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绝品小太监》->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407章 终章
( 本章字数:6064 更新时间:2017-9-19 11:58:00 )


  秦明冷笑一声,说道:“你家少爷真是好大的威风,难道只许他作威作福,不许别人动手打他。”

  “小子,我家少爷是你能得罪的人么,实话告诉你,我家少爷乃是参判大人的儿子,岂是你这下等人可以打的。”中年男子目光狠狠的瞪着秦明。

  秦明哈哈一笑,那中年人冷声道:“你笑什么。”

  “你管我笑什么,我笑,你管的着么。”秦明冷冷的回道,气的中年男子几乎要抓狂。

  “这个人我认识。”就在此时,一人从赵姓中年男子身后走出来,秦明在看到此人的瞬间,面色微微一沉。

  这个人他化成灰也认识,当初在赵国皇宫内,不就是那逃逸的三寸钉,没想到他竟然来到这里。

  “犬野先生,你认识他。”赵姓中年男子微蹙着眉头。

  三寸钉在赵姓中年男子耳旁说了几句,赵姓中年男子面上露出几分冷意。

  秦明听赵姓男子叫那三寸钉叫犬野先生,就知道此人是个东瀛鬼子无疑了。

  “呵呵,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看来你这间谍工作做得不错啊。”秦明冷冷的看着三寸钉。

  “阁下的命真长,上次没杀了你,你以为今天还能逃掉么。”三寸钉冷声说道。

  赵姓中年男子冷哼一声,对犬野说道:“今儿个咱们一起杀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犬野点了点头,两人同时拔出了剑。

  秦明看着这两人的动作,嗤笑一声道:“两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秦明从他们的神情来看,看来这东瀛鬼子是勾结了朝鲜这个参判。

  犬野双手握剑朝着秦明砍了过来,秦明的武功今非昔比,这两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看着犬野的剑,秦明一脚踹了过去,当啷一声,在秦明的一脚下,犬野手中的剑直接断裂成两截。

  秦明右脚飞起,一脚踹在了犬野的脑袋上,将犬野直接踹飞。

  犬野的脑袋在秦明的一脚下,直接变成了豆腐渣,红的白的,洒满了一地。

  秦明对于东瀛鬼子一向没有好感的,一招杀了犬野,秦明目光看向了赵姓男子。

  赵姓男子还有他身后的青年见秦明如此厉害,吓得浑身发抖,双腿颤栗,如同筛糠一样。

  赵姓男子一咬牙,挺剑朝着秦明砍来,赵姓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拳头落在了他的胸口上,赵姓男子脚步蹬蹬的后退两步,一口鲜血喷出。

  秦明右足一抬,一脚踢在赵姓男子的下颌上,一声咔擦声,赵姓男子的身子在空中翻滚了一圈,重重的砸在地上,人已经死去。

  赵姓男子与犬野身后的青年见到自己带来的帮手眨眼间就死了,吓得胯裆都湿透了,一股尿骚气从他的裆下弥漫而出。

  秦明不禁嗤笑一声:“真是丢脸,都尿裤子了,啧啧,你走吧,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秦明听说他是朝鲜参判大人的儿子,倒也不想为难他,他毕竟是护送李思雅回来的,任务完成,可不想节外生枝。

  那青年听秦明不杀自己,哪里敢停留,带着一行手下,屁滚尿流的逃走了。

  李思雅看着秦明,轻声说道:“秦公子,这件事你处理的很好,你杀了这两人不会有什么问题,要是杀了他,就会有麻烦缠身。”

  “你难道认识他。”秦明看着李思雅,问道。

  李思雅点了点头,秦明说道:“好了,李姑娘,现在已经到了平壤了,我也准备回去,你家在哪里,你就直说吧。”

  李思雅犹豫了一会儿,淑熙却是忍不住了,说道:“我家小姐其实公主。”

  “什么,李姑娘是公主...”秦明惊声道,完全没想到,他以为李思雅只不过是一个富家小姐。

  “我家小姐本来是要嫁到赵国去的,可惜赵国皇帝死了。”淑熙咬着红唇说道。

  “算了,别说了。”李思雅呵斥住淑熙。

  秦明目光看着李思雅,这段时间以来,两人耳鬓厮磨,要说没有感情那才怪。

  李思雅不想过早去王宫,也是舍不得离开秦明。

  “那我送你过去吧。”

  秦明说道。

  李思雅神情黯然,淑熙说道:“公主,你怎么了。”

  李思雅苦涩的摇摇头,说道:“走吧。”

  两人上了车,秦明带着两人来到朝鲜王宫门口,站在门口,李思雅依依不舍的看着秦明,眼眸中明显带着一些幽怨。

  秦明想起这个朝夕相伴的美人儿,一时间内心深处也有些空荡荡的。

  目送李思雅进了王宫,秦明这才离开。

  他在附近找了一个客栈,准备休息一天,再赶路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秦明就听到一个消息,说是朝鲜国王要是将明月公主嫁给东瀛世子,秦明听到这个消息后,面色微微一变。

  自己才送李思雅回来,这朝鲜国王就要嫁公主过去,这两个国家不是打仗么,难道他以为东瀛人会因为和亲就会放弃侵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是东瀛鬼子的劣性,怎么可能会因此改变。

  秦明深吸了一口气,他决定去朝鲜王宫一趟,若是明月公主真是李思雅,他一定要救出她。

  月明星稀,几颗寒星点点,四周朦胧一片。

  秦明潜入了朝鲜王宫之中,朝鲜的王宫虽然不大,但是规模也不小。

  秦明一间间的搜寻,看着远处的侍卫,秦明便是躲闪过去。

  不知道查看了多少房间,秦明站在一间屋子前,用手指戳破窗户,透过窗户,他看到了浴桶中一个肤色白皙的身子正在沐浴,露出一截修长晶莹如玉的脖颈,那晶莹剔透的嫩肌上沾染着水珠,如同一颗颗珍珠,带着诱人的风情。

  因为那女子是背对着这边,秦明看得不是很大清楚。

  “公主,三日后,你就要去东瀛了,大王真是太狠心了,你才回来,他就要将你远嫁他乡,那东瀛人听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白色抹胸的女子出现在秦明的眼眸中。

  这女子不是淑熙是谁,秦明微微一怔。

  看来这明月公主便是李思雅无疑了,秦明深吸一口气。

  突然他看到一队人朝着这边走来。

  秦明目光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已经落在了屋檐的横梁上。

  这几人从不远处走过,便是走远了去。

  过了不多久,秦明料想到李思雅应该也沐浴完了,敲了敲门。

  “谁呀。”淑熙的声音传来。

  秦明小声说道:“是我。”

  淑熙听到秦明那熟悉的声音,心中一喜,这段时间以来,他突然脱离了秦明,也有些不适应,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心中欢喜莫名。

  淑熙打开房门,在看到秦明的刹那,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李思雅刚沐浴过,身穿着一身白色的亵衣,烛光下,隐隐可见那莹白如羊脂的大片雪白嫩肌,像新剥的鸡蛋壳。

  那晶莹如玉的俏脸更是美丽动人,带着几分诱人风韵。

  “秦公子。”李思雅回来后,她感觉父王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喜怒无常,以前一直疼爱自己,现在却要自己远嫁到东瀛。

  他们朝鲜是大华的附属国,后来大华百姓起义,建立了赵国,他们又附属了赵国。

  看到秦明的瞬间,千言万语她都说不出口。

  “李姑娘,我带你走可好。”秦明轻声说道。

  李思雅眼圈有些湿润,想起与秦明的朝朝暮暮,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子,早就将一颗心系在了他的身上。

  李思雅对淑熙道;“淑熙,你先出去。”

  淑熙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淑熙一走,李思雅含情脉脉的看着秦明,她也不知道,与秦明仅仅是一天没见面,内心却思念得紧。

  秦明看着李思雅那双美丽而荡漾着一汪秋水的明眸,也一时间呆住。

  “秦公子。”秦明一愣间,一双柔软的小手已经抱在了他的腰间,李思雅胸口的柔软压在了他的身上。

  突然秦明唇瓣一热,李思雅的********已经撬开了他的嘴唇。

  秦明先是一愣,感觉到李思雅那生涩的吻技,旋即很是火热的迎了上去,李思雅被他吻得全身又酥又麻。

  秦明又不是柳下惠,他是正宗的会下流,当然也是在该下流的时候要下流。

  搂抱着柔软的娇躯,秦明伸手在李思雅的身上游走了一遍。

  “要了我,我要成为你的人,秦公子。”

  李思雅眼神迷离起来,媚眼如丝。

  秦明再也忍不住美人的那浅唱低吟,那一抹深情,他伸手将李思雅剥成了一个洁白的羔羊。

  剑及履地,李思雅下身撕裂般的疼痛,却被她深深的忍住。

  黑夜如同一块遮羞布,月儿躲进了云层,只露出了一角,像是被这旖旎的一幕露出的羞涩。

  房间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娇喘声,还有厚重的呼吸声。

  两人温存缠绵了三四个多小时,秦明这期间来了好几次。

  看着洁白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秦明深吸了一口气。

  “思雅,我带你离开。”秦明说道。

  “秦大哥。”李思雅俏脸带着几分潮红,依偎在秦明的怀中,轻声叫了一声。

  两人之间发生了关系后,称呼也改变了。

  咚咚咚!

  淑熙敲了敲门,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的小脸蛋红彤彤的。方才听到公主与秦明发出的羞人声音,让这小丫头脸上红得几乎滴出血来。

  “公主,我已经准备了三套服装,咱们走吧。”

  淑熙红着脸将手中的三件侍卫服装拿了过来。

  秦明说道:“咱们走吧。”

  李思雅对于自己的父王已经寒心了,点了点头。

  三人换了一身衣服,悄悄的朝着皇宫外走去。

  刚走不久,就见四个侍卫走了过来,喝道:“什么人。”

  秦明走过去,那四个侍卫打量了秦明一眼,目光又看了一眼低垂着头的李思雅与淑熙。

  “把头抬起来,你们两个。”那个侍卫对李思雅说道。

  李思雅缓缓的抬起头,那侍卫见李思雅有些熟悉,狐疑的看了一眼。摆手道:“好了,你们走吧。”

  三人刚走了两步,背后传来一道声音;“等等。”

  秦明担心事情有变,身子一晃,手中的掌刀切了下去,这四个侍卫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打晕了过去。

  秦明带着李思雅火速的出了宫门,一行人朝着赵国而去。

  公主被人掳掠了,朝鲜国王发布了命令,四处拦截,但是在流民四起的朝鲜,又怎么拦得住秦明。

  一行人走过那座熟悉的山,刚走不久,秦明就听到交战声,他回头看了一眼,却不知道何时,李江南与朴俊达两人已经联手,对付着一群流寇。

  秦明知道朴俊达的武功与李江南武功不低,并没有停留,一行人朝着赵国走了过去。

  经过吉林地区的时候,在一座大街上,秦明驾着马车,看着繁华的街道。

  突然发现人群汹涌的往一个方向跑去。将道路堵得死死的。

  秦明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李思雅打开帘子问道。

  秦明说道:“我也不知道,咱们过去看看去。”

  秦明将马车停靠在了一间客栈旁,推开人群一看,却是惊愕住了。

  “千雪!韩月!”

  只见莫千雪与韩月站在街上,两人一段时间不见,俏脸略显得有些憔悴,带着楚楚之态。

  只是在莫千雪与韩月的身前,站着十几个地痞无赖,当先一个刀疤脸一抹嘴巴,满脸淫笑道:“你打坏了大爷的酒坛,是不是该补偿给大爷,大爷这酒可是十八年的女儿红,一千两银子,少一分都不行,要是没钱,那就肉偿,看你们这么漂亮,要是陪大爷我睡个把月说不定大爷高兴就放了你们。”

  莫千雪与韩月两女露出惊惧之色,自从离开了山东后,随着他父亲南下,却没想到路上遇到贼寇,将银子洗劫一空,而且她的父亲韩忠为了掩护她们逃走,也被贼寇所杀。

  就莫千雪与韩月还有丫鬟小玉逃脱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地痞流氓,故意把自己的酒坛砸在地上,要求她们偿还。

  秦明看到莫千雪与韩月,内心一喜,但是在听到那刀疤脸的话后,目中露出杀意。

  那刀疤脸刚要带人去拿住莫千雪与韩月,秦明一个箭步突然挡在两人的身前。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后,莫千雪与韩月两人同时一喜:“秦大哥。”

  秦明笑了笑,说道:“千雪,韩姑娘,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

  “小子,你想多管闲事,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刀疤脸很嚣张的说道。

  秦明冷笑道:“呵呵,有没有那个本事,你可以试试。”

  “上,弄死他。”刀疤脸面色阴沉的说道。

  他的手下朝着秦明冲了过来,秦明身子一晃,也没看到怎么回事,他的手下,在那瞬间全部倒在地上。

  刀疤脸吓了一跳,转身就逃,刚跑了两步,就被秦明拽住了衣领,直接翻转了过来。

  “大爷饶命。”刀疤脸吓得灰头土脸。

  “饶了你,让你继续祸害其他的姑娘。”秦明冷冷一笑,他的手掌落下,那刀疤脸在秦明一掌下直接毙命。

  在解决了此人后,秦明便是叫韩月与莫千雪几人也上车。

  一行人朝着都城而去。

  路上,莫千雪与秦明因为许久不见,这个女子内心日思夜想的男人终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切不再像梦幻一般,**,终于成为了秦明的女人。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回到了都城,在听说秦明回到都城后。

  唐芊芊也来了,看到秦明家中那么多的娇妻,唐芊芊心里很是嫉妒与酸楚。

  “你最近还好吗?”千言万语却最后化成了短短的一句话,两人彼此不用多说什么。

  这个成为女皇的人,却偷偷的与秦明私定终生,也成为了秦明的女人。

  历史的河流中,岁月洗净了沧桑,大浪淘沙,不知埋汰了多少人,又涌现了多少。

  ...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