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剑王朝》->第八卷:长生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两百二十一章 指鹿
( 本章字数:2640 更新时间:2017-5-17 20:25:00 )

  这名年轻的官员在手持着这片天下无人不晓的剑首令走出梧桐落时,浑身一直在发麻。

  但是他脑海里所想最多的,却不是今日的丁宁,昔日的王惊梦的修为与回归长陵的目的,而是丁宁对他说的几句话。

  他停下脚步来看着已经有了城墙的长陵。

  巨大的城墙阴影如乌云遮盖着靠近城墙下的屋舍。

  不知道为何,和以前没有城墙,完全敞开的长陵相比,他突然觉得看得不舒服,不习惯。

  关起门来,这长陵算是谁的?

  在当年那些巴山剑场的人心目中,这长陵本来就不是某一个人独占,而是所有长陵人的。

  这名年轻官员有些明白了,他微苦的笑了笑,握紧了手中的剑首令,大步的朝着兵马司的官邸方向走去。

  这名年轻官员对丁宁的出现没有任何的隐瞒,包括遇见丁宁的每一句话,都交待得极为清楚。

  这名年轻官员交待得极为心安。

  在他看来,接下来丁宁的安危,便与他无关。

  然而他却未注意到场的数位兵马司高阶官员的脸色。

  这些高阶官员的反应也并不激烈。

  其中官阶最高的一名副司首的思绪甚至并不在眼前的这片剑首令上。

  这名年轻官员不可能知道,平日里他怎么都不可能见到的这位地位比他高出太多的权贵,此时在心中所想的却是骊山下的那片皇宫。

  这名副司首此时想着的却是,这片剑首令和丁宁堂而皇之回到长陵,在街巷中穿行的消息,能否传递到那片皇宫里元武皇帝的手中。

  从元武皇帝和皇后郑袖决裂那一战开始,他们就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见到元武。

  然而乘载着赵高的那辆马车,往返于长陵和那片皇宫却更加频繁。

  在这段时间里,元武皇帝不止一次表现出对赵高的绝对信任,甚至有昔日数名元武身边的影卫开始保护赵高的安全。

  若是皇宫里的皇子们能够表达不同意见,他们这些官员尚且还有一争之力。

  然而扶苏早就被幽禁深宫,无法参与政事。

  至于胡亥,却比元武更依赖赵高。

  ......

  “药力能更重一些,起效能更快一些吗?”

  黑色的寝宫里,元武皇帝垂首,问俯身的赵高。

  赵高道:“我尽量一试,但若是再加重药力,恐怕朝中有不少官员会反对。”

  元武皇帝声音骤寒:“无人敢反对。”

  赵高点了点头,行礼退出。

  载着赵高的马车离开阿房宫,返回长陵。

  当新的丹方药材由内务司开始准备时,数十名官员一齐来到胡亥的宫前。

  赵高和胡亥便在书房中说话。

  当这些官员到了书房门口时,赵高和胡亥依旧相对而坐,不知在说着什么趣事,胡亥面有笑容,但见了这些官员,却是满脸不耐之色。

  一名最为年迈的官员上前,表达了激烈的反对意见,认为那丹方之中数种药物有可能会对元武将来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赵高安静的听了。

  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未起身,只是点了点书房外的花园。

  花园里,有一处鹿苑。

  鹿苑里,有两头梅花鹿。

  赵高看着这名年迈的官员和他身后的所有官员,淡淡的指了指其中一头梅花鹿,道:“那是什么?”

  这名年迈官员一愣,“自然是鹿。”

  赵高冷冷一笑,道:“明明是马。”

  这名年迈官员和身后所有官员全部呆住,一时反应不过。

  赵高转回头去,不再看这些官员,“我说马便是马....至于你们的意见,重要吗?”

  年迈官员的嘴唇颤抖许久,说不出话来,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

  当这些官员再次认清一些事情离开时,丁宁发天下剑首令约战元武的事情已经如一阵风迅速的以长陵为中心,朝着天下席卷。

  自从郑袖和元武一战之后,似乎已经变得有些索然无味的长陵街巷,再次热烈起来。

  谁都知道元武已经身受重伤。

  然而今日的丁宁说了,可以选择任何一种绝对公平的方式战斗。

  即便许多不懂修行的人,都可以想出很多种可以让决斗变得十分公平的方法。

  所有人都很期待元武和丁宁的这一战。

  尤其长陵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亲眼见过十几年前王惊梦杀入长陵的那一战。

  当现在元武都已经破了八境,而且丁宁可以提出绝对公平的一战,所有人都开始觉得元武欠和丁宁的一场公平对决。

  就如元武和郑袖的恩怨用一战解决。

  那昔日巴山剑场和元武之间的恩怨,便用这样的一战解决。

  尤其当秦齐战场上白启连连攻城略地的消息传来,所有的秦人都开始觉得,天下大事已然都可以用这一战来解决。

  那元武还在等什么?

  就如看一场戏,看一名想要看的当红戏子却迟迟不出场一样。

  所有人都越来越期待,越来越急切。

  “这元武,真不是东西....”

  随着时日的推移,某一日长陵的某处酒馆里,一名饮酒多了的酒客,忍不住咒骂了一句元武。

  公然在长陵辱骂圣上,这在昔日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然而这一句咒骂却似乎是点燃干草地的火星。

  只是数日时光,长陵街巷之中辱骂元武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多。

  ......

  长陵又下了一场雨。

  雨很大。

  瓢泼大雨里,赵高的马车出了皇宫。

  然而这次赵高的马车车厢里,却并没有温好的药汤。

  赵高的马车缓缓的消失在雨幕里,消失在长陵到阿房宫的道上。

  也就在这场大雨里。

  一名持着伞的少女,出现在了骊山她放过羊的山坡上。

  这名少女看着已经彻底毁坏的屋棚,眼睛里涌起无数复杂的情绪。

  她放下伞,开始冒雨整理屋棚。

  她用了很久的时间,终于将倒塌破败的屋棚恢复成了差不多原来她住过时的模样。

  她很满足的报膝蜷座在屋棚里的床榻上,身上的元气涌荡,驱散了屋棚里的湿气。

  然而还缺碗筷,还缺那些煮饭煮羹的东西。

  她有些发愣,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