知道,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世界里,但凡有一丝希望考取秀才功名,绝不会荫袭秀才功名。

  哪怕是冒着被发现流放三千里的风险去作弊,也不轻易荫袭秀才功名。

  因为,那将是一辈子都洗刷不去的耻辱。

  唯有真正没学识的人才会荫袭秀才功名。

  当然,也不谁都能荫袭秀才功名,必须是大学士的儿女才可以。

  纪宁知道宓姑娘的意思,他不在意地淡笑道:“不错,办私塾!”

  宓姑娘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劝道:“纪公子,恕妾身直言,您要办私塾谋生必行不通。您还是另找出路吧。”

  “哈哈,没试过又如何知道?”纪宁朗声笑道,“纪某有此打算,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宓姑娘还要张嘴劝说时,纪宁摆手阻止道:“宓姑娘,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

  “打赌?”宓姑娘轻摇臻首道,“妾身向来不喜与人打赌。”

  纪宁却不管宓姑娘所言,继续说道:“纪某办一间私塾,若能两个月内盈利一百两银子,你就答应我的聘请作我办的私塾先生,待遇不比诗词阁低。若不能盈利一百两,纪某赔你一首先父遗作,保证是未公诸于世的好诗。如何?”

  宓姑娘能成为诗词阁丙等品鉴诗必定是才女,若能把她拐|骗到私塾任教,肯定能提升私塾的档次名声。另外,宓姑娘是一个美女,纪宁是现代人,十分清楚美女经济的威力,届时要进入他的私塾读书识只怕得排队了。

  大永朝风气开放,与唐朝相差不远,女人亦可以考秀才和作官。区区一位女先生再正常不过了。

  宓姑娘闻言,沉吟了下来,道:“您赔妾身一首诗词倒不必,若你办私塾真能盈利,妾身可以考虑您的招揽。”

  “哈哈,好,一言为定!”纪宁高兴地笑道。

  宓姑娘微微一笑,心里根本不认为纪宁能办成私塾。

  不过,她也有点好奇纪宁到底哪来的信心。

  甲等品鉴师品鉴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品鉴出来了。

  一千五百两!

  纪宁得知结果,满意地点点头。

  李白的名作《宣州谢佻楼饯别校书叔云》肯定不止一千五百两,仅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就值一千五百两了。

  只是毕竟是买卖诗词,这首诗经由诗词阁,至少就有三个人知道,虽说纪宁和诗词阁的人会绝对保密,但风险还是存在。对买家来说,价值降低了不少。

  另外,诗词阁也要从中赚一大笔。

  “纪公子,您是要银票,还是要金叶子或银子?”宓姑娘问道。

  纪宁道:“八百两银票,四百一十五贯铜钱,剩下都要碎银。”

  一两白银兑一贯铜钱。

  “四百一十五贯铜钱?”宓姑娘闻言,不由瞪大了美目。

  那吃惊的样子颇是好看。

  接着,她劝道:“纪公子,恕妾身多言,四百多贯铜钱极重,恐怕您带不动。”

  一贯铜钱是1000枚铜板,重达六斤多,四百贯铜钱就是两千五百多斤!别说要用担子挑,就是担子挑也得要二十个人才能挑得动。

  “贵阁不是有壮丁吗?我花钱请他们挑出去,而且只需挑出门口却可。”纪宁淡笑道。

  宓姑娘一阵无奈,暗想纪宁被人称作纨绔也不是完全冤枉的,做事出格,太任性。

  “我向掌柜请示一下。”她说道。

  纪宁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宓姑娘回来,说道:“纪公子,掌柜答应了您的要求。不过,每挑一担,你需付三十文钱。”

  “没问题。”纪宁笑道。

  却说纪敬、杜守等人,还有挤了半条大街的好事者,在诗词阁外苦苦等了一个多时辰仍不见纪宁出来。

  许多人支撑不下去,顾不得地面脏和形象就地坐下去休息。

  但是,几乎没有人中途离开,害他们站着苦等这么久,不亲眼看见纪宁的丑态,再唾上几口浓痰,岂能甘心?

  站在前面的纪敬、杜守等人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坐下休息,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着。只怕今天过后,他们接下三天走路都不利索。

  “啊!出来了!出来了!”

  突然,一个欣喜若狂的叫声响起,所有人如闻天籁瞬间恢复精神,坐在地上的人更是瞬间爬起来,引颈朝诗词阁大门看去。

  纪敬、杜守等人更是精神大振,一拍折纸,满脸狠毒地咬牙切齿道:“纪宁,你竟敢让本少爷苦候如此之久,不当场折辱死你,誓不为人!”

  然而,当所有人满脸兴奋期待朝诗词阁内望去时,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失望和郁闷布满了他们的脸。

  只见纪宁确实从里面走出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手里摇着折扇,一副潇洒公子哥的模样。

  而在纪宁的前面,并排走着两位吃力挑着钱担子的壮丁,纪宁的后面还跟着十几位同样挑着钱担子的壮丁。

  所有人吃惊、失望、郁闷不已。

  唯有守在门口的雨灵和何安满脸惊喜若狂地迎上去,激动地叫道:“少爷!”

  送钱来的采霞见状,松了一口气,但是对纪宁竟直接让人挑钱出来的有辱斯文的行径无语得仰天以手抚额。

  “还好他不再是未来姑爷,不然小姐的脸面被丢尽了。”她庆幸地想道。

  “少爷……”雨灵快步迎上纪宁跟前,俏脸仰望着纪宁的脸,美目含着热泪,明显要喜极而泣了。

  纪宁微微一笑,伸手安慰地轻拍雨灵的香肩,道:“莫哭,待本少爷打发完跳梁小丑,咱们再慢聊。”

  雨灵乖巧地点头,压下哭意,和何安一起退让到一边。

  而这时,诗词阁的壮丁已经按纪宁的要求把二十担铜钱挑出来,一字排开,气派得不得了。

  在万人呆滞下,纪宁走到同样吃惊呆滞失望得说不出话的杜守、赵雄等三人面前,朗声说道:“拿欠条来,今日便还清你们,正好让众人做证。”

  纪敬首先回过神,疾声喝道:“纪宁,你不学无术,连秀才功名都是荫袭来的,你的诗绝不值几百两!”

  “哈哈,纪敬,你真是狗抓耗子多管闲事。哪怕本少爷抢劫了诗词阁,你也管不着。”纪宁大笑一笑,讽刺地道,然后不客气喝斥道,“滚一边去!”

  “你!”纪敬几曾被人当众斥喝过,更不用说以前的纪宁几乎不敢当面顶撞他。

  这可把他气得满脸涨红,气塞心胸,再加上刚才苦站了一个多时辰,令他眼前发黑,身体摇摇欲坠,差点摔倒了。

  可惜,纪宁根本不屑理他,转目对杜守等人道:“快拿欠条了!”

  杜守等人很不爽纪宁的态度,但是却不敢废话,生怕错过今日,纪宁再没钱还他们了。

  他们与纨绔纪宁接触多年,一向知道纪宁挥金如土,别看纪宁很气派地从诗词阁内挑出二十担铜钱,说不定转眼一夜之间纪宁就能进入青楼给挥霍掉了。更不用说纪宁还欠着纪府近三百两银子呢。

  所以,他们忙不迭地取出欠条,交给纪宁。

  纪宁接过欠条,看清楚了,然后转身用力扛起一箩筐铜钱,奋力地向杜守三人泼砸去:“还你们钱!从此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哗啦啦一声,一箩筐铜钱砸向杜守三人,杜守三人吓得急忙后退,才没被砸伤了。

  纪宁泼砸了一箩筐铜钱后,立即转身对挑钱担子出来的壮丁叫喝道:“都给本少爷把钱砸过去!”

  “诺!”那二十位壮丁早在诗词阁内就已经得纪宁吩咐好,所以立即齐声一喝,扛起箩筐用力将里面的铜钱泼砸向杜守等人。

  杜守等人被吓得一阵脸色惨白,想要逃跑闪躲却已经来不及,被无数的铜钱砸中,砸得头青鼻肿,体无完肤,惨无人寰。

  纪敬由于与杜守等人站在一起,再加上那二十名壮丁并不知道他不是讨债的,所以也跟着中招,被无数铜钱砸痛得他惨声大叫,满身是伤,狼狈无比。

  在后面围观的半条街好事者见状,无不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一片震耳欲聋的哗然。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