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道争锋》->第八卷 银河洗剑天上仙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三章 执拿元气掌诸界
( 本章字数:3607 更新时间:2017-6-30 20:54:00 )

  张衍于定中坐观修持,一晃就是二十余年。

  正身得残玉之助,驾驭元气愈发精熟,而今哪怕没有藏空玉膜为他转挪法力,也可令元气通行万界,不怕那浩荡气机波及那诸天生灵。

  而在神意之中,那方天地愈发稳固,与他之前所想一般,虽有负担在身,可时时刻刻维系一方世界,却同样也加深了他对道法的领悟,到了如今,已不似最初那般沉重了。

  但由于需从中察看乾坤妙理,除了之前那番传道之外,他也并不太多干预此中天地运转,纯靠界天之中生灵自己维护。

  这个时候,他也是发现了一个不妥当的地方。

  若在现世之中,只要灵机兴盛之地,那多半会引来虚空生灵,

  如山海界,九洲之地,或是凌空天,那是另当别论,因为这里不是界天有大能遗泽,就是有先人摆下的法器凭护。

  可这也只是虚空生灵被挡在外面,并不等于其不存在,似他开辟出来的界天,假若在现世中,就极易吸引此辈。

  好在这时弥补却还来得及,于是他便演变出一头头虚空生灵,任其往这方天地中去。

  界内那些生来就有大神通,许多本事也是对抗天地灾劫之中磨砺出来,后又得了道法点化,一个个都是强横无比,见有外敌到来,这时自是奋起反击。

  但是虚空生灵极是不好对付,随着每一回到来,都会掠夺走大量灵机,便是将其击退杀死,灵机也不会再还回来了。

  白都等人也是察觉到了这里危机,灵机才是他们修持的依凭,没了这些,自身就不可能再提升上去,要是这些东西多来得几次,他们也是承受不住,关键还无从反击,只能被动抵抗。

  认识到这一点,众人经商议过后,便于那座讲道山峰之上焚香祷告,祈求张衍赐下解救之法。

  张衍这时正好神意之演又到了一个关口上,此举也正合他心意,于是化身下界,再次布道,这回不仅是指点众人修行,更是是传下了抵御天外侵害的禁阵之法,令其自行修筑。

  当然,以这些土著生灵之能,把禁制修筑到能抵御虚空生灵已是极限了,要想反照出来困住真阳修士,那是不可能的,是以这些地方还需由他自家来出手排布。

  不过经由此事,也等于是以此告知了其等,天外并非平安之地,除了广阔界宇,更有诸般凶险,算是补上了这缺漏的一环。

  待安排好了这些,他下来着手布置禁阵,只不过因为随着自身修为增进,却是意外发现了更多玄妙,由此萌生出了一个大胆想法。

  之前他只是想可在与敌交手时把这一处天地照入现世,从而起得困禁同辈的作用。但他也是知道,这并不作用长久,对手很快就能闯了出来,只是他认为,争斗之时,哪怕只争取到片刻,也是极为有用的。

  不过这里却有一法门可演诸天之阵,乃是以一座座天地为禁,层层如环而扣,盘转相回,从而造就一个困笼,

  假设他在神意之中一气开辟出数座界天,并照此而布,那再用在斗战之中,作用提升的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此刻他只在神意之中常驻一座界天,可若勉强一下,三四座也是可以的,关键是随着他道法理解日深,驾驭元气也越是顺手,这个数目其实还可以继续增加,要是朝此方向努力,却未必不能做到。

  可虑的是,距离布须天解禁时日已然没有多少,要是无法赶在此之前完成,说不定只是白费苦功。

  他在深思一番之后,最终还是下定决心照此施为。

  先天妖魔手中有至宝,而他们这里克敌制胜的手段却就没有多少,要是再不设法自助之,那岂能指望赢下此战?便是再难,又怎比得过生死之险,人道之危?

  虽有了决定,可他不会胡乱施为,在做之前,先是做了一次推演,心下有了计较,这才按步而行。

  许久之后,他神意之中就又开辟出一处天地,随后小心回护,一旦有所不妥,他便会及时撤手,找寻出来问题之后,再做继续。

  时日就在他闭关之中不断流逝而过。

  忽一日,他自觉心头一震,好似去脱了什么枷锁,便从那定中出来。

  试着一察,发现以往转动元气之时,终归难以自如,不但有滞涩滞涩,而且稍稍用力,便会搅动起诸天灵机,也就是能放不能收。而如今不说已到如意随心的地步,却也是顺畅无比,仿若那棋盘之子,意往何处使,就可搬挪往何处去,顿时知道,自己当已是步入那第二阶段之中。

  真阳修士到这个层次元气不会有任何长进,但初步降伏了自身元气之后,也自有好处,原本如厚裹衣而行,便有一身通天之能,施展出来,总与自身所愿有所偏差,而今却是脱去沉疴,可谓神无拘束,意去自由。

  要说到底多久才能到得此般地步,这其实并无定数。有些愿意慢慢熬磨,有些则是无有多久便就可以做到。

  从记载玉简来看,他也不算用时最短的,有一位前辈大能只是在成就真阳当日,便立刻降伏了周身元气,就引起了许多同辈夸赞,故此也被书录下来。

  不过每一人因为元气深浅,乃至所修道法不同,所能做到的事也自不同。

  张衍元气之雄厚在成就那一天,就达到前无古人的境地,即便是换了那一位来,也无可能做到将之立时降伏。而且那等时候,这位有诸多同辈可以交流借鉴,他只自己一人,全靠自身摸索,是以也无法这般单纯比较的。

  只要未曾到得那传言之中的第三层次中,那么真阳修士彼此之间,本质上也没有太过明显的差别,只要元气不是相距甚远,那争斗起来,更多就是看各人手段了。

  他正身自元气之海上站立起来,霎时间,一股庞大气机扫遍诸天,但却没有干扰到任何一个生灵。

  此时此刻,心中升起一起明悟,今朝有此成就,当是部宿得名之时了。

  他抬眼而望,眼前闪过种种过去之影,心下忖道:“我一身功法,得托自那周师兄传我的‘五方五行太玄真光’,传闻此时自上古太玄门而来,虽之后经我反复推演,已绝非原来模样,那若说源头,却与其脱不了干系,故当取一字为‘玄’!”

  “我此身投拜溟沧门下,习得诸般神通妙法,后得享祖师所留机缘,炼化周还元玉,方才得以踏破天关,成就真阳,如此,当取一字为‘渊’!”

  “我治下部宿,便当用‘玄渊’之名,是为玄渊部宿!”

  这部宿之称名,既是天成,又是自为,因他所行顺合自然,契合天地,是以两者其实并无分别。

  他稍稍一算,从闭关之日开始,待的到此刻,正好过去了三十载,与旦易约定碰面的时日也没有几天了。

  于是念头转过,已是落身在了一片浑暗之中,不过等了片刻,随着光明绽放,此世就变得鲜明起来。

  乙道人自光华之中走来,打个稽首道:“张道友有礼了。”

  张衍也是还得一礼。

  乙道人看了他几眼,略感讶异,虽这里出现只是张衍分身,可气机牵引之下,他能感觉出来,与之前所见有所不同,要说此前乃是有棱有角,气机强盛,那么此刻就是浑然如一,平和恬淡。

  他早登此门,自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便言道:“看来道友又有所得。”

  张衍微微一笑,道:“此本就是我之物,所得何来?”

  乙道人也是一笑,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道:“道友以为有得便当有,以为不得便无有,纯凭你我心意也。”

  旦易此刻尚未到来,两人在这里寒暄了几句,乙道人就将他请到了界内。

  这一次却不在州城通途之上,而是到了一座庙宇之内,门前有两株大松木,走了进去后,便见有一道仆在那里扫洒庭院,见了两人,停下打一个道揖,暂避一边。

  乙道人对其一点头,便继续往里走。

  张衍望有一眼,感受到里面有一股与此世诸物有所不同的气机,便开口言道:“居住此间之人似有些来历?”

  此人并非真阳,他本可观其过去之影了解底细,不过这是在乙道人地界上,出自对地主的尊敬,也就没有这般做。

  乙道人道:“这里之人非是乙某所造就,而是为躲避先天妖魔,托庇于我门下的。”

  张衍眼神微动,言道:“布须天中来得?”

  寰同祖师虽然封绝了门户,可那只是真阳正身无法出来,似其化身,乃至一些下境之人就不在此限了。

  原来有倾觉山守御,这些人就算出来,也多会被其处置或者接引了,现在那里被妖部占据,出入也就由其等定夺了。

  乙道人言道:“这一位也是妖修出身,早前也曾拜在我人道门下,不过与其那些同类不同,并不愿意与我结怨,但也无法违逆那些妖魔的意愿,故是此回跑了出来,我将他接引到了这处躲避。”

  张衍略一思索,道:“道友肯接引这人到此,甚至为此甘冒藏身之地暴露的风险,莫非是此人身上什么物事值得如此做么?”

  乙道人笑道:“瞒不过道友,请随我来,稍候与此人一谈便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